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珍姐好像听懂了杜峰的话,深深的看了杜峰一眼,郑重的道:“嗯,我会等到那一天的!”

    珍姐的郑重,让杜峰感觉到了责任和希望,更让他感觉到了那种母性的爱,他突然发现其实有这么一个女人爱着是一种幸福,虽然没有那种跟小雪在一起的刺激,但却会凭空多出一种别样的感觉,是禁忌?还是成就?他不知道。

    看看时间都快九点了,杜峰站起身来,家里虽然温暖,但却有点闷得慌,所以他想要出去走走,或许找个酒吧是个不错的选择,今天自己不是一直想大醉一场吗?说不定真的醉后再醒来,就忘了小欣的事了,或许就真的不再这么难过了。

    “我出去走走!”

    杜峰丢下这句话就出去了,而几女却互相面面相嘘。

    “你们早点睡,我去跟着他,否则我不放心!”珍姐说这句话的时候,有点羞涩,却异常的勇敢。

    走出小区,深吸了几口气,虽然夜风吹过来仍然有丝丝凉意,但杜峰还是感觉到比刚才舒服多了,至少对着夜空,心里不再像刚才那么堵了。

    既然准备买醉,当然要选个好酒吧,虽然附近酒吧也不少,但最终杜峰却还是鬼使神差的打着车跑到了那家“一夜欢”酒吧。

    现在正是酒吧生意红火的时候,所以当杜峰仍然选择一个角落坐下的时候,再不像上次那样,一列一列的小姐排队过来勾搭自己了,这也正应了那句放叫什么来着?哦,对了,有奶便是娘!到这里来的女人都有这种觉悟,忙时应该敬业的卖笑赚钱,而闲时才是泡男人的时候。不过虽然现在没有小姐空闲下来,但促销小姐却还是热情的走过来一个。

    促销小姐傍着杜峰坐了下来,将手伸到杜峰的大腿上,嗲声嗲气的道:“帅哥,喝什么酒啊?请妹妹我喝一杯吧!”

    不知道是不是杜峰的错觉,反正他就觉得这些个酒吧的促销小姐动作都一致的规范,又一致的诱惑和勾人,其实想要卖酒不卖身,不单单要靠高超的促销手段,而更多的则是要了解男人的需要,却又要懂得如何满足男人的需要,却又要在最适当的时候收手。

    对于女人来说,杜峰现在绝对不缺,所以他自然不会有兴趣吃这种女人的豆腐,也不要说他现在没有这种心情,更不用说他一直也就没有这种习惯。

    轻轻的将促销小姐的手从大腿上推了下去,杜峰面无表情的道:“来一瓶好一点的白酒,再来几打啤酒!”

    虽然杜峰拒绝了她的“好意诱惑”,但看到杜峰如此的大方,促销小姐一点也没有因此不高兴,反而有点欣赏起杜峰,不过心里也是准备狠狠的宰杜峰一顿,不是好一点的白酒吗?我就给你来一瓶好一点的,人头马算好吧?XO也行。

    杜峰摆手将送酒过来准备顺便坐下的促销小姐挥手使开,二话不说,抱起那瓶包装精美的XO咕嘟咕嘟的当水就灌下去了,幸亏周围的人都没有注意到他,否则一定会暗骂杜峰败家仔,如此名贵的酒居然当水喝了,不过虽然旁人没有注意,一直在旁边留意着杜峰的那位促销小姐却看在眼里,不禁惊得张大了嘴。

    看来XO也并不咋的嘛,喝了咋还不醉?杜峰抿了抿嘴唇,抓住手中的空瓶子这才注意到居然喝了瓶传说中的XO,不过现在的杜峰自然不会因此而肉痛不已了,但却也在心里暗骂自己的堕落,自己以前可是很少来这种地方啊,今天这是怎么了?

