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这时戚曼又来敲门催了,谢雨婷黯然的道“你快走吧,我也要收拾东西走了!”

    杜峰答应一声,往门口走去,还没打开门就又退了回来。

    “你怎么不走?舍不得我?”谢雨婷笑呵呵的问。

    “咳咳,我这样走出去,别人都知道我们关系了,呵呵!”杜峰双手一摊。

    “哼,我都不怕你怕啥?不过,你刚才是怎么进来的?还有昨天晚上从更衣室是怎么走的?”谢雨婷突然想起昨天晚上杜峰从自己面前突然消失的事情,奇怪的问道,同时后背感觉到有点凉意,自己不会是遇到鬼了吧!

    看到谢雨婷的样子,杜峰好笑的道:“你老公我武艺高强,这只是一种武功罢了!”

    谢雨婷嗔道:“谁答应嫁给你了?”

    杜峰故意道:“哦,原来不嫁给我啊?好啊好啊!我正愁怎么拒绝那些深爱我的女人们呢!”

    “你敢!”

    谢雨婷现在的样子一点也不优雅,仿如河东狮吼。

    杜峰直接选择从她眼前遁去,而且消失的那一刻还喃喃道:“看来,不愧是多变天后啊,有时是羊,有时是虎,有时是狮!”

    才时隔一晚,杜峰打个的,发现开车的居然就是昨天免费带他到万体馆的那个师傅,不禁感叹缘份这东西真的挺奇妙。

    杜峰掏出支烟,又扔了支给师傅,自己才刚刚点上,没想到师傅已经抗议开了。

    “对不起,请不要抽烟!”

    杜峰哈哈一笑道:“师傅,你不认识我啦?”

    师傅一边开车一边转过头认真打量了杜峰几眼,奇怪的道:“难道你认识我?”

    杜峰吸了口烟,看到师傅皱起眉头,笑道:“昨天晚上才免费把我拉到万体馆,怎么?才一个晚上不见,你就把我这个朋友给忘了?”

    开车的师傅拍了一下额头,恍然大悟:“我就说咋这么面熟呢,原来是你啊!兄弟,怎么样?昨天晚上是不是也一夜没睡好觉啊?”一边说一边将杜峰扔过来的中华叨在嘴上,点上,吸了口,杜峰看得出来,这家伙也是个烟鬼。

    杜峰奇道:“没有啊,我昨天晚上睡得很好啊!怎么?你没睡好?”

    师傅白了杜峰一眼,气道:“我现在还要真怀疑你倒底是不是男人了,现在谢雨婷都快投到别的男人怀抱了,你居然还睡得着!不过,我还真是羡慕是哪个家伙那么好的运气,居然让谢大美女如此痴情,还专门来SH开演唱会找他,哎,我要知道这小子竟然躲着她,我非得开车撞死他不开,大不了我去抵命!”

    说着无心,听者却有意,杜峰感觉到后背有点凉嗖嗖的,妈的,不用这么狠吧,看来不让谢雨婷公开自己与她的身份还真是做对了!

    “你说这个啊?我当然也跟你一样恨这个家伙了,真是不知好歹啊,居然连谢大美人如此垂青他还东躲西藏,害得我们偶像如此痛苦追寻,改天让我遇到了,我非——我非好好收拾他不可!”

    没办法,俺总得表表态不是!?就跟你一起吼几句吧,不过撞死我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惹急了,我倒是可以撞坏你的车,嘎嘎!

    “这才叫男人嘛,哈哈!”师傅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于是一路上杜峰都跟谢雨婷的这个超级粉丝一起东扯西扯,到了杜峰住的小区,这家伙居然又不收杜峰的车费,看到师傅向自己招了招手就直接将车开走,杜峰暗暗庆幸自己有先鉴之明刚才已经将一百块钱扔在车上了。

    打开房门,杜峰吃了一惊,转了一圈,如果不是看自己房间的东西还保持着原样,他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房间,整个房间打扫得太干净了,而且还飘逸着一股清香。

    难道燕子还住在这里?杜峰跑到燕子原来住的房间,搜索了个遍终于肯定燕子依然住在珍姐家,原因很简单,他用精神力扫描了一下房间,没有发现任何地方有燕子的内衣内裤。

    本来准备马上打个电话给珍姐的,但想想现在可能她还正在上班,杜峰干脆又到小区门口的小饭店吃了顿简单的午饭。因为昨天晚上实在折腾得太晚了,所以再回家的时候杜峰准备好好补个觉,可看到放在他书桌上的电脑,又忍不住打开上起网来。

