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可能是神龙诀突破了第九层的缘故,杜峰现在好像就算几天不睡觉也一样精神抖擞,虽然昨晚跟龙一折腾了大半夜才睡下,但早上很早就醒了。

    龙一已经不见了,这丫头就是这么懂事,不愿意给杜峰惹一点麻烦,这让杜峰有点感动,现在美女多,但跟了你又不烦着你,该出现时出现,不该出现时绝不出现,这样的女人很少。

    对于龙一,对峰现在越来越喜欢了,不说极品的身材相貌,也不说身怀绝世武功,只说她冷酷的外表下面隐藏着的火热**就让杜峰万分留恋。

    自己倚在靠床头躺下,点燃一根烟杜峰开始思考今后该走的路。

    现在神龙诀已经修炼大成,是该想办法去完成朱志辉为自己设下的目标了,虽然想要达到那个目标需要漫长的时间和艰苦的努力,甚至就算毕生努力也不一定能实现,但杜峰明白,任何事情都需要去做过才知道,努力不一定会成功,但不努力去做却是万万不可能成功的。

    尽管自己已经身怀绝世武功,在这个世界上也可能真的是少有敌手,但现在这个社会,不再是武力的天下,就算自己能够抵得过一般的刀枪子弹,可还能抵得过飞机大炮不成?所以想要达到目标只有随大流,先要发展出绝对优势的经济基础,再发展出先进的科学技术,进而达到科技强国的目的。

    想要发展出绝对优势的经济,只能开创自己的商业商国,而想要建立自己的商业帝国,第一步当然是要开办自己的公司,这是勿须置疑的。

    钱!杜峰现在其实最需要的是钱,因为开办什么样的公司其实他已经有自己的想法了,当初在石屋中读了那么多的书可不是白读的,光一部神龙医典就足够自己在医药行业开创出一片天地了,这也是他一直以来就想完成的一个梦想,将中医发扬光大。

    虽然现在自己已经是神龙集团的主人,但杜峰知道,那毕竟不是自己的东西,而是白若云这些年努力打拼出来的,而且自己都已经答应要重新开创一番事业,那这个资源是不能再想要去利用了。

    除了神龙集团的资源,杜峰现在真正可以用的其实也只有两种资源,一方面,自己的脑袋里可以说已经将各行各业比较先进的技术大半都装下了,而且还有包括护龙队这一批身手高绝的手下,但这些暂时却不能转化成钱,总不能让他们去打家劫舍吧?另一方面自己就只有从石洞中带出来的那一部分珠宝了,这些珠宝看起来好像跟金钱一样,但要真正变成钱也没那么容易,首先最好的不能拿出来卖,那是国宝,将来说不定还要交还给国家,另外一部分就算能拿出来拍卖,也要经过比较长时间的操作过程,总不能拿到当铺去当垃圾处理了吧?

    拿出白若云给自己的那张信用卡,杜峰陷入苦闷之中,这钱自己虽然能用,但总不能大批量的取出来创业吧?那跟直接利用神龙集团有啥区别?

    想到自己还答应了要帮珍姐解决公司的经济危机,又想到昨天晚上还答应让王江过来帮自己做事,杜峰深深吸了一口烟。

    有了!杜峰灵机一动,自己不是还有一身功夫吗?好像这一身功夫用来赌博倒还挺方便,昨天晚上虽然只是小赌了一番,但那也已经能够说明这个问题了,虽然自己不怎么打牌,就算打也只是过年过节跟几个朋友小打小闹而己,但对于赌博杜峰还算略知一二的,仔细想了一下,不管哪种赌博方式好像自己都占尽优势,因为他可以利用自己透视的能力将对方或是其它人的牌看得清清楚楚,这样难道还不能赢钱?

    不过,虽然杜峰现在心里已经开始YY自己像电影中周润发一样坐在世界赌王争霸赛的现场了,但他心里也清楚一个事实,那就是赌博毕竟不是长远之计,而且这样去赢钱虽然能快速致富,但总是缺少了一份过程的享受,说白了就是作弊。

    而且,就算去赌博也不能在国内赌,要赢钱也要跑到国外去,而且赢得差不多就回来改行,因为自己赌博的最终目的也仅仅是积累点原始资金以便于创业而己。

    到哪去赌呢?当然是RB了,对于熟知近代史的杜峰来说,他对许多国家都怀着仇视的心,而其中又以RB为最。

    本来杜峰是想起什么事情就要马上去做的人,但现在都快要过年了,自己还得准备回家一趟,所以这个计划只能推迟到过了春节以后了,不过仅管如此,最近这段时间杜峰也不准备荒废,因为他还有许多的事情需要做。

