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刚刚打开房门,看到叶梦坐在沙发上与珍姐有说有笑,杜峰有点惊讶,不过也有点激动。

    人在伤痛的时候也就是情感最脆弱的时候,这个时候有人能给你一点关心,即使只是一点点,你也能够记住很久。

    想起自己在医院的时候,可是受过这个姐姐不少的照顾,杜峰赶紧走过去,热情的招呼:“梦姐,你怎么来了?”

    叶梦瞪了杜峰一眼道:“怎么不欢迎是吧?”

    听到叶梦的口气不好,杜峰哪里还敢说什么,飞快的摇头道:“怎么可能呢,我可是随时随地都在想着梦姐啊!”

    其实叶梦本来心里还真有点生气,因为杜峰回来几天了居然没有给自己打过一个电话,要不是今天正好打电话给燕子,还不知道杜峰已经回来了,不过现在听了杜峰的话,她的气早就跑到九宵云外了。

    “那就好,过来!”

    杜峰赶紧跳到对面叶梦的身边,诞着脸嘻嘻笑道:“梦姐有何吩咐?”

    叶梦将杜峰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这才认真的道:“嗯,不错,虽然没有以前漂亮了,不过却更加有男人味了!”

    杜峰几乎晕倒,仰天倒在沙发上,喃喃的道:“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要说我漂亮,那是形容你们女人的!”

    叶梦直接追过来,敲了杜峰一个板栗,这才嘻嘻一笑道:“我就说你漂亮了,你想怎么样?”

    “我——你不准再打我的头了,再打就打笨了!”心里其实想说,惹毛了老子,老子就**了你!不过杜峰没有这个胆量,所以只好说了半句就硬生生的将后半句话给吞了下去。

    “我就打了,怎么?你还反了你了?姐姐打弟弟一下难道不行啊?”叶梦搬出自己的身份,杜峰果然乖乖的闭嘴。

    看到杜峰郁闷的样子,珍姐笑着给杜峰倒了一杯热茶。

    杜峰接过来却并没有立即喝下,只是对珍姐笑了笑就放在桌子上了,眼神有点复杂的望了珍姐一眼。

    珍姐倒也没有多心,只是乖巧的坐在杜峰的对面就那么笑看着眼前这对年青男女互相玩笑打闹,想起自己的年龄,心里隐隐有些难过,不过想想昨天晚上的疯狂,却又只是幸福的盯了杜峰一眼,无端的脸红起来,低下头去。

    其实自从上次杜峰出院,叶梦就经常来珍姐这里,不过今天她却突然感觉珍姐与以前有些不一样了,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她产生出这种感觉,但她却暗暗留上了心。现在看到珍姐时不时的瞟向杜峰一眼,而且那眼中很明显的幸福和满足对于女人来说是最为敏感的,所以她马上意识到珍姐跟杜峰的不一样了。

    心里隐隐有点不高兴,但连叶梦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不高兴,她现在觉得呆在这里有点不对劲,自己怎么总像是一个电灯泡一样呢。

    对于叶梦,杜峰心里还是颇有好感的,虽然对她并没有真正的男女之情,但对她的欣赏和喜爱那是可以肯定的,不过这种爱是一种近似于姐弟之间的爱,并非男女之间的爱。

    两人打闹够了,杜峰问:“梦姐,你今天不是上班吗?”

    “我请假了!”

    一句话说完,似乎又开始冷场了。

    “那你今天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过了许久,杜峰再问道。

    叶梦突然脸红了一下,才缓缓开口道:“当然有事情了,你以为我没事专门来看你啊?哼!要看我也是看珍姐啊,珍姐你说对吧?”

    没想到珍姐却完全不管叶梦的,笑道:“你就别往我身上推了,你想看谁大家都知道,呵呵!”

    “你——”指着珍姐,叶梦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晚上小雪跟燕子都住校不回来,所以三人吃过晚饭又聊了会儿天,叶梦就要告辞离开,走的时候还非要杜峰送她出小区。

    刚刚从电梯出来,杜峰就感觉到叶梦心情似乎并不好,所谓伴君如伴虎,伴女如伴君,所以杜峰准备管好自己这张嘴,不该问的不问,不该说的不说,免得若了这个梦姐生气,到时候吃板栗是必然的。

    回头看杜峰一步一步的跟着自己,却一句话也不说,叶梦气得大步往前走去,杜峰当然要紧步跟上,不过叶梦却并不是往小区出口处走的,而是往最里面的那个社区娱乐场而去。

    “梦姐,你是不是走错方向了?社区门口在东,你这是往西喃。”杜峰小声提醒道。

    “要你管,哼,我知道!你是不是想早点回家陪你的珍姐啊?”

    没想到自己好心的提醒却落到这个下场,杜峰不敢再吭声了,特别是听到叶梦把“珍姐”这两个字咬是那么重,他就突然感觉有点心虚。

    看到杜峰没有争辩,叶梦冷哼一声倒也没有开口说话,直接走向一边的社区娱乐场,找了排椅子坐下来,杜峰当然也只能乖乖的坐到她旁边。

    恨恨的瞪了杜峰一眼,叶梦的脸色似乎并没有好转,杜峰感觉有点莫明其妙,他就搞不明白这女人倒底是怎么一回事,刚才在上面还好好的,出来以后就变成这样了。

    看到杜峰今天是打定主意不说话了,叶梦实在受不了这份安静,叹了口气道:“你这半年来过得还好吗?”

