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只不过,男的看起来有点青涩,帅气逼人,女的看起来有点成熟,妩媚动人!

    “姐!华仔做你男朋友吧!”

    “臭美吧你!姐才不要你!”

    “靠!华仔好歹也是一名帅哥,姐你这不是损人吗?”

    “男人光帅气有什么用?姐那个男朋友,不对,应该是前男友了,他不是也长得英俊帅气,结果还不是抛弃姐了?”

    “那是他没有眼光,没有那个福气,姐这么漂亮迷人,谁舍得抛弃呀?”

    “哼嘴巴说得好听有什么用?你若敢把姐娶回家,姐或许还会考虑一下!”

    “啊姐!这样华仔是不是有点吃亏了,人家可是童男子哦!”

    “亏你个头姐是一名大学生,你这吊丝都逆袭了,还亏呀?”

    “说得也是,好像也不亏,要不这样,晚上,华仔就把你逆袭了,呵呵”

    “来吧!有胆你就来,谁怕谁呀臭小子,你放手呀?姐又不是你女朋友,搂搂抱抱像什么?”

    两人本来还只是手牵着手,但他们俩聊着聊着,苏俊华却开始搂住她细腰,轻轻摩挲起来。

    此时,大街上人来人往,马路两旁可以看到不少摆夜摊,烧烤之类商贩,一些年轻男女,喜欢逛夜市的,正在走动着。

    “傻姐姐!我们去歌厅k歌,就要假扮成情侣,否则,我们一走进去,那些涂粉抹唇的妩媚小姐,就会围拢过来,讨厌死了!”苏俊华脸上带着一丝笑意,不但没有放手,还搂紧一些,因为芬兰姐那柔嫩光滑细腰,手感真的很不错,他都有点舍不得放开了。

    这小子说得倒是真的,但他这样光明正大占自己便宜,却也是真的!

    恨恨瞪了苏俊华一眼,陆芬兰也没有挣扎,就这样让他搂着细腰,很快,就来到了夜玫瑰歌厅。

    “欢迎光临!欢迎光临夜玫瑰歌厅!”

    看到一对帅哥靓女来了,一位年轻男服务生,从歌厅内走了出来,向苏俊华他们俩打招呼,但他那双贼溜溜眼睛,却一直往陆芬兰挺翘胸部扫视着。

    已经把芬兰姐当作自己女朋友看待的苏俊华,看到眼前这个色色年轻人,心里大大不爽,立即蹙眉问道:“混蛋!叫你们余老大出来!”

    “什么你骂我什么?他妈的!我们余老大也是你想见就”

    那位年轻人,确实是余老大一个手下,平时,仗着余老大凶威,从来没有一个客人敢来夜玫瑰闹事,但今晚,他已经看出面前这位少年是来找茬的,因此,他晚上注定悲剧了。

    这不,他一句话还未说完,就惨叫一声,莫名其妙飞起来,摔进歌厅里面去。

    “谁这么猖狂,竟然跑到我们夜玫瑰来闹事?”

    “小觅,你怎么样了?没事吧?”

    “快去叫老大下来!”

    守门小弟,竟然被人一脚踢进来,夜玫瑰歌厅里面立即闹哄哄的,几位打扮花枝招展,身上衣服穿着少得不能再少,妩媚女子走了出来。

    呃!这是什么女人呀?这是什么歌厅呀?

    一个个比鸡还贱,那个拥有几分姿色,浓妆艳抹的丰满女子,一个月起码经历过五六十个男人,好恐怖呀!

    还有那个靠在门边,年纪好像才二十左右,长得还算不错的年轻女孩,身上男人气味更重,似乎一夜就跟五六个男人pk过,简直就是一朵奇葩!

    望着出现在门口的貌美女子,苏俊华蹙着眉头,喉咙一热,差一点就吐出来。

    但紧接着,又走出一位身材相当不错,凹凸有致,容貌清秀女孩,她瞟了一眼苏俊华跟陆芬兰,眼神有点微怒,劝道:“你们俩快走吧,别在这里闹事了,等我哥下来,你们俩就是想跑也跑不掉!”

    “嘿嘿!小姐姐!你好漂亮!是不是喜欢上我啦?”看到这位漂亮女孩心肠不错,有点出污泥而不染味道,苏俊华不禁调侃起来。

    “你哼!本小姐就算喜欢上你,你敢要吗?”那位清秀女孩,年纪大约在二十岁上下,她蹙起眉头,瞪着笑嘻嘻苏俊华,眼里浮现出一丝蔑视之色。

    “谁这么大胆,敢打我妹妹主意?”

    一位彪形大汉出现在门口,怒气冲冲问着,凌厉眼神往四周扫射着,当他看到苏俊华时,脸色立即变得无比精彩起来。

    呆愣一下,他立即跑过去,站在苏俊华面前,恭恭敬敬叫了声:“华哥!大驾光临!过来也不跟小弟说一声,你看,小弟真的失礼啦!”

    这位彪形大汉正是刀疤刘,他已经被苏俊华打破了胆,此时,看到苏俊华突然出现在门口,他吓得浑身哆嗦,说话也是小心翼翼。

    下午,太子帮二老大的儿子,被苏俊华打残了,送进县医院,余老大宝贝儿子余百嘉回来,吓得魂不守舍,把苏俊华交代的话,向他老爸说一遍,吓得余老大犹如惊弓之鸟,干脆带着他宝贝儿子跑路,都不知道躲到哪里去?

