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由于在经济上,孙颜雨帮了他很大忙,苏俊华对她多少都有点感激之情,所以当时,他还是让孙颜雨抱吻了几分钟,然后,才强行把她扯开来。

    “死华仔!我恨你!我恨你!恨你一辈子!我我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被苏俊华强行拉开,有点失望的孙颜雨,瞪着苏俊华,恨恨哭骂一句,就跑走了。

    从那以后,孙颜雨就再也没有跟苏俊华说过一句话,初中毕业之后,苏俊华被困在仙女峰断崖之下,如今刚刚脱困出来,他更是没有碰见过孙颜雨。

    往事一幕一幕浮现在眼前,苏俊华脸上浮现出一丝喜色,终于轻叫了声:“孙颜雨,真的是你吗?”

    “死小子,你总算没有把我忘记,算你还有点良心!”

    看到苏俊华终于认出自己,有点惊喜的孙颜雨,冲动之下,也不顾珠宝城内人来人往,她叨唠一句,突然扑进苏俊华怀里,双手死死抱住他腰部,把头深深埋在他怀里。

    从初一到初三,再从毕业到现在,整整六年时间了,孙颜雨对苏俊华始终痴心一片,从未动摇过,一直处于单相思之中,也因此,她一直无法再爱上别人。

    现在,自己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突然出现在面前,孙颜雨紧紧抱住苏俊华,再也舍不得放手了。

    而苏俊华也没有让她失望,双手搂住她细腰,两人紧紧拥抱着,站在那里,足足过了十几分钟,苏俊华都没有放开她,反而越抱越紧。

    从旁边经过之人,看到他们俩大白天拥抱在一起,有人羡慕,有人嫉妒,也有人指指点点,窃窃私语,但苏俊华一点都不在意,他第一次觉得,在大庭广众之下,抱着美女,很有自豪感!很有优越感!很有成就感!

    当初,孙颜雨可是一只丑小鸭,他能够让她抱着亲吻几分钟,算是很不错了,而现在,对方突然变成了白天鹅,他当然舍不得放开她,若她愿意让他拥抱一辈子,他估计都愿意这样一直拥抱下去。

    感觉到苏俊华一点放手的意思都没有,脸颊绯红的孙颜雨,喜极而泣,忍不住抬头瞧着他,伸出雪白玉手,轻轻捶打他胸膛,嗔怒道:“坏蛋!放手呀!你看旁边那么多人在瞧着!”

    “宝贝!乖!不哭!不哭!咱们俩难得见一次面,高兴才是,哭什么呀?”

    看到孙颜雨雪白娇美脸蛋上面,挂满了晶莹泪珠,有点心疼的苏俊华,轻轻放开她,一边帮她擦拭着泪水,一边哄着她。

    “臭华仔!我真想恨你一辈子!可是,我却做不到,一直忘不掉你你知道我这三年是怎么过得吗?”

    苏俊华对她的态度,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变,孙颜雨自然是万分惊喜,心里甜滋滋的,她痴痴望着苏俊华,说话都带着三分娇嗔,七分情意。

    “嘿嘿以后有华哥罩着你,保证让你过得红红火火,快快乐乐!”

    突然碰上孙颜雨同学,而且,她对他还是一往情深,再加上,她又变得如此漂亮迷人,苏俊华满面笑容,心里都乐坏了,甚至连他下面小弟弟,都有点兴奋,欢呼雀跃起来,蠢蠢欲动。

    不过,他心里感到奇怪的是,孙颜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也是新峰镇人,怎么会跑到这省城来?难道她是来到这里打工?

    怀着一丝疑惑,苏俊华不禁关切问道:“颜雨妹妹!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在这里上班吗?”

    “我姑姑一家人,五年之前,就在这里面开了一家毛料店,自从初中毕业之后,我就来到姑姑这里帮忙,同时帮她照看年纪尚小的表弟!嘿嘿想不到竟然在这碰上你!哎呀都快到五点了,我要回去帮姑姑烧饭!咱们快走吧!”

    孙颜雨一边解释着,一边从身上掏出手机,发现快到五点,可以烧饭了,她立即变了脸色,急切嚷叫着,牵起苏俊华手腕,往前面跑去。

    “毛料店?什么毛料店呀?我听得一头雾水!”

    苏俊华还是第一次听到“毛料店”这个新名词,想了半天,也没有搞明白什么意思?

    “笨蛋!毛料就是翡翠原石,说白了就是石头!你看前面那条赌石街,我姑姑毛料店就开在里面!”笑盈盈的孙颜雨,白了苏俊华一眼,感觉他这样呆头呆脑的,特别可爱!

    “赌石街!赌石又是什么意思?”

    听到孙颜雨的话,苏俊华往前方望去,果然,在五六十米远处有一条宽敞街道,大门口上面挂着三个金字“赌石街”。

    “哎呀!你怎么什么也不懂呀?”

