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很快,他们俩就来到一家“翠颖毛料店”门口。

    “这就是我姑姑孙翠颖开的翡翠毛料店,我姑父跟我姑姑感情不是很好,他跟朋友跑到广东那边做生意,很少回来,如今,这店里就我姑姑,我,还有我表弟李小虎。”

    来到姑姑毛料店门口,脸颊有点绯红的孙颜雨,似乎有点不好意思,立即放开苏俊华手腕,冲他笑了一下,自己先走进去。

    笑眯眯的苏俊华,紧跟着,也走进去。

    现在都五点多了,大多数客人都回家去,因此,店里显得有点冷冷清清。

    苏俊华可是第一次来到毛料店,犹如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他一走进,立即就对四周摆放在架子上,或者堆放在地上的石头,扫视起来。

    孙颜雨说得没错,这些还未切开的翡翠毛料,跟普通石头没有什么两样?有黄白色的,有灰褐色的,有黑黝黝的,若说这些翡翠毛料跟普通石头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那就是有些石头表皮,好像可以看到一丝丝绿色,或者一点点绿意。

    还有一部分石头,已经被切了一小片,从那刀口可以看到一抹很清晰的绿色。

    扫视完了这些翡翠毛料,苏俊华才把目光移到收银台那里,一位长相清秀,胸部丰满,挺有几分姿色的漂亮少妇,正坐在那里,翻看着账簿,而她身后一张小床上,却躺着一位傻笑男孩,大约五六岁左右。

    哇!这位少妇,还真漂亮!看她那鼓鼓翘挺胸部,里面肯定有料!她应该就是孙颜雨口中所说姑姑孙翠颖。

    “小雨,你刚才跑哪去啦?快回家做饭吧!”

    看到侄女孙颜雨回来,孙翠颖紧盯着台面上账簿,连头都没有抬起来,只是吩咐了一声。

    “姑姑!小雨知道了!”

    带苏俊华回来的孙颜雨,脸上挂满了笑意,心情特别好,应了一声,立即走过去,拉着苏俊华,来到收银台前面,冲着孙翠颖,笑嘻嘻道:“姑姑,来客人了,你也不招呼一下?”

    “客人?谁呀?”有点惊讶的孙翠颖,抬起头来,看到一位英俊帅气的少年,站立在面前,她不禁愣了一下,然后,才站起来,笑盈盈招呼道:“快请坐!你是我家小雨朋友吧?”

    “阿姨好!我叫苏俊华,既是小雨同学,又是她好朋友!”

    被孙颜雨拉过去,站在收银台前面,苏俊华居高临下,盯着老板娘孙翠颖胸口下面那两团雪白尤物,还有那一道挤压出来的深沟,暗中都吞了几口唾沫,可惜,她一站起来,他就看不到如此香艳一幕,心里大叫可惜!

    “哦!是小雨同学呀!咯咯小苏,你长得真英俊!真帅气!”

    听说眼前这位英俊少年,是自己侄女的同学,孙翠颖立即夸赞了几句,但看到站在一旁的孙颜雨,脸颊有点绯红,望向少年的眼神,一副含情脉脉样子,她一瞬间就明白了,瞟了孙颜雨一眼,不禁打趣道:“小雨,他应该是你男朋友吧?”

    “啊姑姑你胡说什么?不是啦!我去烧饭,华仔,你就在这店里看看,参观一下!”

    带苏俊华回来,本来就有点脸红的孙颜雨,此时,被姑姑挑明一下,她羞得脖子都红了,叨唠一句,立即逃出门去,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

    “咯咯这小丫头!还真有眼光,竟然挑到这么一位英俊小帅哥!不过,话说回来,小雨这丫头,跟你倒是天生一对!小苏,你以后可要对小雨好一点,不要辜负她对你的一番情意!”

    第一眼看到苏俊华,就对他产生好感的孙翠颖,看到自己漂亮侄女逃走了,她咯咯笑着,扫视着身材结实,容貌俊美的苏俊华,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

    “阿姨,华仔知道了!”

    今天碰上孙颜雨这位漂亮同学,苏俊华犹如捡到宝了,心里不知有多高兴,再加上眼前这位孙阿姨,也是一位美女,身材相当高挑,丰满,他心里越瞧越舒服,若不是因为孙颜雨的关系,他都想泡眼前这位漂亮孙阿姨了。

    两人站着这么近,互相盯视着,苏俊华也不敢太过分,他瞟了几眼她鼓鼓胸部,雪白脖子,就把眼睛移开,转到她身后那位小男孩身上。

    想不到,他只不过瞧了一眼,就蹙起眉头,移开目光,望着楚楚动人的孙翠颖,惊讶问道:“阿姨,他是你孩子吧?他是不是患有严重小儿脑瘫?八成还无法站立?只会傻笑着,不知会不会叫你一声妈?”

    “是呀!他是我儿子李小虎,他一出生就患有脑瘫,除了会喊妈妈,会傻笑之外,什么都不懂!而且,我这宝贝虎儿,从两周岁起,就患有软骨症,四肢萎缩,酸软无力,无法站立,只能躺在床上。”

    一谈起自己宝贝虎儿,孙翠颖就蹙起眉头,眼圈都有点发红起来。

    做为一位伟大母亲,看到自己宝贝儿子,变成一个废人,不心痛才怪?而且,小儿脑瘫这种病症,很难治疗,患有这种疾病的小孩,几乎没有听说有谁康复过?再加上又患有软骨症,李小虎手脚就像干瘦木棍,皮包骨,看起来怪吓人!

