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哼你这混蛋!以后,我们姐妹俩都不理你!”

    杜双双白了苏俊华一眼,怒哼一声,叨唠一句,也不吭声了,不过,她心里却有点虚,说真的,碰上这么一位奇葩男人,没有一个女人愿意放手?

    “嘿嘿”

    看到她们姐妹俩都不理自己,苏俊华傻笑着,心里倒是一点都不担忧,就算她们姐妹俩真的不理他,他不是还有温柔可人的孙颜雨同学,楚楚动人的孙芸芸医生,令人着迷的刘银秋老师,挺有感觉的芬兰姐姐,反正他身边漂亮女人多得是。

    很快,他们三人就来到半山腰的岩头村,来到杜家姐妹俩的老家门口。

    岩头村,是一个小村庄,总共只有十几座房屋,二三十户人家。

    不过,这里的风景倒是相当优美,竹海,松林,危岩石壁,环绕着整个村庄,空气更是清新沁人,苏俊华站在杜家姐妹俩家门口,猛吸了几口,感觉爽死了!

    一位白发斑斑的干瘦老头子,正坐在大门口旁边晒太阳。

    看到那位白发老头子,杜家姐妹俩,脸上皆流露出一丝惊喜之色,扑过去,亲切叫了声:“爸!”

    “双双,芊芊,你们俩回来啦!”

    看到自己两位宝贝女儿回家来,那位白发老头子,脸上立即浮现出一丝喜色,但看到站在一旁的苏俊华,他却皱起了眉头。

    “双双,他是谁呀?满脸猥琐之色,一看就不是好人!”

    瞧着眼前这位英俊少年,杜家姐妹俩老爸杜启,眼里明显流露出不满之色。

    “切你这个糟老头,都快死的人,说话也这么刻薄?尼玛的!还以为自己是谁呀?”

    想不到,杜双双老爸一见面,就给他如此一个评价,站在一旁的苏俊华,心里可生气了,他瞪着一双大眼睛,立即愤怒大骂起来。

    “你你咳咳哇”

    由于肾衰竭,患上尿毒症的杜启,心里本来就非常烦躁,一身都不舒服,想不到,自己两位宝贝女儿带回家的少年,竟然这样辱骂他,杜启气得七窍生烟,颤巍巍站起来,手指着苏俊华,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坐下去,猛烈咳嗽着,呕吐起来。

    呕吐完,脸色灰暗的杜老头,头脑一歪,有点昏昏沉沉起来。

    “哼死小子,你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再这样对我爸不敬,我现在就把你赶下山去!”

    杜双双是出了名的孝女,此时,看到苏俊华辱骂自己父亲,把父亲气成这样子,她也气得嘴唇发紫,脸色发白,胸脯上下起伏起来。

    “华哥!你别这样,我爸身体不好,所以脾气也有点不好,你就忍着点吧!”

    妹妹杜芊芊,性格温柔,害羞,但她对苏俊华极其迷恋,此时,看到苏俊华发火,老爸发脾气,她立即跑过去,双手拉住苏俊华胳膊,含情脉脉望着他,柔声柔气,可怜巴巴乞求起来。

    “尼玛的!我是来给他看病,又不是来受气的?他凭什么这样说我?就他那副破皮囊,就算换上肾,手术也不会成功,必死无疑!若没有去做手术,估计还会拖一两年!”

    “算啦!看在我芊芊妹这么可爱迷人的份上,我就不跟一个将死之人计较!”

    心里有点不爽的苏俊华,白了杜老头一眼,叨唠几句,就把温柔可爱的杜芊芊搂入怀里。

    “你芊芊,你在干什么咳咳哇”

    被苏俊华这样一说,昏昏沉沉的杜老头,扬了一下头,又精神起来,偏偏他最疼爱的宝贝女儿芊芊,竟然跟眼前这位臭小子走在一起,杜老头气得接连咳嗽几声,一屁股坐了下去,又哇哇大吐起来。

    “爸!你没事吧!”

    俗话说父女情深,看到自己老爸又咳嗽又呕吐,杜芊芊脸色微变,立即从苏俊华怀里挣脱出来,跑了过去。

    “爸就算没事?也被你气出事来!”

    杜老头伸手牵住宝贝女儿芊芊,瞪了她一眼,脸上流露出一丝爱怜之色,神志又有点恍惚起来。

    “死华仔!你到底想干什么你若再对我爸无礼,我真的生气啦!”

    看到苏俊华一点都不尊重自己父亲,杜双双立即走到苏俊华面前,双手叉着腰,恨恨瞪着苏俊华,一副要吃人样子。

    “呃双双妹!我哪里对他无礼了?是他先惹我好不好?”

    望着气呼呼的杜双双,苏俊华为自己辩解了一番,但看到杜双双马上就要发飙了,他心里咯噔一下,还是服软下来,一把搂过她柔软身子,笑嘻嘻道:“双双妹!别生气!我不再惹你老爸就是了!”

    “哼没良心的家伙!”