    既然打定了主意,杜峰原来的苦闷心情也就随之变得有点高兴起来,他甚至都开始幻想着自己在RB赌场大杀四方的场景了,不过YY归YY,饭还是要一口一口来吃的。

    杜峰洗濑以后出来才发现昨天晚上还在沙发上的珍姐居然不见了,知道她可能中途醒了回房间去了,也不去吵醒她,自己到厨房去做了几样早餐。

    正准备自己先享用了就出去办事,珍姐已经从房间走出来,一边还打着呵欠,看到杜峰脸无端的红了一下。

    “你找什么呢?”杜峰笑着问。

    “啊——没找什么啊!”嘴上说没找什么,但珍姐坐到杜峰旁边眼睛却依然是东张西望的搜索个不停。

    “老公,人呢?”珍姐亲了杜峰额头一口,虽然明知道昨天晚上杜峰跟别的女人搞了大半夜,但她以前曾说过不介意的自然要遵从之前的诺言,所以故意大方的问道,不过要说心里一点也不吃醋那也不可能,只不过想想昨天杜峰回来以后曾经体贴的为自己盖上毛毯,她虽然心里有点怨幽,但也有几分欣慰。

    “什么人?”杜峰奇怪的道。

    “哼,我又没有责怪你什么,你干嘛还要瞒着我啊?”

    看到珍姐怨幽的表情,杜峰有几分明白了,但还不是很确定,所以干脆继续装糊涂。

    “我是真不明白你说的什么啊?”

    珍姐的眼圈一下子变得有点红了,盯着杜峰的眼睛可怜兮兮的道:“老公,你为什么要骗我呢?我以前都说过我不会介意你有其它女人的,我知道我年龄比你大太多,我也不求什么名份,但你——”

    珍姐说不下去了,眼泪开始涌出来。

    “别哭,别哭,老婆,你说什么话啊,我怎么可能骗你呢?哦,你是不是昨天晚上听到什么了?”杜峰不敢再装糊涂了,要是再哭下去,他可真要头痛了,所以赶紧把珍姐拥到怀里,一边帮她擦拭脸上的泪水。

    得到了杜峰的爱护,珍姐似乎高兴了一点,小嘴一瘪道:“我能听不见吗?叫得都都那么大声——”珍姐的声音越来越低,说到后面连自己都说不下去了。

    汗,难道龙一那丫头真的叫得太大声了吗?我怎么不觉得?杜峰尴尬的笑笑:“真的很大声吗?”

    “你坏!你坏!故意羞珍姐是吧?”珍姐将小脸埋进杜峰怀里,小拳头开始捶打在杜峰身上。

    看到珍姐露出与小雪截然相反的羞态,杜峰又开始YY起来,要是两母女现在一起对自己娇嗔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场面啊!

    “好了好了,我告诉你吧,她走了!”杜峰放开珍姐,后者虽然坐在旁边却依然倚靠在杜峰身上。

    “你怎么不留她吃过饭再走啊,再说我也想见见她呢。”珍姐嗔道。

    “有什么好见的?难道你不吃醋!?”对于这个珍姐,杜峰有点摸不清珍姐的真实想法。要说女人不吃醋,那杜峰是绝不相信的!

    “我才不吃醋喃,你那么厉害,我一个人也应付不下来,再说,我原来就说过,我只是你的地下情人而己,只要你不抛弃我,我就心满意足了!”

    珍姐满脸通红的低声笑道,但语气中的幽意杜峰却能够听得出来。

    “乖,以后你们会见面的,再说我已经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是有点花心,而且现在就已经有好几个女人了,但我对你们每一个人都是一样的喜欢,而且也从不隐瞒这些事实,你不要总是这样将自己排斥在外,这样不好的!”杜峰拍拍珍姐的肩膀。

    “我——”珍姐欲言又止,有些事情说得容易,但做起来却很难,不是她不想融入进来,而是她也老是忘不掉自己的过去,而且对自己的年龄她确实有点自卑。

    更重要的一点是,她不愿意挡住了小雪将来的路,小雪对杜峰的感情她这个当妈妈的比谁都清楚,虽然杜峰尽力在躲避着小雪的纠缠,但珍姐相信杜峰对小雪有好感,而且男人对母女同夫这种禁忌的事情绝对是有憧憬的,她相信只要将来自己将有些事情交待清楚,杜峰最终也会接受小雪。

    “好了,好了,我们都别提这些事了!来,我做了几样早点,你快一起来吃吧,吃了我还要出去办点事情!”杜峰将珍姐抱过来在她嘴上亲了一口,又将她抱到怀里。

    珍姐才刚刚起来,连洗濑都还没来得及,赶紧从杜峰身上溜了下来,一边挡住杜峰的嘴,一边将杜峰已经伸进自己胸前睡衣中的魔手打掉。

    “老公,等我一下,我还没刷牙洗脸呢,好脏的。”

    看到珍姐扭着屁股消失在厕所门口,杜峰犹自添了添嘴唇,嗯,不错,味道好极了。

    珍姐出来的时候,杜峰已经到厨房拿来碗筷,为她盛好了一碗汤,珍姐幸福的从杜峰手上接过去,坐到杜峰旁边。

    “这可是我特别做的汤,这汤喝了以后对我们都有好处的!”杜峰贼笑道,一边将珍姐抱到怀里坐下。

    “不要。”嘴上说着不要,珍姐却还是顺从的坐到杜峰怀里。

    “这汤有什么好处?”珍姐好奇的问,一边去拔开杜峰再次伸进胸口的魔手,可怎么看都是欲迎还拒。

    杜峰将嘴巴凑到珍姐耳旁边嘀咕了一阵,不知道是杜峰在她胸前的抚摸起了作用还是杜峰说了什么羞人的话,反正她的脸慢慢变得通红。

    “你啊,真不知羞!”珍姐伸出一根手指在杜峰的额头点了一下,羞红的脸上媚意十足。

    杜峰左手在珍姐的胸口不断的抚摸,右手却从珍姐手上接过勺子盛了一勺汤喂到珍姐嘴里,珍姐当然是来者不拒,这么浪漫幸福的事情她可是从来没有经历过。

    自己连续吃了几口,珍姐道:“老公,你别光喂我喝啊,你自己也喝点啊!”

