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滚蛋!救命”

    被强壮如牛的阿贵,扑倒在地,那个女子知道危险了,立即拼命挣扎着,大呼救命,但四周静悄悄,除了风声,水声,一个人影都没有,谁会来救她?何况,她嘴巴都被身上这个死人咬住了,根本就叫不出声来,此时,她心里真的有点后悔,晚上不该来赴约。

    “嘶!”

    “天哪!你想干什么?”

    随着一道撕裂声响起,被阿贵压在身下的女子,短袖衬衫扣子全部脱落,一片雪白,还有蕾丝花边胸罩根本就包裹不住的两团颤悠悠山峰,彻底展现在苏俊华面前。

    哇!这么大!奶奶的!比片里那些日本妞都大!

    玉儿?这声音怎么如此熟悉?她到底是谁呢?

    借着月光,苏俊华瞪着一双大眼睛,紧盯着那一对大肉团,再也舍不得收回目光。

    “玉儿,听说你老公在镇政府泡上书记女儿,他早晚都会抛弃你,你一个人独守空房,这是何苦呢?”

    那个死阿贵,望着身下女人,眼珠子也是闪闪发光,紧盯着她胸前那一对饱满,吓得那女子立即抬起双手,死死抱住自己胸部,趁着这个机会,阿贵双手突然往下一滑,抓住她短裙,迫不及待地往下剥落。

    “啊救命”

    看到阿贵来真的,准备强上她,那个女子吓得浑身发抖,拼命尖叫起来。

    苏俊华刚才不知道那个女子是谁?这一下,听到她的尖叫声,但现在,终于知道她是谁了?原来,那个阿贵口中的“玉儿”,就是他女朋友陆小梅的大嫂刘敏玉,平常,他也叫她“敏玉嫂”。

    敏玉嫂是一个姣美无比,身材火爆的美女,颤悠悠双峰,娥娜细腰,一双修长大腿,还有浑圆后翘大屁股,也不知迷倒了多少少男少女,她是隔壁村的村花,未嫁人时,身后追求者一大堆,但最终,却便宜了陆小梅大哥陆建民。

    一年之前,她就嫁给了陆建民,不过,据陆小梅所说,她大嫂跟大哥感情并不好,两人一结婚,就开始吵嘴,最近,陆建民调到镇政府上班之后,一个月都难得回家一趟,照这样下去,他们俩恐怕很难做一辈子夫妻?

    看到这样的场景,苏俊华只感觉热血上涌,下面小弟弟立即高高撑起。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会偷窥到如此的场面,在他心目中犹如女神一般的敏玉嫂,其实,还是他暗恋对象,只不过有了陆小梅这位女朋友,他也只是偶尔幻想一下,哪里敢来真的?

    不对!不对!

    自己怎么可以这样紧盯着敏玉嫂观看?她可是小梅大嫂呀?一个有夫之妇,自己最近怎么啦?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耻了?

    看到敏玉嫂被欺负,身上一件件衣服被阿贵剥落,苏俊华却站在那里发呆,心乱如麻,不知所措。

    此时,死阿贵正抓住她小内裤,准备强行剥掉,刘敏玉拼命抓住自己裤头,可怜巴巴哀求道:“贵哥,不要这样!看在我们当初相恋一场上求你放过玉儿吧?”

    “玉儿!你老公都不在家,也憋坏了,就成全贵哥吧?当初,贵哥对你可是一心一意,连你的初吻都没有得到,现在,就当是补偿贵哥吧!”

    追了三年,除了拉拉手,偶尔拥抱一下,什么都没有捞到的阿贵,现在心里真的是后悔死了,难得抓到这么一个好机会,他怎么可能放过刘敏玉?因此,他不但不顾刘敏玉的哀求,反而加把劲,拼命扯她小内裤。

    刘敏玉毕竟是一名弱女子,在阿贵死命抓扯之下,双手开始有点松动了,雪白的肚腹开始展现出来,幸亏这时,苏俊华开始回过神来,终于冲出去,大叫一声:“敏玉嫂!”

    在寂静无声的夜晚,他的声音显得特别尖,这一声可把他们俩搞得狼狈不堪,那个死阿贵,更是吓得屁滚尿流,爬起来,一溜烟跑得无影无踪。

    刘敏玉也急忙抓过衣衫,裙子,快速穿起来,但她双手颤抖着厉害,搞了半天,穿上了没有纽扣的短袖衬衫,裙子却一直套不进去。

    苏俊华走到刘敏玉面前,紧盯着她雪白大腿,还有后面那浑圆翘翘雪白美臀,眼珠子再也舍不得挪开,此时,看到敏玉嫂慌成这样,他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伸出双手夺过她手上裙子,帮她套上双脚,拉了上去。

    脸颊羞红,有点扭扭捏捏的刘敏玉,看到是隔壁邻居苏俊华,惊吓过度的她,才稍微松了口气,软绵绵的坐到地上,双手紧捂着胸口,瞪着面前这位身体强壮的英俊少年,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脸色也逐渐红润起来。

    “敏玉嫂,你没事吧!”把人家吓成这样,苏俊华也有点不好意思,望着楚楚动人的敏玉嫂,关切问道。

    此时,敏玉嫂身上衣衫纽扣一颗都没有,虽然她用双手遮掩着,但她那对饱满翘挺的雪白大咪咪,大部分还是显露出来,再加上那一道深不见底的小沟沟,苏俊华都有点看傻眼了!