    听到叶梦这种语调,杜峰心里一动,道:“挺好的,你呢!”

    叶梦摇了摇头道:“不好!”

    就聊到这里,又冷场了,杜峰居然没有再问下去,气得叶梦砰的赏了他一个板栗,看到杜峰委屈的摸着脑门盯着自己,叶梦又好气又好笑的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你就不知道问问我为什么不好啊?”

    “啊?——”虽然是大冬天,但杜峰觉得自己背后似乎开始冒汗了,而且是虚汗。

    杜峰的样子让叶梦真的无语,干脆手一摊道:“算我怕了你了,我坦白,我今天请假过来,是来找你的,当然我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找你肯定是要你帮忙的了,怎么样?”

    杜峰拍着胸脯道:“放心好了,有梦姐的吩咐,上刀山下火海,弟弟我也在所不惜啊!”

    “不管帮什么忙都可以吗?”叶梦小心的道。

    杜峰眼珠子一转,定下规则道:“当然,杀人放火,以及坑蒙拐骗偷这些事情我是不会干的,另外做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也不会干的!”

    叶梦紧张的道:“啊?那如果我让你跟我去演场戏,我保证不伤天害理,你不会不答应吧?”

    杜峰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行啊,只要不是干啥违法的事,你说啥我就干啥!”

    “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这周周末跟我一起回趟家,然后扮成是我男朋友就OK了!”叶梦轻松的道。

    “啊?不去不去!”

    杜峰这回是真的害怕了,这种事情他可不拿手,骗骗一般的年青男女还能理解,去骗叶梦的父母,这种事情他还真的不愿意去干,心里内疚啊。

    “你敢!”杜峰狠狠的瞪了杜峰一眼,见杜峰不敢吭声了,这才继续道:“先不说我这个姐姐说的话你当弟弟的应该乖乖听,只说你做为一个男人,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你既然答应下来了就一定要办到,否则你就不是男人了!”

    汗,这么大的帽子都扣下来了!杜峰想了想,终于答应下来。

    “好吧,不过这种事情我可从来没干过,如果其中出了什么破绽我可不管,而且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叶梦高兴的跳了起来,直接对着杜峰的脸就吻了下去。

    “放心吧,到时候我会给你急训的,真是太好了,我终于可以脱离苦海了!”

    叶梦是快要脱离苦海了,可杜峰见到她这么开心,心里却总觉得似乎自己的苦日子就快要来临了!

    将叶梦送走,杜峰本来准备马上就回去,不过想想家里现在也只有珍姐一个人,于是又在附近逛了一个多小时,直到珍姐在电话中娇嗔着要他赶快回去,他这才慢悠悠的往回走。

    他现在真的有点怕见到珍姐,因为他完全无法抵抗珍姐身体的诱惑,却又无法完全接受珍姐的过去,特别是小雪究竟是谁的骨肉,这个问题一直让杜峰心里暗暗不爽,很显然,如果小雪真是她前夫的,那珍姐就在撒谎,如果不是,那问题就更严重,那就是说珍姐曾经红杏出墙过,有过情人。

    珍姐打开门将杜峰迎进来,体贴的把他脱下的外衣挂在衣架上,又拿来一双拖鞋让他换上,这才将杜峰迎到沙发上坐下。

    “老——公!”

    “啊?你说什么?”

    本来准备跟杜峰好好恩爱一番的,没想到鼓起勇气喊出声才发现杜峰现在居然在走神,珍姐奇怪的道:“老公,你怎么了?”

    杜峰这才回过神来,笑着道:“没事没事,我刚才走神了,呵呵!”

    一边将珍姐搂在怀里,杜峰的脸色却有几分矛盾,好在珍姐现在一张小脸几乎都挤在了杜峰胸脯上,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杜峰的表情。

    “是不是又想了?”杜峰故意挑逗道。

    “不,不要!”似乎是想起昨天晚上杜峰的厉害,珍姐红着脸摇头,开玩笑,今天要不是叶梦来,指不定现在她还躺在床上养伤呢。

    “真不要?”杜峰笑嘻嘻的道,一双魔手却已经开始在珍姐的身上到处游走起来,正好趁刚才杜峰不在,珍姐已经洗过澡了,所以现在穿的也仅仅是一件绵织睡衣而己,这大大方便了杜峰。

    “嗯,老公,不要!”虽然竭力压制自己的**,但珍姐依然呻吟出声。

    “不要就不要吧!”

    没想到杜峰说不要就真的没动了,珍姐有点紧张的盯着杜峰,可惜后者现在完全没有一点表情,这更让珍姐担心了。

    “老公,你生气了?”弱弱的问了一句,珍姐的头开始在杜峰的怀里摩蹭。

    “没有啊!”杜峰若无其事的道。

    珍姐当然不相信杜峰的话了,将小嘴凑到杜峰耳边低声道:“老公,我把后面给你吧,好不好?”

