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杜峰没有想到珍姐叫起来会如此的疯狂,虽然自己尽量用嘴去堵了,但没有多大效果,好在隔壁也在做着同样的事,而且这里也没有什么摄像头之类的东西,杜峰没有办法,也只好由着她叫了。

    第三次将珍姐送上快乐的巅峰,杜峰也终于一泄如柱,两人紧紧的搂在一起,都不想把对方放松,两人安静下来,彼此都能听到对方的心跳声,珍姐满脸幸福的闭着双眼,这个时候她感觉自己离杜峰是那么的近,而且心里是那么的安宁和幸福。

    杜峰暗暗感觉了一下,似乎体内的功力又有了一些进步,其实神龙诀练到他现在这种程度,功力再增加是不太可能了,因为他都可以借用天地间的自然力量了,但在量的方面无法突破,在质的方面还是可以更加精进一些的。

    想想珍姐现在已经完全属于自己,杜峰还是颇为激动的,因为他完全没有想到珍姐居然会身藏千古名器“田螺”(关于田螺名器的事,大家可以到网上查阅,这里不便解释),而且他也没有想到跟已为人妇的珍姐**会那么的刺激和兴奋,想着身下的女人曾经是别人的老婆,杜峰倒没有因此不满,反而暗暗有一种跟别人老婆偷情般的快感。

    在外面干练高贵的珍姐在自己面前完全是一副小妻子的样子,而且还有一种姐弟般的,或是母子般的亲情在杜峰的心头荡漾,这又让他不由自主的产生一种禁忌般的快感。

    而平时高贵典雅的珍姐在床上却完全是另外一副形象,那种狂野,那种疯狂,那种声嘶力竭般的**声都时时刻刻刺激着杜峰的神经,虽然现在已经风平浪静,但想想珍姐刚才的样子,杜峰还是忍不住动容。

    “老公——”珍姐终于睁开了双眼,虽然酥胸犹自起伏弹跳不己,显然**还没从她身体中消退。

    看到珍姐如此配合的称呼自己,杜峰含笑的吻了她的额头一下。

    珍姐此时完全是一副小女儿情态,哪里像是一个三十六岁的女人,完全与小雪不相上下,当然小雪那是魔女,而珍姐却是个乖乖女。

    “我以后在人后就叫你老公,在人前就叫你弟弟好不好?”珍姐笑着亲了杜峰一口。

    “当然好了,这样我们就既是夫妻又是姐弟了,嘿嘿!”杜峰嘿嘿直笑,挺聪明的女人嘛,知道我们男人心里都有这种比较YD的想法,知道配合自己。

    可能是猜到杜峰心里想的什么,珍姐小脸有点微红,不过却没有再说什么,搂着杜峰的腰似乎更紧了。

    “哦,我们——你,你今天是不是安全期?”杜峰突然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身子赶紧要起来,其实现在抽身起来又有什么用呢。

    感觉到杜峰的挣扎,珍姐一点也没有放松的意思,就那么紧紧的搂着杜峰,有点怨幽的道:“放心吧,我是在安全期——你不想我给你生个孩子吗?”

    杜峰笑道:“你不是有小雪了嘛,我是无所谓了,只要你不怕,呵呵!”

    珍姐这才松了口气,道:“小雪她——我,我当然不怕了,只要你愿意,人家也想做妈妈的。”

    说到后来,珍姐的声音越来越低了,而且很明显这句话有点问题,至少不怎么连贯嘛,而且典型的是欲言又止嘛。

    不过杜峰却并没有注意到这些,捏了捏珍姐的鼻子,心疼地道:“我舍不得你吃苦,呵呵,有没有孩子不是一样的吗?一个小雪你都够呛了,再生一个,你不得被烦死啊!?”

    “我——我不怕吃苦,我愿意给你生个孩子!”珍姐急忙道,几乎要哭出来了,看来如果杜峰真的不愿意让她生个孩子,她心里一定会伤心难过。

    杜峰看她这副样子,赶紧举手道:“停,我最怕女人哭了,这一点你得记清楚啊,以后千万别对我哭,否则我头痛到要死的!”

    “我——”虽然珍姐没有哭,不过那样子却跟哭差不了多远,杜峰怕了,举起双手投降:“算了,我怕了你了,你要想生就生个吧,呵呵!不过不是现在,得过一段时间,而且你也知道,我现在好像感情债挺多的,还不知道未来咋样!”

    看到杜峰突然有点郁闷起来,珍姐感激于杜峰答应了自己的要求,紧紧的搂住杜峰的头,死死按在自己胸前,真的像是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拍拍杜峰的后背。

    这让杜峰突然感觉到一种温暖和家的感觉,他知道这种感觉在其它女人身上肯定是不会找到的,所以也倍感欣慰,甚至对自己现在能拥有珍姐而发自肺腑的感到幸福。

    “放心吧,我不会要求你什么的,我也知道我的条件是不能跟燕子或婉婷妹妹相比的,只要你不嫌弃我,我愿意一辈子当你的地下情人,给你生个孩子帮你养大!对外,我就是你的姐姐,你在外面受了委屈,就来找我吧!”

