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死老头!我们昆哥说了,今天,你若不把钱还上,就废你一条腿,明天若还没有凑到钱,就废你双腿!”

    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彪形大汉,手上举着一根碗口粗的钢管,正在挥舞着,威吓一位绑在凳子上面的老头子。

    “云哥!求求你,别!别我家菊儿马上就要提钱回来还债,你就高抬贵手,再等等”

    被绑在家门口凳子上面的老头子,就是古家姐妹俩的老爸古玉壶,此时,看到云哥挥舞着钢管,准备砸断她一条腿,他吓得脸色都白了,浑身更是直哆嗦。

    本来,他那两位宝贝女儿,跟他约定,最迟九点就会到家,但现在都十点多了,他那两个宝贝女儿连人影都没有看到,他心里还真的有点虚,知道事情恐怕有点不妙了。

    “云哥,你可不能伤他,老头子若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个老妇人还怎么活?呜”

    古家姐妹老妈邓玉佩,虽然长得挺漂亮,却是一个没有主见的傻女人,按照乡下人说,就是有点脑残!她老公虽然好赌,但她不但管不住他,还常常被他拿来发泄,出气,此时,看到自己老公马上就要被人废掉一条腿,她吓得瘫坐在地,双手掩着脸面,嚎啕大哭起来。

    包围在一旁看热闹的乡里乡亲,将近有五六十个,他们聚集着,对古玉壶夫妻俩指指点点,议论纷纷,甚至还责骂起来:“玉壶叔真的太过分了,据说,他两个宝贝女儿,光是帮他还赌债,就还了六七十万!”

    “奶奶的!这么多钱,都可以到城里买好几套房子了!这死老头,他怎么不去死啊?”

    “佩婶还真漂亮,身材也好,可惜却是一个半傻子,配上古老头这个赌鬼,也算他倒霉!”

    “玉壶那死人,真的太傻,没救了,听说他赌钱最起码输掉上百万,若没有赌钱,他现在就是咱们天泰村百万富翁了!”

    “可怜她那两位漂亮女儿,在外面闯世界,好不容易才赚一点钱回来,都被玉壶这死老头拿去还赌债,这种没心没肺的老东西,留在世上干嘛?废了双腿才不会去赌钱,对他来说,或许还是一件好事呢?”

    听到旁边邻居们的议论声,古玉壶这位赌鬼,不但没有一丝悔改之意,还抬起头,瞪着众人,怒气冲冲道:“老古我又没有花你们的钱,也没有欠你们的钱,你们一个个,来管什么闲事”

    “兔崽子,谁爱管你的闲事?巴不得你双腿皆废了,看你还能不能爬着去赌钱?”

    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大爷,听到古玉壶的话,心里不禁有点恼火,立即站出来,冲着他,气呼呼大骂起来。

    这位老大爷,是古玉壶堂伯,被他这样臭骂一顿,他还真的不敢反驳,有点心虚的低下头,默默无语。

    “爸!妈”

    就在这时,走在最前面的古玉莲,看到家门口聚集着一大帮人,知道坏事了,她立即尖叫着,挤进人群,冲到了老爸面前。

    “莲儿,你可回来了你一定要救救你爸!”

    看到自己宝贝小女儿回来了,邓文佩立即停止哭泣,从地上爬起来,冲过去,把古玉莲紧紧抱住。

    “莲儿,你姐呢?她筹到钱了吗?”

    虽然被绑在凳子上动弹不得,但现在看到自己宝贝女儿回来了,古玉壶脸上又浮现出一丝得意之色,每一次,只要玉菊回来,他欠再多的赌债,都能够解决掉,因为他知道自己菊儿勾上了一位身价几千万的大老板。

    几十万人民币,对他们这些乡下农民来说,或许会吓死人,但对城里那些有钱人来说,根本就算不上什么?有这么一个强大后盾,他古玉壶还怕什么?因此,他这一次赌红了眼,一口气借了二十万高利贷,而且还是日息五分,结果到最后,他还是输得一塌糊涂,一分钱都没有剩下。

    到昨天,才过去九天时间,那帮放高利贷者,就找上门,向他连本带利,讨取三十万人民币,这一下,他才有点慌了,昨晚急忙给宝贝女儿古玉菊打了一个电话。

    “爸!你能不能别赌了?这是我跟小莲最后一次帮你,以后,你若再去赌博,借高利贷,我们姐妹俩就等着回家帮你收尸!”

