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好好好!华仔不提往事,不说话,总可以了吧?”

    看到自己已经触动了小秋老师心事,他们俩的暧昧关系,已经说不清,道不明了,苏俊华心里暗喜暗乐着,知道他们俩好事将近,今天应该能够把小秋老师吃掉了?

    苏俊华真的不再说话了,刘银秋老师心里乱糟糟,也是一声不吭,加快脚步往自己家里走去。

    静下心来的苏俊华,也就趁这个机会,跟在刘银秋老师后面,悄悄观察,欣赏,评价着她迷人身材。

    小秋老师,身材不胖不瘦,双腿修长,雪白,算是一双美腿,臀部浑圆微翘,不大不小,配上那一对美腿,可以说是刚刚好,她腰部稍微往内缩,虽然算不上小蛮腰,但整体看上去,却很有线条美。

    心里有点喜滋滋的苏俊华,对小秋老师评头论足了一番,很快,就来到了她家门口。

    这是一栋装修非常漂亮的三层小洋楼,好像是新峰镇最近几年开发的一个花园小区,一栋栋小洋房,整整齐齐排列过去,有高有低,皆是三层到五层这样,总共有八排,每一排皆有十几栋房子。

    小秋老师的家,在第三排第一栋,四周非常宽敞,通风也好。

    看到这么好的房屋,苏俊华惊讶之余,忍不住称赞起来:“秋姐,不错嘛!想不到,你连小洋楼都盖上了!”

    “这栋房屋是姐结婚时盖的,后来,他到上海开店赚了不少钱,我们离婚时,他就把这栋房屋赔偿我!”

    提起这栋小洋楼,刘银秋老师脸颊不禁有点绯红起来,同时,心里也感觉有点悲伤,难过,本来,他们夫妻俩你恩我爱,过得蛮幸福,就因为她不会怀孕,搞得感情破裂,最后以离婚收场。

    不过,真正说起来,会变心的男人,也没有什么值得她留恋?不就一个孩子嘛,若真正爱得难解难分,也可以去抱养一个,何苦要分手呢?

    难怪人家都说,社会本身就是一个大染缸,每一个人生活在其中,要想保持永久不变,不被污染,似乎只有傻兮兮的痴呆人,才能够办得到。

    说白了,爱情只是表面上很吸引人的一片漂亮风景,真正呆久了,看腻了,就感觉很平常了,又想换一个地方,重新寻找吸引自己的亮点!

    “哎哟!我的小美人!你终于回来啦!文哥都等你半天了!”

    正当刘银秋老师思绪万千时,从前面第四排房屋旁边,突然冒出十几个人来,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位身材高大,打扮很时髦,但容貌有点难看的公子哥。

    他染着一头黄发,梳得整整齐齐,比女孩子还光亮,身上穿着一套名牌休闲服,皮鞋也擦得发亮,而且,他手上还戴着名表,名钻,脖子上也挂着一条拇指大小金灿灿项链。

    一看他这身行头打扮,就知道他是一位富二代,身旁还跟着十几个小弟,那估计还是什么豪门贵族,有钱有势的少爷。

    一看到这位公子哥,刘银秋老师立即变了脸色,身子靠近苏俊华身边,对他轻声耳语道:“最前面那个,是我们安泰县城首富李家财的二公子李德文,据说他大哥李德群,还是什么‘安泰四公子’之一!”

    “站在他身旁那个大胖子,是我们新峰镇余老大宝贝儿子余百嘉,他们俩是狗鼠一窝,在我们镇上,也不知干了多少坏事?祸害了多少漂亮少女?”

    “自从在街上被他们俩碰上之后,那位李德文就一直纠缠姐,想包养姐,若不是顾忌到姐的老师身份,还有我堂姐是镇政府副镇长,姐恐怕早就被他抢走了?”

    听完小秋老师的诉说,苏俊华脸上浮现出一丝诡异笑容,望着面前这群蠢货,不禁摇了摇头。

    “安泰四公子”,那不就是太子帮四个老大?

    余老大的宝贝儿子?他妈的!老子正想找余老狗报仇,想不到,他儿子却主动送上门来,这不是欠抽吗?

    李家二公子算什么东东?竟敢把主意打到我苏俊华女人头上?这不是找死吗?

    “秋姐!就你一个人住在这里?你爸,你妈呢?”

    有恃无恐的苏俊华,自然不会把面前这群混混放在眼里,他释放出身上的冰火灵气感应了一下,发觉这栋小洋楼之内,除了有小秋老师身上气息之外,并无他人气息,这说明小秋老师都是一个人单独住在这里。

    “嗯!就姐一个人住在这里,我爸早就去世了,妈她又改嫁了!”谈起自己父母,刘银秋老师脸上浮现出一丝尴尬之色。

    “喂!你们俩是什么关系?在聊什么**?”

    “臭小子!放聪明点!小秋老师是我们文哥的女人,不是你能碰的!”

