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这墙壁或许是老板特意如此设计的,隔壁的一对男女的呻吟声居然清晰的传到杜峰跟珍姐的耳朵中,房间里面的气氛瞬间变得异常的暖昧。

    “我先去洗澡!”

    看到珍姐羞红着脸跑进浴室,杜峰开始施展开精神力对房间进行全方位的检查,他可不想自己与珍姐的好事明天就上了黄色网站或者被人制作成A片让更多的人欣赏。

    当然在扫视的过程中,难免让杜峰看到了两个喷血的场面,暗暗感叹现在如此多的男女都爱上**,杜峰却并没有刻意将目光在隔壁的两对男女身上留下多久,包括浴室中羞红着脸正一边喃喃自语一边却笑着清洗着诱人身子的珍姐杜峰都没有多看几眼,因为对于他来讲,珍姐的身子再漂亮也要自己慢慢去发现,慢慢去开发,过早的知道除了会打破那种神秘感外,似乎没有任何好处。

    其实在浴室里面被水一冲,珍姐就一点醉意也没有了,这些年来虽然一直不大热衷于各种酒宴和应酬,但多年下来也难免将酒量练了出来。所以今天晚上虽然已经喝了不少酒,但她却还不至于这么轻易就被灌醉,否则还不早就被那些生意场上的男人们占足了便宜啊。

    虽然已经三十多岁了,但看到镜子中自己光滑玉洁的身子,珍姐还是不由自主的自豪了一把,美丽的女人多,但能像她保养得这么好的,到了三十多岁仍然与二十岁的小姑娘一样充满诱惑力的女人可不多。

    想想一会儿自己保守了十多年的身子就要被杜峰占有,珍姐不禁粉脸有点羞红,但更多的则是一种期待。女人,到了她这个年龄,如果说不想男人,那还真是骗人的,关键是如何坚守住自己的原则,而不至于为了**而变得放纵。

    其实女人跟男人一样,男人追求的是色而不淫,女人追求的是艳而不荡,当然,在这一点上珍姐无疑是做得相当好的。

    轻轻抚摸上自己丰满的胸部,珍姐幻想着杜峰一会儿将手抚上自己胸前的刺激,一种突如而至的快感让她差一点嗯出声来,而一股**却由小腹下面开始如火一般的燃烧起来。看到镜子中自己陶醉的样子,珍姐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赶紧停下手上的动作,她没有想到自己现在竟然如此的痴迷杜峰了,仅仅是想一想,居然也能让自己十多年未曾稍动的芳心颤动起来,甚至表现出如此淫荡的一面。

    悄悄的往浴室的门口盯了一眼,没有人影,再移到门口将眼睛往门缝上张望了几眼,看到杜峰乖乖的坐在房间的床上痴痴傻笑,暗暗的拍拍胸口将一对玉峰震得乱颤。这门是她故意留了条缝的,她没想到平时色色的杜峰居然会如此的听话,虽然庆幸自己刚才的样子没有被杜峰看到,不过却也难免有些失望。

    将身子倚靠在关上的浴室门上,珍姐叹了口气,稍稍思考了一下,似乎下定了决心一般,走到一边飞快的开始冲洗起来,从屁股到大腿,从胸前到后背,一处都没有落下,异常的仔细和认真。

    杜峰坐在床上一点也不着急,嘿嘿,这种一边听着浴室中的水声,一边自个儿意淫的滋味还是蛮不错的,至少现在他就比较享受的。

    看到珍姐从浴室的走出来,杜峰结束意淫,却张大一双眼睛,他完全没有想到珍姐的一对**竟然是那么的大,平时咋看不出来呢?

    表妹、龙一、燕子、小雪、小欣这些丫头的胸部或多或少的都被杜峰摸过或看过了,相比之下杜峰知道龙一的发育算得上是壮观了,可现在跟珍姐比起来简直是小“乳”见大“乳”嘛!龙一的发育好可以说是她自幼练武的原因,那珍姐现在又怎么说?难道是小雪给吸大的?或是给她前夫给揉大的?

    想到这里,杜峰不禁有点嫉妒起小雪来了,更是从内心深处有一股子酸味涌出来,不过想想自己跟珍姐的年龄差距,杜峰又慢慢释然了,谁叫自己晚生那么多年呢?没办法!

    估计这也是酒吧设计好了的,珍姐只顾忙着洗澡却没有想到房间提供的睡衣居然是这种款式,而且最恼火的是没有提供内衣,所以现在她虽然穿着睡衣,实际上也跟没穿睡衣差不了多少,可能还比光着身子更添了几分诱惑力,毕竟男人都喜欢神秘感嘛,虽然睡衣的上半部分异常的透明,但下面该遮住的地方总算是遮住了一半,可这一半却更加容易让男人发狂,看来遮与不遮,遮多少露多少确实是一门艺术啊!

    看到杜峰如此痴迷的盯着自己,珍姐虽然有点脸红,不过心里却还是挺高兴的,但高兴归高兴,女人的矜持还是要要的,所以红着脸嗔道:“你还不去洗澡去?”

    “哦,啊,马上去马上去!”

