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但说无妨。”周治海手一伸,让杜峰讲。

    杜峰道:“夜明珠是不是体积越大越贵重?”

    周治海道:“这个是当然,要不这种夜明珠当年也不会拍得如此高的价位了,其实要论夜明珠的好话,成色跟体积都一样重要,但越是体积大越是难找这也是事实,估计当世最大的夜明珠也就是你这颗了,况且论成色你这颗珠子也绝对是属于极品的范围了。”

    杜峰笑道:“那就好了,那这颗夜明珠我就委托你们给我进行拍卖吧,而且我有一个要求,最好也到国外去进行拍卖,而且宣传得越火爆越好,最好是让国外的人都来参加拍卖,呵呵!”

    听了杜峰的话,周治海父子的脸色刷的一下子阴沉了下来,摇了摇头,周治海叹了口气道:“好吧,既然你如此执意要卖,我们做为商人也只能接下了,但到底能卖到谁的手上,能卖多少钱,我们也不能保证。”

    看到周治海说完话就想离开,杜峰连忙笑着道:“周伯父请留步。”

    “不敢当!你还有什么事吗?如果是这颗珠子的事,请你跟我儿子谈吧,现在珠宝行一般的事情都是他在负责,我们这一代人老了,我们一辈子都想要发奋突强,振兴国家经济,以达到让国家富强的目的,本以为我们不能完成的事业,你们这一代能完成,现在看来,哎!”

    虽然口中说着不敢当,周治海还是停下脚步,心里也是期盼有奇迹发生,能让杜峰临时改变主意,因为不论他怎么看杜峰也不像是一个贪财之人。

    周平现在也很难堪,他实在不敢相信现在杜峰还是刚才那个跟自己谈茶艺论人生的杜峰,不过毕竟是他也才30多岁,还属于年轻的一代,在他看来,杜峰将钱财放在第一位倒也并没有什么错,总不能强行要让每一个人都跟自己一样将国家利益放在首位,虽然国家一再如此提倡,大家也一直在呼这种口号,但真正做事的时候,没有几个人能做到。

    杜峰笑道:“我想周伯父跟周大哥一定是认为我杜峰是一个贪财之一是吧?”

    “其实贪财是人之本性,你这没有什么错!”虽然嘴上如此说,但周治海的脸上却充满了鄙夷的神色。

    杜峰也不争辩,从怀中再次掏出一件物品递了过去,周治海的眼睛瞬间变得雪亮,浑身都开始颤抖起来,周平更是惊叫起来:“天啦,这是什么?这还是夜明珠吗?”

    看到周治海握着杜峰递过来的碗口大小的夜明珠,虽然眼睛死死的盯着珠子,手上却犹自颤抖个不停,周平赶紧走过去,想要帮她稳住珠子,以防被他抖落在地上。

    没想到周治海将珠子抱着一下子转过身子,将珠子独自捧在手上,嘴里喃喃道:“老天有眼,终于让我见到了传说中的明珠之王,老天有眼啊,老天有眼啊!”

    过了大概十分钟周治海父子才慢慢平静了一点,周治海将手中的夜明珠紧紧攥在手中,生怕被人抢了去似的,抹去眼角激动的泪水,艰难的盯着杜峰道:“你这是从哪里得来的?”

    “也是我家传下来的,呵呵!”杜峰笑道,他实在想不明白这种珠子究竟奇特在什么地方,不就是一颗比刚才那种夜明珠大了一倍而己的珠子吗,值得他们如此大惊小怪啊?他们可是天天跟这种古董打交道的人啊,还是传承了上百年的珠宝商呢。其实杜峰这是明显的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他是见得多了,可别人没见过啊!

