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虽然有点不大明白苏俊华话里意思,但孙院长却相信苏俊华的医术,也知道他不会胡来,他既然这样说,肯定有他的原因,所以,望着苏俊华,他立即点了一下头,微笑道:“一切听从苏神医安排,晚上,或者明天,到我家里来,我家里除了我们父女俩,没有其他人!”

    看到孙院长这么爽快,直接安排去他家里给芸姐姐治疗,苏俊华心里一阵窃喜,眼角闪过一丝诡异笑容,也非常爽快道:“嗯!我现在先去姐夫家里一趟,孙院长留个电话号码,家庭地址,我晚上若没空,明天肯定过去,帮芸姐姐治疗!”

    带上有点幽怨的陆莉莉,苏俊华跟着姐夫一家子,笑眯眯离开镇卫生院,来到大街上一家“好客居”小饭馆吃午饭。

    当年,苏秀湄跟隔壁邻居陆莉莉是好姐妹,两人可以说是从小玩到大,她已经好久没有碰上陆莉莉,这一次,难得聚在一起,她自然缠住陆莉莉问长问短,两人交谈甚欢。

    伤腿治好,心情大好的游剑锋,一边坐在那里等着上菜,一边逗孩子游鑫鑫玩耍,父子俩玩得不亦乐乎!

    剩下苏俊华一个人,独自坐在那里,把玩着一双筷子,望着窗外大街上人来人往,脸上却浮现出一丝得意笑容。

    这一次,来到大乾镇卫生院,碰上美女医生孙芸芸,苏俊华可以说赚大发了,此时,他心里正在想入非非晚上,孙院长肯定在家,就算他晚上有时间,也要安排明天早上去孙院长家,帮芸姐姐治疗,两人孤男寡女呆在一起,肯定会发生点什么?

    孙芸芸身材虽然偏瘦,但那只是对她上半身而言,其实,她后面挺翘美臀很浑圆,很丰满,一双修长大腿,估计也是很雪白,很丰腴,若能够骗她脱光衣服,好好研究一下,那应该很令人遐想万千帮人洗毛伐髓,最好要脱掉身上全部衣服,不然,施针起来有点麻烦,当然,也不一定要脱掉全身衣服,留下三点式,或者外面再加一件薄薄衬衫,还是可以的。

    但孙芸芸病情相当严重,到时,哄她脱掉身上所有衣服,应该不是很难。

    想到这里,苏俊华眼前立即浮现出一幅美人脱衣画面,勾人魂魄,他下面小弟弟都有点不争气的撑起来。

    但就在这时,一道带着流氓味道的声音,突然传入他耳中:“哎哟这不是秀湄姐嘛!想不到,我们在这里碰上!秀湄姐,我说你也太没有眼光了,你那窝囊废老公,既不中看也不中用,是不是也该让位了,陪我表哥玩玩?只要你愿意跟我表哥混,那可是‘山鸡变成金凤凰’,吃香喝辣的,应有尽有!怎么样?考虑清楚了吗?”

    “你王八!你怎么不去死你怎么不把你妹妹荷花,送给混子强玩几天?”

    从饭馆门口走进来,对苏秀湄发出冷嘲热讽声音的年轻人,就是把她老公撞伤的隔壁村郭黎明,此时,因为自己亲弟弟华仔回来了,苏秀湄胆气壮了,骂人也大声了。

    但她刚刚骂完,看到门口又走进来三男一女,立即变了脸色,闭口不言了。

    这三男一女,一个正是大乾镇混混老大孙子强,另外两个是他贴身兄弟大虎跟小虎,还有那位挺有几分姿色的女子,正是郭黎明亲妹妹郭荷花。

    有弟弟撑腰,苏秀湄自然不怕孙子强这个大混混,但她却不想招惹孙子强,免得祸及弟弟,毕竟苏俊华才一个人,而孙子强手下却有上百个兄弟。

    但此时,已经听到苏秀湄骂声,脸色剧变的郭荷花,开始走进来,冲着苏秀湄怒气冲冲质问道:“秀湄姐!我又没有招惹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呀?”

    话一说完,郭荷花又转过身去,冲着孙子强喊冤:“表哥!有人欺负我,呜”

    “哼秀湄妹子!强哥给你脸,你不要脸!今天,强哥把话撂在这里,马上叫你那位窝囊废滚回家去,而你,陪我们去吃一顿饭,我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否则,后果你自己应该知道?”

    多次邀请苏秀湄吃饭,都被她严词拒绝,孙子强心里本来就窝着一肚子火,此时,看到苏秀湄竟敢这样大胆说话,他开始沉下脸来,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

    游剑锋比较老实,平常就怕碰上这些混混,现在,大混子孙子强众目睽睽之下勾搭他老婆,他除了脸色稍微有点怒意之外,半低着头,始终一声不吭。

    被孙子强这么一逼,苏秀湄心里也有点慌了,立即转过头,望着弟弟苏俊华,希望他出面帮忙摆平。

    “什么破烂强哥?垃圾强哥?这店里有强哥吗?我怎么只听到两只狗叫声?”

