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心里有点矛盾的苏俊华,暗暗嘀咕了一阵,才把胖妹子喀嚓掉,暂时放在一边。

    一个人憋在这屋里,一点都不好玩,直接到溪边去,瞧瞧莉莉姐那高翘双峰,似乎也不错!

    也许还有意想不到的收获:莉莉姐身上裙子本来就短,若蹲在溪边,屁股翘得半天高,岂不是很容易走光?嘿嘿!赶快去吧!

    有点猥琐,流氓的苏俊华,偷偷乐着,离开姐夫房子,往一百多米外的小溪走去。

    糟糕!自己刚刚就知道给竹竿妹打电话,李榆老师却忘记打了!

    李榆老师虽然并不是一个大美女,但她很耐看,肌肤又嫩又白,身材又好,挺有几分姿色,假如能够嘿嘿!自己又想到哪里去了?

    停下脚步,从身上掏出手机,心中暗乐的苏俊华,立即拨通了李榆老师手机。

    “你是我心里的心里的玫瑰花,就让我爱你吧爱你吧爱你吧”

    突然,从右边后面小路那里,响起了一道清脆手机铃声,有点惊讶的苏俊华,立即转过身去。

    一位正走在乡村小路上的漂亮倩影,刚好也转过身来,两人四目相视之下,竟然呆愣当场,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是你!苏俊华!真的是你吗?”

    “李榆老师!你怎么在这里?我刚刚打你电话,想不到,电话一打通,我们就碰面了,看来,我们俩真的有缘呀?”望着面前这道有点熟悉的倩影,苏俊华脸上浮现出一丝惊喜之色。

    “咳!咳!你胡说什么?谁跟你有缘了?没大没小!一点规矩都没有!”

    想不到,竟然在这里碰上苏俊华这小子,李榆老师不禁惊喜万分,但对方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又令她脸颊飘红,心里有点纠结,忍不住嗔骂起来。

    “李榆老师,若不是有缘,我们怎么可能会在这里碰面?你怎么会跑到这里来找我?这一切,难道不是天注定吗?嘿嘿”

    发觉现在的李榆老师,穿着一件花色连衣裙,似乎更有一番熟妇味道,苏俊华贼溜溜眼睛,一直在她身上瞟来瞟去。

    “我娘家就在这里,人家哪里是来找你了?我爸早上突然昏倒在地,所以,我才从县城赶回来,准备送他去县医院看看!你这兔崽子,怎么也跑到这里来了?”发觉苏俊华一直在调戏她,李榆老师撇了撇嘴,气呼呼解释起来。

    “啊李老师就是这里人?这实在太巧合了,我姐姐刚好嫁到这村里,你说我们俩是不是有缘呀?呵呵”听说李榆老师就是这个青云村人,苏俊华不禁呵呵大笑起来。

    “你姐姐嫁到这里?你姓苏,天哪!苏秀湄不会就是你姐吧?”

    李榆老师娘家就在苏俊华姐夫房屋右边往后一点,他们两家差不多算是邻居了,此时,从苏俊华名字上面,她突然想到了游剑锋老婆苏秀湄,不禁惊叫起来。

    “是呀!她就是我亲姐姐!游剑锋是我姐夫!对了!李榆老师,你刚刚不是说你爸病了?我这个神医就在这里,还用得着送去县城吗?”

    满脸笑呵呵的苏俊华,望着身材高挑,胸前那一对尤物荡悠悠的李榆老师,心里不禁暗想:难怪人家说女人胸大无脑,看来,还真的是如此!

    “呃也是!我怎么就把你这位小神医忘了?哼这其实都怪你,三年之前,你就说帮我治病,结果,人家望眼欲穿,盼星星盼月亮,盼了三年,连人影都没看到!你这混小子,还真的欠揍!”

    苏俊华一提到看病,李榆老师就记起三年之前那件事情,苏俊华这小子失约,害得她心里天天挂念他,盼望他,不知不觉间就把他熟记在心灵深处,现在突然碰上他,芳心都有点波动了。

    “李榆老师!你可冤枉我了!华仔三年之前,在仙女峰上面,被人打落悬崖,生不如死,今天刚刚脱困出来,就算我想帮你治病,也力不从心呀!”苏俊华一边向李榆老师诉苦,一边向她身边走去。

    “这怎么回事?”听说苏俊华三年之前差点在仙女峰遇害,李榆老师一颗心都揪紧起来。

    “唉!一言难尽”

    苏俊华把自己三年之前在仙女峰的遭遇,向李榆老师简单说了一遍,当然,他把自己跟敏玉嫂那一段暧昧之情,以及自己侵犯那位妖女的事情,隐藏不说,掩饰过去。

    “想不到!仙女峰上面还隐藏着绝世高人!难怪大家都说在仙女峰上面,看到过白衣仙女,如此看来,这个谣言也是半真半假!苏俊华,你也算是命大福大,遇到这种事情,还能够活着回来,真是一个奇迹!将来,你肯定是一个大富大贵之人!”

