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羞死人了!自己一看到苏俊华这混小子,怎么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有点羞答答的李榆老师,面对着老妈怀疑目光,一颗心彻底乱了,都不知该怎么回答?幸亏她突然想到苏俊华是苏秀湄弟弟,脑子飞速一转,立即笑嘻嘻道:“妈!他是游剑锋小舅子,名字叫苏俊华,是一位中医!刚才,我在游剑锋门口碰上他,就带他来啦!”

    “哦!是秀湄弟弟呀!好几年没有看到他,还真的认不出来!”听说面前这位少年,是前面邻居游剑锋小舅子,牛翠花终于松了口气。

    “李榆姐!我每年几乎都来姐夫家好几次,奇怪的是,一次都没有碰上你!你是不是很少回来呀?”

    从嘎娄村到这里,虽然有点远,但苏俊华除了最近三年被困在仙女峰断崖之下,无法前来之外,以前,年年都来青云村好几次,探望自己亲姐姐,可是,他却始终没有碰到过李榆老师,这还真的有点令他想不明白了。

    “笨蛋一个!笨死了!亏你还是神医,怎么就这么笨呢?你姐姐嫁到这里才六年时间,而你却失踪了三年之久,总共才三年时间,你一年能来几次?我在县城教书,已经出嫁了,一年又能够回来几次?我们俩能够碰上才怪呢?”

    “嘿嘿!也是!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被李榆老师反驳一下,有点不好意思的苏俊华,伸手挠了挠头发,望着娇嗔万分的李榆老师,不禁傻笑起来。

    ‘好啦!你们俩别叨唠个没停!榆儿,赶快招呼客人进屋!还有,老头子不知现在是否又昏迷过去呢?”

    始终有点担忧自己老公的牛翠花,瞪了宝贝女儿一眼,冲苏俊华微笑一下,叨唠一句,立即转身往屋里走去。

    “走啦!笨蛋!小笨蛋!”

    李榆老师白了苏俊华一眼,嗔骂一句,大屁股一扭一扭的,往自家屋里走去,不过,骂了一句,她脸上就火烧火烧的,心里又有点后悔了。

    打是爱,骂是亲,这句话看来真的没错!

    好多年没有骂过男人了,想不到,现在骂起来也这么顺口,就像打情骂俏似的,心里感觉怪怪的!

    紧跟在李榆老师后面的苏俊华,脸上更是浮现出一丝甜蜜笑容,想不到,两人才见两次面,李榆老师就跟他这么亲热,这么随便,娇嗔万分,好像他们俩已经是一对情侣似的?

    跟着李榆老师进入里屋,苏俊华就看到一位七八十岁老头子,躺在床上,双眼瞪着天花板,一动不动。

    “爸!榆儿回来了!”看到老爸都病成这样子,自己大哥大嫂不管不问,也没有回来看他老人家,李榆眼圈就红了。

    “榆儿我家榆儿回来了”

    听说自己宝贝女儿回来了,躺在床上的李光明,凹陷双眼射出一片光芒,说话结结巴巴着,双手按着床铺,颤巍巍坐起来。

    “爸!你就躺着,别起来!”

    眼泪都快挤出来的李榆,立即伸出双手,搀扶住老爸,吩咐他不要起来,但她老爸却摇了摇头,轻轻推开她双手,身子靠在墙壁上,望着她,微笑道:“榆儿!你爸没事,就是有点累,感觉全身无力,使不上劲!”

    “爸!谁叫你不听话!你都一大把年纪了,还逞能,消耗体能帮乡里乡亲看病,不累坏才怪呢!”

    李榆白了老爸一眼,心疼极了,想起苏俊华还站在一旁,她立即转过头,瞪了他一眼,嗔骂道:“小笨蛋!发什么愣?还不过来帮我爸瞧瞧?”

    “李榆姐!伯父根本就没病,瞧什么?”笑嘻嘻的苏俊华,嘟了嘟嘴,叨唠一声,但看到李榆老师拉下脸来,怕她发火生气,只好走过去,坐在床沿,抓住李光明手腕,帮他把起脉来,做个样子。

    “混小子!你欠抽是不是?我爸病成这样,你还说他没病?”温柔似水的李榆,今天不知怎么了,对苏俊华说话非常不客气,瞪着一双愤怒眼睛,好像要把他吞了似的?

    “榆儿!他是谁呀?这位小兄弟说得没错,你爸真的没病!爸是医生,自己有病没病还不清楚呀!”看到屋里多了一位十**岁少年,似乎还是一名医生,李光明不禁打量着苏俊华,把他上上下下都扫视了一遍。

    “李榆姐!看到没有,伯父自己都说没病了,你还不相信!”

    苏俊华放开李光明手腕,离开床沿,傻笑着,站了起来,但李榆老师却气呼呼把他按坐下去,恨恨捶了他肩膀一拳,怒骂道:“老爸病傻了,你也变傻了是不是?没有病,老爸会无缘无故昏倒过去?你当我是三岁娃呀?”

    刚刚骂完,李榆就满脸羞红,气恼的转过头去。

    刚才她一时急切之下,有点用词不当,“我爸”变成“老爸”,她老爸变成他们俩共有的,好像他们俩是夫妻似的?

