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看到张格跟向旺想要说话,杜峰摆手制止了他们,再来回走了两圈,重新对着张晓诚恳的道:“张晓,首先我要代表王江向你道歉,你能一直这么深爱他,对他不离不弃,我很感动!但事情都这个样子了,你也不要伤心难过,你放心,只要有我杜峰在的一天,你们的事就是我的事,出了再大的事情,我都会帮你们的!不过王江这小子确实要好好教育一顿了,居然这么不成器,而且出了事情不知道向兄弟们说,还越陷越深!要不这样,你现在还能联系到他吗?我给他打个电话!”

    张晓感动的道:“谢谢你们,王江有你们这些兄弟和朋友,是他的福气,我也替他感谢你们了,哦,他的电话我刚才交给他了,我说我出去买菜了,你现在打应该他会接到的。”

    杜峰开始拔打王江的电话。

    一次,没人接。

    二次,没人接。

    三次:还是没人接。

    四次,仍然没人接。

    也不知道打了多少次了,反正连旁边的张格跟向旺都以为王江今天是打死也不会接电话的时候,电话终于接通了。

    接通电话将王江叫响以后,杜峰只说了一句话:“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限你20分钟之内到好又香饭店518包间,如果在限定的时间你不给我赶到,后果自负,而且我们从此以后就不是兄弟了!”

    杜峰不待王江反应过来,啪的一声合上手机,坐到一旁,抓起桌上的茶杯,一仰脖子全喝光了。

    看到杜峰似乎真的有点生气,张格跟向旺自然不敢再说什么,因为他们在大学可就亲眼见识过杜峰的脾气的,现在这个时候是谁撞枪口谁准死!

    不只是张格跟向旺,连一边的张晓都乖乖的坐在那里不敢再吭一声,他甚至开始担心一会儿王江来了以后会不会被杜峰狠揍一顿。

    看来对王江来说杜峰的话确实很有效果,只过了十五分钟王江就到了。推开门一看,张晓居然也在场,他一下子就什么都明白了,本来还准备过来跟杜峰来个熊抱的他一下子焉了,只是狠狠的白了张晓一眼,后者想要说什么却被杜峰用眼色止住了。

    “呵呵,不好意思,我来晚了!”王江一边红着脸道,一边准备过来坐下。

    估计王江是跑得太急了,连衣服都没有穿好,而比衣衫不整更严重的是他的精神,跟几个月前简直是天镶之别啊。张格跟向旺都已经快三个月没见过他了,现在不禁暗暗摇头,看来一个人学好不容易,但要学坏,真的太简单了。

    杜峰盯着王江的眼睛,一步一步的走到他面前,五江正要过来跟杜峰来个亲蜜的拥抱,没想到被杜峰一脚踢了出去,一式平沙落雁式,屁股着地,还好,没受伤。

    张晓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紧捂着嘴唇,正要赶过去看看王江有没有受伤,却被王江用手阻挡住了,只能急着把眼光转到张格跟向旺身上,可惜这两个家伙也不敢轻易招惹杜峰,知道他现在虽然正在气头上,但一向知道轻重,断然不会因此将王江打伤。

    “这一脚我是替你父母踢你的,你家的情况我清楚,当年你父母送你读大学就是想你将来出人头地了,可惜你本来已经出人头地了,而且也能好好报答他们了,居然去赌博,而且竟然还因此上瘾,居然还敢辞职!你说,这一脚你该不该挨?”

    杜峰站在原地,盯着王江,有点恨铁不成钢地对王江道。

    王江慢慢从地上爬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尘,再一步一步走到杜峰面前,眼中有些感动的道:“该挨!”

    “啪”的一声,王江的话才刚刚落下,又被杜峰一脚踢飞过去,这一脚的力量明显比刚才那一脚重得多,王江的身子横飞过去,将屋角一个放菜的桌子绊倒了。

    可能是声音太大了,刚才那名服务员打开房门,看到杜峰正冷冷的盯了过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嗫嗫的道:“先,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这服务员还算机灵,一看到情况不对,随机应变得挺快。

    “没事,你出去吧!”王江一边从地上爬起来,一边向服务员挥手,等服务员关上房门,自己差点摔倒,这时张晓再也顾不得什么了,飞快的跑过去,一边扶住王江,一边从怀里掏出抽出纸巾准备将王江嘴角的血迹擦去。

    没想到王江却将张晓往旁边一推,道:“你让开,这是我们兄弟之间,男人之间的事情,你少插进来!”

    张晓委屈的转身走回来,顺便用纸巾将眼角的泪水抹去,尽管如此她还是向杜峰投去求救的目光。

    杜峰气呼呼的对王江道:“这一脚我是替张晓踢你的,有这么好的一个女朋友爱你,你居然还假惺惺的拒绝她,我知道你是为她好,怕自己没有能力给她幸福,不错,你现在是失败了,什么也没有了,但你可以重头再来,而不是天天借酒消愁!你说这一脚该不该挨?!”

