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妈的!今天下午怎么这么倒霉?刚才白搭了一个混混,跑了半个小时,一分钱没有拿到,现在又碰上劫匪,这还怎么活呀?”

    那位中年司机,瞪着站在前面,手上紧握着明晃晃尖刀的五个劫匪,不禁叫苦不迭起来。

    “这位大叔!你放心,我们几个不会赖你账!”看到那位中年司机一副愁眉苦脸样子,苏俊华立即从身上掏出两张百元大钞,身子往前倾,把钞票塞在司机手上。

    “都遇上劫匪了,你给我钱有个屁用呀?”有点气恼的中年司机,从苏俊华手上接过那两张百元大钞,脸上流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

    站在前面那五位劫匪,皆是又高又瘦,双手上面很明显可以看到烟头烫伤痕迹,他们八成是吸毒人员,碰上这种要钱不要命的劫匪,恐怕就不是倒霉那么简单了。

    “嗨!前面那五个,好像皆是吸毒小混混,多给他们一些钱,不就没事了!”

    碰上劫匪,苏俊华脸上始终笑嘻嘻,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样子。

    “切若有钱还好,可惜,我身上根本就没钱,今天生意特别差,加上你这两百块钱,我身上总共四百块都不够,给他们塞牙缝还差不多!”

    那位中年司机都快哭出来了,可人家少年却一副笑嘻嘻样子,他气得都差一点把苏俊华臭骂一顿。

    “嗨!大叔,不就一点钱嘛!你身上没有钱,我这里倒是有不少!”

    笑嘻嘻的苏俊华,话一说完,还真从身上掏出一捆百元大钞,冲着中年司机,扬了扬手。

    苏俊华手上这沓钱,还真不少,除了帮刘碧芳购买几套衣服,还有下午吃了一顿饭,花去一千多块钱,还剩下八千多块钱。

    想不到,碰上劫匪了,眼前这位少年,竟然还把钱拿出来炫耀?那位中年司机,瞪着苏俊华,心里暗道:这小子是不是脑子有病呀?

    坐在苏俊华身旁的杜家姐妹俩,并不知道苏俊华拥有强大武功,突然碰上劫匪,她们姐妹俩吓得脸都绿了,此时,看到苏俊华竟然拿出钱来炫耀?杜双双气得捶了苏俊华一拳,恨恨骂道:“死小子!你脑子有病呀?”

    而妹妹杜芊芊,却赶紧抢过苏俊华手上那沓钞票,藏在自己身上包包里,白了苏俊华一眼,娇嗔道:“华哥!有钱也不能便宜那帮坏蛋!你说是不是?”

    “我说你这傻丫头!遇上劫匪,不破财消灾,难道要让他们把你抓走才甘心呀?”

    苏俊华轻轻摸了杜芊芊头发一下,从她手上抢过包包,拿出那沓钱,就打开车门,下了车。

    “喂!坏蛋!你小心一点!”

    苏俊华说得也没错,碰上这帮穷凶极恶的劫匪,他们若不破点财消灾,最后倒霉遭殃的,恐怕还是她们姐妹俩。

    但苏俊华孤身一人下车,面对那五个凶恶劫匪,杜芊芊心里还是有点担忧,忍不住关切叫了一声。

    “芊芊妹真乖!看你表现这么好,晚上,华哥一定多陪你几趟!”笑嘻嘻的苏俊华,转过头来,望着杜芊芊,又瞟了姐姐杜双双一眼。

    “流氓!”

    这一次,就是杜芊芊忍不住都瞪起眼睛,臭骂了一句,恨恨转过头去,不鸟苏俊华。

    尼玛的!这个小哥哥,还真是一位牛人!

    坐在车头前面的中年司机,心里忍不住都尖叫起来。

    这死小子,就那德性!谁稀罕陪你睡觉呀?

    望着嬉皮笑脸的苏俊华,姐姐杜双双翻了一下白眼,也不理睬苏俊华,但不知为何?她心里挺回味昨晚那**滋味,说真的,这死小子那家伙也太大了,一看就会令人脸红耳热,昨晚虽然被他折腾得够呛,但那种**入骨滋味,还真令人念念不忘。

    而此时,妹妹杜芊芊又是另外一番心思,反正,她们姐妹俩皆有点依恋上苏俊华,都对他动真感情了。

    苏俊华走到那五位劫匪面前,扬了扬手里一沓百元大钞,冲着他们笑嘻嘻道:“你们不是要钞票嘛!我这手上有八千多块钱,你们五个人,不知要怎么分?”

    “哇!老大,我们这一次发财了!想不到,竟然碰上这么一个傻逼金主!”

    看到苏俊华手上那一沓百元钞票,其中一位瘦巴巴年轻劫匪,眼珠子都瞪直了,冲着身旁那位戴眼镜中年人,高兴尖叫起来。

    “小子,算你聪明!我们也不贪心,你把手上这沓钱扔过来,就可以走了!至于怎么分?那是我们自己的事,就不用你操心了!”

    那位戴眼镜黑老大,瞟了一眼苏俊华手上那一沓钞票,脸上也浮现出一丝喜色,不过,他很快就镇定下来,冲着苏俊华招了招手,示意他把钱扔过来。

    就在这时,有一位劫匪,突然发现车上漂亮迷人的杜家姐妹俩,立即回转身,冲着戴眼镜中年人,欢喜大叫起来:“哇鹰哥!车上有两位美女,兄弟们好久没有尝过女人了,想不到,今天竟然碰上两个极品妞,这一次真的爽死了!”