    有恃无恐的苏俊华,放下手上那双筷子,从桌子上取过牙签盒,轻轻把玩着,同时,鄙视着孙子强一帮人,一点都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要收拾这几个混混,对他而言,还不是杀鸡用牛刀,大材小用!

    “你是什么人?竟敢骂我们老大是是妈的!活腻了?”

    “小王八!我们老大也敢骂!找死”

    站在孙子强身后的大小虎,一向以强哥马首是瞻,唯命是从,此时,看到一位少年竟然也敢骂他们老大是狗,立即抢身而上,准备动手,但他们俩却被面色微怒的孙子强拦住了。

    孙子强能够独霸大乾镇黑道,自然有他过人之处,看到少年坐在苏秀湄身旁,望着他们这群人,脸上毫无惧色,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他心里咯噔一下,产生了怀疑。

    在大乾镇,不管是普通老百姓,还是那些当官的,经商的,只要听到“混子强”大名,没有一个人能够镇定自若,但面前这位少年,偏偏就这么无视他的存在,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猫腻?

    曾经吃过一次亏的孙子强,硬逼着自己冷静下来,瞪着面前这位少年,心里犹豫了一番,最终还是微笑问道:“这位小兄弟,跟秀湄妹子什么关系?在哪里高就?我怎么感觉如此面生?”

    苏俊华还未回答,店门外突然飘进来一道豪爽笑声:“强哥!你还真不够义气,来这里吃饭,兄弟也不叫一声?”

    听到门外传来熟悉声音,孙子强立即回转身,望着门外站立在那里的三位年轻人,喜上眉梢,大大方方微笑道:“呵呵刀疤牛,你这臭小子,回来也不跟强哥说一声,这么见外!大哥正准备吃饭呢,既然碰上,咱们兄弟俩好好喝一杯!”

    站在门外三个人,皆是他们大乾镇人,不过,他们三个却是隔壁新峰镇黑老大余天章手下兄弟。

    那位脸上带着一道刀疤,只剩下一只耳朵年轻人,叫刘铁牛,外号“刀疤刘”,“刀疤牛”,另外两个是亲兄弟,一个叫刘书桦,一个叫刘书群,他们三人皆是大乾镇青崖村人,跟他表弟郭黎明一个村的。

    以前,刀疤牛曾经跟孙子强混过,是他手下一员猛将,两人还曾经结拜过,后来,由于争夺一位漂亮女孩,两人心里产生疙瘩,刀疤牛才跑到隔壁镇去,跟随余天章。

    现在,刀疤牛可是新峰镇余老大身边两大干将之一,孙子强虽然跟他有点过节,但碍于余老大面子,他自然不能怠慢他,说话还是客客气气。

    “牛哥!桦哥!群哥!咱们难得碰上一回,走!一起吃饭去,小弟请客,我们几个好好聊聊!”看到是同村三个牛逼混子,恃强欺弱的郭黎明,立即走出去,笑呵呵邀请他们一起去吃饭。

    “哈哈原来是黎明你这臭小子!听说你最近被车撞了,伤势如何?没事吧?有你表哥罩着,应该发一笔横财了吧?”

    “嗨!牛哥说哪里话?被车撞了,破财差不多,还发财呢?这不,事主死活不赔,最后还是我表哥出面,对方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赔了三千块钱,连医药费都不够,倒霉呀!”

    “哦!谁这么牛逼?竟敢不买强哥面子?”

    刘铁牛自然知道孙子强在大乾镇的势力,本来,他以为郭黎明被车撞了,有强哥出面,就算没有敲诈到几万块,大发一笔横财,上万块钱总该有吧?想不到,郭黎明竟然说对方才赔三千块钱,这到底是哪路神仙,竟敢挑衅强哥?

    刚才坐在苏秀湄身旁那位少年,口出狂言,骂自己跟表哥是两只狗,一肚子怒火的郭黎明,想拉刀疤牛下水,立即来个挑拨离间:“我们隔壁村的游剑锋,牛哥你也认识,现在,他就在这店里面,这小子现在可牛逼了,就是牛哥你恐怕也不敢招惹他?”

    “什么是游剑锋那窝囊废?他算什么东东?我一巴掌都能够送他上西天!兄弟你开什么玩笑”

    听说是隔壁村最老实巴交的游剑锋,竟然不买强哥面子?刘铁牛还以为郭黎明耍他寻开心,不禁皱起眉头,眼里也流露出一丝怒意,但他突然瞟到坐在店里面的苏俊华,一瞬间变了脸色,浑身打了个寒颤,结结巴巴叫道:“华华哥你怎么在这里”

    “刀疤狗!你还真行!逼着我父母远离家门!这笔账,我们是不是该清算一下?三年之前,削去你一只耳朵,一点都不长记性,我看这一次,你那对狗眼珠是不是”

    坐在饭馆里面的苏俊华,早就看到店门外那三个年轻人,正是三年前被他痛揍一顿的新峰镇那帮小混混,那个刀疤牛,当时,还被他削去一只耳朵,想不到,他们竟然在这里碰上,真可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苏俊华从牙签盒里抽出两支小牙签,在手上摆弄着,眼里更是射出一片凶光。

    “扑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