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事后,叶梅菊把早就准备好的两张银行卡,还有一张写着密码的纸条,塞在苏俊华手上,笑盈盈道:“这是两张百万银行卡,一张是我大哥送的,一张是我们夫妻俩送的,算是我们萧叶两家给你的一点报酬!这两百万,你既可以去银行取出来用,也可以在大商场之内刷卡购物!”

    “小兄弟!爷爷也没有什么好东西送给你?这是叶亭台送给我的一张特级金卡,现在,爷爷转送给你,以后,你拿着这张金卡,到叶家名下任何一家商场,大酒店,珠宝店消费,皆能够打个五折,而且,每天消费五千块之下,可以全部免费!”

    “还有,你今后若有什么事情?遇上什么麻烦?尽管来找萧爷爷,只要能够办得到,爷爷一定给你办到!”

    非常看重苏俊华的萧老爷,也很慷慨大方,不但把身上唯一获得一张叶家金卡送出去,还给苏俊华一个强有力的承诺!

    据说这种特级金卡,叶老头总共才送出五张,每一张皆是无比珍贵,还有,萧老爷给苏俊华最后那句话承诺,价值更大,以他们萧家在江南省的势力跟声望,也不知会给苏俊华带来多大好处?

    “萧爷爷!这么贵重的礼物,华仔怎么敢收下?”

    如今的苏俊华,虽然赚了不少钱,但他也知道手上叶家这张特级金卡的珍贵,任何一家商场,打个五折,基本上等于是亏本卖给你,假如是利润超薄的电器之类,那亏损就更大,而且,一天还能够免费消费五千块,若不是叶家财大气大,没有人能够受得了?所以,这稀罕玩意,并不是有钱就能够买得到?

    “小苏,你跟爷爷客气什么?你让我家磊儿重获新生,这份恩情,我们萧家一辈子都报答不完!”

    由于双腿残废,萧磊一直在家养伤,无法回到龙组,他那个龙组总教官,副大队长身份,等于是挂了个虚名,而且,再过一段时间,萧磊估计也要因伤退休了。

    但现在,他重获新生,立即又可以回到龙组,成为一位鼎鼎大名的总教官,也不知能够为国家做出多少贡献?同时,也能够为他们萧家获取无数荣耀跟好处。

    看到萧爷爷决意要送给自己,苏俊华也拗不过他老人家,最后只能收下那张叶家特级金卡。

    接着,苏俊华就离开萧家,准备去跟刘季勇汇合,同时,过去瞧瞧白玫瑰杜美姬,看看她到底有多漂亮?

    来到外面大马路上,从身上掏出手机,瞧了一眼,发觉才下午三点,似乎有点早了,苏俊华最终决定还是先去逛商场,买一点珠宝。

    刚好有一辆出租车经过,他立即拦截下来,上了车。

    想不到,开出租车的,竟然是一位年纪二十五六左右,容貌清秀,身材凹凸有致的美女司机。

    一看到美女就双眼放光的苏俊华,还是第一次碰上如此漂亮女司机,他立即凑过脸,笑嘻嘻问道:“美女姐姐!你认识金泰集团名下珠宝店吗?”

    “金泰集团是我们江南省最大珠宝商,我当然认识!他们旗下珠宝名店,遍布整个江南省,可以说是遍地开花,到处都有!我们省城最大一家珠宝城--江南珠宝城,就是金泰集团旗下的!里面拥有各种各样的珠宝店,还有赌石一条街,古董一条街,珠宝一条街,你若是想购买珠宝,我建议您还是到江南珠宝城去,而且,从这里过去也很近,二十块车费就够了!”

    那位美女司机,很显然是一个热心大姐,而且,她待人和蔼可亲,快人快语,并没有瞧不起一身乡下人打扮的苏俊华,知道他似乎是去购买珠宝首饰,她立即热情介绍起来。

    “谢谢美女姐姐!那就麻烦你载我去江南珠宝城,我准备过去购买几件翡翠首饰。”

    “啊翡翠首饰?江南珠宝城里面的翡翠首饰,贵得吓死人,最便宜的也要几万块,我曾经进去过,看上一只普通紫罗兰翡翠手镯,卖价28888,吓得我掉头就跑,若想购买几千几百块的翡翠首饰,只能到南街金旺小商品市场里面才有。”

    听说少年准备去购买翡翠首饰,美女司机柳玉画,惊叫一声,蹙了一下眉头,立即劝他到其它地方购买,因为苏俊华太年轻了,打扮也普通,怎么看也不像一位有钱人?

    听到美女司机的话,苏俊华知道泡她的机会来了,扫了一眼她胸前那鼓荡尤物,笑嘻嘻道:“美女姐姐!我手上有一张金泰集团打折卡,最低可以打个五折,你看上那款翡翠手镯,若真想购买,不如陪我一起进去看看,到时,我可以顺便帮你打个折购买下来!”