    听完苏俊华的诉说,李榆老师站在那里,一愣一愣的,到后来,不禁唏嘘感叹起来。

    “李榆老师!走吧!去你家里帮你老爸治病,顺便把你身上那病也治一下!”望着面前这位肌肤雪白,很有气质的李榆老师,苏俊华突然很想好好研究一下她的身体结构。

    不过,他话刚刚说完,鼻子狠狠嗅了一下,脸上突然浮现出一丝难以置信的震惊之色,望着李榆老师,有点不解问道:“李老师!你好像还没有男人哦?整整八年时间,你都没有被男人碰过,这这”

    一个女人,整整八年没有被男人碰触过,这是一个什么概念?苏俊华犹如看到妖怪一样,紧盯着李榆老师,都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啊你这死人,怎么什么都知道?”脸颊迅速飘红的李榆老师,站在苏俊华面前,尴尬无比,恨不得有一个地缝可以钻进去。

    她这八年来,确实没有再爱上一个男人,也拒绝了不少追求她的男人,一心一意把宝贝女儿抚养成人。

    当然,女人跟男人一样,偶尔也会想那种事情,有点生理需要,一般来说,她都是幻想一个白马王子,独自用手解决的,但自从碰上苏俊华这小子,不知为何?她常常把他当作幻想对象,因此,现在苏俊华提到这方面事情,李榆老师羞得无地自容,偏过头去,都不敢瞧他了。

    “李榆老师!你为何八年都没有让男人碰过?不会是在等着华仔来宠幸吧?呵呵”发觉李榆老师羞红了脸,苏俊华心里有点得意,不禁开起玩笑来!

    一个人越怕什么,往往就来什么?

    这不,李榆老师很怕苏俊华提起这种事情,苏俊华偏偏就提起,而且,他还把矛头直接指向她,令她既尴尬又害怕,一颗心砰砰乱跳!

    “宠幸你个头!兔崽子!快走啦!今天没有治好我老爸的病,看姐怎么收拾你?”

    又羞又怕的李榆老师,恨恨瞪了苏俊华一眼,玉指在他额头戳了一下,转身往前面小路走去。

    哇!靠!李榆老师大屁股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还真养眼!还有她那双修长美腿,隐隐约约的,也很勾人!

    紧跟在李榆老师身后的苏俊华,倒是闭口不言,但他那双色迷迷眼睛,一直在她浑圆大屁股上面扫来扫去,美美过了一把眼瘾!甚至,他偶尔还探出双手,一抓一揉,在她背后做着一些示范动作!

    李榆老师其实很敏感,不怀好意的苏俊华,在她背后搞些小动作,她都心知肚明,有点生气,但她害怕脸皮三尺厚的苏俊华纠缠不休,没完没了,心里恨恨骂着,也懒得跟他计较。

    “榆儿,你终于来了!你爸快不行了,中午吃过饭,老头子坐在家里看电视,突然一下子又昏倒过去,妈掐了半天,才把他弄醒,现在,他躺在床上,眼睛瞪着天花板,一动不动,问他话,嘴巴张开老半天,也憋不出一句话来!”

    李榆老师跟苏俊华,一前一后,来到一座两层土楼门口,一位白发斑斑的老妇女,慌慌张张跑出来,拉住李榆老师玉手,喋喋不休起来。

    不用猜,苏俊华就知道面前这位老太婆是李榆老师老妈,因此,他犹如女婿见丈母娘一样,亲亲热热叫了一声:“伯母!”

    本来,按辈份,苏俊华应该叫人家“婆婆”,“老奶奶”,但他为了跟李榆老师拉近关系,平起平坐,硬是把对方降了一个辈份。

    “榆儿!这位小兄弟是谁呀?”

    李榆老师老妈牛翠花,倒是没有在意辈份之事,看到自己宝贝女儿带着一位陌生少年上门,她眼里闪过惊讶之色,立即追问起来。

    狡猾流氓的苏俊华,叫自己老妈伯母,聪明敏感的李榆老师,一下子就猜到他的心思,脸颊立即有点绯红起来,她狠狠瞪了苏俊华一眼,才转过头来,望着老妈,笑吟吟道:“妈!这是榆儿请来的小神医!有这混小子在,老爸就不会有事!”

    “小神医?混小子榆儿,他到底是谁呀?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

    望了望英俊小帅哥苏俊华,又瞧了瞧脸颊羞红的宝贝女儿,牛翠花心里咯噔一下,皱了一下眉头,急急追问起来。

    她女婿都已经过世八年了,榆儿守活寡守了八年,不会最近养了个小白脸吧?

    按常理,自己这个寡妇女儿有了新欢,她这个当妈的,应该高兴才对?但她却有点不喜欢面前这位奶油小生,感觉一点都不靠谱?两人年龄相差这么大,就算真的相爱,能够爱到天荒地老吗?

    从老妈那怀疑目光中,李榆老师也大体猜出自己老妈心里在想什么?本来就有点脸红的她,此时,连脖子都有点涨红了,同时,她心里也暗骂起来:老妈也老糊涂了,怎么会想到这方面去呢?我们俩总共才见了两次面,有可能擦出火花吗?何况,她这个既传统又保守女人,有可能去包养小白脸吗?

    咦不对!不对!她对苏俊华这小子,好像还真的有点那个意思?若他真愿意让自己包养,她心里好像也不拒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