    望着傻兮兮的苏俊华,孙颜雨娇嗔万分,心里特别甜蜜蜜,不过,看出苏俊华真的是一点都不懂,她还是耐心向他解释起来:“赌石,就是赌翡翠毛料!还未切开的翡翠毛料,外面看起来,跟普通石头没有什么两样?只有切开了,才知道里面是否拥有翡翠玉?所以,购买翡翠毛料充满了赌性。”

    “也许你花费大价钱购买回去的翡翠毛料,切开之后,里面皆是白花花石头,一文不值;也许你很便宜购买回去的翡翠毛料,切开之后,却价值连城。”

    “也就是说,购买翡翠毛料,既可能让你一夜暴富,也可能让你一无所有,倾家荡产?就因这样,大家就把购买翡翠毛料,称之为‘赌石’,现在明白了吧?”

    “嗯!算是明白了一点!”

    被孙颜雨这样解说一番,苏俊华算是有点明白了,所谓毛料,就是翡翠原料石,而所谓赌石,就是赌那些未切开的翡翠毛料,说白了,购买翡翠毛料就跟赌博差不了多少。

    “对了!华仔!你怎么会到省城来?怎么会到这珠宝城来?你现在也在这里打工吗?”

    牵着苏俊华温暖大手,跟他贴在一起,孙颜雨心里就是高兴,激动!苏俊华可是她梦寐以求的白马王子,现在,做梦都想拥抱的心上人,突然出现在面前,她真的有点乐坏了!

    不过,苏俊华不知是不是也在这省城打工?孙颜雨心里还真的有点紧张起来,她可不愿意跟苏俊华见一次面,聊聊就分开了,那样她会发疯的!

    “嘿嘿!我这不是闲着没事干,所以跑到省城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上班?”

    苏俊华脸上挂着有一丝诡异笑容,望着漂亮可爱的孙同学,故意隐瞒了自己来这里目的。

    当初,孙颜雨算是追他追得最凶一个,所以,他现在想试探一下,看看孙同学对他的情意,有没有变质?

    他记得很清楚,孙颜雨父亲是新峰镇中心小学校长,同时也是新峰镇小学学区领导,而她母亲在新峰镇信用社上班,反正,她父母挺有钱的,家境不错。

    “你真的是来找工作?省城这里工厂多得是,找一份工作并不难,不过,去工厂上班太不自由了!看你一身肌肉挺结实,肯定很有力气,要不这样,你就在我们赌石街打零工,搬运石头,怎么样?愿意干吗?”

    孙颜雨的意思,是希望苏俊华就在这赌石街里面打工,这样,他们俩就可以呆在一起,但苏俊华听到她的话,却蹙起眉头,脸上流露出一丝苦笑之色。

    他现在可是拥有千万身家,一位超级富豪,去做这种苦力活,合适吗?

    幸亏孙颜雨是他旧时同学,还是一个女孩子,不然,他真的想翻脸了。

    看孙颜雨喜滋滋样子,苏俊华自然不会跟她计较,同时也知道她是想跟自己呆在一起,所以,才会给他介绍一个这么难堪工作,因此,他尴尬笑了笑,就冲她笑嘻嘻道:“颜雨妹妹,我若在这里面打零工,干粗活,你就不嫌弃我吗?”

    “嗨!你胡说什么呀?人家都喜欢你六年了,只要能够跟你在一起,你就是当街扫垃圾的,我也不会嫌弃你!”

    孙颜雨是真心真意喜欢英俊帅气的苏俊华,她心里从未想过,自己所喜欢的男人是否拥有事业?反正她家境不错,父母就她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她父母不但在新峰镇盖了一栋五层新楼房,还在安泰县城购置了一套新房,准备将来给她当嫁妆,所以,就算苏俊华没有出息,她也无所谓,两人能够生活在一起,她就觉得甜蜜蜜,幸福死了!

    “嘿嘿想不到,颜雨妹妹对华哥这么好!幸福死了!”

    望着一脸天真的孙颜雨,苏俊华心里还真的有点感动,若不是他已经有了女朋友陆小梅,而且,他最近认识美女太多了,他还真愿意把这美娇娘娶回家去。

    一个女孩子,长得漂亮并不算什么?能够对你死心塌地,真心真意爱你,这才是最珍贵的!

    “对了!你跟小梅怎么样了?现在两人还在一起吗?我记得你们俩挺要好的,当初,同学们都说你们俩是一对,我我都为此哭了好几回!”

    问起陆小梅,眼里浮现出一丝忧虑的孙颜雨,说话都夹带着酸溜溜味道,当初在校园里,她可是曾经亲眼看见他们俩手牵着手,在学校附近那条小溪边散步。

    “小梅呀我们俩已经三年没有见面了,也不知她现在跑到哪里去?反正这三年来,我们俩都没有联系过!”

    孙颜雨问起陆小梅事情,有点滑头的苏俊华,瞟了她几眼,不禁多了个心眼,他所说都是真话,却没有具体讲清楚,给予孙颜雨一个感觉,他们俩好像是分手了?

    “咯咯那就好!华仔!有我陪你就够了!”

    听说他们俩三年没有见面了,孙颜雨心里可高兴死了,但她表面上还是装出很镇定样子,只是握住苏俊华的玉手,更加抓紧了,还有,她望向苏俊华的眼神,也充满了柔情蜜意。

    “嘿嘿”苏俊华干笑着,什么都不说,故意装糊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