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每人拿出的牌跟庄家相比,谁的牌更大谁就算赢,而从上往下大小排列是幺鸡一对最大,其次是九筒对,八筒对……这些对子就是俗称的豹子,豹子完了再是按点数,后面依次是9点半(筒子以本身大小作为依据,而幺鸡在这里则单独计半点),9点……

    最大的牌是幺鸡对,最小的牌呢?那就是十点,比如三七,四六,一九等等,这些全算最小,值得一提的是,庄家和闲家的赔率是1:1,而同样的大小算作庄家赢。

    这么简单的玩法,杜峰自然不需要多久就懂了,看来今天的庄家运气相当好,每一圈总是输少赢多,而旁边两个俗称“擦皮鞋”的家伙每人手上拿了好大一扎钞票,正按照每一把的大小对闲家(庄家以外的三家)进行赔钱或是抓钱。

    从旁边“擦皮鞋”的人的脸上,杜峰也能看出今天庄家的收获又不错,看了这么久杜峰也看出点门道了,其实庄家要出千最常见的方法有两种,一种是别人洗牌的时候自己努力记住,然后动牌的时候就努力让庄家的牌比下面的大,第二种是自己在麻将上面做点手脚打点记号,第三种就是摇骰子的时候控制拿牌的顺序。

    其实第一种也不能叫出千了,因为那是要考验眼力和记性的,在这种场子中真正的高手自然是没有的,所以用第一种方法没有谁能掌握到,当然杜峰这种记忆力超群的怪胎除外。

    又看了几圈杜峰心里有了底,从口袋里面抽出一叠百元大钞,大概有两千块钱左右,没办法,身上的现金就只有这么多了。

    新的一轮又开始了,杜峰往天门(庄家对面的闲家)砸下2000元,然后不动声色的站在旁边,王江赶紧在他耳边道:“老大,我看压上家才行啊,你看上家一直比较火,天门好像运气不行啊!都连续几圈输了。”

    杜峰低声道:“别出声,你要是行还输钱?”

    王江只得嘿嘿干笑,是啊,要是自己行咋每次都输钱?

    “买定离手了啊,来,三七十点,上门拿牌!”庄家掀开装着骰子的罩杯大声吆喝,这骰子在压之前就摇好了,这也是二八杠的规矩,以防庄家能控制骰子的太小进而控制拿牌的顺序。

    陪门头(三位拿牌的闲家)的人都半牌慢慢的在手上搓,看起来这一把三位闲家的牌都不小,因为从他们脸上的笑容可以看得出来。

    “开了啊,开牌!”庄家自己把牌捂住,向闲家的人要求道。

    “金枪挂乳罩!”上家似乎底气比较足,这个俗称金枪挂乳罩的牌也就是一个七筒,一个二筒了,加起来为九点,确实不小了。

    “吃!”庄家面无表情的说完,右边“擦皮鞋”的家伙已经将上家面前的钱全部收走,上家的人也没有要求庄家先给他看牌,因为赌场有赌场的规矩,庄家最后亮牌,如果收钱收错了,那可是要赔双倍的,所以闲家虽然很想庄家看错牌以致于收错钱,但这种机率不是没有,而是太小了。

    下家的人吼道:“黑鱼钻裆!”看得出来,这个家伙心里也有点害怕了,虽然他拿了一个八筒,一个一筒,加起来也是九点,但因为他这副牌也只是比上家那个稍微大一点而己,真正想要赢了庄家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庄家也是“金枪挂乳罩”二七筒,但连他自己都觉得这种可能性太小了,所以他有点迫不及待的喝出来。

    “杀!”果然,庄家仍然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擦皮鞋的人开始收下家的钱,两家钱一收,旁边很多压注的人开始叹气了,对现在唯一有机会的天门大家是不太看好的,因为天门今天特别霉,一直输钱,而且这一把绝大多数钱都压在了上门跟下门,而天门也就只有杜峰压下的2000块,以及决定孤注一掷的配门头的天门自己压下的1万块钱。

    “天门亮牌!”庄家道。

    “嘿嘿,输了十多万,老子终于也有翻身的时候了啊,关灯!”

    坐在天门的家伙可能是真的输得太多了,说话的声音都有点抖。

    “啊!”所有的人都大声惊叹,所谓的关灯就是指手上拿着一对幺鸡,这种牌基本上是赢定了,当然也有一种机会,比如庄家也拿一对幺鸡,显然这一把不可能,因为前面已经出现过一只幺鸡的牌了。

    “赔钱!”庄家仍然是那副不咸不淡的腔调,似乎一切输赢都和自己没关系一样,同时把手上的牌亮了出来,乖乖,九筒豹子一对。

    旁边擦皮鞋的人甩给天门一扎钞票,不用数,都扎好了,一万块,另外还有20张百元大钞。杜峰收好4000块钱,暂时下一把没压,其实刚才洗牌、切牌的时候杜峰早就将所有的牌都记好了,所以他现在想要赢钱就太简单了,因为庄家总是会在每一圈通吃两把,这两把只要杜峰不下注,另外三把杜峰随便压在要赢的一家就保准把把进钱了。

    “老大,你真神了!嘿嘿,你咋知道天门会赢啊?”虽然才赢了两千,但开门红嘛,兆头不错,对于一向输钱的王江来说,还是有点兴奋的,因为他确实很久没有尝到赢钱的滋味了。

    “老大我可是赌神转世啊,呵呵,你就看着吧,别出声!”杜峰现在手上戴着那枚戒指,看起来真有点赌神的派头,头发一甩,又帅又酷,如果此刻坐下来再叼片巧克力,那就十足的赌神高进第二啊!