    虽然没有刻意的运功抵抗,但由于体质特殊的原因,杜峰在家喝了两瓶红酒,来这里又直接如此猛烈的喝了瓶洋酒,居然似乎一点也没有醉意,不知道是这酒劲还没有上来还是杜峰真的酒量猛增了。

    苦笑着摇了摇头,又打开一瓶啤酒灌掉,杜峰这才转头到处搜索起来,有时候酒量太好,也不一定是好事啊!特别是现在杜峰这种想要买醉的时候,就会特别恨自己,你说要是酒量没有这么好,早醉了该多好?

    转了一圈,杜峰才将目光收回来,确信四周没有什么熟悉的身影,想起上次自己就是在这里**了一个不知道姓名更不知道长相的女人,杜峰就暗叹造化弄人。

    随着曹灵的离开,父亲的逝世,杜峰就开始特别的在乎起身边的人来,就算远在神龙山庄总部他也依然会时常挂念那些朋友和亲人。但自己一直以来就怜爱有加的小欣却又要离自己而去了,而这种离开却是自己一身造就的,而且是明知道结局还必须造就的,每每想到这里杜峰就感觉特别的苦涩,深深的感觉到生活的无奈和残酷,而内心深处却更加郁闷,他好想要发泄,好想要倾诉,可他不知道找谁倾诉这些,他甚至不愿意将这些事情讲给珍姐与燕子们知道。

    酒吧除了新换了一批小姐之外,似乎什么都没有变,包括这首曲子都是那么的耳熟能详,喊麦的小妞依然在卖力的尖叫着,台上的两个艳舞女郎也正努力的搔首弄姿的做出各种诱惑而暖昧的动作,有点狂野又有点故露含蓄,正是这种狂野中夹着的含蓄更让台下的人群一起疯狂的摇了起来,而且透过昏暗错驳的灯光,杜峰能清楚的看到一些胆大的男女在人群的掩护下做着一些让人血脉喷张的小动作。

    不知道今天晚上有没有艳遇?杜峰自己一边想,一边喝酒,没想到想法才刚刚落定,就感觉到一阵香风传了过来,而且一个熟悉的性感美女就真的施施然走过来了。

    “我陪你喝好吗?”

    杜峰点点头道:“当然可以!”

    珍姐稳稳的坐到杜峰对面,一句也没问,就那么大方的脱去外衣,露出里面那件低胸的黑色毛衣,再抓起一听啤酒狠狠的灌了下去,虽然是皱着眉头喝的,但喝完以后却对着杜峰优雅的一笑。

    杜峰暗吸了口气,看不出来珍姐在家的时候是个贤妻良母型,在外人面前却是如此的高贵、优雅而又性感诱惑。

    “你怎么来了?”杜峰跟珍姐干了一听,微笑着问,这个时候,他觉得突然有了依靠,好像是受了委屈的孩子终于找到了母亲,他有一种强烈的想要倾诉的冲动。

    “我是跟着你出来的,我就想来听你讲故事,然后陪你喝醉!”可能是一直以来在杜峰的面前,珍姐都是扮演的一个贤妻良母性的女人,而现在所表现出来的睿智和聪慧让杜峰眼前一亮,美女人人喜欢,而睿智而又聪慧,却偏偏体贴细心的女人更是受人欢迎。

    “你真的想要听我讲故事吗?”杜峰有点激动,终于可以将心底的一些秘密拿出来与人分享,他有一种解脱前的渴望和冲动。

    “我愿意,而且我愿意一辈子都听你讲故事!”勇敢的与杜峰对视,其话语后面的意思不言而喻,杜峰自然能听得明白,所以他现在有一种冲动,有一种想要过去抱住珍姐,然后将头深埋在她胸前痛哭一阵的冲动。

    酒吧里面的节目已经表演完了,所以此时该走的已经走了,而该干坏事的男女双双进入二层包间,留在一楼的人大多是情侣或是一些准备来这里泡男人或是泡女人的男女了,一曲《回家》的舞曲慢慢飘散在大家耳边,这让一些别有用心的人都纷纷涌入舞池。

    “我们先跳支舞好不好?然后我一边给你讲!”杜峰试探的道。

    “当然,如果你邀请我的话,我是不会拒绝的!”

