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砰”

    杜德平都来不及惨叫一声,身子狠狠砸在旁边墙壁上,掉落地上,立即昏死过去。

    这一下,从楼上下来的几位公子哥,才停止了脚步,脸上皆流露出一丝畏惧之色,瞪着犹如魔神一般的少年,没有一个人还敢出头。

    糟糕!麻烦了!今天这事麻烦了!小新这位大哥是什么人呀?怎么如此莽撞乱来?见人就打?

    别人或许不知道眼前这几位公子哥身份,陈老板自然知道他们是什么人?除了刚才撞昏过去那个副县长公子之外,另外三位公子,也是大有来历。

    一位是刘大伟堂哥刘大柱,安泰县县长刘镐宝贝儿子,还有两个,一个是安泰县纪委副书记公子,一个是县公安局副局长公子。

    此时,看到杜德平都被打昏过去,生死未卜,那位县公安局副局长公子鲁旭,立即从身上掏出手机,拨打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长杜泰州电话,因为杜大队长是杜德平叔叔。

    而刘大柱,却干脆给自己当县长的老爸打电话,说自己堂弟在凤凰大酒店被人打昏了,也不知是死是活?然后,他又给县人民医院打了个急救电话。

    “华哥!这几位公子哥,他们父母皆是咱们安泰县响当当的大人物,我看咱们还是赶紧撤吧?免得惹祸上身?”

    站在一旁的陈天新,看到苏俊华把副县长公子都打昏过去,他蹙着眉头,脸上立即浮现出一丝苦笑之色,虽然知道苏俊华来头很大,但俗话说虎落平原被犬欺,来到这么一个小地方,假如得罪了不该得罪之人,也有可能走不出安泰县城?因此,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走过去,把嘴巴凑近他耳边,小声嘀咕了一句。

    “没事!我就坐在这里,看看他们能够掀起多大波浪?”

    听到陈天新的话,苏俊华笑嘻嘻应了一声,往四周扫视了一遍,发现底层是公众大客厅,此时,已经有不少客人正坐在那里吃晚饭,看到发生打斗,他们纷纷站起来,望着苏俊华这边,脸上皆流露出畏惧之色。

    “小新,我们就在这里吃饭,也不要去什么包厢了!”

    苏俊华话一说完,立即往前面一座空酒桌走去。

    陈天新父子对望一眼,脸上皆浮现出一丝不安之色,但此时,他们父子俩已经没有退路,也只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招呼李泽,刘季勇他们,一起上座。

    “哥!你没事吧?”

    看到自己大哥,也被苏俊华打了,陆莉莉平时虽然很讨厌他,但他们俩毕竟是亲兄妹,此时,她望着狼狈不堪的大哥,心中有点不忍,担忧问着,想走过去瞧瞧,却被苏俊华强行拉走了。

    “死丫头!你还有脸叫我大哥?你不是我妹妹,给我死在外面,别进我的家门!”

    因为莉莉不同意跟刘大伟的婚事,陆建民平时就看她不顺眼,常常骂她,此时,看到自己妹妹跟苏俊华这混小子走在一起,他更是气得快吐血了,说话也是相当恶毒无情。

    “你”

    想不到,自己亲哥哥竟然如此混蛋,说出这么绝情话来?陆莉莉委屈的都快哭了。

    安泰县县长公子刘镐,自然认识陈鹭父子,此时,看到他们父子俩竟然跟打人少年走在一起?他恨恨瞪着他们父子俩,不禁冷笑起来:“你是陈天新,这家大酒店老板的儿子,同时,也是新泰帮黑老大,想不到,你竟然跟那小子混在一起?很好!很好!我刘镐记住你了!还有陈老板你,想不到,你居然也跟他们同流合污?不错!不错!你们父子俩还真是一对!”

    听到刘镐的话,苏俊华心里大大不爽起来,他冲孙燕努了努嘴,示意她过去揍他一顿。

    孙燕早就看这帮公子哥不顺眼了,此时,老大吩咐她去揍人,她自然不会推辞,立即站起来,向愤怒万分的刘镐走去。

    刘镐这位公子哥,也是一个好色之徒,看到漂亮迷人的孙燕向他走来,他脸上立即浮现出猥琐之色,乐呵呵道:“美女,你长得这么漂亮,跟着那种不知死活的混蛋,岂不是一朵鲜花插在啊”

    刘镐一句话还未说完,孙燕就给了他裤裆一脚,顿时,他摔跌出去,在地上翻滚着,惨叫不止。

    尼玛的!这都是一群什么人呀?怎么见人就打?那可是他们安泰县县长公子,竟然也没有逃过挨揍命运?

    正在吃饭的客人们,有些认识刘镐的,立即站起来,带着亲戚朋友,到收银台那里结帐,匆匆忙忙离开了,其他客人,脸上也浮现出不安之色,互相嘀咕了一下,也纷纷站起来,结帐走人。

    很快,大酒店底层公众大客厅,客人走了个精光,就剩下苏俊华一帮人,望着眼前这种场景,陈鹭父子一脸的无奈,遇上苏俊华这帮人,他们夹在中间难做人,也是无可奈何。

    很快,远处传来了警车声音,还有医院救护车声音。

    接着,一位红光满面,身材相当胖,五十多岁老头子,从大门外走了进来。

    “爸!这边”

    “柳叔!”

