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姐,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不是说你老公很疼你,对你很好吗?现在,怎么又不想跟他过了?”

    看到章玉琪说得很认真,一点都不像开玩笑样子,苏俊华不禁有点担忧,关切问了起来。

    “他他那混帐晚上竟然跑去找他秘书呜”

    一提起自己那个人面兽心的老公,章玉琪结结巴巴了半天,终于忍不住扑进苏俊华怀里,呜呜大哭起来。

    晚上,他们夫妻俩,各自开了一辆小车前往叶老爷家赴宴,散席之后,她老公说要回去看看父母,就跟她分开了。

    刚才被苏俊华提醒一下,章玉琪就多了一个心眼,她开着小车,悄悄跟在老公后面。

    想不到,高市长七拐八拐,最后竟然进入了省城新近刚刚开发的高档豪华别墅区--滨江新城。

    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章玉琪也跟了进去,最后看到她老公在一栋三层楼阁门口停下来,片刻之后,大门打开了,一位妙龄女郎出现在她老公面前。

    天哪!这不正是她老公秘书刘艳芳吗?

    看到他们俩楼肩搭背,进入了别墅,章玉琪气得都快昏死过去。

    不过,她最终还是冷静下来,并没有下车过去打闹,而是一个人坐在车内大哭了一番。

    心灰意冷的章玉琪,头脑一直处于昏昏沉沉之中,她都不知自己是如何把车开回家里的?

    由于最近一段时间,她宝贝女儿高圆圆,放学都是被她奶奶爷爷接走,章玉琪家里除了那个保姆李阿姨之外,就只有她一个人。

    她回到家后,一个人扑在客厅大沙发上面,哭闹了片刻,脑海之中开始浮现出一道英俊帅气身影,几乎没有犹豫一下,她就冲出家门,来到大街上,然后,给苏俊华打了个电话。

    听完章玉琪的诉说,苏俊华不禁有点同情她,轻轻搂着她,轻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姐!别哭了!那猪头市长不值得你为他哭泣,难过!你这不是还有我吗!相信小弟,华仔保证会呵护姐一辈子,疼爱姐一辈子,就是下辈子,也会守护着姐!”

    “呜”

    听到苏俊华的话,章玉琪感动之余,心里反而更伤悲,紧紧搂住他,哭得更加疯狂了。

    苏俊华虽然很迷恋她,对她也很好,但他们俩年纪相差太大,一个三十六岁,已经结过婚,孩子都十岁了,一个二十岁都未到,小屁孩一个,他们俩有可能走到一起吗?这一点都不现实!

    说白了,他们俩就算能够走到一起,她也只能当他情人,也就是说,她堂堂一个大医院副院长,做人家小老婆,成为一个小三!

    其实,以章玉琪如此好的条件,就算跟老公离婚了,还是有一大批优秀男人,愿意娶她为妻,愿意拜倒在她石榴裙下,但关键是,真爱难寻,要想找到一个真心真意爱她的男人,可不是一件容易事情。

    自从碰上苏俊华之后,她就莫名其妙动了情丝,只要一看到他,她芳心就会砰砰乱跳,好像她前世欠他什么似的?

    这不,晚上发觉老公真的背叛她,章玉琪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苏俊华这小子,而不是自己的好姐妹,可想而知,如今的苏俊华,在她心里的份量有多重?

    现在,伤心痛哭的章玉琪,抱住苏俊华,就像一个落水之人,突然抓住了一棵救命稻草,说什么也不愿意放手了?哪怕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她也心甘情愿?

    “姐!别哭了!乖!别哭了!华仔带你到处走走!散散气!”

    看到章玉琪哭得好悲伤,再加上,旁边时不时都有行人走过,他们还以为他欺负女朋友了,一个个,经过他们俩身旁时,都会望几眼,或者瞪他一眼,才走开,苏俊华还真的有点委屈,立即向章玉琪提出一个建议,决定带她走走,吹吹风!

    “小苏,姐好想喝酒,把自己灌醉,你愿意陪姐喝几杯吗?”

    正在哭泣的章玉琪,似乎突然做出某种决定?擦了一下眼泪,抬起头,含情脉脉望着苏俊华。

    “大乔姐姐!别说是陪你喝酒,就是陪你一起去跳河,华仔也愿意!”

    望着泪眼婆娑,楚楚可怜的章大美人,苏俊华伸出双手轻擦着她脸上泪珠,都有点如醉如痴了。

    似乎是犹豫了一下,脸颊有点绯红的章玉琪,望着苏俊华,也伸出一只手,轻轻抚摸着他英俊脸蛋,突然大胆问道:“华仔!你敢不敢到姐家里去喝?姐不想在外面喝,晚上,姐就想跟你单独呆在一起!”

    “这姐,现在都下半夜一点了,你还敢把华仔带回家去?就不怕小弟把你吃了?”

    想不到,大乔姐姐竟然想带自己回家?苏俊华心里都乐死了,但他表面上,还是装出一副羞涩害怕样子。

    “切姐都不怕,你小屁孩一个还怕呀?咯咯”

    看到苏俊华那样子,章玉琪白了他一眼,双手掩住嘴巴,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

    “姐!华仔才不是小屁孩呢?你看我身上,哪个地方小了?脑袋不小,胸脯不小,屁股不小,大腿也不小,还有这里,大得吓死你!”

    笑嘻嘻的苏俊华,看到大乔姐姐终于被自己逗笑了,不禁开着玩笑,手指自己下面已经撑起来的一把大伞,脸上流露出狡诘笑容。

    “死小子!欠揍是不是?”

    脸颊绯红的章玉琪,挥舞着小拳头,眼里闪过一丝恨恨之色,但她受不了苏俊华诱惑,还是瞟着他下面那鼓鼓撑起的大伞,眼里流露出一丝震惊之色。

    反正她都一大把年纪了,对男人那玩意也是相当熟悉,没有什么可羞涩的,因此,她忍不住多瞧了几眼。

    天哪!这死小子,那玩意可不是一般的大!

    若被它强行那还让不让人活?

    糟糕!自己下面怎么湿了?

    不会吧?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容易动情了?

    本来,大大方方的章玉琪,因为感觉自己下面出丑了,一下子变得扭扭捏捏起来,站在苏俊华面前,浑身不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