    果然下一把,庄家通吃,天门坐门头的家伙钱输光了,骂了一声:“妈的,老子今天运气太背了,不来了,谁来坐门头,老子明天再来翻本!”

    看到天门的家伙要走,谁也不想来接替他的位置,因为这家伙实在太霉了,除了刚才杜峰压的那一把赢过,一个晚上也不见他赢一次。

    眼见没人坐门头,为老板打工的庄家正准备让老板派人来,杜峰已经坐了下来,王江则站在旁边,像个跟班一样的,旁边的人群都向杜峰投来同情的目光,小子,坐这个霉位置,今天你有得输了。

    这把杜峰只是压了一百块,旁边有人低声嘲笑起来,确实在这种场子中起身一般最少也是500块,不过杜峰甩一百块在台面上仍然没有谁什么,因为也没有明文规定每把最少可以压多少。当然了,一百块是可以压压,如果你压个50块或是更少,那就不行了,一是庄家没有零钱赔给你,另外老板可能会以为你是来找麻烦的,直接找小弟来把你给扔出去了。

    “买定离手了啊!二五七,天门拿牌!”庄家又开始吆喝。

    杜峰拿过牌,看都没看,就放在桌子上,因为他早就知道了,自己这把是十点,是输定了的,自己抽出烟放在嘴里叼着,又给王江扔了一根,后者赶紧帮杜峰点上。

    这把上家拿的牌是“小猴上树”,也就是三六筒,这牌已经很好了,不过庄家居然正好也拿了个三六筒,所以上家又输了,而下家跟天门一样背,全是十点。

    可能现在是高峰期,虽然有输钱的走了一些,但人却似乎比刚才更多了。杜峰每把都压钱,但输的时候是一百,赢的时候则是自己面前的钱全压上去的,所以如此滚雪球般的下来,杜峰只用了半个小时就赢了十多万。王江一直笑得嘴都合不拢了,现在他甚至都相信杜峰绝对是赌神转世了,要不这么霉的位置别人坐上去输得精光,他上去就把这位置坐得这么火,几乎是把把有钱赚。

    几家欢喜几家愁,庄家就心里开始发毛了,因为现在所有的人似乎都认准杜峰了,杜峰下哪他们就跟哪,而且都是赌注越下越大了。这个庄家其实还是有几分本事的,把把都能将牌做得很好,但你总不能把牌全做成把把庄家通杀吧,那样谁还玩啊,可要不这样你只要给闲家一次机会,一圈下来你通杀四把(庄家可不敢这样做牌),闲家一样可以大把赢庄家的钱,因为天门的杜峰每一把都是那么的准确,似乎这些牌他全都认识一样。

    现在庄家也没有在吆喝了,气势完全被打压下去了,而且额头开始冒汗。看看两个擦皮鞋的家伙手上已经没有钱了,庄家向左边那个家伙低声说了几句,当然这些悄悄话也全部落入杜峰耳中。

    “大家等一下,提钱去,马上继续!大家继续下注,大家请放心,我们这里绝对的公平公道,大家趁着今天运气火,多赢点!”虽然是在笑,但庄家那笑容却比哭还难看。

    找麻烦?哼哼!杜峰冷冷一笑,直接把手上的钱全部砸到下家面前,10万,这很好数的,正好十捆。

    “开牌啊,开牌啊!”看到庄家似乎不想开牌,所有的人开始叫起来。

    正好,刚才去领钱的兄弟过来了,将一箱钱提到庄家旁边,同时跟过来一个中年人,中年人向庄家的使了个眼色道:“开吧!今天就是输,也要让大家尽兴!”

    结果不用说,这把又是闲家大赢,庄家大输,一箱子钱马上去了一半,现在闲家每注大都是几十万,一箱钱确实不够赔啊。

    下一把还没有开始,看到在场的人都笑哈哈的数钱,中年人不禁多看了杜峰几眼,这才开始说话。

    “大家静一下,今天因为我们没准备这么多现金,请大家见谅,今天就到这里,大家明天晚上再来,明天我们一定备足现金让大家好好玩玩。”

    “好啊好啊!”所有的人都大声叫好,其实这些人今天都大赢特赢了一回,多的赢了几十万,少的也有几万啊,对于他们这些经常输的人来说,今天真的是个好日子,不过大家既然赢了钱,自然是早就想溜了,不过要是赢了钱就跑,不但自己没面子,估计场子里也不会允许吧,再说跟着杜峰一起压钱似乎从来都不会输,所以大家也就一直在旁边下注压,其实也在等机会溜了,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哪能不叫好。

    看到大家纷纷开始离开,杜峰朝王江使了个眼色,准备离开了,今天收获不错,算起来今天一共赢了40万,估计替王江还了债,不但将他输的钱全部赢回来了,还另外赢了十多万。

    “这位兄弟等一下。”杜峰正要离开,却被后面的中年人叫住了。

    转过身望了中年人一眼,杜峰呵呵一笑:“怎么?赢了钱还不想让我走啊?”

