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从何家出来的时候,正在门口转悠的徐三彪望向杜峰的眼神中有些许害怕和敬意。这当然不是因为他现在知道了杜峰与何家的关系,而是因为杜峰居然治好了小欣的病,更是因为杜峰是一个强者,是一个让他想想都后怕的强者。

    打开房门看到杜峰安然无恙的回来,珍姐跟几女才同时松了一口气,杜峰默默的坐到沙发上抽烟,众女也知道杜峰的心情不好,所以都没有谁说话,就算是肖婉婷跟燕子想要说话也被珍姐的眼色止住了。

    小雪今天似乎真的变乖了,坐到杜峰的旁边,默默的抓住杜峰的一只胳膊,没说一句话。

    珍姐给杜峰倒了杯茶,然后坐到他对面的沙发上,这个简单却体贴的动作,令杜峰感激的说了声谢谢。

    男人在外面受了委屈回到家最需要的不是叨叨的问询,而是不经意的一个关切的眼神,一个简单却充满暖意的动作,而成熟稳重的珍姐无疑很懂得这些生活的诀窍。

    “你,没事吧?”看到杜峰喝了杯茶,似乎脸色好了点,珍姐小声问道。

    感觉得到珍姐的关心和害怕,杜峰笑了一下。

    “我没事。”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珍姐笑着抓起杜峰的杯子又帮他倒了杯茶递过去,同一时间,燕子跟肖婉婷紧皱的眉头终于松开了。

    “知道说话啦?你可吓死我了,回来就一句话也不说,走的时候也没有说是什么事,出去更不知道打个电话,我打电话妈妈还不让我打,哼!”

    小雪话是不鸣则矣,一鸣就惊人!

    珍姐狠狠的盯了小雪一眼,斥道:“小雪,你怎么就不知道消停一下呢?这是你该用的语气吗?”

    小雪瘪嘴不说话,不过看得出来对珍姐的话,她是一点也没有放在心上。

    “有些事情,我不想你们都牵扯进去,我——”杜峰不知道怎么解释。

    珍姐理解的摆了摆手,道:“别说了,你有你的事情,我们不会干涉你的,只要你认为是对的,你就尽管去做,我们都是无条件支持你的!只是,只是你自己要当心一点,不要让我们太担心你了!”

    杜峰感激的点了点头。

    “好了,大家肚子都饿了吧,晚上我做了好吃的,专等你回来就开饭了呢,说真的,你要再不回来,我可真要打电话了,呵呵。”

    珍姐说完就准备去厨房端菜去,小雪兴奋的拍了拍手道:“哎,终于可以吃饭了,我可比不得你们啊,你们为了等某些人昨天晚上没怎么吃饭,今天中午也没吃饭,可本小姐现在可是正处于发育的关键时期,我可不敢跟你们比,我肚子早就饿了!”

    “小雪——”肖婉婷赶紧想制止小雪。

    珍姐也气得狠瞪了小雪一眼,对这个女儿,她也只能无奈的道:“死丫头,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快来端菜!”

    杜峰什么话也没说,哎,有家的感觉真好啊!

    三女一起进了厨房,小雪突然跑过来抓住正准备跟过去的杜峰的胳膊,神秘的道:“老公,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什么日子?难道还是你的生日不成?”杜峰想都没想就脱口道。

    “你就不能好好想想?我生日的时候你都不知道跑哪去了,哼,今天虽然不是我的生日,但是——”

    小雪嘿嘿笑了起来。

    杜峰脑子一转,拍了拍额头,惊声急道:“完了完了,今天好像是你妈妈的生日啊,我又没有带礼物,这可怎么办啊!”

    看到杜峰急得抓耳挠腮的样子,小雪却一点也不急,还故意激道:“没事,去年不是就送了妈妈一个吻嘛,最多晚上你再跟她——,嘿嘿,我可没说什么啊,到时候可别说是我唆使你的啊,我是无所谓,不过被燕子姐姐与婉婷姐姐抓捉住了可不能怪我啊!”

    杜峰毫不客气的赏了小雪一个板栗。

    “说什么话呢,真不知道你这个小脑瓜里面倒底装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小雪一下子跳开,摸了摸自己的脑门,委屈的瞪了杜峰一眼道:“我都给你说过多少次了,捏鼻子会影响我的漂亮的,你总不希望你的正宫娘娘以后变成个塌鼻子丑八怪吧?而敲我脑袋后果就更严重了,据调查很多后天弱智的女人都是因为小的时候被敲脑门的次数太多了!”

