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胖哥,你放心吧,我不会伤他性命,只是把他这张臭嘴里面的牙全部拔了就行!”小张凶巴巴的一步一步逼了上来,其它一些人也慢慢向杜峰这边围过来。

    杜峰依然是笑眯眯的站在那里,继续向小张勾勾手指道:“来吧,小子,我今天倒想看看倒底是谁拔谁的牙!”

    这小张其实是最禁不住人激的,哪受得过这种挑畔,眼中凶光一闪,再也顾不得胖哥的吩咐了,抡起手中的砍刀当先冲过来,而且冲过来的速度很快,而同一时间手中的刀已经向杜峰的肩膀砍了下来。

    “啊!”

    虽然小张还没有冲到杜峰的面前,但一边的胖哥却似乎已经能够预料到杜峰的下场了,不禁惊叫出声,暗骂这小张鲁莽,这一刀下去虽然不致于让杜峰致命,但一条胳膊却是铁定不保了。

    王江却仍然坐在位置上,神色一点也不显惊慌,好像根本就不认识杜峰一样,完全是一副看好戏的的样子,听到胖哥开始惊叫,才下意识的转头鄙夷的瞧了他一眼。

    就在王江转头的那一瞬间,小张的刀已经离杜峰的肩膀不及半尺了,而身子也已经冲到杜峰一米多的范围之内。看来小张也是久经沙场了,这一刀虽然简单却是又准又狠,特别是那双血红的眼睛,杜峰一看就知道这家伙以前绝对没有少干这种凶残的事情,否则表情不可能这么镇定。

    说时迟,那时快,眼看着自己的刀已经离杜峰肩膀不及一厘米,不仅旁边的人一起惊叫,连小张自己也瞬间兴奋起来,浑身的血液似乎也沸腾起来,不愧是出了名的“毒蛇张”,这种事情对他似乎根本就是家常便饭。

    刀准确的落到杜峰的肩膀上,小张却突然感觉到自己这一刀似乎是砍在了一堵墙上,刀刃被弹了起来,小张不禁一愣,这种事情可是他从来没有遇到过的,就在刀刃被弹起的那一瞬那,杜峰已经出手了。

    哦,不对,杜峰根本没有出手!

    是的,他出腿了!

    “哼——”

    杜峰就那么看似轻飘飘的一脚踹过去,准确的踹到了小张的胸口,看起来这一脚的力量似乎并不大,在小张的一声痛哼声中,他的身体也随着向后飞去,轻飘飘的慢慢向后飞,像是下面有人托着他在往门口的方向跑。

    这小张不愧是“毒蛇张”,被杜峰踹了一脚在胸口,虽然心痛欲裂,却硬是没有吭一声,而且虽然人直接往后飞去,手中的刀却并没有被他丢弃。其实这把砍刀陪伴了他太多的时间,整整五年,他从一个小混混慢慢变成现在道上谈及色变的“毒蛇张”,这把砍刀曾经为他立下过汗马功劳,所以在他看来,刀就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真可谓是一刀在手,胆气更壮,信心更足。

    除了杜峰,所有的人都张大眼睛盯着小张的身体慢慢从杜峰的面前往后飘去,那种缓慢的感觉牵扯着大家的心,这种缓慢来得太诡异了,让争匀完全不能理解。王江也从座位上站起来了,心里对杜峰更加佩服得紧,而面对于这种场面,他也跟所有人一样愣在那里。

    妈的,有鬼!

    这是现在所有人唯一的念头。

    从杜峰现在所站的位置到地下室的门口,其实仅仅20米不到,但就是这么短的一段距离,小张的身子却硬是被一种近乎神奇的力量托着飞了近5秒钟才慢慢往下掉,而且这整个时间段,小张都思毫不能动弹,从始至终都保持着那种弓形的状态往后飞。

    “咣”的一声,就在小张的身体要往地下掉的时候,地下室的大门被人从外面直接踹开了,而已经严重损坏的铁门像是直接被人拆了下来一样,直直的向小张的身体砸了过来。

    “啊!”

