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啵!”

    借着窗外皎洁月光,苏俊华双手捧着刘银秋老师那张雪白姣美的脸蛋,望着她那双深澈明亮的眼睛,心里波涛滚滚,几乎没有犹豫一下,他突然俯下嘴巴,在她性感诱人的红唇上,轻轻印了一下。

    然后,他笑嘻嘻道:“小秋老师!这可是华仔初吻,现在被你夺走,算是便宜你啦!”

    “啊”脸颊羞红的刘银秋老师,虽然知道苏俊华肯定不会那么老实,但此时,突然被他亲了一口,忍不住还是轻叫出来。

    这种偷情的奇妙感觉,她也是第一次尝受到,心里犹如几千几万只蚂蚁在爬着,令她既渴望又害怕。

    不过,听到苏俊华调戏的话语,她还是白了他一眼,在他怀里挣扎了一番,但臭小子抱得太紧,她根本就动弹不得,娇嗔万分的刘银秋老师,又爱又恨又怕,忍不住捶打苏俊华的胸膛,恨恨骂道:“臭蛋!占了便宜还卖乖!放开人家啦!”

    “不放小秋老师,你不是马上就离婚了,嫁给华仔好吗?”

    感受到怀里柔软身子的温暖,苏俊华不禁冲口而出,但他一瞬间就后悔了,他今年才十六岁,连女孩子都没有泡过,陆小梅是他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的恋人,但两人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刘老师虽然漂亮迷人,性感十足,但她毕竟是一个已经结过婚的女人,而且,他们俩年龄也有很大差距,若他真的娶她,岂不是亏大了?

    听到苏俊华的话,睫毛迅速展开的刘银秋老师,紧盯着他那双单纯眼睛,显然有点兴奋,又有点惊喜,不过,一丝忧虑从她眼角闪过,她一下子就冷静下来,伸出雪白双手,轻轻抚摸着苏俊华脸蛋,嘻嘻笑道:“你才多大呀,就想娶老婆!不害臊!你养得起吗?”

    “嘿嘿!是呀!我还是一名学生?似乎不能娶老婆呢!”

    有点尴尬的苏俊华,放开怀里的刘老师,抬手挠了挠头发,装出一副傻兮兮样子。

    “哼!就知道你耍人,不怀好意!”

    刚刚冲上三层天的刘银秋老师,一下子又跌入凡尘,说变脸就变脸,突然恨恨推开苏俊华,抓紧被子,把自己包裹起来,转过身去,面向墙壁。

    糟糕!惹刘老师生气了!煮熟的鸭子就要飞了!

    内心有点纠结的苏俊华,望着卷缩在床角,身子轻颤的刘银秋老师,眼里流露出一丝贪婪之色。

    像刘银秋老师这种熟透型美少妇,对少年拥有强大杀伤力,特别是苏俊华刚才抱过她柔软身子,还亲了她一口,犹如预尝一般,此时,他心里充满了渴望与占有。

    不行!不行!自己不能就这样放弃!

    好不容易才碰上这么一次亲近刘老师的机会,两人都到这种地步了,若再被她逃走,他真的要去撞墙了!

    蠢蠢欲动的苏俊华,脑里突然闪出一个念头:这一次,说什么也要把刘银秋老师哄到手?反正她都结过婚了,就算他不动她,以后,还不是便宜了别人?

    心中暗暗盘算了一番,苏俊华眼里闪过一丝狡诘,又一次展开行动,伸出一只手,轻轻抚摸着刘老师润滑长发,笑嘻嘻道:“小秋老师!华仔真的很喜欢你!若你能够等上几年,我们俩岂不是也有可能在一起!”

    话一说完,苏俊华就伸出手,拉开被子钻了进去,从后面抱住了刘银秋老师,不过,这一次他胆子更大了,双手从她胸前穿过,手臂直接压在她鼓鼓双峰上面。

    犹如触电一般,刘银秋老师全身颤动了一下,狠狠掐了一下他手臂,拼命挣扎起来,但一种无比奇妙感觉传遍她全身,又令她心里叹了口气,终于还是放弃了挣扎,整个人龟缩成一团,但屁股后面突然碰触到一根硬邦邦东西,又令她脸红耳赤,全身火热难受,开始躲闪起来。

    “别这样你再这样乱来,老师可生气了!”

    既想要,又害怕要的刘银秋老师,犹豫了一番,最终还是逼着自己冷静下来,使劲掐搓苏俊华手臂,想从他手臂中逃离。

    她现在可是一名人民教师,一个有夫之妇,怎么可以跟学生搞出绯闻来?就算她真的喜欢这小子,也不能第一次幽会就**呀?

