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若不是亲身体验一番,他还真的不知道,表面上看起来并不是很惹火的李榆老师,还是这么一个极品尤物!

    刚刚虽然没有得手,趁机要了她身子,但有此一番艳福,他心里还是有点小小满足!

    一个人呆在房里,傻兮兮回味了片刻,苏俊华才整理一下衣衫,走出门,下楼去了。

    此时,早已回到楼下的李榆老师,已经跟她老妈,老爸谈论一番,他们三人皆同意让苏俊华施针。

    本来,牛翠花心里还有点犹豫,毕竟施针一旦失败,他们夫妻俩就是生死永别,何况,苏俊华这么一个毛小伙子,她从未看见他帮人看病,心里多少对他都不是很信任。

    但李光明深知钱氏“阴阳五行针”的厉害,就算是立刻死去,能够一睹这门针灸之术,他也算是三生有幸了!

    所以,他极力吹嘘苏俊华针灸之术的神奇之处,硬是说服了老婆牛翠花。

    不过,看到苏俊华下来,李榆老师脸颊又有点绯红起来,望向他的眼神,也是躲躲闪闪,一副羞答答的勾人样子。

    有点调皮的苏俊华,脸上笑嘻嘻,看到李榆老师望过来,他就冲她眨眨眼睛,或者翘翘嘴巴,羞得李榆老师都无处躲闪。

    站在一旁的牛翠花,也感觉他们俩分别从楼上下来之后,开始有点不对劲了,而且,他们俩到楼上将近半个小时了,也不知他们俩在上面搞什么名堂?但现在看来,他们俩刚才在楼上,肯定发生了点什么?

    脸上带点微笑的李光明,看到自己宝贝女儿跟面前这位小神医,两人眉来眼去,似乎走得很近,他心里暗暗高兴,望向苏俊华的眼神,都夹带着几分赞许之色。

    既然他们三人皆同意了,苏俊华也不耽误时间,立即让李老头躺在床上,对他施展针灸之术,不过,为了不影响他的心神,同时,避免神奇无比的“阴阳五行针”泄漏出去,他还是吩咐李榆母女俩离开房间,关上门,在门外等待。

    施展“阴阳五行针”之第三阳针,跟前面两针完全不一样。

    不管是第一阳针,还是第二阳针,施展出来,冰火灵气皆不会显示出来,只能稍微感应到,而施展第三阳针,冰火灵气开始有点雾化了,一施展出来,整个房间犹如弥漫了一层层白雾,而且,从遥远天空之中,还有一丝丝天地灵气,汹涌而来。

    此时,牛翠花跟李榆两人,皆在门外静静等待着,并不在屋外,否则,她们俩就能够看到天空中似乎有无数气息汹涌而来,拼命往她们这座房子灌输进去。

    为了避免李老头干扰他施针,苏俊华还未施展之前,就先在他身上扎了几下,让他昏睡过去。

    要想续命,就要帮病人改变体质,令他体能大大加强,恢复体内一切生机,重获新生,这比帮孙医生治病,还要简单一点,毕竟,可以省略掉治病那一道程序。

    但真正施展起来,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时间在一分一秒流逝,正在施针的苏俊华,额上汗珠不断滴落,全身热汗淋漓,身上衣服都湿透了,本来,施展第三阳针,就非常消耗体能,现在还要从外面召唤来天地灵气,那可以说是雪上加霜。

    第一次施展第三阳针的苏俊华,到最后,他整个人摇摇欲坠,都有点承受不住了,若不是眼前浮现出李榆老师那雪白娇嫩,丰满结实的身子,令他精神一振,使劲摇了一下头,有点清醒过来,他估计会扑倒在床上,昏睡过去。

    而此时,他若放弃施针,也就意味着施针失败,把李老头送上了黄泉之路。

    发觉脑海之中多想想李榆老师那雪白丰满身子,竟然有这么大效果?有点惊喜的苏俊华,在接下去时间里,他一边施针,脑里就一边回想着刚才跟李榆老师在楼上卧室之内发生的一幕。

    勾人魂魄的李榆老师身子,犹如一张张美丽画面,展现在他眼前,对他产生了巨大动力,令他体内消耗一空的能量,迅速补充回来。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苏俊华才帮李光明施针完毕,颤巍巍爬下床,双手扶着墙壁,一步一步往门口走去。

    “成功了”

    当他打开门,看到站在门外急切等待的李榆老师,有气无力嘀咕一声,就往她身上倒去,刚好跌倒在李榆老师柔软怀里“华仔!醒醒!快醒醒!你姐出事了!”

    “死小子!不要再睡了!你姐夫一家出大事了!会死人的!”

    第二天早上八点左右,还处于迷迷糊糊之中的苏俊华,感觉有人在拼命推他,鼻子嗅到一股清新香气,耳畔传来一阵焦急嚷叫声。

    “唔李榆姐!我们睡觉觉”

    苏俊华睁开朦胧双眼,看到李榆老师就坐在床沿,他脸上立即浮现出一丝嘻皮之色,双手一勾,把她压在身下,臭嘴巴毫不客气的贴下去狂啃起来。

    “睡你个头!混小子!你姐夫一家出事了!”

