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拿过手机一看,想不到,竟然是白玫瑰杜美姬打过来的。

    这位妩媚动人的美少妇,昨晚自己到她家去,对自己那么冷淡,一大早就打电话过来,苏俊华还真的有几分惊喜。

    “美姬姐!这么早就给华仔打电话,是不是想人家啦?”

    “你这只小色狼,姐才不想你呢?”

    一想到昨晚在厨房被苏俊华欺负,杜美姬就不想叫他“华哥”了,因为他一点大哥的样子都没有,两人刚一碰面,就欺负她这个弟妹,天下哪有这样当大哥的?

    不过,她今天确实有事找他,因此,杜美姬尽量保持笑容,继续娇滴滴道:“死小子!昨晚听勇哥说,你是一名神医,我那婆婆因为中风,下半身瘫痪,你有办法治疗吗?”

    “喂!美姬姐!小勇可是我小弟,你叫他勇哥,却不叫我华哥,这是不是乱套了?”

    “那你干嘛叫我美姬姐呀?你叫我姐姐,我叫死小子,有什么错呀?”

    被杜美姬反将一军,苏俊华吃了一个哑巴亏,还真的无话可说,但对方求他办事,他知道机会来了,立即笑嘻嘻道:“那好!我以后就叫你姬妹,或者姬儿,才不叫你姐!要治好中风瘫痪,那还不是小菜一碟!不过,你先叫我一声华哥,叫得亲热一点,不然,我才不帮你婆婆治疗!”

    “行!我的小祖宗!只要你能够治好我婆婆,别说是叫你华哥,叫你华爷爷都行!”

    杜美姬跟死去的那位老公关系不好,但跟婆婆关系却很好,两人犹如亲生母女一样,此时,听到苏俊华说,能够治好她婆婆下半身瘫痪,她心里可高兴了。

    “那姬妹,治好你婆婆,是不是还有什么额外奖赏呀?”

    “死小子!你要什么奖赏呀?昨晚欺负人家的账,还没有跟你算呢?哼”

    听到苏俊华这样说,杜美姬已经感觉到不妙,这小子得寸进尺,八成想让她陪睡?

    果然,她话音刚落,手机里面就传来苏俊华笑嘻嘻声音:“姬妹!中风瘫痪这种病,几乎没有人能够治好,你就是给一百万人民币,我都不爱治呢!现在,还不是看在你面子上,才给你婆婆治疗,所以,你是不是也要牺牲一点,就算不陪哥睡觉,最起码也要答应做哥女人,不然,我出力不讨好,何苦呢?”

    “死小子,你果然不怀好意!废话少说,你先过来再说!”杜美姬似乎有点生气,她话一说完,就挂掉电话。

    尼玛的!这美妇也不好骗呀?

    苏俊华坐在床上,握着手机,不禁发起愣来!

    昨晚,在杜美姬家里,他差不多把她全身抚摸了一遍,说真的,白玫瑰杜美姬那曲线玲珑的身子,还真的勾人!他做梦都想把她抱到床上去,狠狠蹂躏一番。

    不过,结过婚的少妇,跟未婚女孩还是有点区别,昨晚跟孙颜雨同学大战几个回合,他现在还是念念不忘,恨不得再跟她疯狂一下。

    苏俊华胡思乱想了一通,才下床,到卫生间去洗脸刷牙,然后,离开了“夜夜香”宾馆,到旁边一家小吃店,随便吃了一碗面条,就去了杜美姬家。

    “你昨晚在哪里过夜呀?怎么来得这么快?”

    想不到,苏俊华这么快就过来了,一向敏感的杜美姬,立即猜出苏俊华昨晚根本就没有送孙颜雨回家,两人八成是在附近宾馆开房去了。

    不知为何?她心里酸溜溜无比,感觉有点失落!

    “姬妹,你这么关心我在哪里过夜?是不是”

    笑嘻嘻的苏俊华,正想调戏白玫瑰一番,突然看到客厅之内,有一位五十岁左右的老妇女,坐在轮椅上面,他立即打住不说了。

    “快进来吧!”

    自己婆婆就在客厅那里,杜美姬也不敢太过份,她白了苏俊华一眼,就回转身,往婆婆身边走去,冲着婆婆穆珂笑盈盈道:“婆婆!听勇哥说,这位小苏是一名神医,所以,今天我特意请他过来给婆婆瞧瞧!”

    “娘这病是治不好的!他就像一个小孩子,也会看病呀?美姬,我的好媳妇,你就别费心了,还是找一个好人家改嫁了吧?其实,都是娘拖累了你,不然唉”

    自己的病,自己最清楚,自从中风瘫痪之后,去过不少大医院,穆珂就没指望自己这病能够好转起来,现在,好媳妇请来一个乳臭未干的少年,她能够信任才怪?

    “奶奶!你这病别人治不好,但对我来说,却是小菜一碟!我只要施针半个小时,就能够让你下地,从此过上正常人生活!”