    对于男人来说,越是容易得到的东西越不珍惜,所以,她现在要冷静再冷静,晚上说什么也不能让苏俊华得逞?免得他以为她是一名荡妇,得手之后,就把她抛到九霄云外去?

    现在的刘银秋老师,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傻乎乎少女,经过一次失败的婚姻,她已经成熟很多,考虑得面面俱到。

    “天哪!你怎么可以这样?兔崽子,你坏透了”

    被苏俊华大吃豆腐,全身都快酥麻的刘银秋老师,恨恨骂了一句,又捶了他几拳,最后,把他推出去,羞答答的抓过被子,把自己包裹起来,就像一只大粽子一样。

    呵呵!爽死了!

    虽然没有征服刘银秋老师,但看她一副羞答答的样子,很显然,她已经对他动心了,两人关系也一下子变得暧昧无比,按照这样情形发展下去,他们俩肯定会发生点什么?

    心里越想女人越难以入睡,此时的苏俊华,全身犹如火烧一般,但刘银秋老师不愿意,他也不敢下手,望着卷缩在被中,同样也是难以入眠的刘老师,苏俊华突然忆起一件重要事情,伸出手轻轻推了她一下,一本正经道:“小秋老师!你不是说不容易怀上孩子吗?我倒是略懂医术,手里也有几帖不育不孕处方,华仔给你瞧瞧,看看能否帮你治好?”

    “你会看病?骗人吧?”

    卷缩在被窝里,芳心怦怦乱跳的刘银秋老师,看到苏俊华这臭小子没有进一步再骚扰她,心里也放松了不少,此时,听到他说懂医术,她虽然很怀疑,但还是一骨碌坐起来。

    做为一个女人,谁不渴望成为一位伟大母亲?但她看过好几家大医院,那些专家医生每一次都给她开了不少药物,回来吃下之后,不但没有一点效果,反而令她心里烦躁,纠结,还常常莫名其妙发脾气。

    有些疑难杂症,在大医院无法治疗,在乡下老中医那里开几帖中药,或者做几次针灸,往往效果更佳,所以,听苏俊华这小子说会看病,刘银秋老师心里还是有点惊喜,真希望天上掉下馅饼,砸到她头上。

    “看病要探查病情,对症下药,又不能胡说八道,华仔就是想骗你,也无从下手呀?”

    刘银秋老师一爬起来,苏俊华也不跟她客气,抓过她雪白手腕,按在动脉上面,静下心来,窃听她的心跳脉博。

    这臭小子,难道真懂医术?可他只是一名初中生,年纪轻轻,又从哪里学得医术?

    看到苏俊华一副非常认真的样子,还真的有几分医生模样,刘银秋老师那双勾人魂魄眼睛,望着苏俊华那张英俊脸蛋,开始闪闪发光。

    把了十几秒钟脉博,苏俊华就放开刘银秋手腕,探过手按在她肚腹上面。

    “你”

    这死小子又开始乱来了,刘银秋变了脸色,正想开口大骂,但随即,她就冷静下来,闭口不言,因为她突然忆起到大医院检查看病时,那些医生也常常这样触摸她的肚皮检查。

    “呃输卵管严重堵塞,这种不孕不育症状,不但大医院不容易治好,就是乡下老中医也是束手无策,西药,中药,针灸,都很难有效果!你这病还真的麻烦!”

    片刻之后,苏俊华就皱着眉头,道出自己诊断结果,不过,帮人诊断病情似乎也很累,此时的他,额上都溢出汗珠来。

    “天哪你真的会看病!”

    “你不会是一名神医吧?”

    听到苏俊华准确无误的道出自己病情,刘银秋老师瞪着一双漂亮大眼睛,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一般来说,女孩子得了不孕不育之症,大多数都是输卵管堵塞引起的,但像她这种输卵管严重堵塞病例,却很少见,想不到,面前这臭小子没有通过医疗器械检查,只不过把了一下脉,摸了一下肚皮,就能够准确无误的说出来,简直比神医都神!

    若说以前,刘银秋老师对苏俊华这学生只是有点好感,晚上跟他共居一室,只不过是心里有点寂寞空虚,很想找个人聊聊,陪伴,那现在,她真的有点喜欢上他,对他刮目相看了。

    望着楚楚动人的刘银秋老师,特别是她胸前那一对快把睡衣撑爆的大圆球,苏俊华喉咙里面咕噜几声,暗中吞了几口唾沫。

    接着,他眼角闪过一丝诡异,笑嘻嘻道:“小秋老师!幸亏你碰上我,你这病除了我能治之外,这个世上恐怕没有一位医生能够做到?不过,要想治好你这种病症,除了需要针灸之外,还需要在你肚皮上面发功配合治疗,所以,你还需要脱掉裤子,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