    “什么?有美妞!”

    听到那位兄弟的呼叫声,鹰哥也顾不上收取苏俊华手上那沓钞票,立即跑了过去。

    当他看到坐在车上,畏缩成一团的杜家姐妹俩,眼珠子都瞪直了。

    遇上不少大美女的苏俊华,都对杜家姐妹俩迷恋不已,何况是这几个好久没有碰上女人的劫匪,他不看呆才怪。

    “喂!我说你们这群混蛋,可别动我的女人!”

    看到那位鹰哥跑过去,瞧着车上杜家姐妹俩,苏俊华心里大大不爽起来。

    “你的女人?现在,她们姐妹俩落在我鹰哥手里,她们还是你的女人吗?呵呵”

    感觉听到这个世上最好笑之话,那位鹰哥回转身,瞪着傻兮兮少年,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你们这群傻逼,不是喜欢钱吗?现在,本少爷就送钱给你们花,接着”

    苏俊华话一说完,就抽出一张百元大钞,往那位傻逼鹰哥身上飞去。

    “又送美女又送钱,还真他妈爽!谢谢啦啊啊啊”

    看到少年抛钱过来,那位鹰哥还以为苏俊华服软,他满脸笑呵呵,一边嘻笑道谢着,一边伸出手去接钞票,但他万万没有想到,钞票竟然射入他左眼里,痛得他双手掩着眼睛,哇哇尖叫起来。

    “傻逼!也送你一张!”

    苏俊华话音一落,立即又有一位劫匪惨叫一声,双手抱着大腿,在地上翻滚起来。

    “你们还要吗?若喜欢,本少爷愿意把这一沓钞票全部送给你们!”

    望着另外三位吓得目瞪口呆,心惊胆颤的劫匪,苏俊华脸上始终保持着笑嘻嘻神态。

    “不不要!我们不要!”

    另外三位劫匪,看到鹰哥眼睛上插着一张百元大钞,倒在地上惨叫连连的兄弟,大腿上也插着一张钞票,他们三人吓得面如土色,浑身发颤,哪里还敢要少年手上那钞票?何况,一张百元大钞就刺瞎了鹰哥一只眼睛,若少年手上那一沓钞票,都射到他们三人身上,他们还有活路吗?

    “就你们这**样,连钱都不敢要,还当个屁劫匪!”

    “算了,本少爷好人做到底,也送你们每人一张钞票,算是给你们一点见面礼,免得你们空手而回!”

    望着眼前那三个吓得浑身发颤的劫匪,笑嘻嘻地苏俊华,嘲笑一番,又抽出三张钞票,往他们三个身上射过去。

    “不要啊啊啊”

    随着一阵惨叫声响起,那三位劫匪也倒了下去,在地上翻滚起来,此时,他们好像变成了受害者,苏俊华反而变成了施暴者。

    天哪!这死小子,还是不是人呀?

    坐在车上,目睹这难以置信的一幕,杜家姐妹俩瞪着苏俊华,眼珠子都转不动了。

    那位中年司机,瞪着笑嘻嘻少年,也是一愣一愣的。

    “双双,芊芊,我们走吧!”

    “这位大叔,那五个劫匪,就交给你处理,我们也不要你送啦!”

    笑嘻嘻的苏俊华,走到车前,把杜家姐妹俩抱下车,一手夹着一个,往山上飞奔而去,一瞬间就不见了踪影。

    这是尼玛人呀?怎么如此吓人?

    望着少年远去的身影,那位中年司机,又一次看傻眼了。

    等他清醒过来,赶紧从身上掏出手机,给110去了个电话报警,最近一段时间,安宁市出租车司机碰上劫匪之事,时有发生,市公安局也曾经贴出悬赏告示,捉拿那群疯狂劫匪,但一直没有什么头绪,他这一报警,不但成为老百姓心目中英雄,还有一大笔奖金呢!

    而此时,最吃惊最喜悦的,还是杜家姐妹俩,苏俊华夹带她们姐妹俩,往上攀登,健步如飞,犹如一只大鸟,带着了两只小鸟,往山上飞去。

    昨晚,被苏俊华睡了,杜家姐妹俩心里还有点勉强,无可奈何,但现在,看到苏俊华如此神奇,变态,她们姐妹俩算是对他一片倾心了,望向他的眼神都大大不一样了。

    而苏俊华,搂着两位双胞胎姐妹光滑细腰,也有点乐不思蜀,心里开心极了,若不是赶着去帮她们姐妹俩父亲治病,他都想把她们姐妹俩带到树林里面,来一场野战!

    “华哥!芊芊爱死你了!你怎么如此牛逼呀?”

    弱不禁风的杜芊芊,犹如一只蚂蚁仰望着大象,此时的她,双手紧紧搂住苏俊华,心里不知有多么甜蜜蜜!

    “嗨!华哥最牛逼的还是滚床单!芊芊妹妹,要不,咱们一起到树林里嘿咻一番!呵呵”

    望着如痴如醉的杜芊芊,苏俊华其乐融融,满眼色迷迷!

    “啊死人呀!华哥太浑了,以后,芊芊再也理你!哼”

    想不到,自己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竟然如此猥琐,流氓,杜芊芊恨恨搓了苏俊华腰间一下,气呼呼哼了一声,就不再说话了。

    “嘿嘿没事,你这小丫头不理哥,不还有双双妹嘛!”

    瞟了一眼身边杜双双,苏俊华感觉自己真幸福,竟然把这么一对双胞胎姐妹收入囊中?也不知自己是几辈子修来的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