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早上出了酒吧的大门,珍姐打车回去,而杜峰也准备到神龙集团去见白若云。

    站在酒吧外面的马路旁边,看着珍姐从自己视线离去,想想珍姐刚才一步一瘸的从房间走出来,杜峰虽然有一点成就感,但更多的却是一种酸楚,对于珍姐的过去虽我他很想真正的去忘记,但事实上他却很难做到。

    “少主!”

    龙一最近不知道在哪里搞来一件黑色的风衣,套在原来那件黑色的袍子外面,整个人甚至包括内衣内裤全是黑色,唯独脸上的皮肤却是白嫩异常,这种鲜明的对比给人一种很神秘的感觉。

    看到龙一这身装束,杜峰嘿嘿一笑,手抬起龙一的下颌,眼睛直接盯着她的眼睛,直到龙一羞涩的低下头杜几这才放过她道:“走吧!”

    坐上车,杜峰抽出根烟点上,一边睁着一对色眼往身边的龙一身上来回巡视,想想这一身酷酷的黑衣下面包裹着的是一具异常敏感的诱人身体,杜峰就感觉到特别的兴奋,毕竟像龙一这种危险的女人并不是随便哪个男人都能上的,不但不能上,估计就算多看一眼也会引来这个世界头号杀手的疯狂报复吧。

    本来冷酷不语的龙一在杜峰面前却流露出一丝小女孩特有的羞涩,没有想到杜峰却不放过她。

    “龙儿,我问你个事情,你可一定要老实交待啊。”

    估计杜峰也有神雕情节,想起电视中那个小龙女好像就没有龙一漂亮,干脆临时给龙一改了个名字。

    对于杜峰给自己改的这个名字,龙一似乎没有什么异常的反应,反而是看到杜峰突然变得这么认真倒是有点不适应,因为在她的印象中,这个少主好像随时都喜欢笑嘻嘻的逗她,很少这么正经过。

    “少主你问吧!”

    看到龙一这么认真的盯着自己,杜峰道:“你把耳朵伸过来我给你说。”

    龙一乖乖的把耳朵竖到杜峰嘴边,杜峰却并没有立即就问什么,反而是对着龙一的耳朵吹了一口热气,不愧是杀手届的天王人物,杜峰的挑逗并没有使一向敏感的龙一颤抖起来,不过耳垂却瞬间变红,而且顺着脖子一路红了下去。

    逗够了以后杜峰终于问:“龙儿,你现在用胸罩了吗?哦,老实回答我哦!”

    其实这个问题不需要问杜峰也知道,因为从龙一明显比以前大得多的胸部就能说明,这丫头终于听自己的没再用胸布改用胸罩了,不过他就是想要让龙一告诉自己答案,这会让他更加觉得刺激。

    “嗯!”

    虽然龙一的声音小得如同蚊子声一般,但杜峰总算是如愿以偿了,不过他当然不会就这么放过龙一。

    “那你是不是还是选用的黑色胸罩呢?”杜峰色色的问,如果龙一现在抬起头一定会看到杜峰相当淫荡的表情,可惜她现在也已经羞得抬不起头了。

    “嗯。”

    “不行,你得认真回答我才行!”杜峰依然不满意,他要的是让龙一亲口告诉自己,不是如此嗯嗯了事,嘿嘿。

    “是的,少主!”犹豫了一下,龙一终于还是乖乖的回答。

    看到龙一的头又低了下去,杜峰厚着脸皮道:“虽然你回答了,不过回答得太慢了,所以你要受到惩罚,呵呵,转过身去,将屁股转过来!”

    杜峰色色的笑脸终于落在龙一的眼中,不过这丫头现在也被杜峰刺激得有点春心荡漾了,再说她也不会拒绝这个已经夺去自己贞操的少主的任何命令,所以她还是听话的转过身去,不过小脸却也变得通红起来,当然她这一半是因为害羞,而另外一半却是因为兴奋和刺激。

    将龙一的外衣脱下来,此时一身黑色袍子的龙一显得异常单薄,异常的令人垂怜。可惜杜峰现在却完全没有一点同情心,居然就那么拔开了龙一的裤子,果然,里面穿着的是一条黑色的内裤,但这可不是一般的黑色内裤啊,居然是一条情趣内裤。

    这个发现让杜峰差点又流出鼻血来,妈的,这也太能整了吧?这丫头啥时候买的这玩意儿啊?

    感觉到杜峰的手摸到了自己的屁股,龙一的身子这个时候再也控制不住了,终于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而随着杜峰的巴掌啪的打上去,龙一禁不住“啊”的哼叫出声。

    这宝马车玻璃的隔音效果很好,而且从外面看一点也看不到里面的情形,而里面却能够清楚的看到外面的情形,所以虽然里面的春光没有真正露出去,但杜峰跟龙一同时都能清楚的看到车外相隔仅几米远的人行道上不时走过匆匆而行的上班族,有的人甚至会被这辆豪华的宝马车吸引得靠近瞧两眼,虽然这些人并没有真的看到车中的春色,但这种刺激却真的有点让杜峰与龙一受不了。

    杜峰将手顺着衣服伸进去,在龙一的胸前摸索了一阵,终于证实了自己心中的猜想,经过艰苦的思想斗争,这才慢慢坐正身子道:“好了,你起来吧!”

