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现在知道累了?我还以为你有多猛呢?”

    这上山之路,有多难走,刘敏玉自然是一清二楚,可是,苏俊华这小子竟然能够抱着她如履平地,快速飞跑,她心里不得不惊赞他的神奇,变态,对他越来越崇拜了。

    但现在,刚刚还神奇无比的苏俊华,终于变成狗熊,瘫软在地,刘敏玉白了他一眼,嗔骂一句,就走到他面前,蹲下身去,帮他轻轻揉捏双腿。

    看到敏玉嫂对自己这么好,还主动帮自己按摩,有点喜滋滋的苏俊华,透过衣领入口,瞟着她那上下起伏的雪白双峰,眼里流露出一丝喜色,嘻皮笑脸道:“嫂子!华仔当然猛啦!不信,我们晚上试试,保证大战到天明”

    “死华仔!欠揍是不是?”对苏俊华有点心猿意马的刘敏玉,看到他那么累,正想帮他好好按摩一番,现在,被苏俊华这么一调侃,立即变了脸色,恨恨推开他,站立起来,转过身去。

    “嫂子!别生气!我们先吃饭,这两只鸡腿都给你吃!”嘻皮笑脸的苏俊华,看到敏玉嫂生气了,立即从身上包包里面,掏出董依依老妈送的装鸡腿那个袋子,举到她面前,晃了晃,准备先喂饱她,然后,再把她吃了。

    “我没有胃口,你自己吃吧!”刘敏玉白了苏俊华一眼,并没有接过那个装鸡腿的袋子,但她脸色已经缓和多了。

    “嫂子最疼华仔了!这两只鸡腿,是华仔特意孝敬你的!不吃也得吃!还有,这四个鸡蛋,你也要吃两个!”苏俊华硬把袋子塞在敏玉嫂手里,然后,又从包包里面掏出四个鸡蛋,准备分两个给她。

    这死小子!算你有点良心!

    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笑嘻嘻少年,刘敏玉心里感觉暖烘烘的,终于转怒为喜,嗔了苏俊华一眼,夺过他手上袋子,从中拿出一只鸡腿,塞在苏俊华手里,恨恨骂了一句:“吃死你!”

    “嘿嘿!嫂子真好!”笑嘻嘻的苏俊华,把鸡腿塞在嘴里啃着,望着楚楚动人的敏玉嫂,吃起来特别开心,舒服。

    一只鸡腿,堵住了苏俊华烂嘴,刘敏玉也就坐下来,开始与他共进晚餐。

    两人犹如达成默契似的,你望着我,我望着你,皆不说话,乖乖啃鸡腿,但从他们俩眼里却能够看出一丝柔情蜜意。

    吃过晚餐,苏俊华从身上掏出一张餐巾纸,擦拭了一下嘴巴,把其余纸张递给敏玉嫂,然后,望了望四周,此时,天空已经暗下来了。

    到时候了,该轮到他吃敏玉嫂了!

    不怀好意的苏俊华,望着坐在身旁的敏玉嫂,盯着她那两截雪白大腿,笑嘻嘻道:“嫂子,这里到处都是石壁,我们去找一个草地过夜!”

    “往前面转一个弯,有一个石洞,我们可以去那里过夜!”曾经来过仙女峰一次的刘敏玉,对这里的四周环境还有点印象。

    此时,听到苏俊华的话,她立即手指着右边方向,提了个建议,但她话刚说完,心里就后悔死了,两人孤男寡女,在这荒郊野外过夜,本来就极其危险,如果再躲进洞里去,那她岂不是引狼入室,自讨苦吃?到那时,苏俊华这小子欺负她,她可谓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那个石洞深不见底,犹如迷宫一样,错综复杂,据说,没有一个人敢走到洞底,就算能够进入洞底,八成也难以活着出来。

    话已出口,刘敏玉后悔也有点迟了,心里有点纠结的她,望着苏俊华,期盼他能够摇头,否决她这个建议。

    但苏俊华又不是一个傻瓜,听说有一个石洞,可以跟敏玉嫂共度良宵,他又怎能放过?

    这不,一听到敏玉嫂的话,他就蹦跳起来,惊喜叫道:“那太好了嫂子!晚上,华仔想帮你治病,正想找一个隐蔽场所,既然有这么一个天然石洞,那是最好不过了!”

    “我那病反正都那么长时间了,过一阵子再医治也没事!”心里有点忐忑的刘敏玉,从苏俊华那色迷迷目光,就猜到晚上若让他治病,八成会发生点什么?所以,她既渴望又害怕,宁愿再拖一段时间。

    嫁到嘎娄村一年多,她从村里那些妇女耳中,也听到不少钱中医帮人治病,趁机骗睡女人的绯闻,而苏俊华这小子,明显比那位钱老头还更狡猾,再加上他年纪小,长得又英俊帅气,邋遢糟老头钱中医根本就无法跟他相媲美,将来,也不知有多少女人会祸害在他手里?

    “这怎么行?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么一个好地方帮嫂子治病,何况,嫂子这病也不能再耽搁了,时间越久就越麻烦!”

    早已蠢蠢欲动的苏俊华,好不容易才逮到这么一个睡她机会,岂能白白放过?此时,他心里火烧火烧的,下面小弟弟都挺得难受,有点急不可耐了。

    这一下,刘敏玉没辙了,只能点一下头,咬了咬贝齿,白眼道:“走啦!死华仔,晚上你给我老实点,不然,嫂子以后再也不理你!”