    “不好!”

    看到珍姐的眼泪都快要急出来,杜峰心终于软了,摸着珍姐的头道:“你以为老公不知道啊?你现在下面还没复原吧?”

    珍姐乖乖的点头。

    “那就是了,难道为了满足自己的**,我还不管你的身体了?我是这种人么?走吧,睡觉去了!”杜峰一边说话,一边将珍姐横抱着走进卧室。

    ***,我不弄,我摸摸总还是可以的吧!

    只一会儿功夫,卧室里面就响起了一阵压抑的呻吟声。

    早上醒来的时候,看到怀里依然甜甜睡着的珍姐,杜峰忍不住轻轻的在她额头吻了一下,他不得不承认,珍姐确实是个尤物!不管是身怀名器“田螺”还是本身的体形和外貌都对他有着强烈的吸引力,特别是她浑身散发出来的那种成熟和贤淑的气质,是他从其它女人身上不容易找不到的。

    珍姐慢慢睁开眼睛,杜峰的嘴唇依然在她额头没有放下来,她索性闭上眼睛,她怕这种甜蜜的幸福又是做梦,她怕梦很快就醒了,她想要把这一刻留下来,因为这一刻的幸福可能是她前面几十年也从来没有经历过的。

    杜峰慢慢的将头抬了起来,眼珠子一转,从头上拔下一根头发,开始挑弄珍姐的鼻孔,珍姐自然是配合的将脑袋转来转去,没想到玩到最后杜峰居然放弃了这种玩法,直接用嘴开始叨着珍姐一边的樱桃进行吸咬起来。

    这种刺激她哪里还能装得下去,啊的叫了一声,马上又满脸通红,眼睛也慢慢的睁开,看到杜峰抬起头好笑的盯着自己,珍姐马上又将眼睛闭上。

    “怎么?不装睡啦?呵呵!”

    珍姐右手在杜峰的后背捶了几拳,脑袋却直往杜峰的怀里钻,一边还嗔道:“老公,你真坏!”

    看到珍姐如此女儿家情态,杜峰心里不由产生出一种成就感,男人有时候可以将一个女孩变成一个女人,有时候一样可以把一个女人变成一个女孩。

    “男人不坏,女人谁爱?”杜峰继续摸了几把这才放开怀里的珍姐。

    “老婆,快点起来了,太阳都晒屁股了!”杜峰伸了伸懒腰,珍姐顺着身子倒了下来,没想到她又爬起来,钻进杜峰怀里,懒懒的道:“老公,让我再睡会儿吧,谁叫你昨天晚上折腾那么久啊!我不管,我要睡觉!”

    汗,难道还要怪我摸久了?做不成我当然要多摸一会儿了,再说要不是你一直叫着要,我能摸那么久?杜峰在心里给自己平反。

    “那可不行啊,老公肚子饿了,快点起来烧饭啦!”

    杜峰再一次把珍姐甩落下来,珍姐这次乖乖的坐起来了,挂着个熊猫眼开始穿衣服出去,虽然真的很想睡觉,但珍姐更想做个乖巧的小女人,所以她也懂得女人撒娇一定要适可而止。

    等珍姐把早餐都做好了,杜峰还在床上靠着。

    “龙儿,龙二他们都到了没有?”

    杜峰点燃一根烟,招呼龙一坐下,没想到龙一却固执的站在那里。

    “少主,龙二他们都到SH了。”

    “找到师傅没有?”虽然心里已经知道朱志辉大半已经凶多吉少了,但杜峰还是忍不住问道。

    果然,龙一摇了摇头,眼中露出少有的仇恨道:“没有找到!”

    杜峰一直将一支烟吸光,这才招起头道:“这样吧,你让他们先在SH的落脚点,也就是上次你带我去的那个别墅里面住下,我有需要的时候自然会去找他们!”

    “是,少主!”龙一的身影刚刚消失,珍姐就敲门进来了。

    有家真好!这已经不是杜峰第一次感叹了,虽然只是两碗小米粥,几个煎蛋,但杜峰却吃得津津有味,他现在有点想开了,不管以前怎么样,至少现在珍姐是全心全意在爱着自己一个人,自己也没有必要老是生活在过去。

    既然心结解开,杜峰精神显得特别好,将两碗粥喝得干干净净,这才拍拍肚皮道:“老婆,手艺不错啊,以后继续发扬啊!”

    虽然只是一句普通的赞叹,但珍姐还是高兴万分,到杜峰旁边一边收拾碗筷一边认真的道:“你真的觉得好吃吗?”

    “那当然,这比黄金都要真啊!”杜峰的招牌动作一抡,珍姐已经明白他的意思了,欣喜的道:“那就好,那就好,老公,只要你愿意,老婆就给你做一辈子饭!”

    杜峰嘿嘿直笑,不敢回答,这种事情他现在还不敢承诺什么,而且就算承诺也得等自己有了资本再说。

    吃了早饭,杜峰特别给王江等几人打了电话,约好晚上一起到附近的饭店吃顿饭,没想到到了晚上王江却出了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