    龙一一边听话的穿好衣服,一边却有点奇怪和幽怨的看了杜峰一眼,坐在一边的驾驶位置上,龙一静静的,一句话也没问。

    “开车吧,到神龙集团去看看你白姐姐去。”杜峰点燃一根烟,抽了一口,慢慢摇开车窗。

    神龙集团现在明显比以前热闹得多,更重要的是从每个楼层来来往往的人身上,杜峰看到了变化,这种高频率的工作节奏杜峰感觉很适应。其实这也是SH这座城市所特有的生活方式,在这种节奏下,一部分优秀的,努力的人上进了,成功了,而另外更多的人则变得平凡和守旧,很典型的优胜劣汰,很公平,也很残酷。

    大厅的那副浮雕依然那样神气活现,但看过山庄的大手笔之后,杜峰再看这里的所有东西,他都不再觉得神奇和不可思议了。

    先去找了吕良跟李铁军,两人看到杜峰自然是激动不已,纷纷询问杜峰这大半年来到底干嘛去了,杜峰当然又编了一套谎言,好在吕良跟李铁军都算是杜峰的兄弟了,对杜峰那真是言听计从,更不会想到杜峰居然会骗他们。

    离开练功场杜峰又去见了赵平,其实最近赵平比较忙的,不过看到杜峰推门进来,倒是很热情的过来打招呼,龙一也跟着杜峰一起进来的,从进来的那一刻起她就很自觉的站到杜峰的侧面,那个角度正好可以挡住赵平任何时候任何角度的攻击,虽然这只是龙一的一个小小的习惯,不过赵平看了还是颇为欣赏的点了点头,本来还有心留杜峰聊几句的,不过看到龙一那冷冰冰的样子,他还是乖乖的早点放杜峰离开。

    看到秘书带着杜峰与龙一一起进来,本来正在喝着咖啡的白若云差点将手中的杯子掉在桌子上,不过只是极短的时间又被她控制住了,已经站起来一半的她再一次稳稳的坐了下去,挥退秘书,将房门关上,这才欣喜的迎了上来。

    “龙一,呵呵,义父说了,以后我们就真的是姐妹了!”

    虽然心里对杜峰也是思念已久,但白若云却不愿意将自己的内心最真实的想法这么快让杜峰知道,反而一把抓住龙一的手亲密的问候。

    “若云——姐!”龙云习惯性的将手收了回来,往后微微退了一下,站到杜峰的侧后背,面上没有一点喜悦的表情,看得出来平时她跟白若云的接触并不多,其实除了杜峰跟朱志辉,龙一对天下所有的人都天生存在着一份戒心和隔膜。

    “坐吧!”

    对于龙一的表现似乎也在白若云的预料之中,所以她并没有因此生气,只是客气的让杜峰跟龙一坐下。

    等白若云转身亲自给两人泡来两杯咖啡的时候,杜峰已经坐下来了,而龙一却规规矩矩的站在他身后,摇了摇头,跟杜峰对视着苦笑了一番,白若云也没有强求龙一坐下来,自己坐到杜峰的对面。

    白若云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暗暗打量杜峰,虽然平时她经常都会想起杜峰,巴不得立即见到他,但现在真的见到了,而且自己的命运也被义父交到了杜峰的手里,她却似乎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很难喝吗?”

    看到杜峰皱着眉头的样子,白若云好笑的怪问道。

    “有一点,至少比茶难喝多了!”看来杜峰是个贱命,所以对咖啡他从来就不怎么喜欢,以至于现在当着白若云一点也不给面子的皱眉摆出自己的观点。

    “那没有办法了,我这里只有咖啡,没有茶叶!”白若云将杯子放下,双手一摊,自己先向后仰着头靠在沙发上,懒洋洋的道。

    白若云的笑意看得杜峰有点心颤,不得不说,白若云不管在哪种场合,穿哪种衣服,都有着超级白领应有气质和干练。

    “没事,反正也不是呆太久,呵呵!”杜峰呵呵一笑。

    白了杜峰一眼,白若云嗔道:“你怎么知道不会呆太久?难道我这里你很不喜欢呆?还是我这个人比较让你讨厌啊?”

    汗,原来白大美女也会发嗲啊?

    看到白若云的另外一面,杜峰赶紧解释:“我是随便猜的,想来白大总裁也不会留我在这里吃午饭吧?呵呵,至于你说的我不喜欢呆这里,或是说你令人讨厌那就更不靠谱了,我巴不得让你提拔我当你的助理好了,这样就可以天天呆在这里了哈哈!”

