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我以为什么呢,只要能救回小欣的命,就算是不能恢复记忆我也就满足了,你就放心救吧!就算是失败了,我们也不会怪你的!”刘静宜急道。

    杜峰犹豫道:“我是可以救治的,只是我害怕将她救好以后,她就完全不认识我了。”

    刘静宜有点不高兴了,难道小欣的命还比这个更值得你顾虑?

    可能也看出刘静宜的不高兴了,杜峰终于下定决心,不管怎么说唯今之计,一定要先将小欣的命救回来才是最重要的,于是坚定的道:“好,我明天上午就施功救人,先将小欣救治好再说!”

    晚饭的时候虽然满桌的菜,但大家都没有吃多少,特别是杜峰,要不是何爱国非要让他陪着喝两杯酒,他甚至都不想坐到饭桌上去。

    吃过晚饭,杜峰亲自下厨房为小欣煮了粥,大家看在眼里心里也暗暗感动,特别是刘静宜夫妻,想起以前自己的反对和顾虑,现在就觉得很难过。

    “来,小欣吃点吧!”

    将小欣扶起来,刚才输了点真气进她体内,现在小欣的精神似乎好了一些,不过倚在杜峰怀里,她却还是习惯性的依赖杜峰。

    “大哥哥,这是你给我煮的粥吗?”

    “是啊,这是大哥哥亲自下厨给小欣煮的!”

    “本来我不想吃东西的,不过大哥哥煮的,我一定要吃!”

    杜峰默默的喂小欣喝了半碗就停止了,因为他也不想将小欣撑得太厉害,那样对明天的治疗也不一定就是好事。

    小欣还是倚在杜峰怀里不肯起来,越是这样杜峰越感觉到害怕,看到小欣单纯天真的样子,他就感觉很心痛,想想过了明天可能小欣就不认识自己了,所谓的以前的承诺,包括昨天晚上的誓言就都不存在了,那个时候自己真的就跟她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了,想到这里他甚至都想不去救治小欣了,因为救了小欣也就是将自己与小欣推向两个极端了,当然这种事情杜峰也仅仅是想想,要让他只顾着自己对小欣的感情就放弃小欣的生命和健康,他做不出来,他也没有那么自私。

    晚上照例是杜峰哄小欣睡觉。但这次杜峰却没有再唱儿歌哄小欣睡了。

    将小欣抱在自己怀里,盯着眼前那双清彻透明的眼睛,杜峰的心有点颤抖。看到近在咫尺的美人,他完全没有一丝**。

    “小欣,如果有一天,你的世界不再有我,你会不会想我?”杜峰凄苦的说,眼中有泪想要往下掉。

    “大哥哥,你说什么啊?你会永远在我的世界里啊,当然也会天天想你的!”小欣却并不懂得杜峰的心,只是好奇的回答道。

    杜峰摇了摇头,苦笑着对小欣道:“小欣,你睡觉了吧,一觉睡醒你就会发现世界全变了,一切都变得美丽多姿了,如果你醒了找不到我,你就拿着这块玉佩大声喊我的名字,你就会找到我的。”

    杜峰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块玉,温柔的为小欣戴着脖子上,那块玉上写着个字“峰”,而另外一块相同的玉却挂在杜峰的脖子上,那上面写着一个“欣”字。

    小欣望着杜峰脖子上那块玉,又看了看自己面前的玉,高兴的道:“好了好了,这下小欣再也不怕找不到大哥哥了。”

    杜峰又道:“那小欣准备睡觉了吧,大哥哥给你唱歌听。”

    看到小欣听话的闭上美目,杜峰轻轻的唱了起来。

    “如果有一天

    世界已改变

    当沧海都已成桑田

    你还会不会

    在我的身边

    陪着我渡过长夜

    如果有一天

    时光都走远

    岁月改变青春的脸

    你还会不会

    在我的身边

    细数昨日的缠绵

    一天一点爱恋

    一夜一点思念

    我们不再相信谎言

    不再需要蜜语甜言

    一天一点爱恋

    一夜一点思念

    给我一句真的誓言

    让我可以期待永远”

    唱着唱着,杜峰的脸上已经满是泪珠。

    此时二楼的刘静宜一样也是泪流满面,靠在丈夫的怀里喃喃的道:“我们是不是太自私了?”

