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啊华哥!那可不是我干的!大人不计小人过!你就饶了我吧?”

    看到苏俊华手上捏着两支牙签,紧盯着自己双眼,刘铁牛吓得脸色发白,浑身哆嗦,“扑通”一声跪在门口,为自己争辩起来,这一次,事关两只眼睛,他说话倒是一点都不结巴了。

    自从三年之前,被苏俊华削去一只耳朵,刘铁牛就知道苏俊华武功高强,他们这些混混根本就惹不起,此时,看到苏俊华回归,他早就吓出一身冷汗,再加上苏俊华手上把玩着两支牙签,随时都会飞射过来,他更是吓得心惊肉跳!

    “刀疤牛,你那只耳朵就是被这小子削掉的?”看到刀疤牛直接跪在门口,吓得脸色都绿了,孙子强心里咯噔一下,知道今天遇上麻烦了,但他还是不相信面前这位英俊少年,真的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三年之前,新峰镇老大余天章带领十几个兄弟,杀往嘎娄村,被一位十五六岁少年杀得片甲不留,惨败而归,而且,他们还被那位嘎娄村少年狠敲一笔,刀疤牛甚至还被削去一只耳朵,这件事情在附近几个村镇传得沸沸扬扬。

    新峰镇余老大,因为这事丢尽了脸面,被安泰县城“太子党”教训一顿,差点被赶出新峰镇。

    太子党在安泰县城一手遮天,势力盘根错节,无人敢动,每一个乡镇,皆有太子党扶持的黑老大,以及官府中人。

    新峰镇黑老大余天章,跟他们镇上刘镇长关系密切,大乾镇黑老大孙子强,也是太子党成员之一,他跟镇党委副书记李民基,来往密切,也是因为他们俩皆是太子党扶持起来的,两人算是同门中人。

    由于背后有太子党这个大靠山撑腰,孙子强才能够在大乾镇呼风唤雨,独霸一方!

    现在,知道面前这位少年很有能耐,孙子强心里虽然有点顾忌,但脸上还是没有什么惧色,看到刀疤牛吓成这样子,跪在少年面前,他心里甚至还有点瞧不起刀疤牛,暗暗骂道:“妈的!没有出息的东西,亏你还是余兄手下第一猛将,我们太子党脸面都被你们这对主仆丢尽了!”

    吓得心惊胆战的刘铁牛,偏过头,冲着孙子强稍微点了一下头,算是默认了。

    既然刀疤牛都默认了,孙子强本身实力跟刀疤牛不相上下,自然也不敢小觑面前这位少年,俗话说好汗不吃眼前亏,他还没笨到为别人强出头地步。

    孙子强脑中快速转了一下,终于冲着苏俊华,笑呵呵道:“这位小兄弟”

    但他一句话还未说完,苏俊华就打断他:“谁跟你是兄弟?白痴一个!哼”

    刀疤牛吓成一垛屎,孙子强站在那里,脸上却毫无惧色,苏俊华心里大大不爽起来,再加上这个混子强,竟敢打他姐姐主意,这可是触了他逆鳞,苏俊华冷哼一声,手上把玩的两支小牙签,轻轻一颤,神不知鬼不觉的不见了。

    “啊啊啊”

    孙子强突然滚倒在地,一只手掩着左眼,一只手抓着自己裤裆处,发出一阵惨叫声,苏俊华手上刚刚消失的两支牙签,一支插在孙子强左眼上面,另外一支虽然没看见,但看孙子强那惨状,就知道插在哪里了?

    看到混子强变成了“独眼强”,“太监强”,刀疤牛跪在门口,吓得浑身直发颤,同时,他心里还暗自庆幸,幸亏刚才没有出言冲撞面前这位少年,否则,现在的他,恐怕已经是一个瞎子了!

    “强哥!”

    “强哥!你怎么啦?”

    大小虎,看到他们俩最崇拜最敬重的老大,突然莫名其妙滚倒在地,惨叫连连,他们俩皆吓了一跳,立即上前扶起他,看到强哥左眼上插着一支颤悠悠牙签,他们俩吓得脸都绿了。

    “表哥!你怎么啦?”

    “表哥!你别吓我?”

    混子强突然滚倒在地,惨叫连连,郭黎明兄妹俩,也是吓了一跳,尖叫起来。

    当郭黎明看到表哥孙子强左眼上面插着一支牙签,他一下子吓懵了,半天才回过神来,战战兢兢望着坐在店里面那位少年,知道自己惹上了不该招惹之人,麻烦大了。

    跟刀疤牛一起来的刘书桦,刘书群两兄弟,此时,皆认出店内那位少年,就是三年之前把他们打得屁滚尿流的嘎娄村少年,吓得脸色大变,双腿打颤,恨不得立即退走,但他们牛哥还跪在地上,他们俩如何敢逃走?

    游剑锋夫妇早已听说苏俊华武功高强,曾经孤身一人打得新峰镇那帮混混屁滚尿流,逃之夭夭,但此时,亲眼目睹之后,他们俩眼里还是浮现出一丝惊喜之色,心里更是十分宽慰,有这么一位牛逼弟弟,小舅子,他们夫妻俩后半生,估计可以过得平静一点。

    看到郭黎明望过来,苏俊华立即向他笑嘻嘻招手道:“小子!过来,我们俩好好聊聊!”

