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完了!完了!自己真的比不过人家!

    “大姐姐!陪舞儿一起玩,好吗?”

    刘细舞下学期准备上幼儿园,由于妈妈去上班,她就被锁在家里,陪伴坐在轮椅上面的老奶奶,最近一段时间,季勇这位大伯,虽然会带她出去玩,但在家里,他却很少陪她玩,所以,现在碰上孙颜雨这么一位小姐姐,她自然是极其高兴。

    “好呀!玩什么呀?姐姐陪你一起玩!”

    “走喽!大姐姐,去舞儿房间玩!”

    高兴活泼的刘细舞,牵住孙颜雨玉手,硬把她拉入旁边一间卧室,然后,关上门,从抽屉里面拿出一盒彩泥,笑嘻嘻道:“大姐姐,舞儿做一棵大白菜给你吃!”

    我的天!陪她玩这个!

    有点啼笑皆非,哭笑不得的孙颜雨,蹙了蹙眉,为了不扫人家小女孩的兴,也只好陪她玩彩泥。

    不过,她陪着小丫头玩,心里却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杜美姬确实很漂亮,妩媚动人,但她再漂亮,也是一位结过婚,生过子的女人,跟自己这种黄花闺女相比,完全就不在一个档次,所以,她才不怕苏俊华被抢走。

    但令她心里感觉可气可恨的是,苏俊华真的很好色,一看到杜美姬,就被她美色迷住了。

    如此花心好色的男人,做自己老公,似乎有点不适合呀?可她就喜欢死华仔一个,都爱他六年了,放弃他?这可能吗?她能够做到吗?

    心里有点纠结,矛盾的孙颜雨,蹙着眉头,还真的不知路在何方而此时,客厅外面,孙颜雨走开之后,气氛就好了很多,温柔可人的杜美姬,特意跑进厨房,去给大家准备夜宵。

    “华哥!”

    孙颜雨刚好不在,刘季勇望着苏俊华,亲切叫了一声,向厨房方向努了努嘴,示意他进去厨房陪杜美姬。

    早就蠢蠢欲动的苏俊华,就算刘季勇没有提醒,他也想到厨房里面找白玫瑰杜美姬,跟她套近乎,培养一下感情,何况,杜美姬胸口那对雪白尤物,实在太诱人了,进去看看,都是一种享受。

    因此,他点了一下头,立即往厨房走去。

    正在厨房里面切菜,准备点心的杜美姬,也是心不在焉。

    晚上,是勇哥特意安排她跟华哥见面,希望他们俩能够擦碰出火花,想不到,华哥竟然还带来一个漂亮女孩子,他啥意思嘛?是嫌弃我已经结过婚了?还是特意过来炫耀呀?

    有点不爽的杜美姬,心里暗自嘀咕了一番,不禁有点自卑起来。

    但不知为何?刚才莫名其妙跌进华哥怀里,被他拥抱一下,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奇妙感觉,却令她心里产生了波动,令她对未来充满了幻想。

    她发觉自己刚才心里波动起来,对华哥产生的好感,跟见到勇哥那种好感,完全不一样,她对勇哥产生的好感,是建立在报恩基础上,少了一点情愫,再加上他们俩从未有肌肤接触,准确的说,她跟勇哥更像是一对好朋友。

    而华哥就不一样了,他们俩刚刚见面,就拥抱在一起,那种亲密奇妙感觉,犹如一见钟情的男女,突然陷入爱河一样,非常令人向往!非常令人痴迷!

    正当她想入非非时,突然,感觉有人站在身后,而且,对方还是神不知鬼不觉的站在自己身后,杜美姬吓了一跳,全身哆嗦一下,立即转过身去。

    展现在她眼前的,是一张英俊帅气年轻脸蛋,这不正是苏俊华那小子,他什么时候进来的?自己怎么都没有感觉到?

    有点心慌意乱的杜美姬,正准备张嘴说话,突然,她感觉双腿发软,浑身发颤一下,又像刚才在大门口时一样,整个人往苏俊华身上跌去。

    “美姬姐姐!这么客气干嘛?”

    嘻皮笑脸的苏俊华,伸出一只手抱住杜美姬光滑细腰,另外一只手,却揽住她头部,把她整个人挤压在灶台那里,然后,也不管人家是否接受他?有点急不可耐的苏俊华,突然做出一个大胆举动:臭嘴巴迅速贴过去,咬住杜美姬鲜艳红唇。

    突然遭到袭击,再加上,她整个人被挤压在灶台那里无法动弹,惊慌失措的杜美姬,呆愣片刻之后,才回过神来,而这时,她贝齿已经被苏俊华撬开,一条犹如小蛇一样的光滑舌头,钻进她嘴里,紧紧裹吮着她香舌。

    “唔”

    全身有点酸软的杜美姬,清醒过来之后,拼命捶打苏俊华,但她举起来的拳头,落在苏俊华身上,就跟情侣之间打情骂俏差不多,而且,她头部又被苏俊华抱住,也无法脱离他舌头的侵犯,也就是说,她几乎处于任人宰割地步。

    这种暧昧情形,大约持续了好几分钟,最后,全身酸软无力的杜美姬,终于狠下心,咬了苏俊华一口。

    苏俊华舌头吃痛之下,终于心不甘情不愿的放开杜美姬。

    “你太过份了!”