    要是在以前,杜峰绝对不会说出如此放肆轻挑的话,白若云也不会容许他如此说话,但现在不一样了,其实虽然没有明说,实际上两人就相当于从未见过面的未婚夫妻一样,而且是那种互相仰慕喜欢已久的未婚夫妻。

    所以白若云也并没有觉得杜峰的这些话有什么突兀的地方,虽然心里有点害羞,但表面上却还是若无其事的笑笑了事。

    “谁说的我要让你来当助理了,我可不敢啊,我今天请你来是想把你调到我隔壁来办公!”白若云笑着道。

    杜峰巨汗,不会这么好运吧?自己居然能跟白若云做个邻居?

    “你是说真的吗?”杜峰觉得自己被白若云耍了。

    “当然是真的,而且我还要升你当官!”白若去继续笑道。

    “真的?要升我当官了?那我当什么官?”

    “那你想当什么官?”白若云问。

    杜峰自嘲般的想了想道:“官当然是越大越好了,我巴不得做董事会的主席,嘿嘿!”

    “可以,事实上你就是我们公司新来的董事会主席,事实上的董事长。”

    本来准备开个玩笑的杜峰,看到白若云笑嘻嘻的样子,也笑了起来道:“好啊,好啊,那就把你的那些文件啥的给我看看,哈哈!”

    白若云二话不说,跑到一边的桌子上拿过来一份早就准备好的股份授权转让书,拿过来交给杜峰的时候,杜峰还一副好笑的样子,但刚看了一分钟就惊叫起来。

    “这不会是真的吧?”

    白若云淡淡的笑道:“当然是真的了!”

    杜峰完全没有想到朱志辉居然真的这么早就把神龙山庄传到了自己手上了,这让他又是感激,又是内疚,他不敢接手这么重的馈赠,因为他觉得自己真的不一定能比朱志辉治理得更好。

    看到授权书上自己的名字和身份证号码全都有,杜峰的心慢慢矛盾起来,人总是要经历一些选择和取舍才能长大,才能成熟。

    看到杜峰把文件扔到桌子上,开始来回的踱步思考,龙一跟白若云都没有打扰他。

    杜峰终于掐熄手上的烟头道:“不行,我不能要!”

    白若云意味深长的道:“为什么不能要?”

    “其实有两个原因:第一是因为我可能没有你管理得好,接手过来还不如送给你去管理,反正发展好了是民族和国家受益;第二就是因为我的个性不太容易接受这种意外之财,我更喜欢自己去创造财富,而不是这种捡来的财富!”

    听到杜峰看似非常理直气壮的话,白若又好气又好笑的道:“我倒还觉得你还非要不可。”

    “哦?那你说说看!”杜峰笑道。

    “第一,这授权书是我义父早就办理好了的,事实上不管你愿不愿意,现在整个集团90%的股份都在你名下,你就是公司实实在在的老板,你要不想接受也行,那就先去找到义父吧!

    第二,这集团虽然是在你的名下,但义父说得很清楚,这并不是留给你个人的财产,而是用来帮助你完成他理想的,你大可不必大男子主义太强了,你要知道得到这些财富看起来很巨大,但事实上与你的理想和抱负比起来还差得太远了,而且要得到这些财富也是有些压力的。

    第三,你觉得公司你不一定管理得好,你完全可以继续启用现在的管理人员和管理制度,再说我又不会走,仍然可以帮你,你怕什么?

    你说结合这三点,你还有什么理由不接受这笔财产?说实话,这样的好事可能落到谁的头上都要高兴得笑死,你倒好,一点也不在乎呢。”

    听了白若云的一番话,杜峰这才恍然醒悟,原来自己出来以后就将朱志辉的话扔到了九宵云外,对于那个山庄的理想自己也从来没有主动去努力过,暗暗惭愧不己。

    “你,你真的愿意帮我?”杜峰惊喜的道。

    白若云娇嗔道:“怎么?你不愿意?”

    杜峰忙道:“哪能呢?我是求之不得啊!!不过——”

    白若云皱眉道:“又不过什么啊?你这个男人做事怎么还不如我们女人干脆啊?”

    杜峰贼笑道:“你还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否则这财产我宁愿让你去接受,我来协助你都可以!”

    “说吧说吧!我答应你就是了!”白若云当然不愿意自己去承担这一切了,其实也不是她不愿意,而是她知道她自己虽然能管理好一个公司或是一个集团,却一定完不成那个目标。

    杜峰笑着道:“对外,还像以前那样,绝对不能乱泄露我的身份,我可不愿意过那种万众嘱目的生活啊!”

    想想何家的生活,杜峰就感觉有点害怕,所以他现在倒是说的真话。

    “我以为什么事情呢,好我答应你就是了,不过我也有个小小的要求。”

    “你尽管说,只要你答应不泄露我的身份,又帮我管理公司,我就答应你10个条件都行!”杜峰现在心情高兴得不得了,白捡了笔财富,而且还可以做个甩手掌柜,运气真不错!

    “你得请我吃午饭!”白若云笑着道。

    “就这么简单?”杜峰奇怪的道,他绝对不相信白若云就这么点条件。

    “嗯,就这么简单,而且我地方都选好了,就在附近的滨海大酒店!”白若云兴奋的道。

    “好,当然可以,现在我们就走吧!”杜峰赶快答应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