    “他不是说了,那都只是可能吗?说不定小欣全记起来呢?或者就算现在记不起来,某一天就慢慢把这段时间的事情全记起来了呢。放心吧,只要有缘,他们终会走到一起,我想这也是对彼此一个考验的机会。”何富民现在除了安慰妻子以外,他也实在找不到什么话来说了,他心里其实跟刘静宜想的都差不多,但他是男人,所以有什么事情都放在了心底,而在外人和老婆面前,他永远都是那么坚强。

    看到小欣已经熟睡了,杜峰擦干脸上的泪水。运足内力,轻轻一点小欣的睡穴,这才敢放心的施展自己的功力。

    慢慢的,杜峰的全身被一层白色的气流所笼罩着,他将手掌慢慢伸出,到距小欣天命穴5寸的地方停了下来。

    此时何爱国、何富民夫妇、张伯都盯着监视屏上的画面,一个个都张大了嘴巴,他们完全没想到杜峰竟然有这么高的身手。

    现在他们看来杜峰似乎是完全没有动作了,额上却有汗珠冒了出来。

    而实际上现在杜峰的精神力直接侵入了小欣的脑部,感知着小欣大脑内部的活动规律,以此来找到小欣失忆的真正原因。

    从生理学解剖来看,脑袋可分为三部分:左右大脑半球、小脑、脑干。

    人的大脑就象一只核桃的仁,分为左右两个脑半球,里面还有很多沟。每一半球又分为五个叶:额叶、颞叶、顶叶、枕叶、岛叶。以上各脑叶内部都有许多小脑沟,其中蕴藏各种神经中枢,形成不同分区专司功能。

    大脑中的边缘系统与记忆有关,在行为方面又与情感有关。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仔细查看,杜峰终于在小欣的左脑最里面找到了一点异样。那一小股精神力就盘踞在那里,不断的影响着左脑记忆的贮存。

    杜峰试着用精神力去驱赶那股能量,即发现那股能量竟然非常凶猛的排斥这股精神力。杜峰马上停了下来,他不敢冒,如果一个不当,有可能就会造成大脑彻底损伤,也就是俗称的植物人。

    歇了大概十分钟,杜峰又开始运起精神力进入小欣大脑,这次他学了个乖先分出一少部分精神力将小欣的神经完全麻痹住,再将精神力悄悄运送到那股奇怪的能量旁边,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将那股能量包围住,再一点一点的拉了出来,最终慢慢被他强大的精神力吞噬。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修整,小欣大脑已经恢复了正常,不过现在对于杜峰却完全如同陌生人一般不再认识了,而出事前的一些事情他倒是全部都记得。

    估计小欣醒过来也要明天早上了,所以杜峰只是默默的看了一会儿就直接退出门来。

    看了看二楼的那间亮灯的屋子,杜峰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上去敲开了房门。

    此时屋子里面只有何富民夫妇跟何爱国,张伯已经出去了。

    “情况怎么样?”刘静宜首先控制不住自己的道。

    “基本上没什么事了,我想明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就没有一点问题了。”不过在说这句话时,杜峰完全没有一点喜悦。

    几人也理解杜峰,所以也都没有说什么。

    “小欣是不是暂时不能想起这一年来发生的事情?”何富民最终还是问了出来。

    现在小欣的问题彻底解决了,可以说这等于是帮他解除了一个多年的老问题,他自然是感激不己,但关于杜峰的新问题却又摆出来了。

    “我现在还不知道,如果他能想起我最好,如果她想不起我,我也会从头开始追求她,我自己发过誓的,一定要娶她的。”杜峰眼光闪过一丝神采。

    刘静宜跟何富民对望了一眼,眼中都露出一丝安慰和放担心。

    “好,有股子士气,你这个孙女婿我提前收了!”何爱国道。

    何富民夫妇都将眼神投到杜峰身上。

    “我杜峰决定的事情,从来不后悔,也没有做不成的!”杜峰全身突然散发出一片狂暴的气势,何富民扶着夫人连退三步,何爱国仅仅退了两步,不过现在三人都是一片吃惊。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杜峰的功力达到这种地步。

    到他们这种位置,对许多世人眼中的秘闻已经是见怪不怪,像这种古武术,Z国不是没有,只不过大多会这种武术的人一般都被国家安进了九局中,而九局又是中**队体系中一个特殊的存地。九局不但隶属于国务院直接管辖,而且一旦到地方办案,几乎是见官大一级了。

    尽管他们在九局也见识过高人,但他们敢保证杜峰的功力绝对比那些人强得多。

    “哦,乖孙子,我还没问你,你这半年来是不是又有什么奇遇了?”何爱国转过头来道。

    “是的。”在何爱国面前,杜峰没有多少隐秘的将自己的奇遇就说了出来,当然只是讲了神龙山庄的宗旨以及自己的武功,对于神龙集团或是那批珠宝又或是龙一及护龙队这些杜峰却不想这么早说出来。

    “嗯,你们神龙山庄有这宗旨,确实难能可贵啊,不过你现在一无所有想要实现自己的愿望也确实比较困难,回头我想想办法帮帮你!”何爱国来回转了几圈,终于抬头许诺道。

    杜峰现在心情很郁闷,看了看手上已经有一丝裂纹的上好暖玉,他的心也好像碎了。

    本来相亲相爱的两个人突然之间变得近在咫尺却又形同陌路。

    从早上小欣醒过来至今,就完全不相信他所说的话。她现在完全对杜峰没有一点印象了,所以一看到脖子上的这块玉,马上毫不犹豫的摔了过来。

    “你给我出去,骗子!我才不相信你所说的那些话!”