    “杜先生,你们家是干什么的啊?竟然身怀两件宝贝,而且这一件更是无价之宝!”周平疑惑的问,很明显,现在在他心目中,杜峰已经变得唯利是图了,自然不愿意再与他兄弟相称。

    杜峰也不在意,微笑道:“其实我家祖上曾经在明朝宫中当过官,估计这两件东西也是那个时候流传下来的吧。”

    听到杜峰的话,周治海一点也不怀疑,颌首点头道:“这就对了,我在我们家谱中曾经看过一段记载,相传几百年前世上好像曾经出现过一批这种夜明珠,但后来却消失不见了,那个时候我们家也不是做珠宝生意的,所以我一直以来都不相信,因为这都是几百年前的事了,现在看来这都是真的啊,不过估计当时所谓的一批也是误传,像如此大体积的夜明珠存在本就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能有一颗也就不错了,怎么可能会有一批呢!”

    杜峰听了暗暗一笑,嘿嘿,你不相信的事情多着呢,要是你进了那石洞,不吓死你才怪!

    周治海又道:“难怪刚才那颗夜明珠你毫不珍惜,原来还有更大的,说实话,这颗珠子的体积之大已经完全超出了世人的认知,估计现在所有的人都以为夜明珠最大只有刚才那颗那么大吧,哎,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也不相信啊!所以你这颗珠子要是拿去拍卖,实在是不现实,因为根本就没有人能出得起这颗珠子本来应有的价格,换句话说这颗珠子本身就是无价的,出什么价格你都吃亏,难道你这颗也想拿出去拍卖?”

    周治海父子现在不仅仅是对杜峰有点反感了,那简直是恨铁不成钢,如果杜峰答应是,估计两父子不当场气死,也要冲过来咬杜峰几口,这可是真正的无价之宝啊!拿出去拍卖,如果被自己的同胞或国家拍得也还罢了,如果被外国人买去,那可真是中华民族千古的罪人啊!

    杜峰不敢再逗他们了,郑重的道:“我杜峰虽然也就一俗人,但至少我也是炎黄子孙,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既然周伯父与周大哥作为商人都能将个人利益放在国家利益之后,我杜峰也自然不会做国家的千古罪人,所以这颗夜明珠我打算免费捐给国家!”

    “什么?捐给国家?”

    “真的吗?”

    周治海父子两人都大吃一惊,相继颤声问道,说实话杜峰如此说他们是有一些疑问的,因为杜峰刚才给他们的印象就是一贪财的俗人而己,这个印象想要在短时间内得到改变,不是不能,而是有点难。

    杜峰笑着点了点头道:“当然是真的,如果你们不相信,那这颗珠子我现在就先放在你们这里了!”

    看到杜峰的眼中没有一丝虚伪,周治海父子互相看了一眼,双双点头,周治海上前突然向杜峰鞠了一个躬,杜峰想要阻挡都来不及。

    “杜先生,请恕我刚才无礼,我这是代表我个人,也是代表国家向你说声谢谢,如果每一个国人都能有你这么明事理,哎,国家何愁不强大!”

    杜峰将周治海扶到一边坐下,亲热的道:“周伯父太客气了,这是每一个国人都应该帮的事情,不值得你老人家这么夸奖。”

    周平也坐过来讪讪的笑道:“杜兄弟,你不会怪我吧?刚才——”

    杜峰连忙打断道:“周大哥这就太见外了,兄弟我可是从来没有把你当外人啊,我还指望着以后多来找你喝茶聊天呢!”

    周平也不是迂腐之人,豁达的笑道:“只要你看得起我周平,以后我这里是随时欢迎啊!”

    周治海也在一边道:“是啊是啊,既然你们如此投缘,我看你们就干脆以兄弟相称算了,以后杜先生也就把我们周家当你自己家一样走,多来我们家玩!”

    杜峰笑道:“周伯父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还说让我跟周大哥以兄弟相称呢,到现在还叫我杜先生,你不觉得见外吗?我看你根本就是没诚意嘛!”

