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如果是第一年,姐确定我们俩是真心相爱,但去年我们俩重逢之后,姐就不能确定了,因为我们俩每一次约会拥抱姐都很投入,很疯狂,而他却好像有点冷漠,勉强。”

    有点不好意思的陆芬兰,离开苏俊华怀抱,坐在一旁,轻轻擦拭着眼泪,思索一下,终于道出了心中的困惑。

    看到芬兰姐有点醒悟了,苏俊华干脆就给她下了一道猛剂,彻底断绝她心中的情梦:“这就对了!很明显,你们俩第一年相恋,过一段时间,他估计就有了别的女孩,而你却茫然不知,还深陷在爱情之中!你们俩分手之前,他应该有什么地方不正常吧?”

    “还有去年,你们俩重逢,很快又跌入爱河,八成是你自己一厢情愿,他也只是借机重温一下旧梦,占一点便宜!”

    “对男人来说,有美女送上门来,何乐而不为呢?若他真的很看重跟你的感情,他肯定会去送你的,哪怕再也不可能在一起,送走心上人也是一件很正常之事,而他之所以选择了躲避,是因为怕你继续纠缠他,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果然,苏俊华一番话,给陆芬兰造成很大打击,她几乎是用咆哮的哭声,尖叫起来:“不!不可能?你是说他从来就没有爱过我?他从头至终都是在玩弄我?这不可能?不可能呜”

    有点清醒,但不愿面对现实的陆芬兰,就像一只受伤的小鹿,扑进苏俊华怀里,拼命捶打他的胸膛,拼命哭叫着,直到后来打累了,喊累了,她才瘫软在苏俊华怀里,轻声抽泣起来。

    “芬兰姐!你若投怀送抱,小弟也不会拒绝呀!”爱捣蛋的苏俊华,轻轻拥着她柔软身子,笑眯眯望着她,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

    “死华仔!臭美吧你!”伤心欲绝的陆芬兰,被苏俊华这样刺了一下,立即恨恨捶他一拳,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坐在一旁,以非常幽怨的眼神,瞪着苏俊华,一副可怜楚楚的样子。

    感觉陆芬兰心情好了一点,苏俊华笑眯眯望着她,张开双手,做一个期待搂抱样子,又开了一个玩笑,:“芬兰姐!小弟比那个混蛋最起码也会好一点,只要你愿意投怀送抱,华仔保证抱你一辈子,说什么也不会放手?而且,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华仔保证会很听姐的话!”

    “哼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姐才不上你的当,我才不要你抱!”陆芬兰怒哼一声,恨恨的拍开苏俊华双手。

    “嘿嘿不让人家抱,刚才是谁主动钻到我怀里来呀?”苏俊华脸上浮现出一丝得意之色。

    “你这死小子!欠抽是不是?姐就爱投怀送抱怎么啦?”有点难为情的陆芬兰,嗔骂一声,又扑进苏俊华怀里,对他又打又掐又挠。

    “打是爱,骂是亲!只要姐心情会好一点,华仔愿意让姐打一辈子!让姐骂一辈子!”

    一点都不反抗的苏俊华,任陆芬兰捶打着,发泄着,脸上始终挂着淡淡微笑,因为他发觉芬兰姐刚刚从一个情网逃脱出去,又陷入一个新情网,对她这种痴情女孩来说,这或许还是一件好事。

    果然,已经从悲伤之中解脱出来的陆芬兰,重新找到了一个厚重肩膀依靠,整个人又焕发出青春色彩,小鸟依人一般,卷缩在苏俊华怀里,都舍不得离开。

    此时,她才知道自己少女时代,对苏俊华是多么的依恋,渴望,现在,她终于找回了当年那种温馨甜蜜感觉。

    “天哪!姐都做了什么?”

    沉浸在甜蜜温馨之中的陆芬兰,犹如进入了一个幻境之中,等她清醒过来,发觉自己竟然安静的卷缩在苏俊华怀里,她立即尖叫着,迅速从他怀里挣脱出去。

    “芬兰姐!其实你也没做什么呀?就是投怀送抱一下,小鸟依人一下,咱们俩好像确实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苏俊华冲她眨了眨眼,脸上浮现出一丝狡诘笑容。

    “臭华仔!占了便宜还卖乖!”有点抓狂的陆芬兰,脸颊一片通红,瞪着漂亮大眼睛,恨恨捶了苏俊华一拳。

    “姐!你下手能否轻一点呀?你看,我又没招你,惹你,你干嘛这么喜欢打我呀?”又被芬兰姐捶了一拳,苏俊华蹙了一下眉,脸上流露出一丝委屈之色。

    “你不是说打是爱,骂是亲吗?姐这是爱你才打你呀!咯咯”

    望着一脸哭相的苏俊华,陆芬兰不禁被他逗乐了,双手掩着嘴巴大笑起来。

    “姐!打是爱,骂是亲,这句话确实没错,但这句话好像是在床上说的,是男女双方滚床单时说的?我们俩好像还没有发展到这种地步?姐”

    “死小子!又占姐便宜是不是?”