    “那怎么行?”杜峰现在是真的特别感动,他没想到珍姐居然会如此的体谅自己,如此的牺牲自己,这更让他觉得有点惭愧,一个男人同时爱上几个女人,不管是不是真爱,不爱如何的承诺,但有一个事实却是没法改变,那就是不论你对每个女人多么的好,不论你是多么的在感情上保证公平,但在时间上你永远会亏欠她们,而且是每一个人。

    杜峰一下子从珍姐的身上抽身坐了起来,靠在床头,将珍姐也拉了过来,搂在怀里,激动的道:“你放心,我杜峰虽然现在还没有什么资格说娶你们每一个人,但我想终会有那么一天的,至少我现在可以答应你的就是,不论如何,只要是我的女人,我一个都不会放弃,而且彼此都是一样的,公平的,对待你们的爱我也会尽量做到公平!甚至,将来的某一天,我还可能会答应你们,分别娶你们!”

    听到杜峰的话,珍姐没有道理不激动,不过激动归激动,高兴归高兴,事实上的担忧却还是免不了的,无奈的道:“你就别勉强了,现在的法律怎么会允许你一个男人娶几个老婆啊?哎,你就别为难了,反正你放心,我这辈子都跟定你了,而且我不会问你要什么名份,我上一段感情就是因为没有爱,所以没有坚持多久,现在我才明白,其实真爱才是最重要的,结婚这些虽然对一个女人来说比较重要,但如果有真爱,就算不结婚,一样会很幸福的!”

    “你别说了,我决定的事情我就一定会办到!”杜峰打断珍姐的话,有点强势的拍板,珍姐还想再说什么,但看了杜峰现在决绝的样子却突然觉得眼前这个男人虽然比自己下了近十岁,但却是那样的让自己感觉到安全和信服。

    “好了,我们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了!”杜峰笑着在珍姐的小嘴上亲了一口。

    “老公。”

    “嗯。”

    “你,你会不会觉得我刚才好浪啊?”珍姐突然紧张的盯着杜峰问。

    “我不觉得啊!”杜峰的样子一看就知道言不由衷,这一点珍姐当然能看得出来,不禁马上就要哭起来:“老公,我——我——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就叫得那么大声了!”

    杜峰几乎晕倒,这女人也太那个了吧?

    “你别哭啊!你浪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你怎么倒还哭上了?”杜峰皱着眉头道。

    珍姐依然不相信的道:“你骗我,男人都怕自己的老婆太浪,而且我是离过婚的人,你一定以为我以前也这么浪,我,我——”

    看到珍姐真的快要哭起来了,杜峰赶紧解释道:“你先别哭,你听我说,谁告诉你说男人都怕自己的老婆浪啊?我就喜欢老婆你浪一点,想想你在外面公司是多么高贵啊,在老公身下却那么浪,你说老公是不是会感觉特别有成就感?所以啊你就别担心这一点了,男人都喜欢自己的老婆在家浪,在外面纯洁一点!”

    “可我,我离过婚——”

    杜峰直接打断珍姐的话,他虽然不介意珍姐的过去,但这种事情说出来还是难免会有点不舒服的。

    “你怎么老是这么想啊,再这么想我可真要不高兴了,你都离婚这么多年了,干嘛老是提过去的事啊,记住,老公不在乎你的过去,但也不愿意老听到你提过去,明白吗?”

    杜峰抓住珍姐的双肩都解释得这么清楚了,而且是表情严肃的表述的,如果这样珍姐还不明白,那就奇怪了。

    “嗯,我知道了,谢谢老公!”从杜峰的眼睛里,珍姐没有看到一点虚假的成份,所以现在她才真的放下了心,而且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侍候好杜峰。

    看到珍姐胸前的两座山峰,杜峰不禁又伸出魔手盖了上去,可惜他的手根本就没有那么大,虽然已经尽力张开五指了,却依然只是抓住了三分之一的面积,这让杜峰本就没有彻底放松的某个部位又瞬间雄风再振。

    屁股碰到杜峰的下面,珍姐的脸又开始变得红了起来,将手从自己大腿根部伸下去,抓住杜峰小兄弟的时候一下子又缩了回去,不过仅隔了几秒钟,她终于又将手伸了过去,这次虽然手还是轻轻颤了一下,却没有再像刚才那样放开了。

    “嘘!”杜峰缩起脖子吸了口气,妈的,这太刺激了吧,手上的力道不禁加大了不少。

    “啊!”