    王江红着脸道:“该!”又转过头对着一边的张晓真诚的道:“张晓,谢谢你!”

    张晓还没来得及回话,王江又被踢了出去,好在这一脚踢得并不重,虽然跌了个四仰八叉,但王江却完全没受到什么伤害,屁股一落地马上又爬了起来,走到杜峰面前,他知道杜峰前面两脚都有说法,那这一脚也一定有什么说法。

    果然,杜峰道:“这一脚是我,并代表张格跟向旺踢你的,你有了困难却不向我们求助,今天我主动约你,你居然还准备骗我,你说作为兄弟,你这脚该不该挨?!”

    王江诚心诚意的道:“该!谢谢你们,真的!”

    看到王江真的将自己的话听进去了,杜峰也气也消得差不多了,指着一边的椅子道:“好了,这收拾也收拾了,饭还是得让你吃的,今天大家别客气,想吃什么随便点吧!”

    虽然杜峰刚才收拾了他,王江也不记仇,依然一边吃饭一边向杜峰问个不停,杜峰自然又将刚才骗张格跟向旺的话再复诉了一遍,王江也没有什么怀疑的。

    “你到底现在情况怎么样?”杜峰喝了杯酒,自己点了支烟,又扔给王江一根。

    王江叹了口气,深深的吸了一口,这才道:“哎,说起来我就后悔得要死,当初要不是鬼迷心窍怎么会走上这条路,这下好了,不但把我这几年的积蓄全用光了,还欠下一笔钱!”

    杜峰瞪了他一眼道:“别尽整那些没用的,十赌九千,现在开赌馆的哪家没有势力,没有千手?就你那点本事还想赢钱?哎,你现在说说你还欠别人多少钱?”

    王江打开一瓶啤酒咕嘟咕嘟喝了大半瓶,这才放下瓶子慢慢道:“其实外面倒没有欠多少,主要是赌场还欠着高利贷,大概有10万吧!”

    杜峰开始沉思起来,看起来前后加起来王江输了几十万啊,这可不是个小数目,自己现在想帮他当然简单,可他不想动用神龙集团的钱,再说他现在对那些开赌场的人也有点气愤,骗别人倒就算了,现在居然骗了自己兄弟,这倒要管一管了。

    杜峰还没说话,张格跟向旺已经商量出结果了。

    “这样吧,我们兄弟一起可以借给你10万,你先把欠下的高利贷还了,我们再一起帮你找个好一点的工作再慢慢东山再起吧,反正你以前也是干业务出身的,大不了再重开始吧,你也不要太在意,SH不比其它城市,暂时找不到工作也很正常,总之你的事就是我们的事,你放心!”

    听了向旺的话,王江急忙道:“那怎么行啊,不行不行!”

    “王江,你就别撑了,我们就借他们的吧,免得到时候那些赌馆的人来收高利贷了我们又拿不出来,还上这钱以后咱们好好上班,慢慢赚钱买房,只要我们一起努力,什么都会有的,好不好?”

    过怕了那种被人逼债的生活,现在一听到有人肯借钱给自己,张晓当然不愿意错过这次机会,兄弟的钱至少不用利息吧,可高利贷可不一样啊,每天3%的利息,10万就是1500块钱的利息呢。

    王江还没答话,杜峰已经开口了。

    “你们都别说了,这件事情让我来办吧,你们两个赚钱也不容易,我最近发了点小财,区区几十万还不是问题,总之这件事情我会处理的,你们就不要管了,至于王江,这件事我可以帮你,包括你的新工作我都可以帮你找到一份合适的,但我只有一个条件。”

    “说啥条件不条件,老大,你就算不帮我,你也永远是我老大啊,你要我做啥事就直说,不用讲什么条件!”王江摆摆手,喝了几杯酒,当年的豪气似乎又回来了。

    杜峰道:“这可不一样,咱们亲兄弟,明算帐,我帮你是有条件的,我可以无偿帮你把钱还上,再把你输的钱全部还给你,但你从此以后得好好对待张晓,如果你小子哪天敢对不起她,咱们也就不是兄弟了,到时候不但我不把你当兄弟,可能还会找你麻烦哦!”

    张晓又是感动又是害羞,王江却拍拍胸膛笑道:“我以为是什么大事呢,原来是这事啊,放心吧,其实啊,我心里还是很喜欢她的,就是——哎不说了,哦,老大,你准备如何帮我啊?”

    现在看到生活还有一线生机,王江的兴趣慢慢起来了,连带着气色似乎都变得好了。

    杜峰神秘的一笑:“这个你们就不要管了,山人自有妙计,现在大家快点吃饭吧,吃了饭都早点回,我跟王江去办事!”