    “扑通”

    “华华哥饶命”

    “剑锋哥!秀湄姐!车祸之事,确实是我有点不对,剑锋哥的医疗费我出了,还有那三千块钱,我回家立马退还给你!”

    吓得差点尿裤子的郭黎明,看到苏俊华找他,知道准没好事,他三步并作两步,走进店里,跪在苏俊华面前,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浑身直打哆嗦。

    这一次事情,皆因他而起,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深知这一切的郭黎明,怕苏俊华不会放过他,立即苦笑着,向游剑锋夫妇乞求起来。

    “华仔!郭黎明本性并不坏,就是仗着他表哥势力欺负人!既然他知道错了,愿意赔偿医疗费,退回勒索的三千块钱,大家都是一个镇的,抬头不见低头见,你就放他一马吧!”

    由于老公有一个亲妹妹就嫁在隔壁青崖村,苏秀湄也常常去看她,若跟郭黎明关系搞得太僵,以后碰面也不好说话,因此,苏秀湄思量了一番,最终还是帮他求起情来。

    “小子!算你识相!这一次就放你一马,带上你表哥,滚吧!”

    “刀疤狗!你也滚吧!回去告诉你老大,叫他做好准备,过两天,我就会登门拜访他,希望到时,他不会让我失望!”

    站在一旁畏畏缩缩的老板娘,早就炒好了菜,端在手上,却始终不敢端过来,苏俊华肚子有点饿了,也懒得跟他们几个混混计较,立即向他们瞪了一眼,吩咐他们快滚,免得影响他吃饭。

    “是!是!是!我们立刻就走不是,是立刻就滚”

    跪在地上始终不敢起来的刘铁牛,看到苏俊华终于放过他,惊喜异常的站起来,唯唯诺诺之后,立即带两位弟兄,如释重负般退走。

    “谢谢华哥!谢谢秀湄姐!谢谢了!”

    刀疤牛都吓成那样子,表哥更是惨不忍睹,此时,看到苏俊华下了逐客令,答应放过他,郭黎明惊喜万分,立即爬起来,连声道谢之后,带着妹妹,还有孙子强,两个大小虎,急匆匆离开,在街上拦了一辆面包车,送孙子强去医院治疗。

    孙子强被苏俊华伤成那样子,郭黎明一伙也不敢去报警,一方面,他们也是道上混的,打打杀杀,技不如人,受点伤,早已司空见惯了;另一方面,他们见识过苏俊华的厉害,躲避都来不及,如何还敢去报警?这一次哑巴亏,他们算是吃定了!

    至于以后,强哥会不会去找苏俊华报仇?那就不是他们这些小混混关心的事情。

    那位长相不错,挺有几分姿色的郭荷花,离开之前,回头瞟了苏俊华一眼,美瞳里似乎流露出一丝爱慕之色,可惜,见识过不少美女的苏俊华,哪里会把她看在眼里。

    “华仔!那混子强可不简单,据说背后有大靠山,你以后可要堤防一点,不要掉以轻心!”

    混子强终于退去,事情终于顺利解决了,但苏秀湄心里还是忐忑不安,皱着眉头,特意提醒弟弟一下。

    “姐!放心吧!就他们这些混混,华仔可没有放在眼里!以后,有人找你麻烦,尽管来找我!一切有我呢!”苏俊华伸出手掌,轻轻抚摸着姐姐肩头,眼里流露出一丝心疼之色,姐夫太软弱了,家里重担自然落在姐肩头,这几年来,真的难为她了!

    “臭小子!你还真牛!”

    苏俊华不动声色就解决了混子强,吓跑了那帮混混,坐在一旁的陆莉莉,白了他一眼,心里对他越来越有感觉了。

    “嘿嘿!莉莉姐!华仔真的像一头牛吗?你喜欢牛吗?”嘻皮笑脸的苏俊华,望着陆莉莉胸前那一对鼓荡尤物,口水都差点流出来了。

    “是啊!你就是一头牛!一头猛牛!可惜,姐最讨厌的就是牛!咯咯”

    被苏俊华这样色迷迷瞧着,陆莉莉又羞又气,狠狠瞪了他一眼,叨唠一句,双手掩着嘴巴,咯咯笑了起来。

    莉莉姐真的讨厌牛吗?我怎么觉得她喜欢牛呢?或许她更加喜欢猛牛呢?

    苏俊华瞪着陆莉莉胸前那一对上下起伏的尤物,眼睛都有点舍不得移开了,但就在这时,他姐姐苏秀湄身上手机响了起来,把他吓了一跳。

    “华仔!是妈打来的!妈可想死你了!快!快向妈报个平安!”

    从身上掏出手机,看到上面显示出来的号码,是她老妈柳雨燕手机,苏秀湄惊喜万分,激动万分,立即把手机递了过去。

    现在,手机开始降价了,最便宜的只要几百块钱,不过,现在手机都是双向收费,通话费也高,因此,大多数人都去装固定电话,或者购买当时很流行的ic电话卡,这样比较实惠。

    苏秀湄身上这部手机,是她婆婆帮她购买的,每个月所使用的手机费用,也是婆婆帮她代交,不然,农村人大多数还是用不起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