    小张被飞来的铁门再一次砸得飞了过来,杜峰闪身让过,小张啪的一声摔在后面胖哥的脚前,虽然人已经晕死过去,但手中的砍刀却依然抓得紧紧的。

    “嘭!”

    这次小张的身子可飞得快得多了,20多米远的距离只是仅仅1秒钟不到就一晃而过,吓得胖哥满脸冒汗,身子更是忍不住的发颤。

    其实发颤的不仅仅是胖哥一个人,同样包括胖哥的一众手下,因为他们现在被门口的情景吓着了,看着地上被人踢得已经严重变形的铁门,大家猛吞了吞口水,再看向门口时,所有的人同时往后退,绕过杜峰慢慢退到胖哥的身后。

    王江也走到杜峰身后,跟着众人的眼光直直的盯在大门口。

    一身黑衣的龙一冷冷的站在门口,手中握着一柄刀,一把很普通,但却寒气袭人的刀。虽然在杜峰的眼中,龙一现在的样子美极了,酷极了,但在其它人眼中则完全不一样,这些家伙平时不是没见过女人,却绝少见到龙一现在这么漂亮的女人,但现在大家可一点也不胆有任何色心色胆,因为龙一现在给他们唯一的感觉就是恐惧,非常恐惧。

    那是一种随时可能致你于死地却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的危险感觉,所有的人都不会怀疑龙一具有这种实力,这种判定不仅仅凭的感觉,就凭她能一脚将铁门踹开,而且将铁门踹得完全变形,这就足以让他们感到心惊,因为他们的身子绝对不会比这铁门更牢固。

    本来还有点责怪龙一让自己没有表现机会的杜峰慢慢又想开了,哎,现在自己已经有龙一做保镖了,看来以后还是要尽量少出手才对啊,要不这保镖做得还有啥意思?

    看到杜峰慢慢露出的笑容,龙一一步一步的往杜峰这边走来,所有的人看到龙一慢慢逼过来都开始后退,而且开始冒汗,好像龙一的每一步都踏在他们的胸口,让他们的心跳都似乎要停止下来,包括王江,一样有一种将要窒息的感觉。

    龙一终于走到杜峰面前,胖哥及一众手下心里突然产生出一种错觉,这两个魔头不会是对头吧?要真是对头可就好了,这女的一看就是狠角色,而这男的不但狠,似乎还有点邪门。

    “少主!”龙一脸上终于出现了暖意,慢慢的向杜峰恭身行了一礼,在外人面前,她从来都是这样。

    刚才还心存侥幸的胖哥一众人一听到龙一的话,脸刷的全部白了,妈的,咱们今天是得罪谁啦?怎么惹上这两个魔头了,连少主都叫上了,看起来这个男的身份不简单啊!

    杜峰招招手,龙一乖巧的钻进杜峰怀里,现在她哪里是刚才那个煞气冲天的女魔头啊,十足的乖巧美人啊!

    王江被愣在当场,不过却暗暗在心里赞了声:***,老大不愧是老大啊!不过好像老大好多事情都瞒着我们啊!虽然王江这么想,但他心里可一点也没有因此对杜峰有什么其它的想法,因为他相信杜峰不告诉他们总有他自己的道理,绝不会是因为不信任他们!

