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对于徐三彪来说,今天绝对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多年的特种部队生活,让他不但习得了一生过硬的本领,更让他迎得了“铁拳三”的称号,这也能说明他在GZ军区的特种大队混得相当不错。

    不过今天却是他被秘密派到何家别墅做警卫排长的第一天,这一天他从来没有想过,不过真正来了却还是让他相当的吃惊和欣喜,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排长,跟自己在部队时的特种大队长相差甚远,不过身为军人,服从命令是天职,而能到何家来,也是每一个军人最高的荣誉,这种荣誉甚至远远比当上中南海保镖更让人期待和向往。

    所以徐三彪今天相当高兴和兴奋,所以他就将别墅门口的老警卫员给换成了自己新带来的几个兄弟,最后在别墅周围巡逻了几圈,回来一看自己两个兄弟抱着冲锋枪笔直站在那里的神气样,他干脆自己换下其中一个,亲自站起岗来。

    虽然有阵阵冷风吹过来,但徐三彪却一点也不觉得冷,甚至心里兴奋和激动得想大叫几声,所以最后虽然没有真的叫起来,不过那身板却是站得要多直就有多直。

    吱的一声,一辆宝马呼的停在别墅门外,杜峰从车上走下来直接往大门走去,现在他只想快点见到小欣,希望可以凭自己现在的医术将小欣治好。

    没想到以前来这里时的那几个认识自己的警卫员这次却换了,完全是几个陌生的面孔,不过杜峰也没有在意,直接往别墅直去。

    “站住!”

    徐三彪一个眼神,手下的兄弟已经将枪口对准了杜峰,不过叫出声的却是徐三彪。他上岗前可是经过培训过的,知道来何家别墅的必须有主人亲口吩咐或者是有何家的人一起陪着方能进入,否则就算是高官巨富都不准轻易进入,违者可以先警告,警告不听者可以当场击毙。

    杜峰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救治小欣的病,哪里会考虑别的,所以听到徐三彪的一声暴吼也只是仅仅愣了一下,又继续走过去。

    “站住,听到没有?”徐三彪的那个兄弟再向杜峰这边走了几步,黑洞洞的枪口终于对准了杜峰。

    “我有事,让开!”杜峰冷冷的道,脚下依然没有停止。

    “有什么事?”

    看到杜峰的嚣张样子,徐三彪本能的有点反感,妈的,以为这是什么地方?开宝马就了不起啦?

    杜峰终于跨到了徐三彪兄弟的面前,不过他的脚步依然没有停止,后者没有办法,在没有了解到杜峰的真正身份和来意时,他可不敢真的就地把杜峰给枪决了,所以只能一枪托往杜峰砸过来,嘿嘿,不能枪决了你,难道我阻止你进入还不成?

    看到对方居然敢对自己出手,杜峰冷冷一笑,脚步不停,不过右手一挥之间,一股绝强的内力应手而出,只听“啪”的一声,徐三彪的那个兄弟已经摔出老远,更夸张的是连枪都扔出老远,而且枪托整个都变形折断了。

    杜峰一出手,徐三彪就不自觉的一颤,号称“铁拳三”的他自然明白杜峰这一拳的厉害,不过对自己的功夫他也有着深深的自信,所以他一边按下手腕上的警戒铃,通知暗处隐藏的兄弟,一边却腾的跳到杜峰面前,手臂一挥,平时足以砸碎一块石头的铁拳终于向杜峰的胸部击来。

    可惜“砰”的一声,这一拳杜峰虽然没有躲闪和抵抗,不过拳头却在离杜峰身体还有几公分的时候被杜峰的护体防护罩给截了下来,一股自然却相当庞大的反弹力将徐三彪的身子一下子弹出老远,摔在地上居然又一下子就爬了起来,而且手中的枪也没有被扔出去。

    看到徐三彪猛的拉开保险栓,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自己,杜峰猛的一运神龙诀,一股奇强的内力自全身经脉中纷涌出来,一起在身体外形成了一套坚强的护身防护罩,而且异能也瞬间运起,他倒想试试看自己现在是不是真的可以抵挡住一般的子弹。

    不过徐三彪虽然打开了保险栓却还没有来得及扣动扳手,就被龙一一把击碎了手中的枪,而且一把寒意十足的刀已经架到了他脖子上。

    徐三彪看到龙一的时候,也是本能的一震,他完全没有看到过这么美却偏偏又这么冷的女孩子,而且不管是从穿着还是气质都是样的孤僻和冷清。

    徐三彪不敢动,从龙一身上他看到的是一种无可匹敌的力量,那种力量足以让他感到害怕,而且从龙一的那种冷酷的眼神中,他看到了一丝杀机,虽然现在她没有伤害到自己一点,但他明白只要杜峰一句话或是一个眼神,龙一的刀就会毫不犹豫的割破他的气管。

    “都住手!”