    本来准备追过去的杜峰手刚刚举起又放了下来,想起小欣,想起去年那个深秋夜晚的艳遇,杜峰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本来已经好了一些的心情瞬间变得难过起来。

    “老公,你怎么了?”小雪也看出杜峰有点不对劲了,也不怕再被他敲了,过来抓住杜峰的胳膊紧张的问。

    “我没事。”虽然说着没事,但杜峰的脸色却依然那么暗淡。

    虽然小欣被迫答应了给自己一个机会去追求,但从她的目光中,杜峰也能明白小欣其实早就有意中人了。对此他无法不心生醋意,却又无可奈何,虽然现在自己有着一身神奇的医术和武功,但面对小欣他却会泛起一种无力感,那种挫败的感觉让他有时候甚至怀疑这一切是不是仅仅是一场梦,而现在随着小欣的梦醒了,自己也就该退出这个梦了。

    想要放弃小欣,杜峰是万万也舍不得的,因为不知道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深深的爱上了小欣,而这种爱让他明知道自己可能仅仅是小欣人生中的一个匆匆过客,却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放手。

    杜峰自己告诉自己,现在答应何家去追求小欣,只是为了给何家一个交待,给自己一个交待,让自己的将来不会遗憾,但其实他心里却很明白,自己对小欣的爱太深了,以致于根本就不愿意放手。

    “哥哥,快点来吃饭啦,快来看啊,好多都是你喜欢吃的哟!”燕子居然又出现了,过来拉住杜峰的另外一边胳膊与小雪一起将杜峰拉到饭厅。

    珍姐将最后一道菜放到桌子上,将手在围裙上抹了抹,这才坐下。

    “快过来坐下吃饭了吧!”

    杜峰强打精神,微笑着坐到珍姐的旁边,这个简单的动作自然迎得了小雪的赞成,她倒是识趣,硬是夹在燕子跟肖婉婷中间坐下,而肖婉婷自然就坐到了杜峰的另外一边了。

    看到杜峰今天居然挨着自己坐了下来,这让珍姐不禁有点奇怪起来,不过内心的惊喜和忐忑却是免不了的,往肖婉婷那边看了一眼,好像后者也没有什么不高兴,这才安心的坐了下来,这个时候她觉得特别的幸福和满足。

    珍姐帮大家每人倒了一满杯酒,还没说话,肖婉婷已经呵呵笑了起来:“表哥,你可真有福气啊,看,珍姐对你多好啊,一桌的好菜可全是为你而做的啊!”

    珍姐俏脸微红,赶紧嗔道:“婉婷妹妹这话可就不对了,好像平时我就没有给你们做好吃的?再说了,今天不也是为大家做的吗?”

    肖婉婷虽然天生羞涩,但此时却大方的继续打趣道:“珍姐,你就别再此地无银三百两了,你的心思你知我知燕姐知,天知地知表哥知,呵呵,小雪也是知道的,对吧?”

    小雪这丫头可不管珍姐是她妈,关键时候居然临阵倒戈了,连连点头称是,气得珍姐真想过去揍她一顿,太失败了,养个女儿还没长大就胳膊向外拐了。

    燕子这个时候也不忘了出来证实一下,非常诚实的道:“婷妹说得还真不错,虽然珍姐平时也给我们做好吃的,可今天的菜怎么好像全是哥哥一个人喜欢吃的呢?”

    看到现场除了杜峰没有火上加油之外,大家居然一致把枪口指向自己了,虽然知道这只是大家善意的玩笑,但珍姐也知众怒难犯,也知大势已去,脸羞得更红了,尴尬的抓起酒杯道:“大家来喝酒,喝酒,吃菜吃菜!”

    猛的喝了一口,才发觉酒杯中并不是饮料,而是一瓶阵年红酒,珍姐皱着眉头咳个不停,杜峰赶紧拍着她的后背帮她顺气。

    总算是停下来了,不过其它三女却早就笑成了一团。

    对于小雪这个小叛徒,杜峰也是颇感无奈的,除了狠狠的瞪她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杜峰举起酒杯,站了起来,看到珍姐奇怪的盯着自己,杜峰缓缓开口道:“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让我们祝——”

    “对对对,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因为我公司上周接了一单大生意,所以今天一定要庆祝一下!”没想到杜峰的话还没说完,珍姐已经匆忙站了起来,不但打断了他的话,更是委屈的看了杜峰一眼,那神色中的乞求意味让杜峰半天才明白过来。

    “对对,让我们干杯!”

    杜峰既然回过神来了,自然要与珍姐好好配合一番了,燕子跟肖婉婷肯定是不会明白这其中的猫腻的。

    大家喝了一杯坐下,珍姐感激的向杜峰点了点头,而杜峰则嘴唇微动,一股细微的声音清晰的传到珍姐的耳朵里。

    “珍姐,祝你生日快乐!”

    珍姐大吃一惊,慌忙向燕子跟肖婉婷望去,却看到两人似乎并没有听到杜峰的话,正要怀疑刚才是不是耳朵听错了,没想到杜峰却笑着向自己点了点头,耳朵里又传来了杜峰的声音。

    “别到处看了,我说的话就你能听到,呵呵!”