    心里乱糟糟的杜美姬,瞪着苏俊华,靠在灶台那里,大口大口喘着气,脸上浮现出一丝怒气。

    “美姬姐姐!你长得这么漂亮!还是做我女人吧!”

    笑嘻嘻的苏俊华,看到杜美姬生气,并没有道歉,或者退出去,而是嘴里叨唠着,再一次逼近她身边,直接把她搂入怀里。

    “你无耻流氓”

    “啪”

    气呼呼的杜美姬,怒骂一句,立即赏了苏俊华一巴掌。

    “真的不错!好甜好香!”被人家刮了一巴掌,苏俊华照样没有退缩,又在杜美姬香唇上亲了一下。

    “气死我了!你怎么如此无耻?”

    碰上苏俊华这么厚脸皮无赖小子,杜美姬真的拿他没有办法,打他没有反应,推他又推不开,勇哥还在外面,她也不敢大嚷大叫,又气又恨的她,无可奈何之下,只好举起双手,掩住自己嘴唇,免得又被苏俊华强吻咬住。

    杜美姬做梦都没有想到,刚刚见面的苏俊华竟敢做出如此大胆举动,直接咬啃她的胸部,她整个人被吓懵了!

    此时,她真的很后悔晚上穿这么一件低领暴露的衣裙,为了迎接这死小子到来,她把当年穿给老公欣赏的性感衣裙都掏出来,也就是说,一直照顾她们母女俩的勇哥,都没有这个福气。

    被苏俊华舔啃了十几秒钟,杜美姬才清醒过来,又羞又气的她,抓过旁边一把菜刀,举起来吓唬道:“死小子!再不放手,我一刀劈了你!”

    “哇!美姬姐要杀人啦!”

    美美咬啃了一番,已经占尽便宜的苏俊华,看到杜美姬连菜刀都抓了起来,知道她都快发飙了,他立即放开她,嘻皮笑脸叨唠一句,趁机摸了她翘臀一下,一溜烟跑了。

    这是什么人呀?怎么如此无耻流氓?又如此调皮,神奇?

    看到苏俊华一闪就不见了,站在厨房内发愣的杜美姬,也不知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

    两人刚刚见面,还没有调出情来,苏俊华就敢如此大胆侵犯她,以后又是熟悉了,那还得了?

    想到这里,杜美姬对苏俊华这小子,开始产生出一丝戒备心理,决定离他远一点,免得遭他毒手。

    不过,话说回来,苏俊华这小子还真的有一番本事,勇哥那么牛逼的人物,都心甘情愿当他小弟。

    刚才,苏俊华是怎么进来的,又是怎么离开的?杜美姬根本就不知道,甚至连人影晃动,她都没有感觉到,也就是说,苏俊华是突然出现在她身后,又是凭空从她眼前消失,这小家伙太神奇了!

    也许勇哥说得没错,假如她能够攀上苏俊华这小子,或许还是她的福气?但那小子太可恶了,真令人受不了!

    唉!算了!不要想那么多!一切顺其自然吧!

    心里有点纠结,又有点矛盾的杜美姬,暂时把苏俊华抛到一边,专心致志搞起点心来。

    而此时,正坐在客厅外面看电视的刘季勇,看到苏俊华飞快射出来,脸上还夹带着一丝笑容,他呆愣一下,不禁问道:“华哥!怎么又出来啦?”

    “嘿嘿美姬姐太凶了,她拿着菜刀要杀人,我再不出来,岂不成为她刀下鬼?”笑嘻嘻的苏俊华,来一个恶人先告状。

    “呃”

    刘季勇蹙了一下眉头,望着嘻皮笑脸的苏俊华,不用猜想就知道,这小家伙刚才进入厨房,肯定欺负弟妹杜美姬了。

    现在,他心里相当纠结,把美姬往虎口送,是不是太对不起人家了?那可是一块肥肉,他自己都舍不得吃!想不到,华哥一点都不懂得珍惜,真的令他有点失望,但他现在骑虎难下,已经没有了选择余地。

    “小勇,大哥跟你商量一件大事,这件事情你若办妥了,以后,你就真的飞黄腾达了!”

    看出刘季勇对自己有点不满,苏俊华立即走过去,坐在他身旁,笑嘻嘻望着他。

    “哦!有什么事情?华哥尽管吩咐,只要小弟能够办得到,自当是尽心尽力!”听说有任务,刘季勇立即来精神了,儿女私情也暂时放到一边去。

    “叶厅长说,我们安泰县有一股丧尽天良的制毒毒贩,这一次,省公安厅联合龙组,地组,准备把他们一网打尽,但这群毒贩隐匿在偏僻大森林之中,若没有人打入他们内部,警方很难找到他们的基地,把他们一举摧毁,所以,叶厅长正在寻找一个适合打入毒贩内部的卧底,大哥我就推荐了你,你愿意去吗?”

    “毒贩我们江南省确实是一个毒品重灾区,吸毒人员逐年上升,也不知祸害了多少老百姓?小弟到安泰县几年,倒是认识了几位贩毒人员,这几年来,他们一直邀请我加入他们帮会,但我生平最嫉恨贩毒,因为我爸就是被毒品害死的,我妈也因此染上毒瘾,最终死在毒品之下,所以,打死我也不愿意去干那种伤罪恶勾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