    周治海也笑了起来:“呵呵,你看,这人老了就是不中用了,看我这记性,是我说错了,是我说错了,小峰啊,以后你就多来我们家玩玩,我家虽然没有你这种无价之宝,但也有不少世上少有的好宝贝啊,改天你来了我带你好好见识见识,如果喜欢,我还可以送你几件!”

    杜峰感动的道:“谢谢伯父!”

    看看时间不早了,周平道:“要不我们现在出去找个地方吃饭吧,老爸你也很久没来店里了,中午我跟小峰就一起陪你喝几杯,顺便我们也要商量一下拍卖的事情。”

    杜峰当然没有异议,周治海也点头答应,不过临走前又将两颗珠子一起交还给杜峰道:“这珠子你还是先放你那里吧,特别是这颗大的,你一定要保管好啊!”

    “不是说好了放在你们这里的吗?”杜峰急忙缩手。

    没想到周治海却是个老顽固,只见他横眉一竖道:“小峰啊,虽然咱们现在是一家人了,但商场上面的事情还是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这颗大的你先保管,等你要捐献出来的时候,我只负责帮你联系国家博物馆的人,这方面我还是有些朋友的,再说这也是对国家有利的好事,想来不会有什么问题,至于这颗小的,也要等一会儿吃了午饭我们签了合同以后再由我们保管。”

    杜峰还想拒绝,周平也开始劝他道:“小峰,你就听老爸的吧,我们周氏珠宝行之所以能传承上百年而不倒,也全是因为我们在行业里面的声誉较好,而好的信誉都是靠平时的好习惯养成的,所以啊,不管你在任何地方看到我们的珠宝行,都是将礼貌和诚信放在第一位的。”

    “好吧,不过我要先打个电话,才能跟你们一起去吃饭。”无奈之下,杜峰只好收下夜明珠,见周治海父子点头答应,杜峰给龙一打了个电话,让她自己先将车开到附近去吃午饭,自己有事要办。

    三人一起出来,周平开车带上两人就在附近找到一家五星级的大酒店,下车一看,杜峰一愣,居然是神龙大酒店在淮海路的分店,一愣神的功夫,周治海已经过来了。

    看到杜峰驻足观看门外的招牌,周治海拍拍杜峰的肩膀道:“小峰啊,这可是SH数一数二的五星级酒店啊,不但里面的菜做得好吃,其服务也很是到位,特别是那广告,我怎么看就怎么顺眼,你现在看到的这两条龙还不算,你一会儿进去看到大厅那浮雕才叫真个做得好,我看过了,绝对出自名家之手啊。”

    杜峰点点头,他如何能不知道这些事情啊,不过现在跑到自己家来请别人吃饭,杜峰总觉得怪怪的,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肥水不流外人田?

    看到周平已经停好车走过来,周治海招呼两人一起走进大厅,现在是用餐高峰期,但周治海估计也是这里的常客了,所以顺利的订到一间贵宾包间。

    周治海笑着将菜单递过来让杜峰点菜,一边道:“小峰啊,今天这就当是我们家庭的聚餐一样,顺便点,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今天伯父我请客啊,别给我省钱哦!”

    杜峰将菜单递回去笑道:“伯父这样说就是看不起小峰了,今天这顿一定要我买单,否则以后我可再也不敢进伯父家的门了。”

    周治海本来还担心杜峰身上是不是带足了MONEY,因为这神龙大酒店不但以生意火爆著称,其价格也是出了名的昂贵,不过现在看到杜峰似乎一点也不在乎,也就放下心来了。

    因为是杜峰请客,周治海父子只是随便点了几个菜,杜峰知道他们父子是想给自己省钱,可他现在哪缺这几个钱啊,就算是吃得再多也等于是吃的自家的,所以又加了几个特色菜,又叫了两瓶茅台,这才叫服务员下去。

    不愧是贵宾包间,菜一样一样的很快上齐,杜峰为两人斟了杯酒,站起来举杯道:“这次能认识周伯父跟周大哥这种爱国商人,而且能得到你们的爱护,小峰实在是感动,现在向你们敬一杯酒,略表谢意!”