    看到他们俩在卿卿我我,一副很亲热样子,站在一旁的李德文,余百嘉,有点不耐烦,皆骂骂咧咧起来。

    “什么?你的女人?你算老几呀秋姐三年前就已经是我的女人,什么时候变成你这龟孙子的女人?看你这狗样的,打扮得男不男,女不女,我还以为是按摩店出来的!”

    李德文他们有点不耐烦,苏俊华比他们更加不耐烦,他好不容易才碰上小秋老师,两人正想重续前缘,好好亲热一番,却跑出来这么一群龟孙子捣乱,多么扫兴呀!

    “你你好大胆子,兄弟们!给我上!打死了,文哥负责!”

    李德文是一个混世小魔王,就是在安泰县城都没有人敢招惹他,想不到,来到这么一个穷乡僻壤,竟然被一个少年如此辱骂,他气得浑身发颤,立即招呼兄弟们一起上去,把面前这位少年喀嚓了!

    “兄弟们!一起上!揍死他!”

    依靠老爸庇护,余百嘉在新峰镇就像一个小太岁,但他只会吃喝玩乐,没有学过一招半式,碰上事情,都是身旁兄弟们帮他冲锋陷阵,此时,看到面前这位少年竟然敢辱骂他的大靠山文哥,叫得比谁都凶。

    刘银秋房屋这边传来喧哗声,惊动了旁边好多居民,一个个人影,很快出现在了附近,但他们看到是余百嘉这个小太岁,前来找刘银秋老师麻烦,胆小怕事的,立即缩了回去,胆子大一点的,就站在附近观看。

    “兔崽子,你活腻了!”

    “王八蛋!老子今天就废了你!”

    “臭小子!你就等着千刀万剐”

    文哥都下命令了,打死他负责,那些混混们,立即从身上掏出匕首之类尖刀,吆喝着,往苏俊华面前扑去,但令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刚刚还站在他们面前的一男一女,突然消失不见了。

    “砰”

    正当他们你望着我,我望着你,震惊万分时,他们身后却传来一道撞击声,紧接着,一道惨叫声传出:“啊好痛痛啊”

    预感到不妙的混混们,立即转过身去,望着躺在地上鬼哭狼嚎的文哥,一个个,不禁看傻眼了。

    “别!别!你别过来”

    看到武功不错的文哥,被面前这位搂着刘银秋老师的少年,一脚踢飞了,余百嘉吓得面如土色,下面裤裆之处都湿了。

    “你是余老狗儿子是吧?看在他面子上,本少爷今天就饶你一命,回去告诉你老爸,叫他准备好两副棺材板,一副装你这个龟孙子,一副装他自己!”

    望着浑身哆嗦的余百嘉,苏俊华话一说完,暗中藏在手掌心的银针,突然快速挥出,在他身上扎了一下,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这小子阉了,让他从此之后,再也无法祸害少女。

    “华仔!早就听说你很厉害,但姐一直没有亲眼目睹,心里始终都有点不相信,今天,姐总算是大开眼界,彻底相信了!不过,这小子仗着他老爸为非作歹,手底下也不知祸害了多少女孩子?你就这样放过他对了!姐好像听人说,三年前,余老大还曾经跑去嘎娄村找你麻烦,但被你揍了一顿,还敲诈了一笔钱,现在,看来那传闻也是真的!”

    看到苏俊华简直就像鬼魅一样,武功深不可测,刘银秋老师望着他,眼里塞满了崇拜,爱慕之色。

    “华仔苏俊华华哥”

    听到刘银秋老师的话,站在一旁,吓得浑身发颤的余百嘉,瞪着苏俊华,眼珠子深深鼓出,结结巴巴了半天,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

    最近几天,华仔,华哥的名头,别说是大乾镇,新峰镇的太子帮手下,就是安泰县城太子帮总部,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一向作威作福的余百嘉,听说面前这位少年就是华仔,他知道自己今天踢到铁板钉钉,招惹了不该招惹之人,几乎没有犹豫一下,他就跪倒在地,望着苏俊华,心惊胆战道:“华哥!大人不计小人过,饶命呀!”

    “滚吧!兔崽子!别再让我看到你!你们这群混蛋,一分钟之内,立即消失,不然”

    已经废了余百嘉,苏俊华急着跟小秋老师亲热,哪里还有心思理睬面前这群王八蛋?他瞪起眼睛,一丝丝凌厉寒意释放出去,吓得那帮混混,立即上前抬起惨叫连连的李德文,落荒而逃,一下子就不见了踪影。

    “真威风呀!臭小子!”

    看到苏俊华一句话,就吓得那帮难缠混球逃之夭夭,刘银秋对苏俊华这小子,真的是又恨又爱,既崇拜又爱慕,都有点恨不得献身给他了。

    “哪里?华仔再威风,不是还要让你管着?所以说,真正厉害之人,是秋姐,不是我!嘿嘿!我们进去吧!”

    上午一出来,就遇上惊艳绝伦的刘副镇长,惹得苏俊华全身燥热难受,现在,他真的有点急不可耐了,看到小秋老师对自己情意绵绵,他也就再捧一下她,来个趁热打铁,这样进屋之后好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