    张格跟向旺也不便向峰问什么,也知道只要是杜峰保密的事情,那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问了也白问,干脆闷头吃饭。

    一顿吃了一千多块,最终向旺没有争得过杜峰,这单就由杜峰来买了,不过这点钱对于杜峰来讲,真的太少了,至少比起来还没有昨天中午喝的那瓶酒花的钱多。

    出了门张格跟向旺自己打车回去了,龙一早就开车准备在旁边,杜峰直接将王江跟张晓带着一起送到他们住的地方。

    一路上王江跟张晓都不时的望向龙一,不过龙一的那种冷酷表情让他们有点害怕,所以一句话也不敢说。

    到站以后杜峰先给王江使了个眼色,王江自然是心领神会。

    “张晓,你先回去吧,我跟老大有点事情要谈,一会儿可能回来不是很早,你就自己早点睡吧!”

    听了王江的话,张晓本来心里有点担心,不过想想有杜峰一起,倒也放心,再说了她也并不想违背王江的话,至少在外面她绝对不会违背,她知道,男人有时候最好面子了。

    “好吧,你当心点,别玩太久啊,我等你!”

    看到张晓一步一步走到楼上,杜峰拍拍王江的头,笑着道:“明明把别人爱得死去活来,还假装正经要离开她,我说你脑子真是有病了!”

    王江嘿嘿傻笑,杜峰问:“你是在什么地方输了钱的?你现在带我去!”

    “怎么?老大也好这一口啊?我说老大,你就别去了,有那钱还不如多吃几顿饭,我后来听说了,这赌馆里面有黑幕的,基本上是人去了就被套住了,先给你点甜头,再慢慢的将你套牢,然后一步一步将你的钱慢慢挤到他的口袋里去,这赌博跟吸毒差不多,一旦沾上了,就很容易迷醉进去的。”

    杜峰笑道:“放心吧,我只是想帮你把钱赢回来而己,再说这一行我可是高手啊,今天就给你露一手!”

    王江还是不相信。

    “老大,你没有喝醉吧?”

    看到王江竟然将手伸到自己额头,杜峰笑着赏了王江一个板栗,骂道:“你才喝醉了呢,不要说这点酒,就算再来几瓶白酒,你老大我也不会醉!”

    对于这个板栗,杜峰是完全从叶梦那里学来的,看来一个坏的习惯想要学会还真简单,根本就不用教,多看几次就自然会了。

    王江奇怪的道:“老大,你不会是真的想去帮我翻本吧?”

    杜峰不耐烦的道:“快点说在哪里,要不我可没那么多时间跟你在这玩,帮你解决了事情我还忙着办其它事情呢。”

    王江这才将赌馆的地址告诉杜峰,杜峰吩咐龙一按王江的说的地址一路找过去。宝马车确实好,跑起来省油环保还速度快,仅仅半个小时就从市区赶到虹桥镇的一个赌坊。

    其实这里就是一些有钱人自己开的场子,在地下车库,门口,小区外面,包括几公里之外的派出所附近都有赌场里面的人在放哨,个个都拿着对讲机,一旦有情况,这边场子就飞快的撤散聚赌的人员。

    看来王江是真的输了不少钱,看门的个个都认识他了,看到他来了都似乎很热情的跟王江打招呼,对此王江倒是没有多大反应,其实这些人是只认钱不认人的,对谁都是这么客气的。

    赌场其实面积不大,就几十个平方那么大,设备也很简单,两张大的桌子拼在一起,庄家前面放好40颗麻将加两颗骰子就可以开始作庄了。

    看到前面几十个人热情似火的在堵博,杜峰慢慢走到这些人背后,慢慢的观察起来,其实虽然这里是赌坊,但赌博的方式实际上却只有一种,那就是二八杠。

    二八杠最大的特点就是简单易学,而且输钱赢钱都很快,绝对适合那种孤注一掷的人来玩。

    二八杠的玩法相当简单,闲家洗牌,码牌,叫牌,所谓叫牌就是指牌洗好码好以后,闲家可以要求庄家将面前的两列麻将按一定的规则挪动几次,以防止庄家出千,而叫牌以后庄家也是有权利自己再挪动一次的,而且在没有开赌之前,庄家还可以选择出牌的顺序,但顺序一旦选择就不能随意更改,至少要将面前的40张牌全部推光了,或者是过三圈以后才能更换出牌顺序。

    牌洗好,码好,叫了牌以后就是最重要的一步了,也就是压注。每个人可以压自己,也可以压别人(不能压庄家),每局不限投注次数,但限定上限,一般为10万,也就是每一把最多可以投注10万元。

    下好注以后庄家开始摇骰子,两颗骰子相加的总数决定先由哪一方的拿牌,这个跟麻将中是一样的,比如摇出来的数字相加为5,那就是庄家先拿牌,如果摇出的数字相加为6,那就是从下家先拿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