    笑嘻嘻的苏俊华,一句话还未说完,嘴巴就被羞怒的陆芬兰掩住了,耳朵也被她揪了一下。

    有点吃痛的苏俊华,立即把头部往她怀里拱,两人推来推去,打情骂俏,玩得不亦乐乎。

    片刻之后,两人才安静下来,心情有点好转的陆芬兰,刚刚喝了一瓶啤酒,立即逼着苏俊华也干掉一瓶。

    接着,两人真的来一场瓶喝,一瓶一瓶往喉咙里灌。

    想不到,陆芬兰很会喝酒,接连干掉五瓶,只是略显醉态,神智照样很清醒,而苏俊华是一名神医,自然有办法让自己千杯不醉。

    “天哪!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平常喝两瓶就醉了,三瓶就不省人事了,今晚干掉五瓶,竟然一点事都没有,真是见鬼了?”发觉自己超水平发挥,陆芬兰不禁尖叫起来。

    “芬兰姐!跟华仔喝酒,你就是喝一箱都不会醉!区区五瓶算什么?”

    望着惊讶万分的陆芬兰,苏俊华脸上浮现出一丝诡异笑容,芬兰姐能够喝这么多不醉,自然是他动了手脚。

    前天,他就是靠这个办法,骗得孙芸芸医生献身给他,现在,苏俊华又想故伎重演,让芬兰姐乖乖的投入他怀抱,等会儿,他好带她去开房。

    晚上,苏俊华已经无处可去,心里正闷着慌,想不到陆芬兰这个漂亮大学生,自动送上门来,他就借机捡个便宜,反正芬兰姐已经不是处女了,陪他睡一回,也不是多大事。

    “吹吧你!你这小子不安好心,姐才不上你的当!姐不喝了,咱们走吧!”

    少女时代的记忆被唤醒,陆芬兰对苏俊华确实有点动情,但她毕竟是一名大学生,而且,还刚刚受过伤害,此时,看到苏俊华色迷迷瞧着自己,她就知道他不安好心,假如她喝醉了,还真的可能被这混小子趁机带到宾馆去?

    “芬兰姐!华仔才没有骗你!信不信由你!对了!你好像都没有吃饭,吃一点吧!”

    “不吃了,姐肚子已经灌满了,吃不下去了!”

    陆芬兰摇了摇头,站立起来,感觉头脑有点昏沉沉,幸亏神志还很清醒,没多大事。

    “那好吧!我们撤吧!到了街上,华仔再去店里买些食品,饮料,给你当点心。”

    既然芬兰姐没有胃口,苏俊华也不勉强她,提起她放在一旁的密码箱,还有那个纸袋子,两人一起离开了包厢。

    到柜台那里算了一下酒钱,他们俩就离开饭馆,来到了外面大街上。

    “芬兰姐!我们现在去哪里玩?要不,我们去k歌吧!我们镇上好像有一家歌厅呢!”

    吃,玩,睡,这好像是人生最重要三大元素,现在,他们俩吃饱喝足了,是不是也该去找个地方玩玩?

    其实,苏俊华想带陆芬兰去歌厅飙歌,还有另外一层深意,他知道新峰镇上唯一一家“夜玫瑰”歌厅,是黑霸余老大开的,所以,他晚上想去会一会他。

    “好呀!姐心情不好,正想去发泄一下呢!只是”

    在大学校园里,同学们都喜欢去k歌泡吧,陆芬兰也没少去,此时,听到苏俊华提议,她可以说是兴致勃勃,但她扫了一眼苏俊华手上那个大密码箱,立即蹙起眉头,他们俩总不能带这么一个大玩意去k歌吧?

    “这个一直带着也是麻烦,要不,我们先去旅社预订两个房间,反正我们等会儿也要去睡觉,你说呢姐?”

    望着自己手上所提芬兰姐行李,苏俊华思虑一番,最后还是决定先去预订两个房间。

    “这样也可以!你看,对面就有一家旅社,我们过去看看!”

    苏俊华一提去旅社过夜,喝了不少酒,脸颊有点涨红的陆芬兰,立即就有点扭扭捏捏起来,不过,她很快就镇定下来,微笑着点了一下头。

    既然芬兰姐都同意了,苏俊华立即带她去对面那家旅社开房,但令他们俩想不到的是,最近一段时间,不知是不是由于很多学生回来?这家旅社竟然爆满了。

    无奈何,他们俩只好去寻找下一家,整个新峰镇只有三家旅社,但令他们俩啼笑皆非,哭笑不得的是,三家旅社,前面两家都爆满了,最后一家旅社,也只剩下一间标准大床房。

    “姐!就这一间房了,我们别无选择,要不这样,华仔睡沙发,你睡床上!”

    脸上带着一丝暧昧笑容的苏俊华,望着扭扭捏捏的陆芬兰,心里乐滋滋的,其实,就算预订到两间房,他也有办法让她投怀送抱,只不过多花一些钱而已。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反正现在天气热,睡沙发也没事!”脸颊绯红的陆芬兰,眼神躲躲闪闪,最终还是点了一下头,应承下来。

    其实,能够跟自己少女时代的初恋男孩共睡一个房间,她心里还有一丝窃喜,这对曾经跟男友开过房的她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

    两人搞定了房间,立即把行李搬上去,然后,他们俩手牵着手,开开心心前往夜玫瑰歌厅,两人看起来还真的像一对情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