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请问你们这里收购珠宝吗?”听完接待小姐的介绍,杜峰感觉确实是不虚此行,于是开门见山的道。

    “先生,请问您贵姓?”

    “哦,冕贵姓杜。”

    “当然收购了,难道杜先生有珠宝要卖吗?如果有,我可以叫我们经理跟您谈的。”接待小姐礼貌的问道。

    看到杜峰点头答应,接待小姐让他稍等,径直走进里间。

    半响,那接待小姐再一次走到杜峰面前道:“杜先生,我们经理请您进去谈谈,请随我来好吗?”

    “好吧!”杜峰答应一声跟着接待小姐一起走进里间。

    “周经理,杜先生来了。”接待小姐礼貌的将杜峰让进屋。

    “哦,好的,小刘,你先出去吧!”一个戴着厚厚近视眼镜的中年人一边热情的走过来与杜峰握手,一边挥手让接待小姐出去。

    “哦,杜先生请坐。”

    杜峰陪周经理坐下,后者双手递过来一张名片,一边给杜峰自我介绍了一番:“鄙人是周氏珠宝行淮海路分店的经理周平,全权负责本店的珠宝销售及收购事宜,当然一般情况下我还可以进行珠宝的鉴定,今天能认识杜先生,真是荣幸。”

    既然周平这么客气,杜峰也就笑道:“幸会幸会!”

    见杜峰也没有主动提出珠宝的事情,周平倒也不急,笑着道:“哦,你看我太失礼了,来了这么久还没有问杜先生喝什么呢?呵呵,其实我这里除了几种茶叶,也就是白开水了,对于咖啡这类东西,因为我不太喜欢喝,所以也就没有准备,还请杜先生见谅,如果不介意,我来为杜先生泡壶茶吧。”

    没想到周平居然跟自己一样喜欢喝茶,对咖啡有点排斥,又见到一边茶机上确实摆放了一套精美的紫砂壶,看起来好像比自己淘的那副还要好,这让杜峰一下子觉得跟周平的距离拉近了不少。

    “原来周先生也喜欢喝茶啊,实在是巧,我平时也就喜欢泡泡茶,对咖啡这类东西也天生喝不惯,看来我们还真是有缘啊。”

    周平一听果然跟杜峰一样兴奋起来:“是吗?那真是太好了,哎,杜先生,哦,不,杜老弟,我今天总算是遇到一知己了,来来来,今天我非得好好给你泡一壶不可,看了吧,这茶叶可不是一般的茶叶啊,正宗的福建大红袍,听说由于产地特殊,所以每年的产量极少,这点茶叶还是我缠了家父好久才搞到的,平时连我自己都舍不得喝,今天我就大方一回,我们两人一起奢侈一下。”

    看周平连称呼都改了,杜峰当然也就顺着竹杆往上爬了:“没想到今天还真是来对了,呵呵,那我就先多谢周大哥了。”

    周平一边从茶机下面拿出一精致的茶叶礼包,一边又开始炫耀起自己茶具的珍贵:“杜老弟,你看我这套茶具如何?”

    这套茶具杜峰早就注意到了,对这方面的知识他可是比常人懂得多,仔细看了一会儿,惊声道:“周大哥,这茶具不会是徐汉棠所制吧?”

    其实杜峰之前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曾经读到过关于当代茶具的文章,里面曾说过:“新世纪后,一把当代名家如顾景舟、朱可心、蒋蓉、徐汉棠所制壶,动辄数万、数十万元,且有行无市,无特殊关系者,一般藏家只能作壁上观,少有可能收藏到名家真品。”

    当时杜峰就特别想有机会能淘到一套这些名家所制的茶具,不过这种事情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就算自己遇到了没有钱也一样搞不到,所以他他也知道自己大半没有这种机会,没想到现在却亲眼见到了徐汉棠所制的真品,难免有些惊喜,内心也是颇感欣慰的。

