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奶奶的!这位中年妇女,长得还真不赖!身材也好!可惜年龄太大,早已过四十了,实在引不起他兴趣,苏俊华抓住李雨洁雪白玉手,帮她把脉时,还是出现短暂的失神,不过,他很快就淡定下来。

    大约过了七八分钟,苏俊华就已经帮他们五人分别把脉了一遍,除了李雨洁患有严重胃下垂之外,另外四个病情就轻多了,一个患有风湿性关节炎,一个是高血脂,另外两个皆是肺炎。

    病况探查清楚之后,苏俊华决定先给另外四位病人治疗,因为李雨洁所患疾病,要想一次性彻底治好,让她严重下垂的胃部,恢复原位,不再复发,他必须施展“阴阳五行针”之第二阳针,才能够做到,而另外四位病人,他施展第一阳针就可以了。

    但为了避免美女医生误会,苏俊华还是冲她微微一笑,解释道:“芸姐姐!三姨这病有点麻烦,要花费较长时间,所以,我还是先帮他们四个治好,回过头来,再帮三姨治疗!”

    这狡猾小鬼,“三姨”都叫上了!很明显,他在占自己便宜!

    脸颊有点绯红,心里有点气恼的孙芸芸,恨恨瞪了苏俊华一眼,没好气应道:“随你!现在你是医生,自然听你的!”

    呵呵!芸姐姐娇嗔样子,似乎更加好看,更有女人味!

    对眼前这位美女医生挺有兴趣的苏俊华,痴痴望着她,心里暗自嘀咕了一番,最终有点恋恋不舍的移开目光,打起十分精神,帮另外四位病人施展针灸之术。

    凭苏俊华神奇医术,治疗风湿性关节炎,肺炎之类疾病,自然是小菜一碟,轻而易举,大约十几分钟时间,苏俊华就施针完毕,彻底解决了他们四个病人。

    “天哪!我体内肺病真的被治好了!不再咳嗽,全身都有劲了!”

    “我左腿骨头关节一遇上下雨天,痛得真要命,就是平时也有点疼痛,但现在一点都不疼了,看来真的被苏神医治好了!”

    “谢谢苏神医!”

    “太感谢了!”

    “我今天身上也没有带多少钱,总共就五百多块,苏神医若嫌少,留下家庭地址,电话号码,我明天叫我大儿子,再送上一千块!”

    “苏神医!我家里比较穷,治这身肺病已经家徒四壁,欠了一屁股债,现在身上就两百多块钱,你可不要嫌少!”

    身上有病没病,患者自知,那四位病人感觉身上病症消失了,一个个,皆是惊喜万分,纷纷从身上掏出几百块钱,往苏俊华手里塞,向他千谢万谢,感激涕零离去。

    医生看病收钱,天经地义!

    苏俊华刚刚从仙女峰断崖下面脱困出来,身上自然没有带什么钱,因此,他也不客气,收下那四位病人强塞过来的一千多块诊金,塞一半在姐姐苏秀湄手里,剩下全部往自己裤袋里揣。

    看到那四位病人都付钱看病,家境本来就不错的李雨洁,也从身上掏出一沓钞票,大概清点了一下,慷慨递过去,塞在苏俊华手里,笑吟吟道:“苏神医!这是一千五百块钱,若你真的能够治好三姨,这些钱就当预交的诊金,留下家庭地址,电话号码,明天一早,三姨再给你送去几千块!”

    面前这位神奇少年,一双贼溜溜眼睛,一直往她侄女孙芸芸身上扫视,有点心领神会的李雨洁,自然是慷慨解囊,极力巴结他。

    为了治疗“胃下垂”这疾病,李雨洁也不知跑了多少大医院,前前后后花了几万块,始终没有什么效果,假如面前这位神奇少年,真的能够治好她,别说是几千块,就是上万块钱,她都愿意出!

    何况,花这么一点小钱,若能够跟一位神医攀上亲戚关系,那她就更赚了!

    “三姨!我怎么敢收你钱?你还是收回去吧,我可不想挨骂?”

    狡猾聪明的苏俊华,瞟了孙芸芸一眼,立刻把钱还给李雨洁,他虽然没有明说,但话里意思很明显,怕被孙芸芸臭骂一顿,同时,他也向众人表明,自己跟孙芸芸关系不简单。

    这小子,太可恶了!他们俩刚刚认识,屁毛关系都没有!但这死小子硬是懒上自己!

    有点哭笑不得的孙芸芸,很想开口解释一番,但她又怕苏俊华胡搅蛮缠,越说越纠缠不清,结果,她恨恨瞪了苏俊华一眼,紧咬着贝齿,干脆装糊涂,什么都不说。

    “咯咯你这小子,还真有点意思!”

    望了望有点脸红的侄女孙芸芸,又瞧了瞧嘻皮笑脸的苏俊华,李雨洁掩嘴而笑,也不再跟苏俊华客气,把钱收回去。

    站在一旁的孙院长,看到自己宝贝女儿跟少年神医苏俊华眉来眼去,一副含情脉脉,娇嗔样子,他脸上流露出一丝惊喜笑容,心里更是暗自窃喜。

    孙芸芸年龄不小了,今年都二十五岁了,她一方面是体弱多病,对男人没有多大兴趣,另一方面是心高气傲,看不上普通男孩,那些不学无术,靠父母吃饭的官二代,富二代,她更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现在,看到自己宝贝女儿,终于开窍了,终于遇上一个能够征服她的男人,孙院长打心眼里高兴!