    他们夫妻俩就因为生了这么个宝贝瘫儿,常常吵架,她丈夫逼着她把瘫儿扔掉,让李小虎在外面自生自灭,但自己生的孩子自己疼,做为一位母亲,孙翠颖怎么舍得把心肝宝贝抛弃?

    就因为这个原因,她老公李玉泉,跟她闹翻脸,一气之下,跟朋友跑到广东去做生意,一年难得回来几趟。

    说也奇怪,自从生下虎儿之后,他们夫妻俩并没有中断房事,但她再也无法怀上孩子,为了再生一个孩子,她甚至都委曲求全,勉强自己,老公一回来,就想方设法跟他培养感情,弥补裂缝,但不管她做出多大努力,都无济于事,始终无法怀上孩子。

    而且,最近一年来,他老公除了年关回来一次,都不再回来看她,甚至几个月时间,电话也不打一个,她都怀疑自己丈夫,在广东那边是不是有女人了?若不是因为虎儿,还有这家毛料店,走不开,她都想亲自跑到广东去看看,自己丈夫在那边到底有没有外遇?

    此时,苏俊华谈及瘫儿李小虎,被他勾起伤心事,孙翠颖心里还真有几分难受。

    “阿姨!脑瘫,软骨症,无法医治吗?为何没有带他去大医院看看?”

    做为一名中医,苏俊华自然知道脑瘫,软骨症,皆很难治好,就是那些著名专家医生,也是束手无策,但他没话找话,故意问问。

    孙翠颖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坐了下去,心里暗暗叹了口气,解释道:“怎么可能没有带他去看病?自家孩子,哪个父母不心疼?为了给虎儿治病,阿姨带他去了好多大医院,都花了几万块钱,但一点效果都没有,最终,我们夫妻俩只能放弃了!”

    “阿姨,华仔是一名中医,擅长针灸之术,让我瞧瞧,或许能够治好你儿子疾病?”

    笑嘻嘻的苏俊华,瞟着孙翠颖胸口那对雪白鼓荡尤物,思虑一下,最终还是决定给李小虎施针,让他变成一个正常孩子。

    既然碰上了,他也就顺手帮孙阿姨一下,或许会有意外的惊喜,同时,也算是帮孙颜雨同学一个忙,有这么一个脑瘫患儿,孙颜雨在她姑姑店里打工,少不了当护理的份,所以,救治李小虎,也等于是减轻孙颜雨的工作量。

    “你是一名中医?你真的会看病?”

    听说眼前这位二十岁左右的少年,是一名中医,孙翠颖还真的有点不相信,而且,就算苏俊华是一名中医,她也不相信他能够治好自己虎儿脑瘫疾病,那可是大医院专家医生都束手无策的疾病,他一个毛小伙能行吗?

    “其实,要治好你家虎儿的脑瘫,软骨症,一点都不难,关键是你没有碰上神医!阿姨!我可是一名神医哦!”

    嘻皮笑脸的苏俊华,居高临下,瞟着孙翠颖胸口那半露的大咪咪,故意装出很调皮样子,但他暗中其实已经猛吞了几口唾沫,甚至下面小弟弟都有点不争气起来。

    “你是神医?真的假的若你真能够治好我家虎儿,不管要什么?阿姨都给你!”

    本来就很敏感的孙翠颖,发觉苏俊华一直在偷窥她庞大双峰,她不但没有遮掩一下,或者站立起来,避免自己胸部走光,心里反而有一丝窃喜,如果眼前这位少年真的能够治好她宝贝儿子,别说是这样让他过把眼瘾,就是脱光衣服让他看个够,甚至陪他睡觉,她都心甘情愿。

    为了自己这个孩子,她这个当妈的,还真的愿意做出一切牺牲,何况,眼前这位少年可不是一般的英俊,她打心眼里喜欢,两人刚一见面,她对他就有一点感觉了。

    也许是最近一年来,她老公对她特别冷淡,将近半年没有回家来,她心里堵着慌,开始有点受不了了。

    现在,碰上苏俊华这么一位英俊帅气少年,她芳心还真的有几分波动,有点想入非非了。

    “嘿嘿阿姨,你说话可要算数!我现在就帮小虎治疗,估计一个小时就能够让他下床,活蹦乱跳起来!”

    话一说完,苏俊华又瞟了一眼孙阿姨那鼓鼓双峰,就笑嘻嘻的走到小床旁边,从身上掏出一支银针,在李小虎身上飞舞起来。

    看到苏俊华施针非常熟练,犹如仙女穿针,还真的有点大师风范,站在一旁观看的孙翠颖,对苏俊华信心大增,漂亮美眸紧盯着他,眼神开始有点不一样起来。

    治疗脑瘫,软骨症,只要施展“阴阳五行针”第二阳针就可以了,当然,若想帮李小虎这小子改变体质,脱胎换骨,那就只有施展第三阳针,才能够办得到。

    但现在,苏俊华跟孙翠颖还有点陌生,自然不可能大力消耗自己体能,帮她儿子施展神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