    “真的?你忽悠人吧?江南珠宝城里面的所有店铺,皆是明码标价,不能够讨价还价!”柳玉画翻了一下白眼,感觉眼前这位少年在吹大气,心里不禁有点不爽起来。

    “砰”

    苏俊华还未回答,出租车突然被碰撞一下,往旁边侧翻,苏俊华吓了一跳,立即从身上释放出强大无比的冰火灵气,往下施力打压,眼看就要四脚朝天的出租车,在苏俊华努力之下,翘了几番,终于若无其事的着落地上,虚惊一场。

    而这时,美女司机柳玉画,已经吓出了一身冷汗,脸色无比苍白。

    刚刚前面一个三叉路口,有一辆豪车正转弯过来,她由于跟苏俊华闲扯,没有及时刹车,被对方车尾刮擦一下,差一点就酿成悲剧,幸亏车子最终还是平安落地,她那颗芳心也随之平安落地。

    不过,她心里还是有点怀疑,刚才车子明明要翻个四脚朝天,为何又突然平安落地?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玄机?打死她都想不到是身旁这位笑嘻嘻少年所作所为?

    “砰”

    “喂!”

    “下车!他妈的!”

    “出来,开什么屁车?”

    柳玉画还未清醒过来,车门就被人拍得砰砰直响,四五个染发卷毛小子,包围在她车外面,又踢又骂,而前面那辆豪车车头,一位打扮新潮高贵,脖子上挂着一条金灿灿项链的年轻人,手上夹着一支烟,正靠在车头看热闹。

    “糟糕!怎么是他?这一下完蛋了!”

    看到前面那位豪门公子,柳玉画浑身打了个寒颤,失声惊叫起来。

    她虽然挂靠在出租车公司旗下,但这辆车可是她自己购买的,幸亏上了保险,有什么损失可以叫保险公司理赔,不过,对方来头太大,恐怕要敲诈一笔才可能放过她?这样一来,她今天损失就大了。

    “美女姐姐!他们是什么来头?看把你吓成这样?”

    坐在一旁的苏俊华,也已经看出眼前这帮混混,大有来头,这位美女司机恐怕很难善后?因此,拥有怜香惜玉之心的他,倒是很想帮她一把。

    “他们是那位戴金项链年轻人,叫叶无涯,我跟他认识,我们以前曾经是初中同学,他老爸好像是安宁市市委书记,他老妈好像是省高院一位副庭长。”

    一碰上这位旧时同学叶无涯,柳玉画就蹙起眉头,浑身发凉,因为对方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混蛋,当年在学校时,就不知有多少漂亮女同学被他祸害了?

    而她是校园里面一朵引人注目的校花,自然逃不过叶无涯关注,不过,她这位校花比较聪明,在学校里面,故意跟一位同样拥有强大势力的萧同学走得很近,叶无涯这混蛋才不敢对她下手。

    来到社会,当上出租车司机之后,柳玉画跟叶无涯曾经碰过几次面,对方一直骚扰她,想把她收入囊中,但她百般拒绝,借机逃走,总算是侥幸保住清白之身。

    “哦!叶书记的公子,果然很派头!”

    听说那位年轻人,是安宁市市委书记叶亭训的公子,苏俊华脸上不禁浮起一丝玩味笑容,同时,心里也在暗暗骂道:奶希匹的!有其父必有其子!他老爸都那么不靠谱,生出来的儿子,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

    看前面那辆豪车,好像是一百多万的宝马,一位市委书记公子开着这种豪车,可想而知,他那个当书记的老爸,贪了多少钱财?

    “喂!你们这群混蛋!撞了人家车,还想怎么样?”

    看到那几个染发青年,在拍车门大骂着,一副誓不罢休的样子,而美女司机畏缩在车内,不敢声张,有点不耐烦的苏俊华,立即推开车门,走了出来。

    “你是她什么人?叫那个女人出来!”

    “那婊子撞了我们老大的车,不出来赔钱,龟缩在车内,是不是不想活了?”

    “臭小子,你欠抽是不是?滚到一边去!”

    那几个卷毛小子,看到苏俊华是一位乡下人,竟然也来多管闲事,他们凶狠叫嚣着,怒骂着,把他推到一旁,一位年轻人趁机钻进车内,把吓得浑身哆嗦,脸色苍白的柳玉画抓了出来。

    “哎哟!这不是柳小姐嘛!误会!误会!一切都是误会!柳小姐别见怪!”

    叶无涯早就知道这辆大众出租车是柳玉画那美妞的,此时,看到她被抓出来,他立即走过去充好人,一副嬉皮笑脸样子。

    “我说叶大少爷,你讲点理好不好?你那辆宝马车车尾只不过刮了几道痕,而我车头都被撞变形了,你说这是谁撞谁呀?”

    看到自己这辆大众车车头都被撞凹了一大块进去,柳玉画还真的有点痛心,明知道斗不过对方,此时,她还是壮起胆子辩驳一下。

    “你说什么就你那破车,假如能够撞坏我们老大宝马车,那才怪呢?”

    “呵呵就是!也不看看你开得是什么破车?我们老大这车可珍贵了,别看就刮了那么几道痕,修理起来最起码也要好几千块钱!”

    “臭女人,刚才可是你撞过来,若不是我们老大闪得快,就不是刮几道痕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