    虽然心里欣喜得无以复加,不过表面上珍姐却依然是那一副荣辱不惊的高贵样子,而这种样子却让杜峰突然有一种想要征服的**,所以刚刚才进入舞池,杜峰就趁机在珍姐的后腰上轻轻的抚摸了一把,这当然不是普通的抚摸了,而是一边抚摸一边输进一股活泼的阳气到珍姐的身体内,让它们在她各处关键而敏感的穴道内来回的流窜。

    “啊!”

    看到珍姐终于红着脸呻吟了一句,杜峰这才收回阳气,一边得意洋洋的开始跳舞,而珍姐则是有点失落的瞪了杜峰一眼。

    珍姐没有想到杜峰舞居然跳得这么好,杜峰也没有想到自己现在能将舞跳成这样,其实这一切都是他神功大成后带来的好处,现在如果他要想学什么东西,那速度绝对是惊人的,而这种远不及医学知识复杂的舞步杜峰自然早就领悟了,而跳舞最需要的气质他更不缺少。

    感觉到杜峰轻搂着自己后腰的手居然不再使坏,反而是整个人都正正经经的与自己跳起舞来,虽然有点失落,但珍姐还是非常配合的与杜峰一起跳了起来,其实他们不知道,看到他们如此悠闲的踱着舞步,却将节奏踩得极准,而那种从舞步中流露出来的恩爱和谐更是一般人所不能达到的程度,所有的人都不禁暗暗佩服,特别是两人郎才女貌的般配更是让许多人嫉妒和羡慕不已。

    杜峰一边跳舞一边开始讲解起自己的事情来,从小时候的聪明调皮到与肖婉婷的青梅竹马;从自己对曹灵的情深意重到后者的绝情抛弃;从父亲的去世到后来弱智的小欣……

    讲到后来,可能是因为跳舞确实能舒缓人的精神压力和促进情感释放,杜峰只是声音越来越低沉,精神越来越担心和悲伤,整个人居然并没有如两人预想中的那样痛苦失声。而珍姐就不行了,作为一个女人,听到杜峰如此多的曲折经历,早就被感染得眼圈红红的了。

    “来,我们喝酒吧,别哭了!”

    看到情况居然发生了颠倒,本来应该充当救火队员的珍姐居然开始落泪,这让历来见不得女人哭涕的杜峰好气又好笑,不过这个时候他可不敢对珍姐凶,虽然现在由于倾诉过了心里变得轻松舒服多了,但他还明白一个事实,那就是珍姐可是在为她伤心落泪。

    “对,我可是来听故事,陪你买醉的,怎么搞得现在还让你来安慰我了!?”珍姐可能也感觉到不对劲了,看到杜峰郁闷的样子,她擦干眼泪开始笑了起来,一边却抑着脖子与杜峰又对干了一听。

    “你不会真的要陪我一起喝醉吧?”

    又叫了两打啤酒,杜峰好意提醒珍姐道。

    “我的第一个任务都完成了,现在就剩下这第二个任务了,珍姐虽然不是男子汉大丈夫,但既然说了要陪你一起喝醉,怎么可以中途说话不算数啊!”

    虽然珍姐现在真的已经有几分醉意了,但满脸含春的盯着杜峰,她却还能保持着清醒的状态和通顺的语言。

    “你就不怕?”杜峰突然笑了起来,而且心中真的开始花花的动起脑筋来。

    将脑袋伸到杜峰面前,珍姐痴痴的笑起来:“我怕?我怕什么?”

