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李榆姐!伯父确实已经走到生命尽头,身上体能已经大量流失,但有一种针灸之术,却能够帮人续命,只是现在有点麻烦,李榆姐,我们借一步说话,商量商量!”

    望着楚楚可怜的李榆老师,苏俊华决定帮她老爸续命,但施展第三阳针续命,也有可能出现意外,并不能保证百分之百成功,一旦失败,结局就是立即死亡,还有,因为孙芸芸医生的事情,苏俊华感到头大如麻,所以,他想先跟她商量一番,再做打算。

    “什么续命一针救人,二针救命,三针续命你你”

    听到苏俊华的话,李光明突然脸色大变,抬起颤巍巍手指,指着苏俊华,喃喃自语着,两眼射出一道精芒。

    李光明也是一名中医,上海钱氏闻名天下的“阴阳五行针”,他曾有耳闻,此时,从面前这位少年嘴里听到“续命”二字,他不震惊才怪!

    而且,全世界最神奇最神秘的针灸之法,也是“阴阳五行针”,当年,上海钱氏家族,凭此针法独步天下,闻名于世!

    最近几十年来,外界一直谣传这套针法已经失传了,想不到,现在竟然出现在这么一个乡村少年身上,李光明震惊之下,说了一半,倒是没有指明出来。

    “嗯!我们到楼上说话!”

    看到苏俊华欲言又止的样子,李榆点了一下头,立即带苏俊华朝楼上走去。

    苏俊华冲李老头微笑一下,就跟李榆老师上楼了。

    进入一间卧室,关上门,李榆就转身靠在门上,望着苏俊华,有点紧张道:“现在,这里没人,有什么话,尽管说吧!”

    “李榆姐!是这样的!施展续命针法,能否成功,华仔只有八成把握,所以,施针也有一点危险性,一旦失败,就是立即死亡,没有一点悬念!而且,施展续命针法很消耗体能,施针之后,我估计会昏睡一天一夜,但我早上答应了镇卫生院孙医生,明天一早过去帮她施针,若现在帮伯父施针,到明天早上,我能否醒过来,还真的很难说!”

    “那你就不能跟孙医生说说,她推迟一天施针?笨蛋一个!”听到苏俊华的解释,李榆直接给他一个白眼,然后,皱着眉头,撇了撇嘴道:“你不是说我爸已经不行了?既然都不行了,死马当作活马医,还顾忌那么多干嘛?放心,若我爸有什么三长两短,不会怪罪到你头上!”

    “李榆姐!话可不能这么说!万一我施针失败,你爸不行了,你不会计较,但你亲人,亲戚还是会赖在我头上,所以,这个话,还是挑明了好!当然,除非出了意外,正常情况下,是没事的!”

    苏俊华眨了眨眼,话一说完,心里暗想:我才没有那么笨呢?若出了事,你们还不是找我麻烦?

    “放心好了!我大哥才没有时间管我爸之事,我妈也比较开明,也好说话,现在,还有什么问题吗?我的苏神医?”李榆妩媚笑着,望着苏俊华,一副挑衅样子。

    “嘿嘿还有一个小问题,小条件!”嘻皮笑脸的苏俊华,走近李榆老师身旁,把嘴巴凑到她耳边,轻声道:“李榆姐!我这么卖力帮你老爸续命,你是不是要回报一点呀?”

    “回报什么?臭小子,你是不是”看到苏俊华色迷迷的样子,本来就很敏感的李榆老师,立即有所警觉起来。

    很明显,苏俊华这混小子,从接触她第一次起,就对她有点不怀好意,想入非非,这只要从他眼神都能够看得出来。

    男人吗?接近女人,还能为了什么?

    苏俊华还未说出来,李榆老师就已经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果然,笑嘻嘻的苏俊华,向她提了一个小小要求:“李榆姐!华仔对你爱慕已久,自从三年之前碰上你,就对你日思夜想,姐!你都荒废八年了,是不是也需要一个喜欢你的人来开垦呀?”

    “混蛋!欠揍!”

    听到苏俊华的话,李榆老师连脖子都红了,她恨恨砸了他胸膛一拳,但她的拳头却被笑嘻嘻的苏俊华抓住,甚至,她整个人都被苏俊华往怀里拉。

    “李榆姐!华仔就这么一点点要求,也不行呀?”

    有点蠢蠢欲动的苏俊华,倒也不跟她客气,直接抓住李榆老师双手,把她按压在门板上。

    “怎么?想强上是不是?”有点气恼,但心里却并不是很拒绝的李榆老师,瞪着急不可耐的苏俊华,终于从嘴里蹦出几个字。

    “啊呵呵”

    想不到,李榆老师竟然说出这么几个字?苏俊华呆愣一下,轻叫一声,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

    但令他万万没有想到,更加难以置信,更加好笑的还在后头。

    看到苏俊华一副嘲笑样子,李榆瞪了他一眼,恨恨道:“笑你个头!笨蛋一个!姐都这么大一把年纪了!你想要就拿去呀?姐又不是那么小气之人!”

    犹如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似的,苏俊华瞪着一双大眼睛,难以置信望着面前这位肌肤晶莹雪白的李榆老师,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她真是一名老师吗?这是他认识的李榆老师吗?