    看到龙一乖巧的样子,胖哥等人都是跌破了眼镜,这还是刚才那个女魔头吗?不过很快,他们就见识到了龙一的真实一面了。

    杜峰拍拍龙一的肩膀,搂着她缓缓转过身来,龙一的目光瞬间变了,看着胖哥一众人的时候,她更像是看着一众死人,冷冷的语气让众人心底冒寒气。

    “少主,这些人怎么处理?”虽然是在问杜峰,但右手却向左手的刀柄伸去,而且眼中燃起了一股血腥的战意,在她眼中现在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杜峰的朋友,一种是杜峰的敌人,无疑,在她看来只要杜峰不喜欢的人,都是杜峰的敌人,也就是她的敌人,而打击敌人的最好方式,当然就是杀。

    龙一十三岁开始出任务,这些年打打杀杀的事情干得太多,对于杀人这种事情已经麻木得成为一种习惯了,但杜峰却还不习惯这种事情,他甚至到现在为至还没有真正杀过人。

    “还不快滚?!”杜峰其实对这些人也没有多大的恨意,反正冒犯自己的家伙已经晕过去了,估计就算好了也得成个半植物人,现在王江的钱已经赢回来了,所以杜峰的气也消得差不多了,他自然不愿意再搭理这些人,虽然开赌坊不是好事,但这个社会不管哪一种行业,只要存在就是合理的,比如妓院,历朝历代都在禁止,但禁得了吗?

    所有的人都开始撒腿就跑,包括胖哥自己,不过他跑之前倒还记得从桌子上将余下的半箱钱带走,可惜等他再跑到门口时,自己的手下早就溜得干干净净了。

    “回来!”杜峰冷冷道。

    胖哥听到杜峰的喝声,不道没有停下来,反而跑得更快,不过前脚刚搭出门外,后脚却被龙一用脚给踢断了。

    “啊!”胖哥摔在地上痛得哇哇大叫,抱钱的箱子也随着扔在地上,听到胖哥撕心裂肺的叫声,龙一却毫不犹豫的拔刀向胖哥的脖子挥去。

    看到龙一开始拔刀,胖哥吓得一下子停住了哭声,却无论如何都不敢动弹,不只是胖哥吓着了,杜峰跟王江也吓着了,这还得了,搞点钱难道还要搞出人命来啊?!

    “住手!”杜峰急忙出声道,龙一听话的将已经将胖哥皮肤都割破的刀收了回来,疑惑的转头向杜峰望来,一边慢慢踱了回来,她不明白杜峰为什么要阻止她,在她看来敢不听少主的话,就已经该死了,敢于与少主作对的人,都得死!这就是龙一现在的思想,现在的杀人标准。

    将龙一拥进怀里,杜峰笑着道:“算了,龙儿,他还罪不至死,就饶了他这一回吧!”

    龙一点点头道:“龙一听少主的吩咐!”

    胖哥在这短短几秒钟内就从鬼门关走了一遭,感觉到一阵刺鼻了臭味传来,杜峰跟王江捂住鼻子鄙视的瞧了一眼已经屎尿都拉了一地的胖哥。

    “我朋友的欠条呢?”杜峰捂住鼻子,却仍然挡不住那股鼻味,一只手帮捂住的鼻子,一边向地上的胖哥伸出手来,算了,这里太臭,先解决完正事回去了!

    胖哥颤颤惊惊的从口袋里取出一叠借条,从其中翻出王江当初打下的那张借欠条,杜峰瞧了瞧,没有什么问题,这才交给王江,后者看了后,惊喜得差点哭起来,一边伸手撕得粉碎,一边向杜峰感激的道:“老大,谢了!”

    看到王江自己将欠条都吃进肚子里,杜峰知道王江这次是真的悔改了,心里有点欣慰,又从胖哥手上硬是将余下来的那叠欠条一起拿过来放在手心,拳头一握,再松开,纸片纷飞,毁了这些证据,总是好的。

    “以后再敢跟我说谢谢,我就像收拾这些欠条一样收拾你!”杜峰恶狠的对王江凶了一句,看到后者感激的点点头,这才转过头蹲下来,看着还在地上一边打颤一边还浑身大汗的胖哥笑着道:“呵呵,王江是我朋友,你以后不会再找他的麻烦了吧?”