    虽然面前这位少年,年龄好像还未满二十岁,但俗话说“女大三,抱金砖”,现在也挺流行姐弟恋,御姐配嫩男!女孩子年龄大一点,其实也没有多大关系,关键还是看他们俩有没有感觉?

    看到自己弟弟苏俊华,拥有一身神奇医术,跟孙芸芸这位美女医生,又打得火热,站在一旁陪伴老公的苏秀湄,也是眉开眼笑,又惊又喜。

    不过,有人欢喜,也有人愁!

    孙院长有点沾沾自喜,苏秀湄也是眉开眼笑,但站在一旁的陆莉莉,心里却打翻了五味瓶,酸溜溜无比。

    苏俊华心里有她妹妹陆小梅的影子,她就已经吃了不少干醋,想不到,苏俊华刚刚碰上孙芸芸这位美女医生,两人眉来眼去,又开始勾搭上了,她气得真想转身就走,一辈子都不愿再看到苏俊华,但不知为何,她身体却不听她使唤?好像一走了之,就会遗憾终生似的?

    俗话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正处于爱恨交集的陆莉莉,就碰上这种情况,如今的苏俊华,可不是当年那个傻兮兮少年,凭着神奇医术,强大武功,再加上他那张令人如痴如醉的英俊脸蛋,他身边已经不缺美女。

    就算她放弃走了,还会有一大堆美女挤破门槛涌过来,所以,陆莉莉心里尽管很生气,非常不满,但她还是没有选择离开,而是心里暗暗盘算着,该如何占据苏俊华内心?让他乖乖臣服于她这位御姐手下?

    现在,苏俊华是她唯一依靠,已经占据了陆莉莉内心深处,哪怕放弃一切,她也不能失去他?

    而此时,有点洋洋得意的苏俊华,两耳不闻窗外事,正在全神贯注施展“阴阳五行针”第二阳针,帮李雨洁治疗。

    已经学会第三阳针的苏俊华,施展第二阳针,只要集中精神就ok了,可以说是轻松自如,一点都不累,但为了让孙芸芸对他感激涕零,聪明狡猾的苏俊华,故意从体内逼出汗水,搞得一副大汗淋漓,就要虚脱样子,惹得孙芸芸很想走过去帮他擦拭一番,又不好意思走过去,只能站在办公桌后面空着急。

    倒是陆莉莉趁机而入,从身上掏出一包餐巾纸,抽出几张,帮苏俊华擦拭额头上面的汗珠,表现出一副关切体贴样子,惹得孙芸芸又是醋意大发,羞恼不已。

    不过,孙芸芸犹豫片刻,突然离开外科医务室,很快,她手上就拿着一条半湿毛巾回来,交给苏秀湄,在她耳边小声嘀咕一下。

    乐呵呵的苏秀湄,点了一下头,立即走过去,帮弟弟苏俊华擦拭脖子,还有背后,胸膛上面渗出来的汗珠。

    想不到,孙医生对自己这么体贴入微,莉莉姐对自己更是情意绵绵,苏俊华心里暗自偷偷笑着,都有点乐不思蜀了!

    “好像真的好啦!太神奇了!”

    “神医!真正的神医!”

    “苏神医!太谢谢你了!三姨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经过苏俊华一番施针,李雨洁站立起来,走动几步,使劲挥动一下手臂,原先体内由于胃下垂沉甸甸的感觉,彻底消失了,做一番强烈运动,也没有痛楚了,她惊喜之下,立即高兴大嚷大叫起来。

    三姨也真是的,当人家三姨都当上瘾了?三姨也是他叫的吗?

    脸颊绯红,有点扭扭捏捏的孙芸芸,瞟了苏俊华一眼,又瞪了李雨洁一眼,一副又羞又恼样子!

    “三姨客气什么呀?我们早晚都是一家人,帮你看病也是应该的!”嘻皮笑脸的苏俊华,看到孙医生羞答答的样子,忍不住开起玩笑来。

    “呵呵苏神医说得也是!我们早晚都是一家人,三姨我也不跟你客气了!”有点合不拢嘴的李雨洁,瞟了孙芸芸一眼,脸上堆满了笑意。

    大的不像话,小的也不像话,他们俩真气人!

    心里气呼呼的孙芸芸,深怕苏俊华纠缠不清,干脆转过身去,望着窗外,既不想解释什么,也不想发言,此时,对她来说,沉默是金,不解释就是最好的抗议。

    热情直爽的三姨李雨洁,跟大家告别回家之后,孙芸芸才敢抬起头来,面对苏俊华这个小滑头。

    但此时,苏俊华却不想立即给孙芸芸看病,他很想跟姐姐,姐夫回家聊聊,顺便问一下父母事情。

    因此,他招呼孙院长到外面,借个地方说话。

    来到孙院长办公室,关上门之后,苏俊华才道出实情:“孙院长!芸姐姐病情有点特殊,假如不帮她改变体质,让她成为一个正常人,就算治好了她体内胃病,将来恐怕还会再复发?所以,我准备动用最有效果的针灸之术,帮她治疗,但施展这种针灸之术,必须找一个没有人打扰地方施针,而且,最好是在家里施针,因为施针半途,芸姐姐还要去洗个澡,才能够完成另一半施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