    杜峰色迷迷的道:“老婆,我这可不仅仅是喂你喝啊,也等于是在喂我自己!”

    珍姐奇怪的道:“什么意思!”

    “嘿嘿,这汤可是古代流传下来的一个秘方,据说可以让女人催生出奶水呢!”杜峰现的脸皮是越来越厚了。

    “老公,你真是太坏了!我现在发现你这次回来变化太大了,有时候我都不敢相信你还是以前那个正直胆小的杜峰了,现在你简直——”

    看到珍姐将头扭到一边,脖子上却已经红成一片,而且胸前的两粒樱桃也早就硬绷起来,杜峰笑着插口道:“简直怎么样?”

    “简直就是个流氓!”珍姐娇嗔道,却被杜峰突然拉起睡衣一口咬在胸前,不禁“啊”的叫出声来,要不是被杜峰搂得紧,估计都要弹跳起来了。

    “老公,你在干嘛,不要——”珍姐拼命抑起脖子,一双手抱住杜峰的头,不知道到底是想把他推开还是想将他按得更紧,反正胸口已经自动的往杜峰的嘴里凑进去。

    “哦!”珍姐又是一声呻吟,杜峰终于松口将头抬起来,手却继续在珍姐的胸前摸捏,笑着道:“你不是说我是流氓嘛,流氓现在想吃奶了!”

    珍姐突然身子一阵颤动,终于缓缓的松驰了下来,杜峰暗寒,***,咱家不会这么厉害吧,就这么几下就将珍姐搞定了,怀疑的将手伸到珍姐下面一摸,果然一片水渍。

    “老婆,你现在越来越不行了!怎么这么几下就来了?”杜峰笑呵呵的对珍姐道,可惜后者现在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是白了一眼,长吐了几口轻,闭着眼睛好久才终于睁开懒懒的道:“都怪你,还不放我下来,我要去洗一下!”

    杜峰一边笑着将珍姐扶坐下来一边还不舍的在珍姐的胸口狠狠的捏了几把,珍姐又是几声娇嗔,杜峰这才放开。

    等珍姐从浴室红着脸走出来,杜峰早就把碗筷都收拾好了,已经坐在沙发上开始抽烟了。

    “哦,老婆,我问你件事情!”

    珍姐坐在杜峰旁边,将头躺在他大腿上,懒懒的道:“你问吧!”

    “SH最大的珠宝店是哪一家?在哪里?”

    珍姐抬头奇怪的道:“你问这个干嘛?你难道要去买什么首饰?那里的东西可是很贵的!”

    杜峰点了点珍姐的额头笑骂道:“你就这么看不起老公我啊,你别管我,你只管告诉我就是了。”

    “是淮海路的周氏珠宝行,好像那里只是一个分店吧,总店在哪我也不清楚,因为我一般都不买什么首饰。”珍姐说的是实话,她确实不喜欢戴这些珠宝首饰,因为这些东西戴了也只是增加人的一点气质而己,而她不戴这些一样气质超群。

    “哦,我知道了!我有事一会儿要出去办理一下,你今天要上班吗?”

    珍姐这才惊觉今天还不是周末,赶紧一看时间急道:“完了,我9点钟还约了个客户谈事情呢,现在都快到时间了,不行,我得先走了!”

    一边给公司的秘书打了个电话吩咐一会儿客户来了以后让稍等一下,珍姐自己赶紧换好衣服提上包出门上班,刚刚出了门又跑到杜峰面前,在杜峰嘴唇上亲了一口笑道:“老公,我走了,晚上我早点回来给你做好吃的!”

    既然珍姐也走了,杜峰也就不想在在家呆了,给龙一打了个电话,就换好衣服出门。按照珍姐说的来到淮海路,果然,周氏珠宝行不愧为SH最大的珠宝拍卖行,老远就能看到那块巨大的广告牌。

    让龙一在车上等自己,杜峰自己走进店里,店里没有客人,但装饰得却很有几分特色,四周的墙壁上是一些当世名家的书画真迹,而古色古香的柜台也尽显古典的神韵。

    两位接待小姐热情的向杜峰介绍了该店的来历,杜峰才知道原来周氏珠宝行居然已经传承上百年了,现在已经发展成亚洲最大的珠宝商行,而以典藏明清时期古玩而出名的周氏珠宝行在世界珠宝行业也占有着重要的位置,确实是声名远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