    可能是半年多没上过网了,也有可能是本来就不怎么聊天的杜峰朋友不多,反正上线半个小时也没有人理踩自己,恶补了一下当前的世事新闻,杜峰正准备关机睡觉,却又鬼使神差的打开了邮箱。

    邮箱中的新邮件的确如杜峰预料中一样多,所以他并没被吓倒,不过一封一封看,一封一封的回,却费了杜峰不少时间。

    半个小时后,杜峰才将一些无关紧要的邮件全部处理完,只剩下“千刀”最近发过来的几封邮件了。

    点开一个月前最新的那封邮件,杜峰不禁吃了一惊,没想到一向神秘的“千刀”居然会约见自己。

    “A:我有大半年没有看到你了,有点想你,呵呵!最近我遇到麻烦了,但我又不知道该找谁帮忙,更不知道找谁倾诉,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找你见个面聊聊天的,没想到连续发了那么多的邮件都没有回应,估计你又玩失踪了!如果你能在一个月内看到我的邮件,说明我们有缘,否则就说明我们无缘,那我就一辈子都不会再见你了!……”

    算算日子,好像离发信的时间,今天正好满一个月,杜峰不敢怠慢,赶紧给“千刀”回了封信,虽然两人从未见过面,但想想上次可是“千刀”介绍自己做了个100万的私单啊!这滴水之恩就当涌泉相报可是他的做人准则,所以听到“千刀”有难,杜峰也是真心着急要帮帮这个朋友的。

    早上燕子起床的时候总觉得心神不宁,仿佛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所以一整天她听课都老走神,如果不是同桌提醒,估计就算她是系花,也一样会被那个古板的老教授训斥一番。

    因为今天是周末,所以下午一下课,燕子就迫不急待的收拾东西回家,照例是计划先回杜峰这房子里来收拾一番,然后再到珍姐家吃晚饭去,没想到刚刚打开房门她的心就无端的狂跳起来。

    门口有双新换的鞋子。

    而且还是男人的皮鞋。

    这不可能是小偷,如果是小偷他就不会这么好心的换鞋子了;也不可能是房东,因为房东前几天刚收了房租,而且他也没有钥匙。

    难道是哥哥回来了?!

    燕子被自己这个猜测刺激得心脏砰砰直跳,一边却蹑手蹑脚的往杜峰的房间移去,房门终于被打开了。

    奇怪,里面怎么没有人?燕子一边往里面走一边慢慢放眼四顾。

    确实没有人,至少燕子没有看到有人。

    哎,燕子叹了口气,转身准备出去开始收拾房间,没想到刚刚转头,却惊喜的大叫起来:“哥哥!”

    杜身正笑眯眯的张开双手站在门后面,燕子飞快的扑了过去。

    其实燕子刚刚打开房间杜峰就警觉的“看”到了,不过为了给她一个惊喜,他才有意的藏起行踪,没想到燕子居然偷偷的摸进自己房间,看到她那紧张的样子,杜峰几乎要大笑出声。

    “哈哈,哥哥回来你高不高兴?”

    抱着燕子原地转了一圈,杜峰的心情也相当开心。

    “呜呜,高——高兴!”

    看到燕子呜呜的哭开,杜峰的头瞬间大了,这丫头咋了?咋就哭上了?

    “喂喂,你怎么就哭上了?难道不开心!”杜峰捧起燕子的脑袋苦着脸问。

    燕子赶紧擦干眼泪,勉强的笑道:“我当然开心了,只是——”

    看到燕子已经不哭了,杜峰也轻松下来,不禁盯着燕子问:“只是什么?”

    “你这么久不回来,我好想你!”

    看到燕子现在的样子,杜峰的心里感动得想哭,不过还是将泪水忍了回去。

    我这是怎么了?有这么好一个女孩子这么牵挂着,该高兴才是啊!

    将燕子拉到沙发上坐下,杜峰从怀里拿出个首饰盒,从里面拿出一枚戒指,慢慢的戴进燕子的中指,再温柔的抓起她的小手吻了一下。

    “喜欢吗?”

    看了看手上的指戒,燕子当然不会明白这枚普通的戒指居然就是明清时期从皇宫贵族手中遗留下来的稀世珍宝,不过燕子脸上此时却洋溢着幸福和满足。

    “喜欢,喜欢,只要是哥哥送的,燕子都喜欢,而且我保证永远都不会取下来的,我要戴着它一生一世!”

    将燕子紧紧搂进怀里,杜峰噙声道:“好,好,哥哥也要守着你一生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