    看到杜峰都一昂脖子喝了下去,周治海父子自然也是一饮而尽。

    酒过三旬终于谈到正事上来了,杜峰道:“周伯父,周大哥,你们准备如何帮我拍卖这颗夜明珠啊?”

    周平道:“小峰你放心吧,明年四月,英国皇家拍卖行就有一场拍卖,我们也是协办单位,到时候我会将你这颗夜明珠当成全场压轴重戏最后推出来,一定按你的吩咐,我会尽量让外国人花重金购得这颗夜明珠。”

    周治海点了点头接着道:“小峰,我看你这颗大的就先不要捐,等这颗小的先卖个好价格再捐不迟,否则太急了对这次拍卖会也会有影响,另外我会尽量跟国家交涉看看让你这次捐献以后能不能得到一些好处,至少也要让你将来的公司得到国家的一些扶持,那样你也会少走很多弯路。”

    没想到周治海想得如此周全,杜峰感激的道:“谢谢周伯父,就按你说的办吧,不过到时候我不一定会以我的名义捐出这颗夜明珠,那样搞得世人皆知实在不好,能低调就尽量低调。”

    周治海欣慰的道:“年轻人,有这份胸襟就好,看来我是白担心了,你现在的心态其实就很适合进军商场,我想,将来你的成就一定不会小。”

    杜峰笑道:“伯父夸奖了,以后还要伯父多多支持呢!”

    周治海盯了一眼周平道:“这个事情你放心,虽然我现在不管事了,但我这个儿子还不敢不听我的话,要是以后你有什么难处就找他给你办,他要是不办,或是办慢了,没办好,你都告诉我,看我怎么收拾他!”

    周平苦笑着盯了杜峰一眼,后者笑着道:“周大哥办事,我放心!”

    周平道:“好吧好吧,你都这么说了,这次的拍卖会,我就只收取1%的佣金算了!”没想到周平的话才刚刚落下,周治海已经开口骂道:“你就只知道钱啊?小峰的佣金你也要收?”

    周平赶紧道:“老爸,我这不是听你的教导了嘛,商人总要以利益为重,我这成本费和广告费总要收回来吧?”

    周治海骂道:“哦,拿着鸡毛当令箭啦?虽然我教了你要以利益为重,那你也应该具体问题具体对待嘛,那是不是我让你办事你也要收我的啥费用啊?”

    周平还没说话,杜峰已经笑着道:“伯父你就别骂周大哥了,我先说好了,要是你们不按原来的5%收取佣金,那我就只好另外找拍卖行办这件事了!”

    虽然明知道杜峰是开玩笑,但周治海父子也能听得出来杜峰话里面的坚决,只好勉强答应下来。

    酒足饭饱了,杜峰一点醉意也没有,周平也没啥事,唯有周治海喝得面红耳赤。杜峰买完单,三人一起回到店里,周平因为急着要送周治海回去,赶紧与杜峰签下委托拍卖的协议,而杜峰则留下那粒小的夜明珠,自己拿着签好的协议离开,其实他是想连大的也留下的,因为那东西对他来说也并不稀奇珍贵,不过却被周平严辞拒绝了。

    接下来几天杜峰也没有什么事情好做了,到郊区的别墅去见了龙二等人一次,让他们做好开春去RB的准备,自己则回家天天白天上上网,夜里则随着珍姐一起疯狂,每晚自然“春色满屋关不住,一声**出墙来”。

    尽管杜峰非常不情愿,但周末终归还是来了,杜峰知道周末来了就预示着自己将要陪叶梦一起去见她父母了,这让他感觉很郁闷,如果真是去老丈人家那还另当别论,关键是现在自己是冒牌货,这多多少少让他有点不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