    杜峰这才回过神来,一边吞着口水继续在珍姐的身上进行着最后的扫描,一边却捂住鼻子,妈的,又流鼻血了!

    砰的关上房门,杜峰一边飞快的脱光衣服,一边紧张的处理自己鼻子的问题,终于处理好了,一边思考着呆会儿该如何享受珍姐这诱人的身子,一边反而慢慢的开始清洗起来,他不急,这可不比上次了,上次与谢雨婷在酒店尽管他洗澡的速度飞快,但最后却还是差了一步,不过那是因为套间里面房间多嘛,这次可不一样了,他完全不用担心珍姐会放他的鸽子,甚至还能感觉到珍姐似乎对于这一天也与自己有着同样的期待。

    看到杜峰走进浴室,珍姐赶紧坐到从桌上抽出几张纸开始擦拭起大腿来,刚才杜峰虽然只是用眼睛盯着在看,不过对于她来讲,那完全是**裸的将她视奸了一遍,而且那种刺激的快感似乎差一点就快让她达到快乐的顶峰,所以下面不由自主流出来的溪流简直是止也止不住。

    一边将纸巾放进一边的垃圾桶,一边偷眼往浴室门望去,还好,杜峰并没有这么快出来,珍姐这才松了口气。

    杜峰再一次将全身上下检查了一下,再到腋下摸了一把放在鼻子上闻了一下,确认身上已经干干净净了,这才准备穿衣服出来,没想到打开包装袋一看,除了一条短裤之外,居然连衣服都没有,不过这样也挺好,反正一会儿也要脱下来。

    浑身上下只穿一条短裤走出来,看到珍姐已经乖乖的躺在床上了,杜峰本来就已经挺立起来的下面又瞬间变得更加坚挺。

    看来珍姐是个挺细心的人,杜峰身体的一点点变化都没有逃过她的眼睛,本来就已经有点脸红的她现在更觉得脸上传来火辣辣的感觉,而再看到杜峰一身白里透红却又到处充满了力量的身体,芳心不禁将杜峰与自己的前夫相比较起来,很显然从她现在满眼含春的样子来看,杜峰绝对比她前夫优秀得多,至少在身体硬件上那是强得太多了。

    杜峰一步一步的走到床前,爬到珍姐的身上,将嘴唇慢慢的靠到珍姐的眼前,珍姐似乎也进入状态了,漂亮的眼睛已经慢慢闭上,而紧闭的香唇也变得微开,而且轻轻的颤动起来,看来等这一刻她真的等得太久了。

    没想到杜峰却只是在她的唇上短暂的来了个“蜻蜓点水”就一下子移了开去,珍姐正失望的准备睁开眼睛,没想到杜峰却将嘴凑到她的耳旁边,轻轻的含住她的耳垂,又细细的咬了一小口,珍姐张开嘴啊的呻吟了一声。

    “珍姐,你好香!”

    珍姐红着脸白了杜峰一眼,本来还环抱着杜峰的腰的手一下子握成了拳头在杜峰的后背上捶了两拳,可惜那是风声大雨点下,要不是因为忙着办事,杜峰甚至都准备让她就这么先给自己敲上一顿,那感觉太舒服了。

    “珍姐——”

    杜峰突然很认真的叫了一声。

    “嗯?”似乎听出了杜峰的口气相当严肃,珍姐将已经闭上的眼睛睁开,奇怪的盯着杜峰。

    “你真的愿意跟着我?”

    珍姐红着脸点了点头。

    “可我不能给你什么承诺。”

    杜峰觉得有必要给她讲清楚,对于未来,虽然有信心,但信心是一回事,保证却是另外一回事,他可以尽量去争取,却不能事先得知结果。

    “我知道。”虽然心里难免有些失落,但这种结果珍姐也早就预料到了,所以她看起来似乎一点也不意外。

    “那你不后悔?”

    杜峰奇怪的道,他现在有点感动又有点不能理解,女人不都是自私的吗?难道她愿意跟着自己,而又不求一点名份或是未来?

    珍姐这次没有用语言回答她,而是果断的将杜峰一把拉趴在自己身上,香唇一下子紧紧的堵住杜峰的嘴,而舌头却早就伸到杜峰的嘴里乱搅乱缠起来。

    杜峰睁大双眼,头脑一下子变得空白,胸前传来的刺激他已经慢慢能适应,但一向气质高雅的珍姐居然突然在他面前变得如此狂野和大胆,这让他多少有点不能适应,而且他更不能理解的是,虽然女儿都已经十七岁了,珍姐的吻技却是如此的生涩,好像是一个云英未嫁的黄花闺女一般。

    难道是她多年没有男人才变得这么狂野和迫不及待?难道是他原来的老公天生不吻她?

    杜峰此时其实没有时间去多考虑什么,因为一边紧紧的将杜峰抱住,珍姐右手却开始顺着杜峰的后背摸到裤头上,而且已经开始慢慢的往下扯了,天啦,俺短裤里面可是真空状态啊!