    周平哈哈笑道:“杜兄弟果然是饮茶之人,仅仅凭这壶上的一个“棠”字就认出这茶具的来历,你既然能认出这壶,自然知道这壶的珍贵了,呵呵,其实这种极品大红袍要是用一般的茶具还真不一定能泡得出好味道来。”

    杜峰感慨道:“是啊,今天真是不虚此行啊,不但见识到了传说中的极品茶具,更能有幸饮到极品大红袍,真是托了周大哥的福,心里还真有点不安呢。”

    周平一边熟练的洗壶,一边认真的打断杜峰道:“杜兄弟这话就不对了,既然你我都是爱茶之人,现在又更以兄弟相称了,就算不是知己,我想朋友总算是了吧?既然是朋友,有好茶怎么可以不共享呢?再说,这么好的茶,你让我一个人喝,或是找个不懂茶的人来喝,我还真觉得是浪费,所以啊,我还得感谢你呢!”

    杜峰也不再客气,直言道:“周大哥,看来你也是泡茶的高手,我对此虽然不算是高手,但也算是有些心得,一会儿喝了周大哥泡的茶以后,我再为你泡一壶,以表谢意。”

    “啊,我就知道杜兄弟肯定也是此中好手,那一会儿我可是有口福了。”周平笑道,一边说话,手上却是熟练的点火烧水。

    其实紫砂壶收藏,修身养性,品茗、品古老的茶文化,才是最本质的文化追求,这也才是新仿名家紫砂壶能够在古玩市场上风行的一种文化背景。

    收藏陶瓷器者,如只收藏明清彩瓷,而不收藏新石器时期的彩陶、汉代釉陶、陶俑,文化根须不深;不把玩新旧紫砂壶者,文化情趣不浓。

    所以如果都是爱茶之人,相聚没有一壶好茶,从何谈起?北京琉璃厂街的老古玩商,进门先请品茶,而不先谈生意,这是行规,这是传统!

    周平是地地道道的古玩商,而杜峰虽然算不上古玩商,但对这种古玩也是兴趣十足,自从在石屋中读了一些这方面的书之后,又加上本身对茶艺的追求,让他的古文化修养也是比一般人深厚得多,所以两人现在都绝口不谈生意,只谈茶艺。

    没过多久,周平的茶就泡好了,两人端起茶杯,恭敬双手捧起互相敬了一下,这才慢慢的送至嘴边喝下,两人同时将眼睛闭上,回味良久,杜峰首先睁开眼睛道:“果然是好茶,哎,看来这么多年的茶是白喝了,今天我才第一次领略到茶艺的博大精神啊,以前小弟还常常以为天下就自己才是茶中高手,实在是夜郎自大了。”

    周平也睁开双眼,认真的道:“杜兄弟这话就不对了,茶艺一项不比其它,你现在年龄还小可能还不能深层的体会到一些东西,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你也确实比一般人懂茶得多,所以你也不要如此感触,其实我以前也跟你一样,直到今天我仍然没能真正追求到茶艺的真正至高境界,坦率的讲,我每一次泡出的茶都不太一样,比如今天,配上这种好茶,这种好茶具,再配上你这么一个懂茶的知己,我泡出的茶就比以往的好得多,可能过了今天你再让我泡出如此味道,我就再也达不到了。”

    杜峰点点头,深以为然。

    小小的一壶茶,实在倒不了几杯,眼见茶壶见底,杜峰再亲手泡了一壶出来,虽然比刚才周平泡出的少了些许成熟,但也另有一番味道,自然也得到周平的极力赞赏。

    两人这一番交谈下来就是半天,都到了吃午饭的时间,周平要邀请杜峰一起出去吃饭,杜峰这才想起今天来的主要目的,赶紧道:“哦,周大哥,你要不说我还真忘了今天来的正事了,呵呵!”