    中年人阴阴一笑:“看兄弟这是说的啥话,赌博赌博,肯定是有输有赢了,今天你赢钱当然算是你的本事,不过我们老板想要见见你!”

    “不好意思,我没啥兴趣!”杜峰似乎不给这个中年人面子。

    前来赌博的人群已经基本全部撒出去了,中年人冷冷一笑道:“这恐怕由不得你了!”

    看到地下室的门被关上,杜峰一点也不在急,不过王江心里可就有点急了。

    “我说胖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听到王江说话,胖哥这才注意到王江,想了一会儿,恍然大悟道:“原来是你啊,我说小子,你可不地道啊,你输了钱我们好心借给你,你不但欠着钱老是不还,今天居然还请了高手来砸我们场子啊!”

    王江连忙道:“胖哥,你这话说得,我怎么会想来砸场子啊,这位是我老大,看我输多了,就想过来帮兄弟翻翻本,这不,运气还不错,要不胖哥这就把我的欠条拿来吧,我现在就还钱,我们还有事,可能以后也不会再来这里玩了,你放心,利息我也一分钱都不会少了你们的,呵呵!”

    那个胖胖的中年人冷笑道:“还钱?哼,你先叫你朋友把今天赢的钱吐出来再说还钱的话吧!”

    胖哥往杜峰的后面使了个眼神,杜峰拉过一张椅子坐了下来,一边招呼王江也坐下。

    “哦哟,输了钱就急啦?还想动粗啦?SH可是法制社会,小心我打110报警哦,呵呵!”

    胖哥怒极反笑道:“看来你是真的来砸场子的了,别说我没给你机会啊,把身上所有的钱全部拿出来,然后滚蛋,而且今后不准踏进这里一步,我就不追纠你的责任,而且你朋友欠的钱我也可以一笔抹掉!如果你不识相,嘿嘿——”

    杜峰笑道:“不识相怎么样?是不是就要动手了?”

    王江赶紧陪笑道:“胖哥,我看这事情也不要闹得太大了,闹大了对谁都不好啊,欠的钱我们还,以后我们也不来了,大家就当从没见过怎么样?”虽然他见识过杜峰的功夫,可他也不想真的把事情闹大,要是被公安抓进去了,那可有得受了,赌博不说,还赌得这么大,估计最少也要关几个月了,罚款那更不用说了。

    可惜胖哥似乎是吃定杜峰了,阴笑道:“我再问你们一次,到底选择哪一条路?是乖乖交钱走人,还是让我们动手?”

    整个地下室突然从四周慢慢走出20多个年青人,手上各自拿着棍棒,有的甚至拿着砍刀,不知道这么多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所有的人看着杜峰与王江都像是看着案板上的肉一样,有的甚至开始吹起口哨来。

    “哎呀!你们要拍电影吗?”杜峰大叫一声,惊喜的道:“还有没有什么角色没人演的?哦,我知道了,你们一定是需要一位男主角是吧?然后出来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是不是?哎,这种戏不知道看过多少回了,真没劲,不过今天我就配合你们一下,勉为其难的帮你们客串一回吧!”

    杜峰一边大叫一边给王江打了个手势让他自己坐好别动,自己则站起来,跑到一边空一点的地方,摆了个李小龙的招牌动作。

    “哦——”杜峰伸出小指,对着一边慢慢围上来的几个青年人勾了勾,相当的蔑视他们。

    “王江,你咋带个神经病进来了?”其中一个小弟看起来还认识王江,看到杜峰现在的动作,不禁嘲笑般的对王江道。

    王江默不着声,其实内心已经在开始为这个家伙祈祷了,小样,愿佛祖保佑你不会被杜峰打残吧,如果你一会儿没被打残,那一定是你家祖坟的风水太好了。

    杜峰听到对面的小子居然把自己当成神经病,气得真是不轻,怒极反笑道:“小子,你敢说我是神经病?你过来,让我好好摸摸你!如果我满意了,我拿点钱请个帅哥来爆了你的菊花!嘎嘎!你信不?”

    故意露出一副很残忍,又很好色的样子,杜峰立即将对面的小子气得哇哇大叫:“小子,你太猖狂了,今天我要不跺了你,我就不是“毒蛇张”了!”

    看到这个叫“毒蛇张”的小弟已经开始要暴走了,一边的胖哥赶紧道:“小张,给他点厉害就行了,打残可以,别伤了他性命!”

    胖哥可是知道这个小张的厉害,那是道上是出了名的狠毒的,在他手上整残整死的人多了去了,所以他不得不打个招呼,否则真要整出什么事来,不是摆不平,而是太麻烦,不划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