    何爱国带着一群人终于迎了出来,看到现在的情形,他脸上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奇或是其它什么神情,他只是默默的看着杜峰和龙一。

    而龙一现在却完全对何爱国没有任何理会,甚至还有意识的将手中的刀往下压了压,一丝鲜血从徐三彪的脖子上渗了出来,可惜虽然感觉到了疼痛,徐三彪却半声也不敢吭出来,因为他知道现在这种状况也只有何爱国才有这个能力来解诀,而且自己如果真的呼痛叫出声,那不但与事无补,反而会因此丢了自己和军人的脸,所以忍了。

    看到龙一似乎不太理会自己,只是将眼光盯到杜峰身上,何爱国不知不觉间却感到一点失望,估计在Z国,敢不卖自己一点面子的人还真不多,可惜他首先就遇到了龙一,而龙一却是从小被洗脑洗得太厉害了一点,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服从杜峰的意识,所以现在杜峰就成了她思维的方向和标准。

    “好了,龙一,收起来吧!”都看到何爱国迎出来了,杜峰也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大,轻轻的将龙一吼退下去,自己却走到何爱国身边行了个礼叫道:“爷爷!”

    刚刚还在惊异于突然消失的龙一身手的神出鬼没,现在听到杜峰都叫何爱国爷爷了,徐三彪的心开始发抖了,完了完了,自己第一天上班就搞出这么大的误会来,这还得了?

    “好了,别说了,一起先去看小欣吧!”

    包括何富民夫妇,张伯都睁大眼睛看着龙一慢慢消失在大家面前,唯有何爱国却似乎只记得小欣的事情,虽然也往龙一消失的地方盯了几眼,却还是立即回过神来。

    杜峰当然不想再在这件小事上纠缠不休了,又分别向何富民夫妇与张伯打过招呼,这才开始跟在何爱国身后一起往小欣的房间走去。

    从大家脸上的悲怆和绝望的的神色中杜峰也能看出小欣现在绝对很严重,但真正见到小欣的时候,杜峰还是忍不住掉下几颗泪。

    现在躺在床上的小欣跟半年以前的小欣完全是两个人,不只是身体更加瘦弱得全身似乎都只剩下皮包骨了,更重要的是精神上的那种虚弱,看得杜峰身体都忍不住开始颤抖。

    一步一步的走到小欣的床前坐下,所有的人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站在一边,刘静宜甚至扑在何富民怀里偷偷的掉泪,但却只是捂着嘴,似乎怕惊醒了好不容易才勉强睡着了的小欣。

    小欣三个月前身体突然变坏,所以何家的人这三个月来都不怎么好过,特别是刘静宜,她只有这么一个女儿,那种眼睁睁的看着女儿一天天与死亡靠近,自己却完全没有力量和办法挽留住她,那种滋味远比一般的痛苦更加折磨人,所以能撑到现在没有倒下,刘静宜本身也已经算是一个不小的奇迹了。

    一边听何富民诉说情况,杜峰一边开始为小欣切脉,不过手刚刚捏到小欣的手腕,又突然将手缩了回来,一边开始用异能查看小欣全身的状况,一边却发现小欣居然已经醒了。

    慢慢的睁开眼睛,看到杜峰,小欣的精神似乎突然变得好了许多,左手慢慢的从被子里面伸出来,紧紧的抓住杜峰的手,慢慢颤抖着捂上自己的脸。

    “大——哥哥,你终于来看小欣了,我以为你又不要小欣了,小欣——还要嫁给你——做媳妇呢,答应小欣,以后——一定要娶我当你媳妇——好不好?”

    看到小欣期待的目光,杜峰含着泪道:“嗯,大哥哥一定娶你,你放心,大哥哥说话算数,再也不离开小欣了!”

    小欣的目光瞬间变得有神多了,惊喜的道:“大哥哥——你不是骗我吧!?”

    “当然不是,大哥哥一定不会骗你的!”

    “那我们拉勾!”小欣伸出手指。

    杜峰也伸出手指。

    “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拉勾的事情虽然不是第一次干了,但杜峰现在却是那么的赤诚,那么认真。

    此时刘静宜终于呜咽起来,声音越来越大。

    拍拍妻子的身子,何富民从来没有如此的痛苦过,而且他内心深处还有一种深切的内疚。

    何爱国坐在一边,老眼也是含满了泪花,看到小欣终于在杜峰的怀里睡着了,老爷子终于坚定的对杜峰道:“你对小欣的感情我们都看在眼里,虽然小欣的病我们无能为力,但无论如何,你都算是我何家的孙女婿了,现在是,以后也一样是!”

    其实这是何家现在唯一能做的了,既然小欣是留不住了,但她如此深爱着杜峰,那就将这份爱转移到杜峰身上吧!

