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哐当!”

    随着一道金属摩擦声响起,本来就破烂不堪的学校铁门,终于被那两道鬼鬼祟祟身影打开了。

    “谁?”

    教师楼旁边是一栋三层宿舍楼,听到下面传来撬门声,二楼上面靠大门方向的一间卧室亮起了灯,接着,敞开的窗户那里,展露出一张清秀漂亮的惊慌脸蛋。

    “小秋老师,看你一个人寂寞,我们俩过来陪你聊聊天,呵呵”

    一道黑影快速往二楼跑去,一下子就来到了刘银秋老师面前,另外一道黑影,倒是没有跟上,躲藏在大门之内,往外面瞧了瞧,显然是在那里把风。

    “是你”

    当看清楚是远近闻名的单身汉陆爱国时,刘银秋老师脸色剧变,迅速往后面退去。

    这位陆爱国三十多岁了,还是单身一人,找不到媳妇,由于常常干偷鸡摸狗之事,临近村庄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若不是他背后有一个后台强硬,当村长的堂哥,恐怕早就被人废掉了?说起来,他还是陆小梅的堂叔。

    来到这里当小学教师,刘银秋已经碰过他几次,这只色迷迷赖皮狗,每一次碰上她都想动手动脚,幸亏她比较机敏,老远看到他,掉头就走。

    还有,她晚上在学校里面睡觉,每隔几天,校门外就会传来这位混蛋不堪入耳的下流叫声,因为这事,她已经向村长反映几次了,但村长只是敷衍着,最多把这位不争气的堂弟骂一顿,也拿他没有办法。

    感觉村里越来越不安全,刘银秋老师已经向镇学区领导提请调动,下半年,她估计就会调离这里,也就是说,再过几天,她就可以顺利离开了,但她万万没有想到,今晚这个混蛋,吃了豹子胆,竟敢撬开校门闯进来,刘银秋老师吓得脸色一阵发白,一颗心怦怦乱跳。

    “喀嚓!”

    宿舍楼木质房门,被陆爱国拿一块铁片,伸进去撬一下,犹如纸糊一样,一下子就打开了,这一下,刘银秋老师吓得魂都掉了,呆愣一下,立即大喊:“救命”

    “臭婆娘!你嚷嚷什么?听说你就要离开村里了,大爷特意跑过来侍候你,让你好好爽一回!”

    已经闯进房间的陆爱国,色迷迷瞧着漂亮性感的刘银秋老师,怒骂一声,立即冲过去把她按倒在床上,腾出一只手按住她嘴巴,另外一只手去解她身上睡衣纽扣。

    “这两个畜生!”

    躲在附近的苏俊华,心里暗骂一声,立即往校门口跑去。

    那道躲在门内的黑影,看到有人跑过来,立即伸出手捏住嘴唇,嘘叫一声,提醒陆爱国一下,掉头就跑,往旁边小路而去。

    呃!这不是强叔吗?奶奶的!家里有一位那么漂亮的老婆,不好好享受,还跑来干这种事情?

    瞪着一溜烟跑走的黑影,苏俊华翻了一下白眼,心里对这位声名远播的强叔,突然产生出一丝厌恶感。

    一进入校园,就看到陆爱国慌慌张张跑下来,对于这种专干坏事的混蛋,苏俊华自然不会跟他客气,他身影一闪,拦截住他,一招飞毛腿往他裤裆处踢去,把他直接蹬飞了。

    “扑通!”

    “啊”

    有点心虚的陆爱国,连来人都没有看清楚,忍着巨大痛楚,从地上爬起来,一只手掩着裤裆处,灰溜溜逃走了。

    这一脚,差不多把这狗杂种废了,因此,苏俊华也懒得理他,抬起头,望着出现在楼道上面,惊恐万状,衣衫凌乱的刘银秋老师,关切问道:“小秋老师,你没事吧?”

    “华仔,是你!老师没事,谢谢你啦!”

    刘银秋五年之前,就来到这个村里当老师,苏俊华也是她的学生,现在,看到是自己学生救了她,她脸上立即流露出一丝惊喜之色,苍白脸色也缓和了不少。

    “小秋老师!没事就好!这破门已经被他们搞坏了,要不这样,你晚上到我家去睡,反正我家有空房间。”

    瞧了瞧漂亮性感的刘银秋老师,又望了望那扇破铁门,苏俊华心中还真的有点担忧,怕她被**害了。

    刘银秋老师也是隔壁村人,跟那个死阿贵,敏玉嫂一个村的,她今年应该是二十五岁,三年前就结婚了,但她老公却从未来过这里,听人说她老公跑到上海做生意去了。

    “这”

    望着那道破烂不堪的铁门,还有那已经被撬坏的生锈铁锁,刘银秋老师也皱起眉头,犹豫一下,她最终还是整理一下衣衫,向楼下走去,来到苏俊华面前,微笑道:“华仔,你好久都没有来探望老师了,难得碰上,不如到楼上坐坐,我们聊聊天!晚上,你就睡在这边,不要回去了!”