    杜峰沮丧的转头往门外走去。刚到了门口又被小欣叫住:“喂,我再告诉你,不管我爸爸妈妈如何喜欢你,我劝你都不要对我有任何心思,因为我直接告诉你吧,虽然你长得人模人样,不过本小姐早就心中有人了,所以你称早死了那条心吧!”

    小欣现在又想起以前那个大哥哥了,不过她知道那个大哥哥绝对不是现在的杜峰,虽然两人有几分神似,不过在她心目中,尽管现在的杜峰比她心中的大哥哥更帅气更吸引人,但她可不会因此就喜欢上杜峰。

    看到杜峰现在的样子,刘静宜笑着安慰道:“小峰,拿出精神来,追女孩子哪能这么经不住打击啊?想当初小欣她爸追我的时候,那可是……”

    她似乎想起自己年轻时候的事情,所以一时差点说漏嘴,幸亏被何富民咳嗽一声打断了。

    “我说阿峰啊,你也别这个样子了,我想过一段时间小欣会慢慢接受你的。”拍拍杜峰的肩膀,何富民笑着道。

    “可她说她心中早就有人了。”杜峰还是没有多少信心。

    “傻小子,你这个也信啊?一般女孩子都会说这句话啦,再说事情可能还没到无可挽回的地步,说不定柳暗花明又一村呢,你们两个先到后面花园去下下相棋,喝喝茶去,我进去跟女儿谈谈。”说着推着杜峰跟丈夫离开。

    推门进去,刘静宜被小欣扔来的枕头砸了个正着。

    “啊,妈妈,怎么是你啊?我还以为又是刚才发地个人来烦我来了呢。没砸痛哪吧?”一见误伤了妈妈,小欣乖巧的拉着刘静宜的胳膊坐在床上。

    “妈妈哪能这么不经砸啊?你要不高兴就再砸砸试试,保证不会有一点儿事。”刘静宜刮了一下小欣的琼鼻,笑着道。

    “妈,你怎么还记仇了啊,我都说了对不起啦。”小欣将头钻到刘静宜怀里撒娇。

    一番打闹慢慢才停了下来。小欣知道刘静宜进来肯定也是为了杜峰的事情,所以一见妈妈要开口,马上先道:“妈妈,你可别再给我找对相啦,我现在才21岁还这么小,你不是也不赞成早恋的嘛,再说了我是真的不喜欢那个杜峰啦。求求您啦,你就让他离开吧。你不是说了下个学期让我到交大去上学吗,我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抓紧时间复习功课啦。”

    轻轻的抚着女儿的背,刘静宜心疼地说:“其实,杜峰给你讲的那一切都是真的。妈妈不会骗你的。”

    小欣一下子将脑袋从她怀里钻了出来。

    “妈,你们就别合在一起骗我了,我又不是三岁小孩,我自己最清楚的啦。再说就算是真的,我现在不是恢复记忆了吗?那我失忆后所过的话做过的事当然算不得数了,而且你不也知道我那个时候的智力也就跟小孩子一样嘛。”说到这里,小欣的语气有点低了下来,毕竟不管是谁摊上她这种事,也高兴不起来。

    听到女儿的话,刘静宜不知道说什么好。

    “其实,你的病完全是他给治好的,当初治病前他也知道可能你一旦恢复了记忆就会不再喜欢他了,但为了你,他还是毅然的救了你。我们何家的人做事,不可以太自私了。”刘静宜轻声的说,那样子又像是在跟女儿交心,又像是在喃喃自语。

    小欣现在也有点郁闷,她现在对杜峰讲的那些事情都相信了几分。可就算她完全相信了又怎么样,想到以前常常出现在自己梦里的那位大哥哥,她不禁又有点迷失起来了。她不知道现在这样做到底对不对,不过她知道就算现在没有那个梦,自己也不会这么冒失轻率的决定自己的幸福。

    看到刘静宜好像有点失望的样子,小欣心里有点难过。

    “妈,这件事情以后再说吧。我答应你我会考虑这件事的好吗?”抱着刘静宜的胳膊,将脸在她肩上磨蹭。

    “其实,我们都不希望你将来不幸福不开心,所以才会这么支持杜峰,他的确是个不错的年轻人,而且本身我们就欠他不少了,这次的事情更是对他有点不公平。答应妈妈,给他一个追求你的机会好吗?”刘静宜乞求的道。

    “好吧,我答应你,两年以后如果我还没有圆梦,我就考虑跟他交往试试。”思考了一下,小欣只能这样给出这样一个答复。

    她现在心里在祈求,旦愿两年时间能让自己找到大哥哥,否则那个时候自己不知道又要找什么借口出来。

    看来事情也只能到这个地步了,刘静宜这才站起来吩咐女儿多躺下休息,自己现在要去后花园找杜峰,女儿给自己一个交待,何家也要给杜峰一个交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