    一想到,昨晚她们姐妹俩一起被苏俊华吃了,杜双双心里就来气,她怒哼一声,骂了一句,就使劲推开苏俊华,回到了老爸身边。

    瞪着眼前这位面色苍白灰暗,全身无力,昏昏欲睡的杜老头,苏俊华不禁蹙起眉头。

    杜老头已经到了尿毒症晚期,体内大多数器官都已经损坏了,胃肠道,神经系统,心血管系,造血系,呼吸系,都出了毛病,还有外面皮肤无华,干燥脱屑,体内新陈代谢平衡失调,要想救他一条老命,只有施展“阴阳五行针”第三阳针,帮他改变体质,洗毛伐髓,才能够让他体内各个器官,焕发生机。

    只是这样一来,他施针之后,就要昏睡好长时间,估计要到明天早上,才能够清醒过来,但敏玉嫂马上就要到达安宁市火车站了,他若昏睡一夜,敏玉嫂回来之后,岂不是急坏了?

    而且,眼前这位杜老头,还真的有点令人讨厌,若帮他施展第三阳针,不但能够救他一命,还能够帮他改变体质,延年益寿,所以,苏俊华心里也不是很愿意为他效劳,若不是看在杜家姐妹俩份上,别说是帮他施针,就是看他一眼,他都唯恐避之不及。

    但眼前这位杜老头是她们姐妹俩父亲,犹如他老丈人一样,苏俊华又不得不救他一命,也就是说,他已经没有了选择,本来,苏俊华也可以等明天再来给杜老头施针,但他有点恶心杜老头,实在不想第二次再见到他。

    而此时,看到老爸瞧不起眼前这位少年,聪明过人的妹妹杜芊芊,立即俯耳在老爸耳边,悄悄说道:“爸!你别看他是一个乡下少年,本事可大了!咱们安宁市市委书记,都跟他称兄道弟,还有,咱们安宁市首富刘胖子,还是他小弟呢!”

    “啊死丫头!你怎么不早说?”

    有点昏昏沉沉的杜老头,听到女儿芊芊的话,整个人立即精神起来,同时也惊叫起来,若不是全身无力,他估计会蹦跳起来。

    “你一看到人家,就嫌弃人家,芊芊哪里还有机会跟你说?还有,他可是一名神医,能治百病,就算他无法治好你身上疾病,他昨晚给了姐六十万,也够你去换个肾,你说是不是?”

    看到老爸对苏俊华态度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变,心里暗喜的杜芊芊,立即又给老爸打了一剂强心针。

    “你这死丫头!为何不早说?爸都被你害死了!”

    一向嫌贫爱富的杜老头,听说眼前这位少年是神医,他倒是没多大相信,但听说人家送了六十万给他换肾,他凹陷进去的双眼,都闪闪发光起来。

    此时,杜老头望着苏俊华,脸色有点尴尬,都不知该说什么好了?但不管怎么说?看在那六十万人民币上面,他也要道个歉不是?

    心里这样想着,杜老头也就冲着苏俊华,咳嗽一声,有点难为情道:“小兄弟,刚才是我错怪你了,都怪老头子我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多多海涵!”

    “道歉就不必了!看在你这对宝贝女儿面子上,算是我上辈子欠你了!”

    苏俊华白了杜老头一眼,看到他对自己态度已经转变过来,他也懒得跟他计较,因此,他叨唠了一句,又继续说道:“要治好你身上这疾病,让你重获生机,需要付出大代价,我施针之后,估计会昏睡到明天早上才能够清醒过来,所以现在,我们必须做一些准备,还有,治好你身上疾病,同时也能够帮你改变体质,延年益寿,犹如一位年轻人一般,说白了,算是便宜你了!”

    “双双,芊芊,你们俩去准备一间房,在我施针期间,任何人都不能进去打扰?还有,你们姐妹俩,必须安排一个进去配合我,留一个在外面守门,别得就没有了!”

    听到苏俊华的话,杜老头激动得都不知说什么好了?杜家姐妹俩自然是大喜过望,立即搀扶老爸进屋,安排苏俊华施针。

    本来,听到苏俊华说自己是一名神医,杜家姐妹俩,还有杜老头,他们心里都是半信半疑,但现在听到苏俊华这一番话,他们心里多少有点相信了。

    看到他们父女三人都进屋去了,苏俊华就走到一旁,眺着远处茂密大树林,从身上掏出手机,给敏玉嫂去了个电话。

    手机接通之后,苏俊华就急切问道:“敏玉嫂,你到哪里了?”

    “哼臭小子,还叫人家敏玉嫂呀?亏你这小子还好意思叫出来!”

    呃!说得也是,他都把人家睡了,叫人家敏玉嫂确实有点不妥!

    听到刘敏玉埋怨声音,苏俊华心里美滋滋的,立即笑嘻嘻道:“敏玉姐!以后,华仔就叫你玉姐!玉儿也行!嘿嘿”

    “玉儿是你叫得嘛?没大没小!”

    手机里面传出刘敏玉有点懊恼,撒娇声音,很明显,她还是很喜欢听到苏俊华叫她“玉姐”,或者“玉儿”,毕竟这两个称呼,都显得很亲密亲切,特别是“玉儿”这个称呼,那更是情侣之间的昵称。

    “嘿嘿敏玉姐!以后,华仔平常就叫你玉姐,咱们俩单独在一起时,就叫你玉儿,这样才显得亲切一点!你说是不是?”苏俊华逗着刘敏玉,脸上浮现出一丝诡异笑容。

    “哼死华仔,管你怎么叫?别叫我嫂子就成!”

    刘敏玉没有拒绝,也就等于接受了苏俊华,承认了跟他非同一般的亲密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