    这次珍姐虽然奇怪,却并没有深究下去了,满脸羞红的点了点头。

    她现在也是36岁的人了,虽然风韵不输二十多岁的女孩子,而且更是凭空比一般的女孩子多了那么一股成熟的性感和诱惑,但当着肖婉婷和燕子,甚至是小雪,珍姐都会不由自主的感觉到自卑,所以她并不愿意让自己的年龄搞得路人皆知。

    对于杜峰的理解,珍姐确实是非常感激的,不过内心深处却有一点微微的失落,因为虽然好几次自己都险些被杜峰吃了,但直到现在自己却依然没能如愿以偿,她从来就没打算要跟杜峰有什么结果,她只想做个杜峰的地下情人,在杜峰有空的时候能抽点时间陪陪自己,让自己的生活不再那么无聊和空虚,让她享受到一个女人该享受却从没享受到的快乐!

    几杯酒下肚,杜峰的心情也慢慢变得难过起来,她无法忘记小欣醒来时对自己的那种陌生的眼神,更忘不了小欣将自己脖子上那块玉佩摔坏时的决绝,虽然玉佩自己已经修补好了,但心内的伤却完全没有一点好转。

    都说举怀消愁愁更愁,这话不假,杜峰现在就觉得很发愁,他想要找醉,可在这种场合下他却无法完全的将自己放开,所以他难以找醉,所以到了后面杜峰虽然红酒一杯接着一杯,但两瓶红酒下去,自己才刚刚有那么一点醉意的时候,珍姐却坚决不再给自己开酒了。

    看到几女一起紧张兮兮的盯着自己,杜峰才猛然发觉自己刚才已经完全将心底的秘密泄露出来了,微微一笑道:“你们这是怎么了?都盯着我干嘛?我这不是因为珍姐这酒好喝,而我今天又正好心情高兴,所以想多喝几杯嘛,看你们那紧张样子,难道这么不相信我的酒量?”

    没想到杜峰的玩笑不但没有将现场的冷场状态解开,反而让几女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表哥,你怎么了?”肖婉婷终于还是低声的问出声来。

    “我没事,真的,别担心,快吃饭吧,你们中午饭都还没吃呢!”杜峰摸了摸肖婉婷的脑袋,笑着道。

    肖婉婷几次欲言又止,终于还是低头开始吃饭,但连续好几次都是拿着筷子并没夹着什么东西就空空的送到嘴里,偶尔放点菜到嘴里却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吃的什么。

    “我吃好了,你们继续吃吧,我去抽根烟!”

    杜峰走到一边的阳台上,点燃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却咳了起来,往常香醇的中华,现在抽在嘴里却满是苦涩。

    听到杜峰的咳嗽,几女一起站了起来,却互相看了一眼,又默默的坐了下来。

    吃过晚饭,珍姐去刷碗,几女坐在客厅一个个都闷声不吭,杜峰走过来坐下,也不说话,就一支接着一支的抽烟,现在他脑子里自己都觉得昏昏沉沉的,就感觉到心里闷得慌,他想要大声的发泄出来。

    “哥哥——”燕子坐到杜峰的身边,将脑袋放到杜峰的膝盖上,弱弱的叫了一声,却再也说不出什么话来,就那么躺在杜峰的怀里,努力的让眼泪不流出来。她从来没有见过杜峰这个样子,所以她现在很害怕,很担心,因为在这个世界上真正关心她的人,真正她在乎的人似乎也只有杜峰了。

    拍拍燕子的脑袋,杜峰什么话也没说,任燕子的胸脯放在自己的大腿上,现在他没有一点**,有的只是怜惜。

    肖婉婷最是了解杜峰,而杜峰这种状态她也不是第一次看到了,不管是曹灵当初的离开,还是姨父的去世,对杜峰的打击都不亚于这一次,虽然她能猜得出来杜峰的感情上出了问题,但她是聪明的女人,自然不会穷追其根的去了解这些与她并没有多大关系,却容易伤害到杜峰的事情。她也知道,现在这种状态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化解,而做为杜峰的女人,最该做的也只是默默的守候和无声的关怀。

    小雪看到燕子扑到杜峰的怀里,似乎有点不开心,不过转眼却又将皱起的眉头放松下来,跑到一边给杜峰倒来一杯茶,没想到自己自以为很有味道的一件事却让杜峰有点惊讶。

    接过小雪的茶,杜峰轻轻的抿了一口,刚想放下,没想到小雪就那么站在他的面前,委屈的样子让他实在受不了,干脆一口饮得干干净净,这才放下杯子。

    虽然小雪的脸色变好了,但杜峰却再也呆不下去了,直接将燕子叫起来坐下,自己钻进了厨房,小雪本来想追上去,但想想今天是妈妈的生日,所以也就罢了,而燕子跟肖婉婷却只是理解的互相看了一眼。

    看到杜峰走进来,珍姐的手轻轻颤了一下,还好,碗没有摔下去。

    “你跑这里来干嘛?快点出去吧,厨房不是你们男人该呆的地方,以后也别老是进来了!”珍姐今天似乎变了个人似的,连人都变得特别有传统女性特有的温柔贤淑了。

    “对不起,我又忘了给你带礼物,不过你放心,终有一天,我会补上的!”杜峰暗暗在心里打定主意,看来自己得加快进展了,刚才珍姐在酒桌上不让把她过生日的事情说出来,杜峰终于明白珍姐其实一直以来就担负着太多的顾虑和忧愁,只是自己却一直没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