    周平拍拍脑袋笑道:“是啊,没想到我们如此投缘,我也忘了你是来出售珠宝的了,好吧,咱们私事谈完,现在再谈公事好了,你先把你的宝贝拿出来让周大哥看看,不是吹,一般的珠宝我一看就知道好坏——”

    周平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杜峰突然拿出的宝贝吓了一跳,生生把下面的话打住,从杜峰手上接过那粒婴儿拳头大小的珠子看了看,脸色巨变道:“天啦,杜兄弟,这不会是传说中的夜明珠吧?”

    看到杜峰笑着点了点头,周平神色慎重的从抽屉里拿出一柄显微镜开始仔细的观察起来,过了很久才抬起头来,疑惑的道:“杜老弟,如此贵重的东西你竟然要卖掉?”

    杜峰点点头奇道:“这东西很贵重吗?”

    周平大叫一声:“什么?你不知道它很贵重?天啦,幸亏你遇到我,要是到其它地方去了,说不准别人就把你蒙了,你过来坐下,听我慢慢给你说。”

    周平将杜峰拉过来坐到沙发上,一边又将珠子放在桌子上仔细的端详了一番,再在一边的墙壁上按了一下,本来光滑如镜的墙上居然出现一道玻璃门,杜峰被周平拉着进去。

    里面是一间几平方大小的小屋,而且四周都是一些各色的幕布,周平也不吭声,将身后的门关上,再将四面墙壁上的黑色幕布拉下来,再将墙上的灯全部关了。

    屋子里瞬间一片漆黑,但仅仅几秒钟,周围的光线再次慢慢亮了起来,这些光线当然就是现在周平手上那颗夜明珠散发出来的了,过了大概一分钟不到,四周的光线越来越亮,居然比刚才开灯的效果也差不了多少了。

    这样的效果杜峰早就知道了,不过他万万没有想到周平现在居然再次激动得大叫:“真的是它,真的是它,我终于再一次见到它了!”

    周平一边将墙上的门打开,拉着杜峰出来坐下,一边犹自激动起来:“真的是它,真的是它,不行,我得将老爸叫来,如果它知道我遇到这种宝贝不叫他,那我就死定了!”

    现在周平完全顾不得杜峰了,拿出电话先拔通了他老爸周治海的电话,杜峰刚才也已经知道了,这周平居然是周氏珠宝行董事会主席周治海的独生子。

    “老爸,我见到夜明珠了,真正的夜明珠,就是十年以前你带我一起在英国皇家拍卖行见到的那种夜明珠,什么,你马上过来,好好好,我等你。”

    周平挂了电话,仍然是一脸狂喜,看到杜峰一边怪怪的盯着自己,这才发觉了自己的失态,终于勉强让自己平静下来,这才对杜峰道:“杜老弟啊,你是从哪里搞来的这颗珠子啊?”

    杜峰撒谎道:“哎,其实这珠子也是我家世代相传的,虽然知道它贵重,但却一直当成传家宝在看待,倒并不知道它究竟值多少钱,最近兄弟想开家公司,手上又没有钱,想想这个东西放在我家也发挥不了什么作用,所以就想拿出来卖了算了。”

    看到杜峰真诚的样子,周平一点也不怀疑,不愧是周氏珠宝行的未来接班人,在重宝面前仍然不失诚信,认真的对杜峰道:“杜老弟,我给你讲讲吧,这颗珠子相传来自明朝的皇宫,是当世仅有的几种夜明珠中最为贵重的一种,也是体积最大的一种,至今在国内还没有收藏者收藏到这种夜明珠,我也是在十年以前一次偶然的机会与家父一起到英国皇家博物馆参加一次拍卖会才见到的,当时这颗珠子被英国皇家博物馆高价拍得,当时的价格是1000万美元,也就是约一亿人民币,至今仍然被该博物馆视若珍宝,也是当今已知的最大体积的夜明珠了。”

    “啊,这么贵啊?那现在能卖多少钱?”杜峰这次倒是真的吃了一惊,太吓人了吧,这种珠子在石洞里面多的是啊,一颗在十年前就能卖1亿,那十年后不知道又要值多少钱啊?