    本来,苏俊华还想向杜美姬讨些报酬,再帮她婆婆治病,但现在,在她婆婆面前,他自然不好意思提起,因此,他话一说完,倒是非常干脆,从身上掏出一支银针,走到穆珂面前,就开始帮她施针。

    穆珂只是中风瘫痪了,病情其实还没有萧磊严重,只要释放出冰火灵气,激发她体内潜能,就能够让她重新站起来。

    杜美姬对苏俊华能否治好她瘫痪婆婆,其实,并没有抱什么希望?俗话说,病急乱投医,她也是抱着试一试心态,但现在,看到苏俊华施针起来,全神贯注,脸色非常凝重,完全变了一个人,再加上他施起针来,犹如仙女穿针,手法非常奇妙,速度又快,她心里波动一下,脸上浮现出一丝惊喜笑容,对苏俊华开始刮目相看起来。

    而穆珂这位老婆婆,感觉自己双腿在少年施针之下,开始焕发出生机,她一脸惊愕瞪着苏俊华,眼里流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大约半个小时左右,苏俊华就施针完毕,还顺便帮穆奶奶按摩了一番,不过,施针还是很消耗体能,他额上都溢出汗珠来。

    苏俊华一站立起来,手上拿着一条干毛巾,站在一旁等待的杜美姬,有点心疼瞧着苏俊华,主动帮他擦拭脸上,额上汗水。

    “美姬姐!谢谢啦!希望以后还能够得到你这样体贴侍候!嘿嘿”苏俊华痴痴瞧着妩媚动人的杜美姬,大胆抓住她雪白玉手。

    “想得美!没有下次了!死小子!放手呀!”有点慌乱的杜美姬,被苏俊华抓住玉手,浑身颤了一下,脸颊羞红一片,根本都不敢抬头直视他,但她拼命抽回手,却始终没有成功,只能嗔骂起来。

    “神医!真的是神医!美姬,娘真的好啦!真的可以走路啦!”

    刚刚活动了一下筋骨,发觉自己双腿相当正常了,穆珂立即从轮椅上下来,走了几步,惊喜欲狂尖叫起来。

    被穆奶奶这样一叫,苏俊华也不好意思抓着杜美姬玉手,只能松开了。

    “婆婆!你真的能够走路啦!真的好啦!”

    看到婆婆从轮椅上面走下来,站在那里,比正常人都健全,杜美姬也是大喜过望,立即向她扑过去。

    “是的!娘好啦!真的好啦!辛苦你啦!我的好媳妇!”

    穆珂抱住扑过来的杜美姬,两人皆是热泪盈眶,轻轻抽泣起来。

    看到这么感人一幕,站在一旁的苏俊华,眼圈也有点发红,此时,他才深深体会到病人的痛苦,看来,有机会,他还是多做一点好事,尽量帮人家看病。

    他们婆媳俩哭了一场,冷静下来之后,对苏俊华自然是感激涕零,说了一大堆感谢话语。

    因为有穆奶奶在场,苏俊华也占不到什么便宜?从杜美姬口中,知道今天刘季勇带小舞出去游玩了,他一个人呆在这里也无聊,因此,跟她们婆媳俩聊了几句,他就找一个借口离开了。

    来到玉林小区大门外,苏俊华拦截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江南珠宝城。

    他昨晚留在孙阿姨毛料店里那块奇葩小毛料还未解开,还有,他也要过去购买一些珠宝首饰送给自己心爱女人们,同时,顺便看看漂亮可爱的孙颜雨同学,若能够把她约出来,再疯狂一次,那自然是最爽之事。

    想不到,他刚刚上了出租车,吩咐司机前往江南珠宝城,身上手机就响了起来。

    是芬兰姐打来的,这位美女姐姐,昨晚不知是否已经被人光顾了?

    尼玛的!自己还未尝一下,如果又被别人吃了,那他对芬兰姐恐怕就没有什么胃口了?

    苏俊华蹙了一下眉头,按下接听键,把手机放在耳旁,淡淡道:“芬兰姐!找人家有什么事吗?”

    “你这死小子!姐没事就不能找你吗?是不是在省城泡上妹仔,就把姐忘啦?没良心的东西!”感觉苏俊华对自己有点不亲热了,陆芬兰立即不满嗔骂起来。

    “芬兰姐!你说什么屁话呀?华仔怎么可能把你忘了?就是把全天下女人都忘了,也不能把我家芬兰姐忘了,你说是不”

    “哼嘴巴说得好听!你今天语气有点不对劲,别以为我听不出来?”

    “没有呀!有吗?芬兰姐!我怎么感觉你今天语气有点不对劲呢?是不是昨晚有那位公子哥陪你?今天说话开始不一样啦?”

    “啊你这死小子!胡说什么?没良心的东西!昨晚,姐为了你,都把他的邀请推掉了,现在,姐还特意从安宁市坐车赶往省城跟你见面,死小子!你还想怎样?”

    说到这里,陆芬兰眼圈发红,心里真的有点委屈,为了苏俊华这小子,她昨晚把副市长公子,同时也是自己大学的同学,都拒于门外,想不到,苏俊华这死小子,如此没良心,今天对她说话语气突然变得如此陌生,冷漠?

    “芬兰姐!你现在已经过来啦?到车站了吗?华仔立即去接你!”

    听说芬兰姐昨晚没有跟那位副市长公子约会,今天还追到省城来,苏俊华对她的态度,立即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变。

    “哼死小子!你下一次再敢这样对姐!看我还鸟不鸟你姐在半路上,还未到省城呢?你也不要特意跑到车站接我,告诉我你在哪里?姐到省城之后,直接过去找你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