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有人献殷勤,何况,还是她少女时代的初恋男人,陆芬兰满脸笑吟吟,自然不会拒绝。

    当他们俩走进3号包厢,看到苏俊华突然领着一位美女进来,朱熙儿脸色开始变得不自然起来。

    刘小璧心里似乎也不舒服,瞟了陆芬兰一眼,怪怪笑道:“华哥!这位姐姐是谁呀?你去洗手间一趟,也能够捡到美女,还真的奇葩!”

    “她是芬兰姐姐,是我们嘎娄村的,也是我好朋友石头的姐姐!”

    “芬兰姐!这位胖乎乎女孩,叫刘小璧,我们新峰镇刘镇长千金,这位小美女朱熙儿,是我们新峰镇一位副镇长千金!”

    一走进包厢,苏俊华立即帮她们互相介绍起来。

    “芬兰姐好!”

    “芬兰姐姐,你好漂亮!”

    听说面前这位漂亮女孩,是苏俊华同村女孩,刘小璧跟朱熙儿都松了口气,立即向她打招呼。

    “两位小妹妹,嘴巴真甜,真可爱!”

    听说眼前这两位小女孩,竟然是镇政府镇长千金,陆芬兰还真的有点惊奇,心里对苏俊华这小子,也有点佩服,崇拜。

    看眼前这两个小女孩,对苏俊华皆有一点爱慕之情,特别是那位小美女,看向苏俊华的眼神,特别不一样,一看就知道她有点喜欢苏俊华。

    “芬兰姐!你应该饿坏了,快坐下吃饭,我们三个已经吃饱了,现在就看着你吃!”

    看到服务员推门进来,端来一碗米饭,还拿来筷子,汤勺,小碗,笑眯眯的苏俊华,立即拉陆芬兰坐在他身旁,催促她吃饭。

    坐在苏俊华对面的朱熙儿,看到苏俊华对芬兰姐似乎很亲热,有点敏感的她,脸色立即有点不自然起来。

    “华哥!我跟小璧皆吃饱了,你们俩慢慢吃,我们就先走了,有空再给你打电话!”

    朱熙儿向刘小璧递了个眼色,就站起来,脸上带着微笑,向苏俊华,陆芬兰告辞,很快,她们俩就离开饭馆回家去了。

    看出朱熙儿有点不高兴,感觉有点好笑的陆芬兰,冲苏俊华白了白眼,笑嘻嘻道:“傻小子!你那小女神,好像有点不高兴,还不赶快追出去哄哄她?”

    “芬兰姐!她们俩只是小孩子,管那么多干嘛?你还是快吃吧!吃完了,华仔送你回家!”苏俊华苦笑一下,被两个小女孩缠上,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现在都六点多了?天都暗下来了,还怎么回去?姐准备在这里呆一个晚上,明天一早再回去!对了,你吃完饭,准备去哪里?愿不愿意留下来陪姐?”

    心情有点不好的陆芬兰,此时,还真希望苏俊华能够留在身边,陪她聊聊天,逗她说说笑!

    “也是!现在回去似乎有点太晚了!芬兰姐!放心吧,华仔不会丢下你一个人不管的!最近我们镇上那些混混很猖獗,小弟若没有陪你,还真的有点不放心!”

    望了望黑黝黝窗外,苏俊华才知道现在已经是晚上了,陆芬兰是他好哥们姐姐,再加上又如此漂亮迷人,他怎么可能抛下她不管呢?

    “算你有点良心!姐当年总算没有看错人!”

    听到苏俊华的话,陆芬兰心里还真的有点感动,但一想到自己的遭遇,她眼圈一红,脸色又开始黯淡下来。

    发觉陆芬兰心情不好,似乎都没有胃口吃饭,苏俊华蹙了一下眉头,立即关切问道:“芬兰姐!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遇上不开心事情了?”

    “我唉!一言难尽!华仔,姐确实有点心事,你能否陪姐喝两杯?”

    眼神有点忧郁的陆芬兰,深吸了一口气,突然抬头痴痴望着苏俊华,开口向她讨酒喝。

    “好啊!那两个小妞都不会喝酒,我正感到无趣呢!既然姐想喝,华仔舍命陪君子!”

    笑嘻嘻的苏俊华,听说芬兰姐想喝酒,他立即来劲了,离开包厢,吩咐服务员拿一箱啤酒进来。

    刻之后,一位胖嘟嘟老板娘,亲自抱着一箱啤酒进来,离开之前,她还冲着苏俊华嘀咕一句:“你们俩慢慢喝,菜饭钱,刚才那两个小妹妹,已经帮你们算过了!”

    “靠!这两个傻妞,还真的请客呀!”

    听说朱熙儿跟刘小璧两人,已经付过账了,苏俊华不禁惊叫起来。

    其实,他现在身上有钱,昨天帮孙芸芸治好胃病,他离开之前,孙芸芸硬是塞了一千块钱给他,今天下午被刘银秋老师赶出家门,她怕他缺钱花,也硬塞了五百块钱给他,还有他老妈,这一次回来看他,碰面之后,也塞了一千块钱给他。

    如今,他身上总共有两千五百块钱,足够他花一个月了。

    “华仔!你还真行!镇长千金都被你泡上了,以后,发达了,可不要忘了姐姐!”

