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看到珍姐跟小雪惊讶的眼神,燕子得意的将身边的美女拉进屋,一边招呼她换鞋一边笑呵呵的问道:“珍姐,小雪,你们猜猜她是谁?”

    此时回过神来的珍姐笑道:“还能是谁?肯定是你同学吧!?不过你同学可真漂亮,呵呵,不管如何欢迎你来我们家做客!”

    美女赶紧连声道谢:“谢谢,谢谢,你是珍姐吧?”

    小雪也在一边凑热闹:“这位姐姐,你真的好漂亮哦!”

    “你们就别再夸了,她可经不住夸的,一夸准脸红!”燕子一边说,一边将美女拉到一边的沙发上坐下,又转首对跟上来的珍姐道:“哈哈,你们刚才可猜错了,我才刚刚上学一个月不到,在学校我还没有来得及认识几个朋友呢,这个啊,可是我妹妹!”

    “什么?你妹妹?不会吧?燕子阿姨,你不是说你是孤儿吗?怎么又变出个妹妹来了?感情你一直在骗我们啊!?”小雪一幅不相信的大叫,珍姐狠狠的盯了她一眼,这才转过头对燕子道:“小雪不会说话,你别理她,不过你倒是给我们说清楚,你哪里又骗来这么漂亮个妹妹了?呵呵!”

    燕子似乎今天很高兴,一点也不理小雪的话,依然高兴的道:“她是哥哥的表妹,当然也就是我妹妹了,婉婷你说是吧?”

    肖婉婷红着脸小声应是,却早就将珍姐跟小雪惊得呆在当场,燕子这才慢慢向她们介绍起事情的经过来。

    原来开学后肖婉婷就按照手中的纸条找到杜峰的住处,可惜她从没将门敲开过,其实杜峰走后珍姐虽然帮他交了房租将房子续租了下来,但燕子却因为去上学了,又住在珍姐家,所以一般这边只是周末燕子偶尔过来打扫一下。

    肖婉婷后来从旁边邻居的口中得知这里还住着一个女孩,只不过平时一般不在这边,只有周末才偶尔来一下,所以肖婉婷每个星期都来这里等,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今天终于让她等到燕子了。

    看到燕子打开房门,肖婉婷赶紧上前自我介绍,于是两人很快就认了姐妹,又一起到珍姐这里来了。

    一听是杜峰的表妹,珍姐那个热情劲就甭提了,这可是尊大神啊,从小与杜峰一块儿长大,论感情,估计没有谁有她跟杜峰亲密了。

    饭桌上珍姐与燕子一边给肖婉婷挟菜,一边要求她讲讲小时候跟杜峰的故事,这肖婉婷虽然羞涩,不过却是个聪明的女孩,早就从几人的眼神和谈话中知道她们与杜峰的关系一定非浅,于是沉呤了一会儿终于开始讲起来。

    这一讲自然是将她与杜峰的关系讲得那是天生一对,青梅竹马,到了最后三个女人的眼神都慢慢变得有点慌乱紧张和小心了。

    又给肖婉婷倒了杯牛奶,珍姐将头伸过来,笑呵呵的问:“婉婷,你跟我这个弟弟倒底发展到什么程度了啊?”

    看到肖婉婷不解的样子,又满脸通红的低声道:“就是,有没有,有没有那个啊?”

    肖婉婷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怯怯的低下头,声音比蚊子声大不到哪里去。

    “嗯。”

    虽然声音小,但现在三个女人都将耳朵竖得高高的,哪有听不清的道理,于是三个女人互相看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慌乱和紧张。

    肖婉婷将这一切看在眼中,却有了几丝疑惑,看得出来珍姐跟燕姐与表哥都有点关系,可这个小雪怎么也是这副紧张的样子啊?她不是珍姐的女儿吗?哦,可能是为她妈妈着急吧,哼哼!

    看到肖婉婷将眼睛往自己这边盯过来,小雪机灵的笑道:“婷姐姐,哦,不,婉婷阿姨,来吃块肉吧,这红烧肉真的好好吃的!”

    一面笑一面将一块红烧肉挟到肖婉婷的碗里,小雪完全没有注意到肖婉婷的那副苦相。

    小丫头,我最讨厌的就是红烧肉啊,老天!