    杜峰忽然亲了珍姐一口,趁珍姐愣神的那一瞬间早就将头缩了回去。

    “不怕我趁你醉了就在这里开个房间吃了你?”杜峰抿了抿嘴唇,那样子真的有点像大灰狼遇到小绵羊。

    虽然羞红了脸,但珍姐却依然保持着那个动作,头也没有半点要缩回去的意思,而是勇敢的对着杜峰道:“好,这可是你说的,嘿嘿,今天你要不敢吃了我,你就不是男人!”

    珍姐大着胆子激了杜峰一句,心里却有点担心他生气,不过她可是历经商场这么多年了,所以表面上看起来似乎真的只是喝醉了酒说的疯话。

    杜峰本来就没有珍姐醉得厉害,自然也明白她打的什么主意,不过男人就是这样,明知道是激将法却往往会硬着头皮上,当然现在珍姐不用这个激将法杜峰也是打定主意今天晚上要真的吃了这个早就想下口却一直没有机会没有胆量张嘴吃下去的女人,所以听了珍姐的话,杜峰的心里是真的乐开了花了。

    “那我今天就男人一回给你看看!哼!”故意气哼了一声,杜峰又抓起两听啤酒分别打开,道:“来,干了!”

    等珍姐鼓起劲将一听啤酒喝下去,杜峰早就叫来一边的服务员。

    “帮我订间房!”杜峰扔出几张大团结给服务员,那小子扑颠扑颠的就去帮杜峰订房去了,而且飞快将房间钥匙送了回来。

    看到杜峰真的订了房间,虽然羞喜异常,但珍姐却还是禁不住心里卟通卟通的跳个不停,但在忐忑之中却又充满了苦等而来的激动和期待。

    看到珍姐的表情,杜峰嘿嘿笑道:“怎么?怕了吧?如果怕了可要早点说哦,趁你现在还没有醉倒,还有机会反悔,否则一会儿真的喝醉了,我可就真会吃了你了!”

    “我才不会反悔!就怕你没那个胆子!”珍姐虽然羞红着脸,但面对杜峰的调戏却还是敢勇敢的迎对上来。

    嘎嘎,不怕你反悔,你就是想反悔,今天我也非吃了你不可!

    杜峰一边嘀咕一边坐到珍姐身边,扶着珍姐的腰将珍姐的头抱在自己怀里,轻声道:“你真的不会悔!”

    珍姐蚊声道:“嗯!”这个时候,她真的羞涩得像是18岁的小姑娘,而这种羞涩也正是杜峰比较喜欢的。

    “我头晕,我喝醉了!”珍姐突然扶着自己的头,将手也反将杜峰抱住,就那么侧躺在杜峰怀里,现在她真的觉得很安心,很幸福。

    虽然明知道珍姐是装出来的醉态,杜峰还是很配合的道:“哦,醉了是吧?那我们就不要喝了,我扶你回房休息吧!”

    将服务员叫过来结算了一下,虽然看到价单上的数字有点吓人,不过杜峰还是毫不犹豫的刷卡买单,然后横抱着珍姐,在一名女服务员的带领下上了二层的一个贵宾间。

    “哦,你下去吧!”看到服务小姐虽然帮自己将房门打开了,却还愣愣的盯着自己这对俊男靓女看,杜峰可不耐烦了,**一刻值千金呢。

    看来这里的条件还是不错的,一张异常宽大的席梦思床就安放在一面墙下面,几乎占了整个房间的三分之一,更夸张的是床头居然还嵌着一面巨大的镜子,而这个镜子虽然看起来是完好的,却又真正的被分成了若干个小的镜子,这样一来如果一对男女在床上干什么好事,就可以清楚的在镜子上映出无数个同样的画面。

    看来这酒吧老板还是相当有心思的,不但订做了足够容纳6人一起睡觉的大床,还用上了这种让人拍然叫好的玻璃镜子。

    杜峰能想到这些,珍姐当然也能想到这些,所以一看到这面镜子,两人的脸色都露出些许不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