    心里似乎有点醋意的陆芬兰,白了苏俊华一眼,从旁边取过一瓶啤酒,开启之后,帮苏俊华倒上,自己也倒满满的,端起酒杯,就往嘴里灌去。

    “咳咳”

    估计是喝太急了,陆芬兰刚刚喝了一杯,就大声咳嗽起来。

    “姐!你小心一点,别呛了!”

    看到陆芬兰咳嗽起来,苏俊华赶紧伸出手扶住她,还帮她轻拍着背部,但随即,他就看傻眼了,一双贼溜溜眼睛,紧盯着她敞开胸口,眼珠再也舍不得转开。

    哇!这么白,这么大!

    陆芬兰胸部本来就很饱满,很翘,她现在半弯着身子,胸前那对鼓荡尤物,犹如两个大圆球悬挂在那里,显得特别壮观,养眼!

    发觉自己胸部被偷窥,陆芬兰脸颊立刻涨红起来,但她并没有表现出惊慌失措样子,而是仰起身,双手半掩着胸部,瞪了苏俊华一眼。

    “芬兰姐!我看你也不会喝酒,还是吃饭吧?”有点不好意思的苏俊华,嘻嘻笑着,立即转换一个话题,掩饰着尴尬。

    “谁说我不会喝酒?就这一箱啤酒,还不够姐一个人喝!要不,我们俩比比瓶喝,看谁更厉害?反正喝多少,都是你买单,咯咯”

    有点不服气的陆芬兰,白了白眼,咯咯笑着,立即抓起桌上啤酒瓶,直接对着嘴巴,咕噜咕噜拼命往喉咙里灌很快,一瓶啤酒就这样被陆芬兰干光了,她稍微喘了一口气,就冲着苏俊华,妩媚笑道:“该你了!”

    “姐!你有什么心事?能跟小弟讲讲吗?”

    陆芬兰本来是一个很斯文的漂亮女孩,但现在,一看就知道她很不正常,似乎碰上了什么伤心事?心里很关切她的苏俊华,不禁蹙起眉头。

    “你真的想听?”

    陆芬兰心里堵得慌,正想找个人好好倾诉一番,刚好苏俊华撞到枪口上,她也就不客气,翘了一下睫毛,贴近他一点,苦笑道:“姐失恋了!大学相恋四年的男友,竟然离姐远去,而且,姐今天坐车回来,他甚至都没有到车站送我!”

    说到这里,陆芬兰双眼已经发红了,很显然,她心里很看重跟男友这段感情,也很悲伤失望。

    停顿了一下,感觉自己并没有讲清楚,陆芬兰深吸了一口气,又继续说道:“姐在广东上大学第一年,就碰上了同校一位大一男生,他热情的帮我提行李,搬东西,很快,我们俩就坠入爱河,可惜,好景不长,第二年,我们俩就分手了,但姐始终都爱着他,并没有放弃他。”

    “去年下半年,也就是姐在大学校园最后一年,我们俩在一次聚餐时,又碰上了,结果,我们俩又开始来往了,他叫我留在广东发展,因为他是广东本地人,但姐在那边一直找不到对口的职业,因此,姐最终还是决定回来,就因为这样,他又决定跟姐分手了。”

    “昨晚,我们俩离开校园,在宾馆里面,还吵了一次架,结果,今天早上,他竟然都不到车站送别呜”

    憋着一肚子怨气,陆芬兰刚刚说完,就抱住苏俊华伤心哭泣起来。

    “傻姐姐!该是你的,永远跑不掉,不是你的,你强求也没用!别伤心了,天下男人多得是,又不是只有他一个白马王子?”

    苏俊华轻轻抱住芬兰姐,轻轻抚摸着她长长秀发,心里不禁感慨万千!

    很显然,芬兰姐那个男朋友,从一开始就不是真心喜欢她,他只不过抱着玩玩心态,玩了一年厌倦了,就不要她了,可惜,芬兰姐太痴情了,竟然还傻傻的爱他,甚至到最后一年,还主动送上门,又让他玩耍了一次,真的有点悲剧!

    像芬兰姐这么漂亮,身材又如此火爆的女孩,男人若爱上她,肯定舍不得放手,只会越爱越深,怎么可能抛弃她?

    可惜,这么简单一个道理,芬兰姐都不明白,陷进去了,就不懂得脱身,结果,搞得伤痕累累,白白受折磨。

    俗话说“旁观者清,当局者迷”,一个处于爱恋之中的女孩,往往都很傻逼!

    已经饱受折磨的芬兰姐,苏俊华还真的不愿意去伤她心,揭她痛处,但若没有跟她讲明白,她估计会一直这样萎靡不振下去,事情恐怕还会更加糟糕?

    因此,内心经过一番思量,最终,苏俊华还是决定跟她好好谈谈,看看能否解开她心中的纠结?

    而且,此时的苏俊华,也有一点私心,有点忧郁愁淡的陆芬兰,身上拥有一股不一样的魅力,苏俊华已经被她吸引,他很想侵入她内心深处,俘虏她的芳心,让她成为他的女人。

    “芬兰姐!你确定他真的爱你?你确定你们俩是真心相爱?”

    望着悲伤痛哭,肩膀抖动的陆芬兰,苏俊华轻轻拥紧她,希望自己能够给她带去一丝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