    “嫂子放心,华仔只是帮你治病,又不是叫你陪睡,你怕什么?何况,嫂子这么漂亮迷人,华仔疼你都来不及,怎么敢欺负你?”苏俊华嘻嘻笑着,握住敏玉嫂滑溜手腕,往右边漫步而去。

    当他们俩手牵着手,踏入那个深不可测的石洞,苏俊华脸上不禁流露出惊喜之色。

    因为这个石洞情形相当复杂,一到晚上,伸手不见五指,到处皆是黑黝黝,再加上洞底深处,还释放上来一股阴森森气息,本来就有点怕黑的刘敏玉,吓得紧紧抓住苏俊华手臂,整个人贴在他身上,连大气都不敢出了。

    此时,刘敏玉真的后悔死了,当年,她跟父母大白天来到仙女峰,进入这个石洞,感觉很新鲜好奇,一点都不害怕,但现在晚上进去,却完全不是一回事。

    突然,前面传出一道蝙蝠尖叫声,刘敏玉吓得瘫软在苏俊华怀里,双手死死抱住他,可怜巴巴乞求道:“华仔,我们退出去,这里面太吓人了!”

    “嫂子别怕!有华仔在,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伤害你!”都快笑出声来的苏俊华,轻轻抚摸了一下她秀发,双手往下一捞,干脆把敏玉嫂抱起来,笑嘻嘻道:“嫂子!这样抱着你,就安全了!”

    安全你个头!

    这里面黑黝黝的,孤男寡女,两人紧紧搂抱在一起,安全才怪呢!

    又惊又怕,又羞又嗔,又无可奈何的刘敏玉,卷缩在苏俊华怀里,心里暗自嘀咕着,一颗心怦怦乱跳起来“嫂子!右边好像有点亮光,我们过去看看!”

    敏玉嫂乖缩在他怀里,那种冲撞磨蹭的柔软快感,令苏俊华全身血液加速流动,无比躁动起来。

    突然发觉右边有点月光泄漏进来,他心中不禁暗喜,立即抱着敏玉嫂往右边摸索过去。

    “华仔,嫂子好怕!真的好害怕!我们还是出去吧!”心惊胆颤的刘敏玉,根本就不敢睁开眼睛,只能拼命抱紧苏俊华脖子,深怕他把她抛弃在这里。

    “哇!那里有一个出口!好像还有一个平台,我们可以在那里观赏仙女峰的夜景,或许,我们还可以看到仙女峰传说中的漂亮仙子!”

    笑嘻嘻的苏俊华,抱着敏玉嫂,身影犹如鬼魅一般,飘来飘去,片刻之后,就看到前面有一个出口,而刚才感应到的亮光,就是从这个出口泄漏进来的。

    “傻华仔!仙女峰哪里有什么仙女?一个传说而已,你也信!”卷缩在苏俊华怀里的刘敏玉,也感应到了一丝亮光,她慢慢睁开眼睛,果然看到前面有一个出口,心里也因此淡定了一些。

    “谁说没有?这里不就有一个!”

    嘻皮笑脸的苏俊华,亲了她脸颊一下,嘀咕一声,然后,抱着敏玉嫂来到出口外面的平台上,才发觉下面是悬崖峭壁,头上是高不可攀的陡峭山峰,这里根本就不是什么出口,只是这个石洞的一个通风处。

    “坏蛋!胡说八道!嫂子不理你了!”

    娇嗔万分的刘敏玉,双手就像擂鼓一样,轻轻捶打苏俊华胸膛,脸颊绯红一片,想不到,死小子竟然把她比作仙女峰的仙子,刘敏玉表面上嗔怒无比,心里却暗暗窃喜。

    哪一个女人被男人称为漂亮“仙女”,不是乐开怀?何况是刘敏玉这种已婚女子,被苏俊华惊赞为仙女,她心里都有点乐不思蜀了。

    若不是苏俊华把她放在地上,令她有点清醒过来,她八成会抱着苏俊华乱啃一顿。

    “姐,从这里观赏仙女峰的夜景,还真不错!不过,观赏再美丽的景色,都不如观赏嫂子的美色!月下俏佳人,胜过人间美景呀!”笑嘻嘻的苏俊华,盯着凹凸有致,身材丰满的敏玉嫂,眼珠子都有点移不开了。

    “贫嘴!讨厌!”脸颊发红的刘敏玉,恨恨白了苏俊华一眼,都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此时,她望着面前这位少年,心里既渴望又害怕,可以说是心乱如麻,不知所措。

    “嫂子!你这病真的不能再耽搁了,现在,华仔就帮你医治,希望能够一次性成功,不然,以后麻烦就大了!”望着发嗔发嗲的敏玉嫂,苏俊华眼角闪过一丝诡异笑容。

    “说吧!要怎么医治?丑媳妇早晚都要见公婆,嫂子我也豁出去了!”刘敏玉咬了咬贝齿,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

    “对于女性来说,性冷淡,就是隐匿在体内的阴火被封闭住了,难以释放出来,所以会对男人产生讨厌心理!要想治好这种怪病,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到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让他挑旺自己,让自己体内隐匿的阴火释放出来,也就是说,跟他多睡几次觉就解决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办法,就是施展针灸之术,配合全身按摩,把隐匿在身体深处的阴火释放出来,这种办法,医生必须是患者喜欢之人,或者施展催眠术,让患者在半醒半梦中医治才行,而我,嫂子应该不会讨厌吧?对嫂子来说,我应该是最佳人选!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