    感觉到杜峰已经配合的弓起身子,珍姐的左手也顺势放开,两只手合在一起,又加上杜峰的配合,所以短裤已经非常顺利的脱离了杜峰的身体,截止到现在,杜峰全身上下开始进入全裸状态。

    杜峰再次俯下身子,下面的棒子正好跟珍姐的下面也来了个亲蜜接触,到了现在珍姐反而突然变得羞涩起来,也不在像刚才那么主动了,身子抖了一下,开始红着脸闭上眼睛,而两只手更是紧紧的抓紧两边的床单。

    这个时候杜峰当然不会再客气下去了,这种事情还是得男人主动一点才行,所以他开始亲吻珍姐额头,再顺着额头向下,从脸庞滑落到脖子,珍姐虽然脖子都已经变得红了起来,但还是很配合的将脑袋转来转去,以便于杜峰更加方便的施展开手段。

    看得出来,脖子还是珍姐的敏感地带,因为每一次亲吻杜峰都能清楚的感觉到珍姐的身体的颤动和手上的用力。杜峰现在已经不仅仅局限在珍姐的脖子附近逞口舌之利了,他开始伸出一双魔手附上珍姐的大腿,而嘴唇已经慢慢移到珍姐胸口,用嘴唇拔开睡衣,直接一口咬住珍姐的一只肥大却又异常坚挺的**。

    “哦!”

    珍姐紧闭着的双眼瞬间张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从喉咙深处传出来的荡人呻吟让她不自禁的双手抱住杜峰的头使劲的按在自己胸前,而胸前被突然而至的疯狂快感刺激得拼命的往上顶来,两只异常肥大的**将杜峰的头和嘴唇几乎完全遮住了,搞得杜峰差点没回过气来,不过尽管如此,他却还是拼命的吸咬,因为这种感觉实在太爽了。

    一会儿功夫,珍姐不但开始哼哼的呻吟着进入了半晕迷的状态,更是两只脚紧紧的攀上杜峰的屁股,而身子更是时而放松,时而紧绷着如蛇一般的扭来扭去。

    杜峰慢慢的将嘴唇继续向下移动,找到睡衣的交接部位,用牙齿嘴嘴的咬住其中一根布带,用力往右边一拉,本就打着活结的腰带一下子被解开,杜峰再咬住睡衣的一边,往左边一掀,此时珍姐整个身体已经全部展现在杜峰的眼前。

    一股欲火直接冲上杜峰的股门,不过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泄火的时候,突然看到对面床头那张巨大的镜子,灵机一动,本来还在亲吻着珍姐的小腹部位的杜峰一下子停了下来,看到珍姐满眼含春的怨幽的盯着自己,那种欲语还休的表情让杜峰的自尊心得到空前的满足。

    “老婆,转过身,爬下!”

    杜峰这是第一次如此称呼珍姐,这不禁让珍姐忍不住满脸喜色,乖乖的转过身子,就那么跪爬在杜峰的身前。

    “啪”的一声脆响,杜峰一个巴掌打在珍姐的白嫩的屁股上,后者啊的一声叫起来,身子却不禁瞬间绷紧,头也一下子仰了起来,随着珍姐一头长发呼的一声瀑布般甩了过来,杜峰的嘴巴在她的屁股一边用力的亲了一口。

    “啊!”本来就被刚才突如其来的痛楚刺激得异样舒服的珍姐突然又被杜峰这么一收拾,不禁长长的呻吟出声,看到珍姐的表情,杜峰感叹,看来胡萝卜加大棒的理论不管在哪个行业都用得上啊!

    “老婆,看着镜子,看你现在好浪啊!”

    杜峰不怀好意的将嘴巴凑近珍姐的耳边诱惑道,珍姐果然下意识的往面前的镜子中一瞧,天啦,无数个自己相同的姿态却以不种角度展现在自己面前,珍姐一下子浑身颤抖起来,那是一种强烈的偷情和暴露的刺激感觉,仿费现在真的有无数的外人从不同的角度盯着自己,这让本就兴起的珍姐一下子羞得无地自容,但生理上却被刺激得更加兴奋了。

    “老婆,叫老公!”杜峰仍然不放过珍姐。

    “嗯——”珍姐将头点了点,却并没有叫出声,不管怎么样,让他叫一个比自己小了近十岁的男人叫老公,她总觉得有点怪怪的,如果在前面叫个“小”字说不定情况又会好不少。

    看到珍姐似乎不太听话,杜峰眼珠子一转,双手从两侧伸到前面,抓住那两个肉团狠狠的一捏。

    “啊!——老公!”

    珍姐才叫了一半,杜峰已经狠狠的直捣黄龙。在突入的那一瞬间,杜峰的眉头皱了一下,但随着宽大的外门进去,里面的道路却是越来越窄,杜峰的眼睛越来越亮,最后终于狂喜的大动了起来。

    难道?难道继龙一之后自己又遇到传说中的名器了?杜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但这几乎跟书上写的“田螺”一模一样啊,先大后小,先宽后窄。

    既然确定自己真的捡到宝了,杜峰当然不会客气,在山庄的石洞中他就看过这方面的书,此时自然不比以往仅凭着一股子士气冲刺了,而是加进了许多新学的招式,而这些招式也果然将珍姐刺激得娇声喘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