    “华仔,晚上之事,你可千万不要告诉建民!嫂子平时最疼你了,你也知道的。”

    刘敏玉的姣美脸颊,不知什么时候挂满了泪珠?看得出来,她心里也很伤心,不知是为阿贵抛下她跑走了伤心,还是为自己伤心?

    苏俊华住在隔壁,早就听说敏玉嫂跟建民哥感情不好,他们夫妻俩常常吵架,最近,两人似乎还在闹离婚呢?

    其实,也难怪刘德贵心里害怕,逃之夭夭,陆建民从小就是一个小霸王,他舅舅是县里副县长,最近他又调入镇政府当什么办公室主任,而且,他在镇上,还有不少混混朋友,因此,村里人人都怕他。

    现在,刘德贵竟然敢跑过来偷建民哥老婆,假如被他知道,阿贵别想活了!

    “敏玉嫂,对不起!你放心好了,华仔不会说出去的!嫂子平时最疼华仔,华仔一辈子都会记得。”

    看到敏玉嫂哭了,苏俊华心中愧疚无比,眼圈也红了!他说的可是真心话,打死他都不会把这件事情说出去的,因为他隔壁村长家比较有钱,敏玉嫂跟建民哥才结婚一年,私房钱也比较多,她平常没有少买东西给他吃,他也把她当做亲嫂子看待,只是,他心里不明白的是,敏玉嫂怎么会跟那个死阿贵约会?他心里真的有点恨刘德贵,恨不得揍他一顿!

    “还是华仔最好!”

    敏玉嫂含着泪,把苏俊华搂在怀里。她还当他是个小孩子,其实十六岁年纪的苏俊华,已经长得很高了。

    苏俊华头顶已经到敏玉嫂嘴边了,被她搂在怀里,他真的有点陶醉,想入非非,因为他可以清楚感觉到,敏玉嫂胸前那对鼓荡之物,是那么地柔软,富有弹性,跟陆小梅完全不一样。

    有点如痴如醉的苏俊华,低下头,嘴唇轻轻碰触在敏玉嫂雪白双峰上面,随着一股奇妙感觉传来,心里爽死了,忽然,他感觉不对劲,嘴里似乎有一点咸。

    他抬头一瞧,只见敏玉嫂大颗大颗的眼泪,正从脸颊上往下淌,落到颤悠悠双峰上面。

    “敏玉嫂,不要哭了,都怪俺不好,惹你伤心了!”

    看到最疼爱自己的敏玉嫂掉眼泪,苏俊华心里感觉很痛,很受伤,有点发红的眼睛,也充满了泪珠,但他强行忍住,不让泪珠滚出来,他可是一个大男人,男人不能哭鼻子!

    不过,他突然有一股冲动,扬着头,大胆地亲吻敏玉嫂脸颊,把那些晶莹泪珠,全部吸吞入肚里面去。

    敏嫂的泪珠虽然有点咸,只要她不生气,能够忘掉悲伤,他愿意一直吸着,吸着说也奇怪,苏俊华的大胆举动,敏玉嫂犹如没有发觉似的,竟然没有拒绝,任他亲她漂亮脸蛋,亲了片刻,反而是苏俊华自己有点不好意思,脸红耳赤!

    “嫂子,我们回家吧!你再哭,我也受不了啦!”

    发觉敏玉嫂一动不动,抱着自己,双眼呆望着夜空,怕她出什么意外?心里忐忑不安的苏俊华,最终还是放弃了亲吻,伸出右手,用衣袖帮她擦干眼泪,左手牵住她那光滑细腻玉手,催促她一起回去。

    “我自己回家!”

    听到苏俊华的话,敏玉嫂才有点清醒过来,突然变了脸色,瞪了苏俊华一眼,嘀咕一句,抛下苏俊华,一溜烟不见了踪影。

    敏玉嫂怎么啦?她生气了?

    望着那道逐渐消失的倩影,苏俊华傻兮兮站在那里,挠了挠头,心里实在想不清楚。

    不过,刚才抱着敏玉嫂的奇妙感觉,一直陪伴着苏俊华,每次回想起来,他心里都感到甜蜜蜜的,呼之即来,挥之不去!

    “唉!”

    心里深叹了口气,心情有点复杂的苏俊华,也放弃去探望堂哥堂嫂,往旁边抄近路回家。

    想不到,当他经过村小学时,从学校大门口,竟然看到两道鬼鬼祟祟身影,正在悄悄地撬门锁。

    这一下,他整颗心都提了起来,最近学校里面就住着一名漂亮女教师刘银秋,那两道身影出现在这里,肯定是图谋不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