    于是,从此时开始,肖婉婷一下子感觉几人对她热情空情的高涨起来,一碗饭刚刚吃了一半就被小雪硬是抢了碗去再盛了一碗,而第二碗才刚刚吃了三分之一,碗里的东西却似乎还见涨了,原来碗里又被珍姐跟燕子挟过来的各种美味占满了。

    当然这样热情的后果就是肖婉婷一个人吃了桌子上一大半的菜,尽管因为等燕子她连午饭都没吃,可现在她一样被撑得想大哭一场。

    吃了饭肖婉婷要去涮碗运动一下,没想到珍姐死活不肯同意,让小雪跟燕子陪着她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而她才刚刚坐下不到五分钟,左边小雪剥好的桔子和右边燕子削好的苹果都同时送了上来。

    肖婉婷受不了了,这里不能呆了,再呆下去要出人命了。早知道刚才吃饭的时候就不讲那些事了,不打击她们也就不会出现这种过度的热情了吧!

    珍姐刚刚从厨房出来就听到肖婉婷要走,哪里肯放人啊,于是又与燕子跟小雪一起苦苦挽留,可惜就算她们苦口婆心了半天,肖婉婷却还是铁起心肠要走!

    开玩笑,再不走就得把命搁在这里了!听到珍姐要去开车送自己,肖婉婷赶紧撒腿就跑,没想到出了电梯才刚刚跑了十米,“卟”的放了个响屁,回头一瞧,还好,没人听到!

    “是不是我们太热情了?”珍姐转过头,对着燕子跟小雪道。

    两人茫然摇头,三人大眼瞪小眼!

    叶梦最近老是走神,常常坐在值班室发呆,而且有时候在为病人扎针的时候都会因为走神把病人扎得哇哇大叫,为此她已经被院长批评了好几次了,幸亏院长对她的印象还是挺好的,所以她才没有因此受到处罚。

    这不,刚刚又从院长办公室出来,正虎着个脸回到值班室就接到老妈的电话。

    其实她一看电话号码就知道准是老妈又要逼她去相亲了,想想就郁闷,自己不是才25吗?又不是长得丑嫁不出去,用得着这么心急吗?

    这每周一个相亲电话让叶梦又烦又恼,但再烦再恼也不能不接老妈电话啊,刚刚接通就传来老妈那埋怨的声音。

    “小梦啊?你怎么这么久不接电话啊?”

    “我现在在上班啊!妈,您有什么事吗?”叶梦的声音要多乖有多乖。

    “我当然有事啊,那个邻居李大婶有个侄子今年刚刚从M国留学回来,博士毕业生,我给他看了你的照片,他对你挺有意思的,现在不是国庆吗?你能不能回来大家抽时间见个面啊?”

    又来了,又来了!听到老妈的话叶梦就想哭!干嘛啊?用得着这样吗?这都啥年代啦,还相亲!

    “哦,妈啊,这几天医院有点忙,院长安排我国庆执班呢,估计回不来了,哦,突然有个急症病人,我得去帮忙了,就说到这吧,回头再联系,妈妈,再见啊,您保重!”

    完全不理妈妈电话里的喂喂声,叶梦快速的挂断电话,顺便关机。

    哎,这回是推掉了,可下一周又想个什么办法啊?坐在桌前,叶梦不禁又头痛起来,不过却又不由自主的想起自己认的那个弟弟来。

    如果他在这里就好了,至少可以帮我出出主意啊!嘿嘿,我怕什么?将来嫁不出去我就真嫁给他,谁叫他上次许诺来着?!

    “叶梦,你又在发什么愣啊?别自言自语了,小心院长又找你谈话去!”

    没想到自己低声自语却被同事听到了,叶梦赶紧红着脸道:“谁自言自语了?你耳朵有问题了吧?”

    王霞笑着道:“看你那样子也知道是思春了,快告诉我,是哪个白马王子把你的芳心给捕获了?哼哼,我非得宰他几顿饭不可,想娶走我们医院的院花,没那么容易!”

    叶梦也笑着道:“谁思春了?你是说你吧?”

    王霞一边整理东西一边回答:“算了,你不承认就算了,哦,你知不知道,再过两个多月,谢雨婷时隔半年又要来SH开演唱会了,这次是她自己临时决定加演的一场,而且据说她最近又自己创作了一首歌典叫《痴心守候》,那歌你有没有听过?那可真叫凄惨啊,你说会不会是谢雨婷喜欢上了某个男人啊?”

    “你说什么?谢雨婷要来SH了?”叶梦情绪异常激动。

    王霞回头奇怪的盯了叶梦一眼道:“你怎么了?干嘛这么激动?知道你是谢雨婷的粉丝,但也不用这么激动吧?你看我一样是她粉丝,我就比你镇定……”

    其实王霞现在说什么,叶梦根本就没有听进去,她现在想的唯一问题就是:难道谢雨婷一直在苦等着杜峰?

    不过那个家伙也真是的!走了这么久也不知道打个电话回来,哼,看我下次怎么收拾他!

    不行,谢雨婷来SH开演唱会,我得把这个消息告诉燕子,随便问问她有没有杜峰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