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苏俊华这个解释合情合理,杨威跟石头倒是非常相信,但陆芬兰却半信半疑,她总感觉苏俊华跟刘敏玉有什么瓜葛?从苏俊华刚才那份惊喜,激动,兴奋,就可以看出一丝端倪!

    若她没有猜错,苏俊华之所以会出事,八成还是他跟刘敏玉一起去仙女峰玩,然后因为英雄救美,被人打下断崖?

    这可不是陆芬兰胡乱猜疑,在嘎娄村,因为苏俊华神秘失踪之事,就曾经流传着这么一个版本,只是,这个版本,没有几个人相信罢了,毕竟那时,苏俊华年龄还小,而刘敏玉还未离婚,还是一个有夫之妇,所以,这个版本流传一阵,就逐渐消失了。

    “芬兰妹妹,你不是说肚子饿吗?咱们先去吃饭,有什么事,还可以在餐厅里聊!”

    都快到晚上八点了,陆芬兰还未吃饭,杨威都心疼死了,立即建议他们几个去吃饭。

    陆芬兰,苏俊华,石头,他们三人皆是刚刚到安宁市,都未吃饭,肚子确实都开始造反了,因此,对于杨威的建议,他们三人自然不会反对,立即坐上他那辆宝马车,前去吃饭。

    杨威是安宁市本地人,对市区相当熟悉,他带着他们三个,转了两个圈,才几分钟时间,就来到了一家开源大酒店门口。

    看到人家开着宝马车来吃饭,知道是一个有钱的主,站在门口两位年轻保安,立即跑过来,笑脸相迎。

    停好车之后,他们一行四人,就打开车门,下了车。

    “欢迎光临!先生,小姐慢走!”

    那两位年轻保安,就像侍候老爷子一样,恭恭敬敬,客气得不得了,而站在大酒店门口,穿着旗袍,露出两截雪白大腿的两位漂亮迎宾小姐,看到来贵客,也是笑脸相迎,甜蜜蜜叫了声:“欢迎光临!”

    “尼玛的!有钱真他妈爽!”

    打工仔石头,沾了杨公子的光,看到两位保安,迎宾小姐,皆对他如此客气,尊敬,他心里可高兴了,可兴奋了,小声嘀咕一句,然后,贴近苏俊华身旁,凑过嘴巴,在他耳边悄悄说道:“这位杨威,是我姐男朋友,他可是咱们安宁市副市长公子!嘿嘿我姐攀上杨公子,石头哥以后可风光了,可发达啦!不过,你放心,咱们哥俩从小一起长大,石头哥发达了,绝不会亏待你!”

    听到石头哥的话,苏俊华蹙起眉头,瞪了他一眼,心里可是大大不爽,芬兰姐都成他女人了,就那阳痿公子,还想跟他抢女人?简直就是做梦!

    说白了,副市长公子又算什么东东?安宁市市委书记都成他小弟了,一个副市长又算得了什么?何况,还是副市长公子,那更是一根葱都算不上!

    苏俊华心里虽然有点不高兴,但他跟石头哥三年没有见面,现在难得相逢一次,看到石头哥这么高兴,他也不忍扫他兴,因此,他傻笑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不语。

    自己姐姐攀上副市长公子,石头惊喜之余,自然很想借机炫耀一下,但看到苏俊华有点不高兴,他也就闭口不言了。

    而走在前面的陆芬兰,因为跟杨威同学走得太近,心里害怕苏俊华生气,时不时就回头瞧他一下,此时,看到弟弟石头跟苏俊华嘀咕一句,苏俊华脸色突然变了,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她心里还是非常关切苏俊华,因此,她特意停顿一下脚步,跟在苏俊华身边,低声问道:“怎么啦?傻蛋!”

    “没事!”

    苏俊华笑了一下,看到芬兰姐对自己很关切,心里还是有点甜滋滋感觉,而此时,杨公子刚好转过身来,瞪着苏俊华,脸上浮现出一丝不快之色。

    尼玛的!给你一点脸面,还以为自己有多牛逼!不就一个副市长公子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看到杨威对自己有点敌意,苏俊华心里大大不爽起来,他心里暗中嘀咕了一番,突然伸出双手,一只手牵住石头哥,一只手牵住芬兰姐,还冲着杨威同学眨了眨眼,笑嘻嘻道:“杨公子,晚上是你请客吧?”

    看到苏俊华牵住陆芬兰雪白娇嫩玉手,杨威瞪着苏俊华,眉头都皱了起来,不过,他并不傻,知道在陆芬兰同学面前,可不能失了男人风度。

    因此,他笑了笑,大方回答道:“难得碰上芬兰妹妹,晚上,当然是我请客啦!”

    “杨公子,我跟石头哥,平常都是吃山珍海味,燕窝啦,鲍鱼啦喝酒都是喝人头马,或者茅台之类,晚上若是杨公子请客,不知杨公子会不会半途跑掉?”

