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啊就没有别的办法吗?”

    听到苏俊华的话,刘银秋老师惊叫一声,羞得脸颊红彤彤无比,一颗心七上八下,不知所措。

    但她毕竟是一位教师,也曾经到大医院看过好多次病,知道苏俊华提出的要求并不算过份。

    如果是检查妇科病,还要在医生面前脱光裤子,把自己私处展现在人家面前,那就更加难堪了!

    何况,她现在心里已经相信苏俊华估计能够治好她的病,所以,她犹豫片刻,最终还是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小声嘀咕了一句。

    “除了这个没有更好的办法!若你真的接受不了,就只能放弃了!”

    望着身旁这位羞答答的刘老师,苏俊华感觉又好气又好笑,小秋老师都结过婚了,还这么扭扭捏捏,看不开!

    何况,他并没有虚言耍人,他确实懂得医术,而且还是一位医术精湛的针灸大师,他这一身本领,是村里一位钱老中医秘密传授的,据说,他师傅钱老中医看妇科病,没少睡过女人。

    本来,输卵管严重堵塞,就是中药,针灸也无法治好,但他跟着钱老中医还学了一套能够辅助治疗的“阴阳五行诀”,如果在施展针灸治疗时,再运功按摩刘银秋老师的肚腹之处,倒是有可能打通她那严重堵塞的输卵管,让她获得当母亲的资格!

    至于要她脱掉裤子,配合治疗,那自然是他耍了一个小阴谋,想占点便宜,好把刘银秋老师哄上床上去,当年,钱老中医就是靠这种办法,勾搭到了一位漂亮情人。

    但刘银秋老师却不知道内情,还以为隔着衣衫发功,恐怕治疗效果不佳,所以,苏俊华提出这么一个令人尴尬的建议,她心里一点怀疑都没有,只是有点尴尬,一时之间拉不下面子,苏俊华可是她的学生,在学生面前这叫她以后怎么面对他呀?

    脸颊绯红,有点扭扭捏捏的刘银秋老师,思量了一番,最终还是点了一下头,苦笑道:“好吧!等放假了,老师跟那王八蛋离婚了,再找你治疗!”

    “嗯!这样也好!不过,使用针灸,发功治疗,还需要中药配合,老师,你按起电灯,拿来纸和笔,我帮你开个药方,估计要连续吃两个月才行。”

    听说刘银秋老师要跟她老公离婚,苏俊华心里暗暗高兴,也有点得意,本来,刘老师是有夫之妇,他想搞定她,心里还是有所顾忌,但现在,她即将离婚,获得自由之身,这对他来说,绝对是一个好消息!

    同时,他还在心里冲着已经死去三年的钱老中医,也就是他的师傅,得意洋洋道:“钱老头,你弟子也不赖吧!好像比你当年还牛逼呢?老头子你泡上的那个情人翠嫂,哪里有小秋老师漂亮?不管是论相貌,还是论身材,小秋老师皆是极品,比翠嫂强多了!”

    已经按起电灯,翻身下床,从旁边桌子上面拿过纸和笔的刘银秋老师,幸亏不知道苏俊华这臭小子心中所思所想,否则,她估计会一脚把他踹下床去。

    开好处方交给刘银秋老师,苏俊华这小子,并没有忘记向她讨点报酬,痴痴望着她,嘻皮笑脸道:“小秋老师!人家这么尽心尽力帮你治病,不收你诊金,是不是也该付点利息呀?晚上就让华仔抱着你睡吧?嘿嘿”

    “想得美!下辈子吧兔崽子!小脑袋一个,里面也不知装满了什么垃圾东西?”

    他们俩晚上共居一室,本来就有点暧昧,刘银秋老师一颗心怦怦乱跳,还真的怕苏俊华这兔崽子乱来,现在,看到他得寸进尺,又想使坏了,她立即扳起脸,狠狠瞪了他一眼,嗔骂几句,打断他这个想入非非念头,否则,她晚上估计不要睡觉了。

    “唉好心没好报!算啦!这么一点点要求,老师都不给,还是好好睡觉吧!”

    看到彻底无望,苏俊华虽然有点沮丧,但也无可奈何,轻轻叹了口气,躺下去,四脚朝天,有点失望的闭上双眼。

    这小子可不是一般的坏!脑子里就想着怎么占她便宜?

    不过,说也奇怪,她现在打心眼里喜欢这兔崽子,对他好像也生不起气来,他似乎天生就是她克星?两人注定有这么一场邂逅?难道是上天可怜她,给她送来这么一份大礼?

    心里既有点窃喜,又感觉乱糟糟的刘银秋老师,收好那张处方,就重新爬上床,按掉电灯,瞟了苏俊华一眼,掀开被子钻进去,把自己整个人包裹起来。

    “好困!睡觉喽!”