    她说这话什么意思呀?她真的答应做自己女人了?

    怎么感觉来得如此容易呀?自己不会是幻觉吧?

    妈的!豁出去了!自己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婆婆妈妈了?

    呆愣片刻,苏俊华终于清醒过来,把李榆老师紧紧压在门板上,惊喜欲狂的把臭嘴巴贴过去“小笨蛋!你猴急什么?”

    对苏俊华这位英俊小生,苦思暗恋三年之久的李榆老师,倒是不拒绝他的侵犯,她今年都三十九岁了,马上就人比黄花瘦了,对男女之事又不是没有经历过,现在,能够被一位英俊少年爱上,那是她的福气!

    何况,她今天一碰上苏俊华,就发现自己对他很有感觉,好像冥冥之中,他就是她苦苦等待的男人?像她这般年纪,谈论爱情有点奢侈了,能够碰上一个有感觉的男人,可以说是万幸之幸!

    但现在是什么时候?大白天的,她老爸还等着他救命,这死小子好像几年没有碰过女人似的?那疯狂劲儿,惹得李榆老师全身也是一片燥热,恨不得被他推倒在床,尽情狂欢?但理智战胜了一切,最终,李榆老师还是歪过头去,拒绝让他亲吻。

    此时,苏俊华确实犹如干柴被火焰点着了,自从三年之前,跟敏玉嫂有过肌肤之亲,男女之情,他做梦都想重温那种奇妙舒爽感觉,现在,好不容易逮到李榆老师,他不猴急才怪呢!

    看到李榆老师一点都不配合,苏俊华还真的有点急了,脸颊一片涨红。

    尼玛的!老子憋了三年,现在逮到你,再不狠狠蹂躏一顿,那本少爷岂不是白活了?

    有点疯狂的苏俊华,突然腾出一只鹰爪,抓住李榆老师双手,举起来搁置在她头顶,另外一只手抱住她后脑,让她无法移动头部,然后,带着一丝狂热气息的嘴唇,毫不客气的贴过去。

    “死小子!你还真的用强”

    双手被苏俊华抓握在一起,感觉好痛,李榆老师又羞又气,一句话还未骂完,香唇就被两片温热覆盖住,犹如触电一般,她全身轻颤一下,多年未重温过的贴吻,令她有点把持不住了。

    但一个女人,特别是像李榆老师这样荒废八年之久的女子,内心尽管一片狂热,恨不得对方来得更猛烈一些,但表面上,她还是很拒绝,嘴唇蠕动着,全身颤动着,在苏俊华怀里做无谓的挣扎。

    当苏俊华用舌头撬开她那紧闭的贝齿,裹吮住她香喷喷舌头,李榆老师犹如失守的溃坝,整个人软绵绵瘫软在门板上,彻底放弃了抗拒。

    看到李榆老师已经接受了自己,心里暗喜的苏俊华,立即放开她双手,一边狂吻她,一边腾出双手,在她全身上下摸索起来。

    很快,李榆老师身上连衣裙背后拉链被拉开,扯落,她上身彻底失守,胸口大开,两只大馒头被苏俊华手掌心彻底掌控。

    天哪!这死小子!也太猖狂了!

    大白天的,自己父母还在楼下,他也这样疯狂乱来,简直就是一个流氓!不对!他比流氓还流氓!李榆老师都不知该如何形容此时的苏俊华?

    不过,她内心在尖叫着,身体却很配合苏俊华的欺负,此时,她双手紧紧搂住苏俊华脖子,狂热回吻着他,双腿就像两条大蟒蛇,盘缠在他腰间,越盘越紧两人已经纠缠在一起,分不出你我,大约缠绵了二十多分钟,李榆老师已经脱落到腰间的衣裙,被苏俊华掀开,一只温热大手,往她肚腹下面探索而去。

    李榆老师浑身打了个寒颤,迷迷糊糊的意识,开始有点清醒过来。

    “啊不要”

    此时,李榆老师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她从苏俊华狂热嘴唇之中挣脱出来,轻叫一声,使劲推开他,然后,迅速拉开门,双手提着裙子,跑了出去。

    尼玛的!差这么一点点,还是被李榆老师逃走,功亏一篑,可惜了!

    刚刚沉醉在温柔乡的苏俊华,嘴里,手上,皆遗留着李榆老师体香,此时,他垂头丧气靠在墙壁上,别提多懊恼!

    说真的!没有碰过不知道,碰过吓一跳!

    苏俊华以前只是贪恋李榆老师的肌肤雪白,很想一睹她那丰满身子,而这一次,他亲眼目睹,亲手摸过她的娇嫩肌肤,才知道,李榆老师原来也是一个极品女人,她虽然说不上是大美女,但很耐看,身材又好!

    当然这些都不是令苏俊华迷恋的地方,通过刚才的肌肤亲密接触,他还从李榆老师身上发现了两个大秘密,其一,她身上有一股非常奇妙的体香,能够勃发男人的**,其二,她年龄偏大,但身子犹如成熟女孩一样,肌肤很有弹性,胸部相当饱满,结实,翘臀儿,大腿,也是很浑圆,丰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