    苏俊华这句话,已经说得很明显,有点瞧不起杨公子,怕他半途跑掉,不愿意买单?所以,他这句话说出来,就带着一丝挑衅味道。

    想不到,苏俊华竟然说出这种话,来挑衅自己的未来姐夫,石头表面上虽然没有说什么?只是瞪了苏俊华一眼,但他心里却有点恼火起来。

    而陆芬兰,表面上镇定自若,冲他们俩笑了笑,心里却把苏俊华狠狠骂了一遍,不过,她知道杨威同学家境不错,就算苏俊华拼命吃,也吃不到哪里去?杨威同学还是能够承受下来,只是,让人家破费,她心里有点过意不去罢了。

    果然,杨威同学只是蹙了一下眉头,就大方笑道:“既然是本公子请客,随便你们怎么吃?反正,我帮你们买单就是!至于你所说半途跑掉之事,那可是乡下人,打工仔干的事,本公子才不会做出那么龌龊之事!”

    有点高高在上的杨公子,瞟了一眼乡下人打扮的苏俊华跟石头,说话之余,眼里不禁流露出一丝轻视之意,特别是后半句话,都带点反击味道。

    听到杨公子的话,苏俊华刚刚瞪起眼睛,正准备讥讽他一下,陆芬兰却先发起火来,冲着杨威同学,冷笑道:“杨威同学!我们乡下人怎么啦?打工仔怎么啦?我也是一位乡村女孩,我弟弟还是一位打工仔呢!你虽然是城里人,还是一位副市长公子,但我觉得你不也跟我们一样,一个脑袋瓜,两只手,两只脚,好像也没有多出一个脑袋瓜,或者多出一只手来?”

    “别以为你们城里人有些臭钱,就看不起我们乡下人,说白了,你请客我们还不愿意来!再告诉你一句真话,我这位干弟弟身上有得是钱,你若不信,就跟他比比,他身上的钱保证比你多!”

    别人身上有钱没钱,陆芬兰还真的不知道,但苏俊华身上有两张百万银行卡,虽然购买翡翠首饰花去了四十万左右,只剩下一百六十万,但他身上现金就有十几万,加起来就是一百七十多万,凭这么多钱,不管怎么说,苏俊华都比眼前这位副市长公子更有钱?

    “对不起!芬兰妹妹,是我说错话了,你们别误会,我真没有那个意思?我真的没有瞧不起你们?我我”

    被陆芬兰这样嘲笑一番,杨公子还真的有点吓坏了,立即向他们赔礼道歉。

    不过,陆芬兰说眼前这位少年比他更有钱,他心里还真的不相信?他身上除了两万块现金之外,还有几张银行卡,若全部取出来,最少也有二十万左右,眼前这位毛还未长齐少年,身上能够拥有这么多钱,鬼才信呢?

    “一个破公子,傻逼!还真以为自己有多牛!别说你身上钱没有我多,我随便拿出一沓钞票,都能够砸死你!你信不信”

    怒气冲冲的苏俊华,瞪着眼前这位自以为是的杨公子,说话开始带着一股火药味。

    不过,他话刚刚说完,就看到安宁市市委书记叶亭训,从旁边一间贵宾室走出来,他脸上立即浮现出一丝诡异笑容。

    “叶书记!你也在这里呀!”

    苏俊华正想走过去跟叶书记打招呼,想不到,杨威同学眼尖,发现叶书记走出来,立即笑嘻嘻跑过去,甜蜜蜜叫了一声。

    “是小威呀!晚上,有几个朋友邀请,训叔来这里喝点酒!对了,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要不,你也进来喝两杯,训叔介绍几个人给你认识!”

    叶书记准备去一趟卫生间,想不到,竟然碰上杨副市长公子杨威,他跟杨威父亲算是同一个派系的,真正说起来,杨副市长还是他的左膀右臂,再加上,两人私交也不错,因此,看到杨威出现在这里,他立即亲热邀请他一起进去喝酒。

    “叶书记,谢谢啦!我晚上带同学来吃饭,改天吧!嘿嘿”

    看到叶书记对自己这么热情,杨威同学可高兴了,他嘿嘿笑着,特意回过头,瞟了一眼苏俊华,脸上浮现出一丝得意之色,好像在冲着苏俊华炫耀自己:你看,我多牛!安宁市市委叶书记都对我这么客气,你又算毛呀?

    但接下来,他就开始大跌眼镜了。

    “哎哟叶老弟,有人请你喝酒,华哥都没有叫上,尼玛的!你是不是不想认我这个大哥了?”

    看到叶书记对杨威那小子如此热情,苏俊华心里还真的大大不爽,本来,他还想亲热叫他一声叶书记,但现在恼火之下,一点面子都不给了,直接开骂起来。

    “啊小华”

    看到苏俊华也出现在这里,叶书记倒是吓了一跳,叫他“小苏”感觉有点不妥,怕苏俊华生气,叫他“华哥”嘛?大庭广众之下,他堂堂一位市委书记,脸面往哪搁?因此,他结结巴巴了半天,也不知该如何称呼苏俊华?

    而且,他结结巴巴了半天,也没有叫出个所以然来,苏俊华脸色开始阴沉下来,有点心慌意乱的叶书记,赶紧快走几步,来到苏俊华面前,把嘴巴贴在他耳边,乞求道:“小苏呀!你就给个面子,不要再难为我啦?我堂堂一位市委书记,若在大庭广众之下叫你华哥,会被人笑话,造成不好影响,你说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