    周平道:“哦,这个倒是很难说,虽然现在过了十年,按道理应该更贵了,但上次那毕竟是当世发现的第一颗,其意义与这一颗又自然不一样,不过再怎么说,这颗珠子按我的估计,要是再次拿去拍卖,比上一颗绝对会只高不低,这一点我还是有信心的。只是——”

    看到周平不舍的眼着手里的夜明珠,杜峰忙道:“只是什么?”

    周平摸了摸手上的夜明珠道:“这夜明珠十年前就是一神秘华人委托英国皇家拍卖行代为出售的,可惜最终我们的国宝却落在了别人的皇家博物馆中,我们想看还得花钱才行,这实在是挺悲哀的一件事,这也是家父常常引以为憾的一件事,所以虽然出于商业上来考虑,如果杜兄弟你真要卖,我们愿意帮你进行拍卖,不过要抽取5%的佣金,但从国家民族大义上来考虑,我还是希望你不要进行拍卖,说不定这次又被别的国家高价拍得,虽然你赚了钱,但国宝却外流到其它国家了。”

    原来周平考虑的是这个问题,杜峰松了一口气,这种珠子他多的是,而且比这更大的他都有不少,他自然不会害怕落到别国了,所以轻松道:“原来你考虑的是这个问题啊!”

    周平考虑了一下道:“杜兄弟,如果我们想要收购你的珠子,那样你一定会少卖不少钱,因为我们虽然在行内也算是比较大的公司了,但真正与西方一些珠宝行相比,还是有一段距离的,而且我们是以出售珠宝为主,真要收购了这颗珠子还是得以更高的价格卖出去,所以我们不能收购。

    如果拿出去拍卖,不但你能得到更多,我们也会因此获得不菲的佣金,并且在行业内也会更有名气,实在是两全其美的事情,不过一旦这颗夜明珠真的拿出来公开拍卖,可以说,有很大可能性这国家就会落到外国人的手里,所以我们实在不想为了这份佣金而让国宝流落异乡。

    所以,我建议杜兄弟如果不是很缺这份钱,是不是可以考虑不用出售这颗夜明珠?你如果真的需要钱,我个人愿意支助你200万,让你开公司,不够我可以增加支助,当然你可以当借我的,也可以当我入股,到时候股份一半送给你,无论公司发展如何,我绝不插手进来,你看如何?”

    听到周平如此一说,杜峰心里还是挺感动的,现在如此深明大义,如此有爱国热情的商人实在不多见,看来将来自己还要多团结一下这类有爱国热忱的商人才行,否则要实现自己的目标就非得靠自己单干了,那当然不是上策。

    不过杜峰有自己的打算,当然不会愿意让周平出钱让自己创业了,那样跟拿神龙集团的钱创业不是一样了吗?再说,虽然周平愿意送自己一半的股份,但这让杜峰感觉就很不舒服,搭伙做生意终究没有一个人独资的方便。

    正在这个时候,周治海也到了,这是一个60多岁的老人,红光满面,很有精神,进来以后一边听周平讲解事情的经过,一边接过夜明珠仔细的观察起来。

    过了很久,周治海才抬起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哎,没想到我有生之年也能轻手摸到这种旷世奇珍,看来今生无憾了,想起十年前的那次拍卖会,我就常常觉得内疚,作为Z国人,却眼看着国宝落入别国人之手,自己身为国内珠宝行业的领头羊却也无能为力,虽然这事情我们也是真的尽了全力,但事情的结果却还是常常让人感慨。

    所以,对于周平刚才的建议我也是大力支持的,咱们Z国商人并不是人人都唯利是图的,在国家利益面前,我们都应该先抛开个人利益来认真对待,不知道杜先生对我儿子的建议有什么想法?”

    看到周治海父子两人期待的眼光,杜峰呵呵一笑道:“周伯父,周大哥,在我回答你们问题之前,我想先问一句话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