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而叶书记,看到苏俊华对严局长一点都不感冒,他心里却有一丝暗喜,严冰可是他最迷恋,最宠爱的一位情人,要不然,他也不会花费大量精力,把她从一个小小科员,逐渐提升到副局长位置。

    就在这时,贵宾室门被人推开了,一位喝得微醉,年龄大约在四十岁左右的大胖子,慢吞吞走进来,一屁股坐在秦彬彬身旁,然后,端起酒杯,冲着秦彬彬笑迷迷道:“彬彬妹妹!你欠栋哥三杯酒还未喝呢!”

    “来来来!小栋!大哥给你介绍一位兄弟!还有两位朋友!”

    看到把兄弟刘栋上卫生间回来了,叶书记立即向他招了招手,满脸笑呵呵!

    “是,大哥!”

    刘栋能够成为安宁市第一富豪,跟叶书记这位大哥脱不了干系,所以,他对叶书记可以说是马首是瞻,言听计从,现在叶大哥要介绍朋友给他认识,他自然不敢怠慢,立即把秦彬彬这位大美人抛在一旁,站起来,走到叶书记身边。

    晚上,前来酒局之人,都是叶书记介绍给他的重要人物,他们之间早就亲密无间了。

    叶书记伸出一只手,攀住苏俊华肩膀,冲着刘栋微笑道:“小栋!这位苏俊华,他是一名神医,安泰县人!同时也是大哥好兄弟,比亲兄弟还亲!你若愿意就叫他一声华哥,以后当他小弟,若不愿意,就叫一声小苏,跟他多多亲热,以后,咱们皆是好兄弟!”

    “啊他他”

    刘栋还以为叶大哥要介绍一个大人物给他认识,想不到,竟然是介绍这么一个乡村土包子?而且,对方还是一个屁少年,若就这些,也没什么?毕竟叶书记介绍的,绝不会差到哪里去?但叶书记要他认眼前这位屁小孩当大哥,刘栋还真的有点接受不了,因此,他瞪着苏俊华这位英俊少年,一愣一愣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此时,别说刘栋这位超级大富豪呆若木鸡,就是坐在一旁那几个大人物,也是看傻眼了。

    甚至连秦副秘书长,瞪着刘栋,也是一愣一愣的。

    刘栋都一大把年纪了,还是安宁市首富,假如去认这么一个屁小孩当大哥,流传出去,岂不是被人笑掉大牙?

    安宁市建设局局长刘德奎,公安局局长柳斌,市纪委副书记叶壁球,市工商局副局长严冰,他们四个,瞪着刘栋,心里差不多也是这种想法。

    眼前这位胖乎乎中年人,脖子上挂着一条金灿灿拇指粗金项链,手上还戴着一只漂亮名表,苏俊华知道他肯定是一位超级富豪,因为能够出现在叶书记酒局的人,肯定都是顶尖大人物。

    此时,看到刘栋有点瞧不起自己的意思,苏俊华心里可是大大不爽,他瞪着不知好歹的刘胖子,冷笑道:“就你这**样,根本就没有资格当我小弟!说白了,本少爷对你这个小弟没有多大兴趣!别以为有点臭钱,就很了不起?我若想让你出丑,都不要动手,只要瞧你一眼,就能够让你自动脱下裤子,你信不信?”

    苏俊华生平最恨那些赚了钱,就瞧不起老百姓的暴发户,此时,看到刘胖子如此不识抬举,他决定好好教训他一顿,同时,也给在场各位露一手,威慑他们一下。

    因此,他话一说完,就狠狠瞪了刘胖子一眼,说也奇怪,站在叶书记身边的刘胖子,超宽短裤“啪嗒”一声,裤头那颗纽扣莫名其妙蹦飞了,短裤也自然落在地上。

    这一下,坐在旁边众人,再一次看傻眼了!

    “啊”

    看到众人皆望过来,而自己短裤真的掉落地上,大出洋相的刘栋,吓得面如土色,惊叫一声,立即俯下身子,双手提起短裤,战战兢兢瞪着苏俊华。

    而就在这时,更加令人难以置信一幕出现了。

    大家瞪着刘胖子,还未回过神来,就闻到一股令人恶心臭味,紧接着,一个个,一双双眼睛,皆瞪在刘胖子短裤上面,再也挪移不开了。

    被众人这样瞧着,刘栋尴尬极了,若此时地面有一条缝隙,他宁愿钻到地里去,因此,他蹙着眉头,哭丧着脸,冲着大家哀求道:“兄弟们!你们就别这样瞧着我,好不好?这一次,刘某算是臭大了!”

    刘栋话一说完,突然嗅到一股尿骚味,不禁惊叫起来:“天哪!谁拉尿尿啦?房间里怎么这么臭?”

    紧接着,刘栋又感觉自己双腿上面有点滑溜溜感觉,再加上,大家目光齐聚在他短裤上,他终于意识到不对劲,立即低头望向自己下面。

    “啊啊啊”

    当发现自己两条裤管上皆是湿漉漉时,如梦初醒的刘栋,呆愣一下,立即狂叫着冲出贵宾室,前去找酒店经理,让他找一条裤子给他换上,或者帮他前去购买一条回来换上。

    “呵呵呵”

    望着狼狈而逃的刘胖子,苏俊华不禁开心大笑起来,而脸颊有点绯红的陆芬兰,白了苏俊华一眼,也忍不住掩着嘴巴,咯咯笑了起来。

    “呵呵呵”

    不知是不是受到苏俊华影响?坐在一旁的石头,叶书记,还有另外三名局长,书记,也呵呵大笑起来。

    秦彬彬这位大美女,看到苏俊华就像耍魔术一样,竟然把刘胖子整得这么惨,她傻兮兮瞧着苏俊华,恨恨瞪他一眼,忍不住也转过身去偷笑起来。

    “臭小子!有你这样整人的吗?”