    听到刘银秋老师的话,苏俊华不禁一愣,望着她那高挺饱满的双峰,失神片刻,才清醒过来,点了一下头,惊喜道:“嗯!老师一个人睡在这边,华仔也不放心,晚上,我就留在这里陪你!”

    “臭小子,你想到哪里去了?看你贼头贼脑的!”

    发觉苏俊华贼溜溜眼睛紧盯着自己鼓鼓胸部,刘银秋老师漂亮脸蛋立即浮上一片红云,她恨恨瞪了他一眼,还伸出雪白玉指,戳了他脑门一下,然后回转身,跑上楼,找到一根粗绳子下来,把破铁门绑一下。

    “小秋老师,明天赶紧去买一把大锁,或者把这扇破铁门换掉,这样绑着绳子,顶个屁用,别说是防人,就是防狗都不行!”

    望着那扇破铁门,苏俊华不禁摇了摇头,本来,他们村里这个学校的学生挺多的,隔壁几个自然村孩子上小学,也是跑到这里来,但最近几年,离家到外面去打工,做生意的家庭越来越多,学生流失严重,本来是学生挤满的学校,如今,总共就剩下几十名学生,教师也从七八个,剩下两个女教师,另外一个是本村人,晚上都是回家睡觉,就剩下刘银秋这位老师留校过夜。

    这样一来,村里那些单身汉,还有一些好色之徒,自然皆把坏主意打到刘银秋老师身上,幸亏,刘银秋老师一到晚上就锁紧门,不离开半步,那些图谋不轨之人,也不好下手,像晚上陆爱国这种王八蛋,明目张胆撬门溜进来,毕竟没有几个人能够做出来。

    “嗯!老师知道了!明天晚上,我到小舞老师那边睡,反正再过两个星期,老师也离开这里了!”

    刘银秋老师瞟了苏俊华一眼,就带他上楼,来到她那间卧室,关上门,叫他坐在旁边一张椅子上,然后,她帮他泡了一杯茶,坐在床沿,跟他闲聊起来。

    “臭小子,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到处闲逛?”

    “嘿嘿!小秋老师!本来晚上我都躺下睡觉了,心里突然感觉很烦躁,就出来走走,没想到竟然逛到学校这边来了,结果就”

    “切!鬼才信你!”

    白了苏俊华一眼,刘银秋老师莫名其妙的脸红起来,同时,她望向苏俊华的眼睛,也变得有点复杂起来。

    最近,她心里也是特别烦躁,一到晚上,辗转反侧,几乎夜夜失眠。

    本来,她跟老公李劲蛮恩爱的,一到星期五,她就跑回家陪伴老公,但两人结婚一年多了,她却始终没有怀上孩子,去医院一检查,想不到问题出在她身上,按照医生说,她估计一辈子都很难怀上孩子,这样一来,她老公一家人皆变了脸色,疼爱呵护她的老公,也变得冷言冷语,爱理不理了。

    自从去年李劲跑到上海去开店,他们俩感情就出现了更大问题,首先是李劲很少跟她打电话,到后来,干脆一个电话都不打,去年底终于回来一趟,李劲竟然连碰她一下兴趣都没有,跑到朋友家去睡。

    至此,刘银秋老师知道事情不妙,立即向那些一起去上海开店的村里人打听,果然,她听到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消息,她老公李劲竟然跟村里一个十八岁女孩刘玉洁暗中好上了,去年,李劲去上海开店,就带刘玉洁一起去。

    听到这个消息,刘银秋差一点就崩溃了,但她还是不愿意离婚,希望老公李劲能够回心转意,毕竟她是一名教师,一旦离婚,传出去也有点不好!

    不过,到现在,她的希望彻底落空,李劲昨天刚刚打电话回来,说等她一放假就会回来,跟她办理离婚手续,他准备迎娶刘玉洁。

    这无异于雪上加霜,刘银秋老师都不知该如何是好了?李劲离开这两年,根本就没有碰过她,她等于是一个守活寡的女人,晚上寂寞难耐,实在受不了了,她也只能自己解决一下,但女人也需要男人滋润,也渴望抱着男人入睡,这样长久下去,也不是一个办法。

    因此,晚上虚惊一场,碰上苏俊华这位小帅哥,刘银秋老师心里开始波动了,望向他的眼神,莫名其妙变得妩媚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