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刘总也是微眯着眼,心情大好,凭他多年赌石经验,他对自己也是信心十足。

    但随着叶经理翻开那片切割出来的小半片,叶老爷,刘总两人,望着眼前这块小毛料,皆是脸色大变,眼珠子深深鼓出,再也无法转动了。

    “这是”

    “天哪这是”

    此时,不仅叶老爷,刘总两人看傻眼了,围拢在一旁的珠宝商们,一个个,也都是目瞪口呆。

    “老板娘!快!拿点水,洗干净一下!”

    心情相当激动的叶经理,全身颤动一下,立即冲着老板娘孙翠颖大叫起来。

    翡翠西施孙翠颖,一点都不看好这块奇葩小毛料,当叶经理切割出半小片时,她还特意把目光投向远处,免得看苏俊华笑话,但现在,被叶经理吆喝一下,她立即转过头来,瞟了一眼那块小毛料。

    顿时,她浑身颤抖一下,立即跑过去,端过一杯水,在那个切口清洗起来。

    当她洗干净那个切口,一片艳丽金黄色,就像初升的朝阳,展现在大家眼前。

    “天哪!是黄翡!玻璃种黄翡!”

    “而且,还是黄翡中的极品,金黄色!”

    看到展现在自己眼前的,竟然是一块玻璃种黄翡,孙翠颖吓得跌坐在地,望着站在一旁笑嘻嘻的苏俊华,眼里流露出一丝古怪之色,而站在一旁的珠宝商们,却纷纷尖叫起来。

    翡翠玉拥有各种各样的颜色,黄翡却不大受那些千金小姐,贵妇们追捧,但金黄色翡翠玉,又完全不一样,那可是财富的象征!

    而且,还是玻璃种黄翡极品,那价值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不过,眼前这块小毛料实在太小了,里面展露出来的黄翡是一个圆弧形,一看就知道,拥有面积很小,估计就一个鸭蛋那么大。

    货虽小,但现在玻璃种翡翠玉,可是奇珍异宝,难得一见,所以,眼前这块黄翡,价值还是不菲。

    这不,看到切出来一块玻璃种黄翡,而且,品质高到没话讲了,站在一旁的珠宝商们,开始蠢蠢欲动,纷纷叫起价来:“小兄弟!你这块黄翡,现在若肯脱手,老夫愿意给你五十万人民币!”

    “我开价六十万!”

    “七十万!”

    “八十万!”

    “九十万!”

    “我开价一百万!你们都别争了,这位小兄弟,是老夫忘年之交,你们就别想了!”

    看到大家踊跃报价,站在一旁的叶老爷,终于忍不住了,也开了一个高价,同时,他还向大家表明自己跟苏俊华的关系。

    这一下,刚刚还大声叫价的珠宝商们,一个个,都有点垂头丧气起来。

    这块黄翡虽然还未全部解开,但大家皆知道面积非常小,叶老爷叫到一百万,已经达到底线了,别说叶老爷跟少年是忘年之交,哪怕他们俩素不相识?再加价上去,已经毫无意义了。

    一块垃圾毛料,还是孙阿姨送的,想不到,竟然价值一百万人民币,苏俊华心里可乐坏了。

    当然,他并不是为了这一百万人民币喜笑颜开,而是因为确信自己拥有不可思议的赌石天赋,他才其乐融融。

    按照他心里猜测,这块色彩艳丽的黄翡,应该是一块浑然天成,犹如鹅卵石一样的鸭蛋形黄翡。

    想到这里,他立即笑嘻嘻走到叶老爷身边,凑过嘴巴,在他耳边轻声道:“叶爷爷,这块黄翡如果是一块浑然天成,犹如鸭蛋一样形态的翡翠玉,那价值会不会更高呀?”

    “浑然天成?”

    一言惊醒梦中人,被苏俊华这样提醒一下,叶老爷才发觉眼前这块玻璃种黄翡,切口部分,可是光滑如璧,金灿灿,黄炎炎,如果真如苏俊华所说,是一块浑然天成的翡翠艺术品,那价值就不止翻倍了。

    本来,这么小一块黄翡,挖出来之后,只能加工成戒面,耳环,或者小挂件之类,无法加工成价格昂贵的翡翠手镯,价值已经大打折扣,但若真的是一块浑然天成的翡翠艺术品,那价值最起码翻了五翻。

    思虑一番,叶老爷向苏俊华展开一个巴掌,晃了一下,微笑道:“若真如你所说,那价值起码翻了五倍!”

    “既然这样,那就全部切开,看看最后是什么样子?”

    胸有成竹的苏俊华,非常满意点了一下头,对眼前这块黄翡,既充满了期待,又感觉有点不舍。

    其实,若不是他现在很需要资本打拼事业,好不容易才获得这么一块漂亮如太阳的金黄色翡翠玉,他还真的不愿意出售,哪怕是送给他那些心爱女人们,讨她们欢心也好?

    但现在,他就想多捞一点钱,为自己多积攒一些本钱。

    “抢宝啦!”

    “我们快进去看看,这家毛料店还真会出绿!”