    刚好牛翠花捧着两杯热茶走进来,看到自己宝贝女儿,对苏俊华又打又骂,相当无礼,她立即拉下脸来,教训道:“榆儿!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客人?越来越不像话了!”

    教训完女儿,牛翠花脸上立即堆满了笑容,望着苏俊华,递过一杯热茶,笑吟吟道:“亲家叔,先喝茶,不要理她!”

    “伯母!没事!打是爱,骂是亲!李榆姐这是疼我!嘿嘿”

    有点不怀好意的苏俊华,向李榆老师眨了眨眼,接过牛翠花手上热茶,脸上浮现出一丝得意之色。

    “亲家叔?翠花,他是谁呀?我怎么不认识?”听到老婆喊少年“亲家叔”,李老头有点茫然不解,惊讶问起来。

    “老头子,他是游剑锋小舅子,秀湄弟弟!榆儿说他是一名医生,特意邀请他过来帮你看病!”

    “哦!这样呀!想不到,剑锋那小子,还有这么一位英俊小舅子?不错!真的不错!”

    李老头望着少年,眼里流露出一丝欣赏之色,刚才,苏俊华只不过瞧了他几眼,就说他身上没病,那说明眼前这小子,医术相当高明,估计比他还牛逼?

    被老妈教训了一下,又被苏俊华这小子占了口头便宜,站在一旁的李榆老师,又羞又气,恨不得有个地缝可以钻进去。

    但她心里还是有点不服气,瞪了苏俊华一眼,就转过身去,面朝墙壁,不再理睬他。

    不过,她那颗芳心已经被彻底打乱了,沉寂八年的情感,犹如潮水一般,从心底汹涌升起“李榆姐!伯父真的没病!华仔没有骗你!伯父都活一大把年纪了,现在,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生命衰竭地步,我说这话,你明白吗?”

    看出李榆老师真的有点生气,苏俊华心里还真的有点疼她,立即辩解起来。

    刚才一进来,苏俊华就看到李老头双眼深陷,面容枯竭,身体虚弱,很显然,他已经走到了生命尽头,没有几个日子好活了。

    “你骗人!我爸好好的!去年他还活蹦乱跳,常常帮村里乡亲看病,一年下来,他就油尽灯枯了?鬼才信你?”

    听到苏俊华的话,李榆不甘心尖叫着,两眼泪汪汪,呼吸都有点急促起来。

    任何一个子女,知道自己亲人就要走了,都会出现这种悲痛欲绝的情况,此时的李榆,也不例外,她深知苏俊华医术高明,说出来的话,九成九是真的!

    李光明是一名医生,倒是很看得开,他轻轻点了一下头,望着女儿,微笑道:“榆儿!亲家叔说得没错!爸身体情况,自己比任何人都清楚!最近几天,爸已经感觉到死神的召唤,估计没有几天好活了!但人终有一死,爸都活到七十九了,你跟勤儿也都事业有成,爸可以放心离去了!”

    “不!老头子,你可不能比我先走?要走,我们一起走!”站在一旁的牛翠花,跟老伴相亲相爱几十年,现在听说他就要走了,她急得扑倒在床上,眼泪也“啪嗒啪嗒”滚出来。

    “不要!不要!爸!你不能走!榆儿需要你!”李榆守活寡八年,开明老爸可是她精神上的强大支柱,现在,听说他真的要离她而去,她跪伏在床沿,哭得像个泪人儿。

    “嗨!嗨我说你们母女俩,还真的奇怪?现在伯父不是好好的,你们哭什么丧呀?伯父虽然已经油尽灯枯,但也不是没有办法挽救?你们瞎哭什么呀?”

    按照苏俊华的判断,李老头估计还能够坚持十天半月,但现在被她们母女俩这样一闹,时间恐怕还会提前,若是以前,面对着一个走到生命尽头的老人,他确实束手无策,无可奈何,但现在,他已经学会了“阴阳五行针”之第三阳针,若愿意帮李老头施针,帮他续命,让他再活个三五年,应该没有多大问题。

    只是,施展第三阳针,并不是一件简单之事,消耗体能非常惊人,以他现在的功力,施针之后,还不知要睡多久才能够醒过来?而他已经答应明天帮孙医生施针,所以,现在这件事情还真的有点麻烦。

    假如不是自己亲近之人,或者病人付出强大代价,他是不会帮人施展第三阳针,但不管是李榆老师,还是孙芸芸医生,这两个令他心动女人,他都无法拒绝,无法无动于衷。

    “你说什么?你刚才说什么?你你真的有办法?”听到苏俊华的话,两眼泪汪汪的李榆老师,犹如垂死之人抓住了一棵稻草,她迅速转过身,双手紧紧抓住苏俊华衣角,可怜巴巴望着他。

    “唉傻丫头!人呀!难免一死!你怎么就想不开呢?”

    听到苏俊华的话,李光明也是一愣,但他毕竟是一名医生,知道自己已经走到生命尽头,就是神仙也难以挽回他的性命,所以,他根本就不相信苏俊华的话,伸出枯瘦大手,轻轻抚摸着女儿秀发,安慰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