    发觉刘银秋老师爬上来了,紧闭双眼的苏俊华,叨唠一声,突然一个转身,扑倒在刘银秋老师身上,隔着被窝,把她紧紧抱住,然后,装出已经睡着样子,一动不动。

    这兔崽子!真是欠抽!不过,看在他帮自己治病份上,就让他占点便宜吧!

    心乱如麻的刘银秋老师,好久没有被男人拥抱过,更别说抱在一起睡觉了,此时,看到苏俊华这小子使坏,她轻微挣扎了一番,也就顺从了,不再挣扎,结果,两人就这样隔着被子抱在一起,什么时候睡着了都不知道?

    “兔崽子!放手呀”

    第二天清晨,天还蒙蒙亮,苏俊华就被刘银秋老师嗔骂着摇醒了,原来,两人昨晚睡着之后,两床薄薄被子皆掉到地上去,而他们俩自然是滚到一起,抱在一起,偏偏苏俊华这小子手劲特别大,刘银秋老师掰了半天,都无法分开死死抱住自己大屁股的咸猪手,她气得都快发飙了!

    “呵呵”

    被摇醒之后,发觉自己昨晚竟然抱着小秋老师大屁股睡觉,苏俊华自然是喜笑颜开,惊喜万分,眼看刘银秋老师要发飙了,他立即翻身下床,穿上衣服,笑嘻嘻逃走了。

    很快,他就回到了家里。

    想不到,他一踏入家门,就碰上自己老妈柳雨燕。

    恨铁不成钢的柳雨燕,看到儿子笑嘻嘻回来,嘴毒心软的她,又开始叨唠开了:“小鬼!昨晚你死到哪里去了?马上就升学考试了,也不好好温习补充一下,一回到家,就知道瞎跑!还有你老爸,那死老头,一天到晚,就知道跑去打麻将,也不好好管教一下你这兔崽子,你们父子俩,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妈!你烦不烦!整天叨叨唠唠!”

    兴致勃勃的苏俊华,刚刚踏进家门口,就被老妈数落一顿,泼了一盆冷水,他有点受不了了,气呼呼顶了一句,立即回转身,跑出门去。

    “兔崽子!你给我回来!老娘辛辛苦苦养你这么大,叨唠几句,你就受不了啦?没心没肺的小家伙!”

    看到儿子一转眼又跑走了,柳雨燕心里也很生气,骂骂咧咧着,冲出门去,但苏俊华已经消失不见了。

    已经跑到家门外五六十米地方的苏俊华,坐在路边一块石头上面,遥望着远处,心里感觉乱糟糟的。

    柳雨燕跟老爸苏键,两人是做媒结婚的,从一开始就争吵到现在,幸亏他老爸性格随和,一直让着老妈,不然,他们夫妻俩估计天天都要打架。

    本来,他还有一位姐姐苏秀湄,三年前就嫁到隔壁镇去,现在孩子都两岁了。

    如今,村里越来越多男人,跑到城里去打工,村里剩下的都是一些妇女,孩子,老人,他老爸本来也想去,但他那位爱叨唠的老妈,不知为何,死活不让他老爸出去?

    他老爸又没有什么好手艺,在村里除了种田,开垦一些荒山,种些水果之外,平时也是无所事事,闲余时间,就陪着村里那些老头子打打麻将,或者吹吹牛!

    眼看自己就要毕业了,高中肯定是考不上,苏俊华早就把目光盯到了城里,暑假在家好好玩一阵子,等下半年,陆小梅到城里念高中,他也进城打工赚钱去,一到星期六,他还可以陪陆小梅去逛公园,聊聊天,不亦乐乎!

    别看他是一位山沟沟农民儿子,但他却学了一手神奇医术,顺便还练了一身武功,只是,没有人知道而已,就是他父母,女朋友陆小梅,都不知道他这个底细。

    就是因为修练武功的缘故,他身上雄壮肌肉,看起来比村里任何一位少年都结实,手臂力量更是不可思议,再加上拥有一张可爱脸蛋,才获得“小帅哥”称号。

    说起他这一身武功来历,苏俊华就是说出来,村里人估计也不会相信。

    三年前死去的村里唯一老中医钱算盘,就是他的师傅,村里人一般都称呼他“钱大爷”,“钱老头”,或者“钱神医”。

    这位钱老头,表面上看起来弱不禁风,除了医术比较高明之外,身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而且,他还是一位孤寡老人,身边没有一个亲人。

    但苏俊华却知道,自己这位师傅在村里还是撒下了种,也是因为有一天晚上,他无意中撞破了钱老头跟翠嫂的丑事,医术高明,鼎鼎大名的钱大爷,才收下他这位唯一关门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