    看到是自己岳父大人柳东海过来了,陈天新惊喜叫了一声,向他招了招手,而那位双手掩着裤裆之处,脸色无比苍白的刘镐,看到他们县政法委书记柳东海走进来,他脸上也流露出一丝惊喜之色,轻叫了一声。

    “刘镐!怎么是你怎么回事?谁把你打成这样子?啊德平也在,他怎么啦”

    看到刘县长公子躺在地上,双手捂着裤裆之处,一脸痛苦之色,柳书记大吃一惊,立即尖叫起来,接着,他看到杜副县长公子竟然也昏倒在一旁,他更是吓得变了脸色。

    “柳书记,平哥,镐哥,是他们一伙打的!”

    站在一旁的公安局副局长公子鲁旭,看到县政法委书记柳东海来了,他脸上却浮现出一丝诡异笑容,手指着苏俊华一帮人,立即解释了一下。

    他知道柳书记是陈天新老丈人,现在陈天新跟打人少年混在一起,他就想看看这位掌控公检法的柳书记,如何帮他们支持公道?

    “是他们?这”

    看到自己女婿陈天新也在那一帮人之中,柳书记蹙着眉头,感觉头大了,知道眼前这事很难处理了,一方是县长跟副县长公子,一方是自己女婿跟他朋友,这都是哪门子事呀?

    有点不知所措的柳书记,把目光移到陈鹭身上,希望他这个亲家能给他一个合理解释。

    “唉”

    心里一直忐忑不安的陈鹭,轻轻叹了口气,走到柳东海身边,把嘴巴凑到他耳边,苦着脸,解释道:“亲家!那位少年是新儿刚拜的大哥,这两位公子就是他打的!据新儿说,那少年来头不小,太子帮覆灭之后,他们名下所有产业,如今,全部皆是那位神秘少年接管!现在,新儿跟他们上了一条船,我们只能进不能退,你说是不是?”

    听到亲家陈鹭的话,柳书记更是感觉棘手,眉头紧锁,一颗心怦怦乱跳,能够接手太子帮遗留下来的产业,那跟政府肯定有很深人际关系,而且,还必须是安宁市,或者省城有人才能够拿到手。

    少年那一帮人虽然有很深背景,但能够当上一县之长的,哪一个没有强大靠山?刘县长在省城也有人,就是杜副县长,在安宁市也有靠山。

    双方皆有强大靠山,事情一旦闹大了,将会失控,最后难以收场。

    在权衡利弊之下,柳书记也不敢走过去跟女婿坐在一起,就在旁边拉过一张椅子坐着,冲着刘镐他们,微笑道:“这件事情,还是交给警方去调查,处理吧!”

    此时,警察已经来到了大酒店门外,医院救护车也已经过来了。

    很快,一位身穿警服,年纪大约四十左右,身材高大的中年人,气势汹汹跑进来,人未到,声先到:“妈的!谁把我侄儿打伤了?”

    “杜大队长,你这么拽干嘛?今天这件事情,你若不秉公处理,身上这件警服也不用穿了!”

    夹在中间难以处理的柳书记,看到刑警大队长杜泰州风风火火跑进来,他立即瞪了他一眼,骂了一句,把事情推给他处理。

    “呃柳书记,你也在呀!”

    怒气冲冲的杜大队长,刚刚冲进凤凰大酒店,就看到县政法委书记柳东海坐在那里,他吓了一跳,脸上立即浮现出一副讨好笑容,他们公安局局长碰上柳书记,都要点头哈腰,恭恭敬敬,他敢得罪吗?

    “德平”

    “怎么回事?谁把你打成这样?啊刘镐,你怎么也”

    此时,杜德平开始清醒过来了,不过,他额头,鼻子,脸面都沾满了鲜血,看起来特别吓人,杜大队长看到自己侄儿被打成这样,立即冲过去抱住他,当杜大队长看到刘县长公子也躺在地上,双手捂着裤裆处,正在闷哼着,他更是吓得尖叫起来。

    “州叔,是他们那帮人!”鲁旭手指着苏俊华那帮人,脸上浮现出一丝恶毒之色。

    “是他们”

    看到陈天新也在那帮人之中,杜大队长立即皱起了眉头,同时,也明白了,刚才柳书记为何说那般话?

    陈天新是柳书记女婿,现在,他们一伙人把刘县长,杜副县长的公子打了,这事情还真的很难处理,别看柳东海只是县政法委书记,职位还没有刘县长高,但他这个老家伙,在省城也有大靠山。

    尼玛的!他今天怎么就碰上如此倒霉之事?这可是夹在中间,两头都不是人?这事情怎么处理呀?

    杜大队长,望着陈天新那一帮人,真的有点不知所措,刚好看到医院救护人员来了,他赶紧吩咐把刘镐,杜德平,还有陆建民,刘大伟,他们四人先送去医院。

    然后,他就开始向陈老板,还有旁边人员,询问调查起来。

    经过陈老板一番陈述,杜大队长终于摸清了事实经过,这件事情是因为陆建民那小子引起的,然后,是苏俊华那位少年先动了手,至于刘镐被打,完全是少年看不顺眼主动出击,所以,这件事情真正说起来,还是苏俊华那帮人理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