    “啊你说什么”

    听说姐夫一家出事了,迷迷糊糊的苏俊华,犹如弹簧一样,即刻从李榆老师身上蹦跳起来,双手使劲揉搓眼睛。

    “混蛋!还睡觉觉吗?睡呀,姐陪你睡!”

    看到苏俊华蹦跳起来,坐在一旁,开始心急了,有点气喘吁吁的李榆老师,反而平静下来,躺在床上,望着苏俊华,一副不冷不热样子。

    “嘿嘿李榆姐!不睡了!不睡了!快说说,怎么回事?”姐夫一家出事了,苏俊华哪里还有心情跟李榆老师睡觉觉?

    此时,李榆老师就是脱光衣服,躺在他面前,他估计也提不起兴趣。

    “不睡了?真的不睡了?你刚刚不是很猴急吗?不是很想把姐推倒吗?”李榆老师白了他一眼,接连反问了他几句。

    虽然她有点喜欢面前这位小男孩,巴不得被他推倒,但昨晚被苏俊华强吻强摸一幕,一直飘荡在她脑海之中,令她心里一直有点疙瘩,此时,故意气气他。

    “我的好姐姐!算我求你了!快说说怎么回事?我姐夫他们怎么了?要睡觉,我们以后机会多的是!放心吧姐!华仔晚上陪你,保证让你生不如死,魂飞魄散!”

    “去去去!谁要你陪了?现在不陪姐,以后就没机会了!”

    看到苏俊华急得脸颊都涨红了,李榆老师心里有点得意,故意折腾他一下,但苏秀湄一家出事,她心里也很焦急,很担忧,因此,她还是很快说出事情的来龙去脉。

    昨晚,苏俊华昏倒在李榆怀里,她跟老妈两人,把他扶上楼,特意安排了一间房给他睡。

    今天早上,六点多,李榆就起床了,听到前面传来一阵喧闹声,她立即往前一看,想不到,竟然有很多村民聚集在游剑锋家门口。

    通过一番打听,李榆才知道,昨晚有一伙蒙面陌生人,闯到游剑锋家里,把他们一家三口全绑架走了,听说,还有一位漂亮女孩子,也被他们绑架走了。

    听完李榆老师诉说,苏俊华心里已经明白了,那伙人不是镇上大混混孙子强手下,就是城里太子党手下。

    按道理,孙子强那帮混混不敢招惹他,八成是城里太子党出面,前来收拾他?很显然,昨晚他们是冲着他来的?因为他刚好不在姐夫家里,他们顺便就绑架走姐夫一家子,还有陆莉莉这位美女。

    是谁绑架了他姐夫一家,还有莉莉姐?打个电话就知道。

    从床上一跃而起的苏俊华,立即离开房间下楼,随便洗把脸,刷了牙,就一边吃早餐,一边给他姐姐苏秀湄打电话。

    果然,正如他所预料,那帮绑匪正在等着他打来电话。

    他打通姐姐苏秀湄手机,刚刚叫了声“姐”,手机里面就传来一道男子凶巴巴声音:“你姐,姐夫皆在我们手里,要想解救他们,你自己来换!听好了,我们在溪桥村最后一栋房屋等你!”

    对方一说完,就直接挂掉,没有给苏俊华一点思考的时间。

    “李榆姐!华仔先去了,回来再跟你联系!”

    对方告诉了确切地址,苏俊华已经没有心思吃早餐,叨唠一句,也没有跟李光明夫妇告别一下,就飞速离去。

    这一次,他不但连累了姐夫一家,还把无辜莉莉姐牵连进来,苏俊华心情还真的有点沉重。

    片刻之后,苏俊华来到了大乾镇大街上,他拦截住一辆摩的,吩咐司机去溪桥村最后一栋房屋那里。

    那位中年摩的司机,发动车子之后,脸上带着一丝惊讶之色,回过头,瞟了苏俊华一眼,有点不解问道:“这位小兄弟,你去那栋破房子干嘛?那栋房屋主人早就搬迁到城里去,已经荒废好多年,现在连路都没有,我只能把你载到靠近那个地方!”

    “行!只要能够看到那栋房屋就行!”听说是一栋没有人居住的房屋,苏俊华心里反而有点高兴,歹徒想找个偏僻地方解决他,这对他来说,正中下怀!

    大约二十分钟之后,那位摩的司机,载着他七拐八拐,来到一个大山谷之中的偏僻村落。

    从村口望进去,总共才看到几栋木屋,土屋,而且,有些房屋四周都长满了高高杂草,小灌木,很显然,这个村里的村民,大多数都已经搬走了,不过,进村小路倒是不错,还是水泥铺就的。

    那位摩的司机倒是很热情,一进村路,就向苏俊华介绍起来:“这个溪桥村,总共才十几栋房子,以前是我们大乾镇出了名的穷村落,但现在,他们大多数都去外地做生意,发了财,搬到城里去!如今,村里没有剩下几户人家了,就是留在村里的,也大多数都是老人跟小孩,年轻人都出去跑世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