    “小欣,还有救!”杜峰皱着眉头,缓缓的说了一句,不过这一句却将在场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

    半响。

    何爱国终于开口道:“哎,你就别安慰我们了,小欣的病我是知道的,我们也是全世界什么地方都走遍了,中医,西医几乎所有的专家都看过了,都觉得他这只是普通的车祸导致的失忆,其实我们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的!”

    张伯也道:“我们虽然不知道小欣倒底是什么病,不过我们却知道小欣的身体内似乎被人动了手脚,而一种我们看不出说不出来的东西却在偷偷的吞噬着小欣的生机。”

    本来自然产生了一丝希望的刘静宜又缓缓低下了头,而何富民则只是仰天长叹了一声。

    杜峰低着头想了想,又站起来在房间来回踱起步来,慢慢的屋子里所有的人都被他吸引住了,大家也不吭声,就这么看着杜峰在这里走来走去。

    杜峰突然停了下来,紧皱的眉头松了一半却又拧紧了,终于再次缓缓开口道:“我说小欣有救就一定有救!你们要相信我!”

    看杜峰如此认真,刘静宜似平又生同了一线希望,半信半疑的道:“我们当然愿意相信你,可我们找遍天下也没有找到可以治他这种病的人,你又怎么知道她有救?谁能救她呢?”

    “小欣这本来就不是病,你们查不出来也很正常,所以更就找不到能医好她的人了,不过,我知道她倒底是怎么一回事,而且,能救她的人就是我!”

    杜峰的话又让大家一惊,大家也不说话,就那么互相观望了两圈,看到张伯终于点了点头,何爱国这才道:“真的?”

    杜峰点头称是。

    “那你给我们讲讲,小欣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何爱国疑惑道。

    杜峰坐到一边,先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口,这才慢慢的道:“其实小欣并没有病,也不算中毒,她之所以这样,完全是有人大概在几年前故意在她大脑中种下了东西。”

    “怎么会?医生都说了是三年前的车祸导致了小欣失去记忆的啊!”何静宜惊声道。

    杜峰摆摆手接着道:“其实导致小欣失去记忆的并不是车祸,而是被人在大脑最里层种下了东西,当然这种东西你们是不可能知道的,不仅是你们,估计现在这个世上真正明白这个东西的也是少得可怜,我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才知道的,而且我也因此学到了如何产生和运用这种东西的方法,当然我现在的水平还有限,还不能像当初害小欣的人那样控制得那么好。”

    “倒底是什么东西啊?”何爱国问道,他听得有点糊涂了。

    “精神力!”

    “是不是就是那种声称可以催眠的那种?我一直以为这是骗人的把戏,原来真的有精神力?”看来张伯还算见多识广,接受能力就是强。

    杜峰道:“精神力当然有了,只不过现在世上绝少有人会而己,而传说中的催眠也是真的存在的,那也是一种精神力的运用方法而己,扯远了。

    因为我看过一些医书,自认为水平也还过得去,而且我本来也会一些精神力,所以我对精神力就很敏感,刚才我替小欣号脉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她大脑最里层居然有人为的种下了一丝精神力,虽然这股精神力数量并不多,但质量却很高,这三年来小欣之所以想不起以前的事情,完全是因为这一股精神力压制屏蔽的结果,如果能顺利的把这股精神力驱逐出去,小欣自然会恢复记忆,而且身体也会慢慢好起来。”

    杜峰并没有说小欣之所以这么虚弱也跟自己长期没来看她导致她思念成疾有关,反正自己都准备这辈子都不离开她了,再说这些也没用。

    听完杜峰的话,几人都脸现惊容,特别是刘静宜,已经激动得死死抓住杜峰的手了。

    “是不是真的?真的可以救小欣吗?小欣真的可以恢复记忆了吗?”

    不动声色的从刘静宜手中将手抽了回来,杜峰自信的道:“当然可以。”

    何爱国一下子站了起来,激动的拍拍杜峰的肩膀:“嗯,不错不错,看来你命中就注定与小欣有缘,而且爷爷我也没有白疼你!好,什么时候可以采取措施救治了?”

    “这个,救治也得等晚上吧,因为我现在状态不是很好,而且——而且——”杜峰犹豫不决,不知道有些话倒底该不该提前说出来。

    “怎么?还有什么困难吗?有困难你说,我替你全部解决了就是!”何爱国忘了真要有了困难,估计他也没办法,要不小欣的病也不会拖到现在了。

    豁出去了!

    杜峰终于实话实说了。

    “而且我刚才说了,虽然我也会使用精神力,但我的精神力还不是很强,而且运用起来也没有那么熟练,我怕我最多只能让小欣恢复一部分记忆,有可能最近一年的记忆都不一定能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