    严冰这位漂亮副局长,瞪着英俊少年苏俊华,虽然没有咯咯笑起来,但她还是白了苏俊华一眼,嗔骂一句,脸颊一瞬间红润起来。

    “兄弟呀!这一次,刘胖子真的被你整惨了!臭大了!你呀多少也要给他留点面子,他可是我们安宁市首富,你这样整他,以后,他还怎么见人呀?”

    “还有,屋内被你搞得臭烘烘,脏兮兮的,还怎么喝酒呀?彬彬,快去叫服务员,咱们换一个房间!”

    叶书记笑过之后,心里对苏俊华更加畏惧起来,不过,自己好兄弟刘胖子,被苏俊华整成这样子,他心里还是有点愧疚,感觉对不起刘胖子,因此,他还是出言埋怨了几句。

    再加上,屋内被苏俊华搞得臭烘烘的,叶书记蹙着眉头,立即吩咐秦彬彬去叫人换房间。

    “嗨!我算是很给他面子了,若不是屋内有三位美女姐姐,刘胖子就不是脱裤子那么简单,而是连内裤一起往下掉,那他就真的臭大了!”

    苏俊华白了叶书记一眼,话一说完,赶紧站起来,地上都是尿尿,真的臭死了!

    “呃你这小子好讨厌!不过你真有那么神奇吗?我才不信!”

    苏俊华当着众人面前,说出如此不文明的话,秦彬彬这位大姑娘,脸颊也红润起来,她白了苏俊华一眼,娇嗔万分。

    不过,她觉得苏俊华在瞎吹,苏俊华刚才不知动了什么手脚?竟然令刘胖子短裤纽扣蹦掉?这虽然有点奇怪,但还不算神奇,而他现在吹牛不用动手,就有办法脱掉人家内裤,这不是吹牛是什么?

    “是嘛?小彬彬不相信,那华哥就拿你试一试!咱们来赌一场如何?你站在我面前一米远地方,再远一点也可以,没有超过两米距离就行,还有,我们之间不能有任何障碍物,我保证不动手,只要瞪你一眼,就有办法让你短裙,还有里面小内裤,一起掉落,甚至有办法让你脱光光,呵呵若我输了,给你一百万人民币,而你输了,华哥不要你一分钱,怎么样?敢赌吗?”

    苏俊华瞟了一眼秦彬彬那均匀浑圆,丰腴雪白两截大腿,还真想帮她脱掉裙子,欣赏她裙下风光,一饱眼福。

    “你坏蛋!不安好心!不鸟你了!”

    被苏俊华这样调戏一下,秦彬彬羞得脖子都红了,她站起来,恨恨跺了下脚,转过身去,跑出屋去。

    她可是一个大姑娘,还未嫁人,如何敢跟苏俊华赌?万一赌输了,那她以后还怎么嫁人?所以,苏俊华说了也等于白说,人家秦姑娘哪里敢接?

    不过,秦彬彬这位大姑娘不敢赌,场上却有一个人敢赌,就是严冰这位工商局副局长,她跟秦彬彬一样,也不相信苏俊华拥有如此神奇法术,不动手,光凭眼睛就有办法脱人家衣服?就是施展魔术,也不可能办到。

    因此,秦彬彬逃走之后,严局长立即站起来,脸颊带着三分红,冲着苏俊华挑战道:“小苏,你这瞎吹也太离谱了,小彬妹妹不敢跟你赌,老娘我倒是愿意跟你赌一盘!只是,不知你刚才说过的话可算数?还有,你身上有那么多钱吗?”

    跟苏俊华赌一盘,严冰也不是贪婪那赌金一百万人民币,她拥有几个情人,从男人身上,早就捞了好几百万,而是她这个人争强好胜,一向不服输,性格特别倔强,就是她老公都惧她三分,要不然,她也不会从一个小小科员,爬到今天副局长位置。

    刚才,苏俊华没有把她放在眼里,无视她的漂亮,严冰心里有点不爽之外,考虑最多的就是如何征服眼前这位英俊少年?让他乖乖拜倒在她石榴裙下。

    此时,她一方面是想接近苏俊华,另一方面,她心里还真不信苏俊华有这么神奇?

    被严冰这位美妇挑战,苏俊华还未应承下来,站在一旁的叶书记却变了脸色,瞪了严局长一眼,规劝道:“小冰,你开什么玩笑?这种事情也能拿来赌吗?小苏兄弟可不是一般的变态,你跟他赌,又是赌输了怎么办?”

    “切老娘都一大把年纪了,还怕什么羞?”

    严冰瞪了叶书记一眼,才懒得理他,不过,她心里还是有点虚,毕竟她也是一个女人,假如真被苏俊华脱掉短裙,小内裤,那她以后怎么见人?所以,她嘴巴很硬,心里还是有点慌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