    “奶奶的!只要随便淘到一块,就赚大了!”

    看到苏俊华又淘到一块宝贝,而且,还是一块惊天宝贝,站在四周蠢蠢欲动的珠宝商们,议论纷纷着,立即往孙翠颖毛料店涌去。

    可怜孙翠颖,孙颜雨两人,都来不及向苏俊华祝贺一番,又得回到店里招呼疯狂的客人。

    不过,孙翠颖心里可乐坏了,看到众多珠宝商涌进来,她立即就地起价,把所有翡翠毛料价钱都翻了一倍乱卖,而那些已经被冲昏头的珠宝商们,哪里还会计较价格?他们稍微慢了一步,连一块翡翠毛料都抢不到,毕竟孙翠颖店里,真的没有多少毛料了,根本就不够客人们分。

    很快,孙翠颖店内所有翡翠毛料,除了那两块原先叫价五六十万,现在卖价一百万人民币的半赌毛料,无人问津之外,其它所有翡翠毛料,皆被疯狂的珠宝商们抢光了。

    喜笑颜开的孙翠颖,初步算了一下,从昨晚到现在,她店里翡翠毛料总共卖出了三百五十万左右金额,这还是因为她店里货太少了,很多挤进来的客人,都只能望洋兴叹,高兴而来,扫兴离去。

    有这么大一笔钱,再加上以后有金泰珠宝公司照顾,她这家毛料店算是彻底盘活了,以后,财源滚滚,成为千万富婆,指日可待!

    而此时,在叶经理亲自动手之下,苏俊华那块奇葩小毛料,终于展现出了真面目。

    围拢在一旁的珠宝商,游客们,一个个,皆被眼前这么一个神奇小金蛋吸引住了。

    “哇!太漂亮了!”

    “金蛋!这才是真正的翡翠金蛋!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神奇的翡翠玉!”

    “小兄弟!这只金蛋,可是一件浑然天成的艺术品,那价值可不止一百万呀!”

    “小兄弟,这只金蛋,三百万我要了!”

    “老王,你就别想了,三百万你也好意思开口?没有五百万,这只金蛋,恐怕没有一个人能够拿下?”

    一位很识货的干瘦老头子,估计也是珠宝商人,他瞟了一眼又开始叫价的玉利珠宝公司王总,眼里明显流露出一丝嘲笑之色。

    又高又瘦,鼻梁上还架着一副眼镜的玉利珠宝公司王总,瞪了干瘦老头子一下,恨恨道:“老张,你就别来添乱了,我又没有得罪你,为何你每一次总是跟我抬杠呢?”

    “好啦!你们就别争了!这只小金蛋,老夫今天要定了,一口价,六百万人民币!小苏,爷爷给你这么一个高价,你应该满意了吧?”

    站在一旁的叶老爷,财大气粗,直接叫了个超过底线价格,场上立即鸦雀无声,没有人再开价了。

    这只小金蛋,卖价估计在五百万到五百五十万之间,叶老爷出价六百万,很明显偏高了。

    不过,叶老爷也不是一个傻瓜,如今,翡翠玉价格年年往上涨,特别是高档翡翠玉价格,每年几乎往上涨百分之三十到五十之间,他现在购买下来,价格虽然贵了一点,但放在家里收藏几年,就赚大了。

    “叶爷爷想要,五百万华仔也给你,别说是六百万了!”笑嘻嘻的苏俊华,立即把握在手上的小金蛋,递给叶老爷。

    这么漂亮的小金蛋,苏俊华虽然有点舍不得卖掉,但叶爷爷既然开口了,他就是不卖也要卖给他。

    叶老爷当场给苏俊华开了一张七百万支票,两人算是货款两清,交割完毕,当然,其中一百万人民币,是苏俊华跟刘总的赌金。

    此时,那些从翠颖毛料店内购买石头的客人们,一个个,皆迫不及待地开始解石,大家都渴望能够像苏俊华那样幸运,大发一笔横财,但结果却令大家很失望,除了少数人切出绿来,赚了一点,大多数毛料切出来都是白花花石头,或者是品质非常差劲的狗屎底之类,根本就卖不了几个钱。

    “小苏!陪爷爷进去看看!”

    发觉店内还有两块大石头,摆放在那里,没有人购买,笑眯眯的叶老爷,立即邀请苏俊华陪他一起进店瞧瞧。

    此时,叶老爷已经把苏俊华当做一位赌石高手看待,再也不认为自己赌技比他高。

    苏俊华总共才挑选两块毛料,两块竟然全部切出绿来,这已经不是靠运气了,而是真正的行家高手!

    叶老爷被称为“江南第一赌王”,他自认自己做不到,因此,他极力拉拢苏俊华,心中已经有了一番盘算。

    一位赌王的价值,那可是无法估量!

    叶老爷当年拜在一位老赌王手下,只不过学了一点皮毛,回到江南省,就创建了这么大一个商业帝国,令他真正发家的第一桶金,就是赌石!

    “华仔,你过来一下!”

    看到苏俊华走进来,满脸笑呵呵的孙翠颖,立即向他打招呼,叫声比蜜糖还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