    现在,刀疤刘算是新峰镇暂时老大,管理着余老大名下产业,还有那一百多个兄弟。

    但他看到苏俊华这尊魔神,头皮发麻,一点黑老大样子都没有,人家太子帮二老大,宝贝儿子被打了,都一声不吭,他刀疤刘又有什么能耐跟人家斗?

    刀疤刘向苏俊华打招呼之后,立即转过身,冲着站在门口发愣的小姐,以及跟出来的手下兄弟,怒喝道:“你们还不叫华哥?一个个,呆头呆脑的!”

    “华哥!”

    “华哥好!”

    “华哥真帅!”

    早已吓得花容失色的小姐们,还有那几位小兄弟,被刀疤刘一吆喝,一个个,皆是战战兢兢,陪着笑脸,亲热叫起来。

    而刚刚被苏俊华一脚踢飞的守门小弟,更是吓得面如土色,“扑通”一声,跪在苏俊华面前,浑身哆嗦着,赔礼道歉着:“华哥!小弟有眼不识泰山,华哥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小弟吧?”

    只有那位清秀女孩,撇了撇嘴,瞟了苏俊华一眼,往歌厅内退去。

    “华哥!她是小弟妹子刘碧芳,一向不喜欢跟人打交道,还望华哥谅解!”

    看到苏俊华一直在关注他妹妹,刀疤刘心里叫苦不迭,他就这么一个宝贝妹妹,平常都是捧在手掌心疼着,现在,苏俊华似乎看上他妹妹了?他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想不到你这个猪头,竟然也有一个这么漂亮清纯妹妹?看在你妹妹份上,今晚就不打你了,去把余老狗叫下来,本少爷没有心情跟他玩捉迷藏!”

    苏俊华早就猜出那个漂亮清秀女孩,是刀疤刘妹妹,他倒是有点欣赏她,自然不会跟她计较,但余老狗欺负他爸妈这笔账,他自然也不会放过。

    “华哥!余老大下午带着他儿子,已经不知去向?小弟不敢骗你,不信,你问一下兄弟们,就知道了!”

    此时的刀疤刘,看到苏俊华这尊小魔神降临,吓得尿都快流出来了,哪里还敢撒谎?站在一旁战战兢兢的混混们,立即点了一下头,算是承认刀疤刘没有撒谎。

    “尼玛的!逃得还真快!”

    苏俊华眉头微蹙,真想拿这些小混混们出出气,揍他们一顿,但一想到芬兰姐在身旁,还有刀疤刘那个妹妹挺不错,他犹豫一下,最终还是决定放过他们,冲着刀疤刘眉毛一挑,怒喝道:“华哥带芬兰姐来飙歌,你们还不带路,欠揍是不是?”

    “是!是!是!华哥请!嫂子请”

    虽然被苏俊华怒喝一番,但刀疤刘心里却暗喜,终于松了口气,脸上陪着笑脸,立即带他们俩去楼上包厢。

    “华哥请!嫂子请!”

    “华哥,嫂子,请上三楼贵宾室!”

    站在一旁混混们,此时,也是如释重负,一个个,皆高声欢叫起来。

    被刀疤刘,还有他那些兄弟们,尊称“嫂子”,陆芬兰脸颊绯红,白了苏俊华一眼,也没有反驳,为自己辩解,她感觉这个称呼似乎挺不错,听起来就是顺耳,心情也舒畅。

    不过,看到苏俊华这么威风,竟然把他们镇上最难缠的混混,搞得服服帖帖,她忍不住还是哼了一句:“死华仔!想不到,你竟然这么牛?”

    “姐!华仔在床上还更牛!更猛!”

    笑嘻嘻的苏俊华,凑过嘴巴,在陆芬兰耳边小声嘀咕了一句。

    “兔崽子,滚”

    陆芬兰气得睫毛微翘,瞪着苏俊华,恨恨骂了一句。

    不过,陆芬兰刚刚骂完,忍不住还是瞧了一眼苏俊华下面已经有点撑起来的大伞,眼里流露出一丝震惊之色。

    我的妈呀!这小子也太据说男人那玩意,越大越厉害,能够把女人送上三层天,不知是不是真的?

    陆芬兰在大学校园里,对男友爱得死去活来,但除了第一年,偶尔尝过一丝快感之外,她始终都不是很满意,由于男友那玩意真的有点小,就算她全身心投入进去,效果也不是很好。

    此时,突然发现年纪不大,但下面那只大鸟却如此惊人的苏俊华,陆芬兰只不过瞟了一眼,心里就开始汹涌澎湃起来。

    “姐,放心吧!华仔保证能够让你满意!十二分满意!”

    发觉陆芬兰眼神有点不对,似乎刚刚从自己下面飘过,苏俊华不禁有点乐坏了,立即又把嘴巴靠近她耳边,嘀咕了一句。

    “死小子,你胡说什么?是不是欠揍呀?”

    被苏俊华窥破心事,羞得无处躲闪的陆芬兰,干脆瞪起漂亮双眼,挥舞着雪白玉手。

    在前面带路的刀疤刘,还有紧跟在苏俊华他们俩个后面的小混混们,看到他们俩如此打情骂俏,心里更加相信陆芬兰是苏俊华女人,一个个,心里暗笑着,脸上皆浮现出羡慕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