    珍姐果然很敏感,居然又高叫了起来,不过刚刚叫出声又马上将那只握着杜峰小兄弟的左手缩了回来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完全没有注意此时左手已经差不多湿了,等到一股腥味传来,才明白,赶紧又把手移开,这次却再也不敢将手顺着大腿伸进去了。

    杜峰左手搂着珍姐,右手在珍姐的胸前恣意的玩弄,而珍姐的右手搂着杜峰的后背,左手却仅仅的抓住一边的床单,虽然已经尽力的在忍了,但时不时的还是会从她口中传出一阵诱人的呻吟。

    感觉到怀里的珍姐已经快要到达崩溃的边缘,杜峰开始收手了,精通中医医理的他自然明白这种事情虽然能激起女性的生理**,但多做却一样会让她们亏损,所以尽管他心里真的想再好好爱珍姐一次,但为了她的健康,他还是忍了。

    突然间觉得杜峰的手离开了自己胸前,那股强烈的快感似乎也慢慢有消退的迹像,珍姐睁开双眼有些失望的盯着杜峰道:“老公,怎么了?”

    “没怎么啊,看你这么累了,今天晚上就放过你,不过下次有机会的时候,嘿嘿,我们再一起出来开房好不好?”杜峰色色的道,想想家里的小雪,看来以后想要偷香还真的只能出来开房间了,不过你还别说,这种感觉还真是爽歪歪了,正宗的偷情戏嘛。

    珍姐当然不会死抓住杜峰不放,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女人天生就多疑,杜峰如此的拒绝本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她却总是有点患得患失。

    “老公,我想送你件东西。”珍姐似乎考虑了好久,终于下定决心对着杜峰道,那样子相当神秘。

    “今天是你的生日,我都还没有送礼物给你呢,你又要搞什么明堂啊?”

    珍姐幸福的道:“老公,你今天送给了我一件最好的礼物,那就是你自己啊,你知不知道,这件礼物老婆好喜欢,而且我今天真的好高兴!”

    杜峰不张着双眼,不会吧?难道我这么吃香了,随便送送都可以?不过这种礼我还是挺愿意送的!

    “既然你喜欢,那我以后就经常送吧,嘿嘿!”杜峰笑起来的样子要多淫荡有多淫荡。

    珍姐将嘴巴凑近杜峰耳边嘀咕了两句。

    “不行,不行,不行!”杜峰连连摇头,开玩笑,咋还想玩起后门来了,不过这事情虽然有点变态,但却是相当吸引人啊!

    看到杜峰居然摇头不同意,珍姐急了,红着眼睛盯着杜峰道:“老公,你还嫌弃我吗?我那里刚才洗干净了的,而且我保证那里绝对没被别人碰过一下!而且我也只有这里才是干净的了,我想把它送给你!”

    杜峰苦笑起来,妈的,事情咋变成现在这样了,现在还真的为难了,不干吧说我嫌弃她,干嘛,这事咋总觉得这么别扭。

    “老婆,我不是嫌弃你,我刚才都说过了,过去的事情就让她过去吧!只是,这种事情我从没干过,而且我现在也不想做这种事情,等以后我们有感觉了,想做的时候再做好不好?”杜峰嘴上说不想,其实心里早把自己骂了个狗血淋头:虚伪啊!假正经啊!

    珍姐半信半疑道:“我也没干过这种事,不过不是说男人都喜欢这个吗?你不会是骗我的吧?”

    杜峰翻身将珍姐压在身下,直接吻住她的小嘴,没办法解释了,直接给你动真格吧,只要一会儿给她渡点阳气,应该会将她今天的损失补回来吧!

    两人再次疯狂的大战一场,一时娇喘连连,春色无边,个中情形,各位看官自己YY一下吧!

    风停雨歇之后,杜峰将珍姐抱在怀里,激动的道:“老婆,你真是我的宝贝!”

    “嗯,我永远都是你的宝贝,从今以后,我就是你一个人的宝贝!”珍姐满足的倚在杜峰怀里。

    “哦,老婆,我看你动作怎么像个菜鸟啊,呵呵,而且你不知道,你那里真的好紧的!”杜峰突然呵呵笑问道。

    “我,我以前的老公是阳萎!这都是我结婚以后我才发现的!”珍姐现在对杜峰那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啊,她就觉得对杜峰,她一定不能藏有什么秘密,好女人啊!

    杜峰心里有点紧张,不过嘴上还是轻松的问道:“那你怎么会——”意思很明显,想问问珍姐咋不是**喃。

    “他是个变态,喜欢用手——”珍姐说不下去了,将小脸埋在杜峰怀里。

    杜峰的心猛的沉了下去,妈的,那小雪是谁的?当然杜峰没有再问下去了!

    珍姐没有看到杜峰铁青的脸,也失去了一个最好的解释机会,于是误会在杜峰的心里产生。

    两人就这样的姿势躺了很久,看到珍姐慢慢甜甜的入睡,杜峰却是久久难以入眠,现在他心里相当矛盾,他现在突然觉得难以接受珍姐的过去了,这当然与她的前夫没有关系,却因为已经与珍姐发生了关系让他多了一份责任。

    早上醒来的时候,杜峰居然接到了白若云的电话,这让他有点期待也有点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