    胖哥赶紧点头答应,开玩笑,看了杜峰刚才的示威,他还敢才怪!胖哥这可是真心话,现在借他十个胆子他都不敢再去动王江了!他可是真的从鬼门关走过一遭的人了。

    杜峰点点头又笑道:“刚才我毁了你们的帐单,我知道你是很心疼的!”杜峰故意停了下来,胖哥果然眼光瞬间黯淡下来,这些欠条相加起来也有上百万吧,现在居然被杜峰给撕毁了,他如何能够不心疼,不过再心疼也低不过命珍贵啊,所以他现在可不敢说什么。

    “我知道你很心疼是真的,不过心疼也没有办法,因为这是你们骗来的钱,我希望以后不再遇到你了!”杜峰说完抓起旁边一只桌子的椅子,杜峰右手随便抓住一张椅子的扶手,一股白烟过后,杜峰的手上飘下丝丝灰飞,而原来的椅子扶手却不见了。

    看到胖哥露出害怕的神色,杜峰这才从他旁边捡起那半箱人民币,从其中抽出几张扔在胖哥面前,自己则将刚才赢来的这些钱全部装入箱子中,这才慢慢往大门走去。

    杜峰还算仁慈,给胖哥留下了几百块打车的费用,这才带着王江跟龙一起慢慢走出新地下室。见到杜峰几人不见了踪影,胖子这才开始拔打120急救车,开玩笑,啥话不说这腿还得快点接上,可千万别残废了。

    被杜峰拉上车,王江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现在居然坐上了这款市面上很少看到的最新款宝马。看到王江投过来的疑惑的眼光,杜峰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些事情,无奈的道:“王江,你是我兄弟,按道理我有啥事都可以给你讲的,但我这大半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有些事情我真不知道该不该讲,该怎么讲,总之一句话,我对你们几个兄弟可没有什么二心,你们不要有什么想法,以后我会找机会慢慢全告诉你们的。”

    王江点点头,没有说话。

    到了王江家,本来已经在客厅睡着了的张晓爬起来给几人端来茶水,杜峰将箱子里面的钱全部扔给王江,王江打死也不要,杜峰没办法只好给了王江三十万,余下的几十万,杜峰也就只好带走了。

    杜峰轻喝了两口就告辞要离开,因为现在已经深夜十一点,再不走也说不过去了。

    王江跟张晓一直把杜峰二人送到小区门口,这一路上感谢的话不知道说了多少遍,搞得杜峰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你们两人现在都没有工作,但你们不要有什么顾虑,好好在家休息吧,要不你们等段时间就跟着我干吧,反正我是不会亏待你们的!”杜峰好意道。

    “老大,别说了,你说我干啥我就干啥,反正我不会拖你后腿的,我这辈子的幸福都是老大给的,老大让上刀山,我绝对不下火海?”

    “哈哈,好好好,果然是好兄弟,那你们现在就在家好好休息吧,等过段时间我将手头事情处理好了,就来找你们。”

    杜峰说完话钻进车里,龙一开着宝马飞一般驶去。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12点了,珍姐在客厅已经睡着了,因为杜峰关门的声音轻,倒也没有吵醒她。

    杜峰自己洗了个澡回到自己的房间,龙一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居然已经溜了进来,面对已经脱得精光的龙一,杜峰对此自然不会客气了。

    其实就算他想客气也不行啊,一个阳气太盛,一个阴气太旺,两个体质特殊的人遇在一起能干些啥事呢?那还不是**啊?

    只一会儿时间,屋子里开始响起诱人的呻吟,虽然锁着门,但这种声音仍然慢慢将客厅的珍姐给惊醒了,这种声音将她刺激得浑身松软,恨不得立即敲门进去,倒是对里面倒底是谁在叫她倒没有多大兴趣了。

    不过最终珍姐还是受住了这种诱惑,但一夜却完全没睡好,不是没睡好,牙根儿就没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