    看到自己老爸被人家绑在凳子上,却一点悔改之意都没有,已经挤进来的古玉菊,真的有点火了,她恨恨瞪着老爸,说话相当严肃起来。

    “菊儿,爸以后再也不去赌了!你看爸这么大年纪,被绑在凳子上,多么可怜啊?要是被他们废去双腿,以后,你爸还怎么见人啊?”

    古玉壶这老头子,没有喝酒时,倒是会做小人,说话比唱得还好听,一旦喝了几两白酒,就会非常兴奋的跑去赌博,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小菊,你们姐妹俩长得就像仙女一样,我们昆哥很喜欢你妹妹,若你妹妹愿意投入我们昆哥怀抱,我们昆哥说了,不但这三十万赌债可以免了,以后,你老爸还可以随时到我们赌场赌钱,赢了算他了,输了我们昆哥买单!怎么样,愿意考虑一下吗?”

    那位手上拿着一根钢管的云哥,瞟着古玉菊胸前那一对雪白胸器,眼珠子都差点掉出来了。

    想不到,古玉菊还未回答,被绑在凳子上面的古老头,脸上却浮现出一丝惊喜之色,望着他二女儿古玉莲,笑嘻嘻劝说道:“莲儿,昆哥可牛逼了!据说,他拥有几千万家产,你若跟着他,岂不是嘿嘿”

    “爸!你胡说什么呢?那昆哥都四十多岁了,而且,人家有妻有子!哼我才没有那么傻呢!”

    想不到,老爸竟然劝自己去给昆哥当小三?古玉莲瞪了他一眼,脸色有点难看起来,心里也有点生气起来,不过,她回头望着已经走进来的苏俊华,脸色立即缓和了不少,眼神也温柔多了。

    “古老头,你怎么不去死呀?既然你这么喜欢赌钱,就应该死在赌桌上,而不是回家卖女儿还债!”

    看到古老头竟然准备卖女儿给他还赌债?苏俊华心里也火大了,瞪着古老头,破口大骂起来。

    “兔崽子!你是谁呀?就算老头子我要卖女儿,关你屁事呀?”看到一位陌生少年,竟然也敢管他家事,古老头心里也火了,立即大骂起来。

    “嘿嘿恐怕就关我屁事?不信,问问你两位宝贝女儿!”

    望着眼前这位不知死活的古老头,苏俊华决定好好惩戒他一次,看看他以后还敢不敢赌钱?

    古玉菊瞪着老爸,手指着站在一旁的苏俊华,介绍起来:“爸!这位是华哥!也是小莲男朋友!这一次,你所欠赌债,除了他之外,恐怕没人帮你还了!”

    “啊这华哥!不对!应该叫你小华,刚才是我说错话了,老头子我向你赔礼道歉,看在小莲面子上,你就救救我吧?”

    听说眼前这位打扮相当普通的英俊少年,就是自己宝贝二女儿男朋友,古老头呆愣一下,吓出一身冷汗,立即当小矮人,苦笑着,向苏俊华赔礼道歉。

    “华哥!求你救救我老爸!你看他一大把年纪了,还被绑在凳子上,让大家看笑话!”

    既然姐姐都说开了,有点羞涩的古玉莲,此时,也豁出去了,她扭扭捏捏走到苏俊华身旁,可怜巴巴望着他。

    “傻丫头!你能不能清醒一点,就他那死样,还是一头撞死算了,谁愿意花这种冤枉钱去救他?”

    有点恼火的苏俊华,把楚楚动人的古玉莲搂进怀里,心里暗想:我才没有那么傻,救这种白痴!像古老头这种无耻赌徒,早就应该下地狱,不让他吃点苦头,恐怕最终真的要死在赌桌上?

    因此,话一说完,他就转过头,望着那位手拿钢管的云哥,笑嘻嘻道:“现在,你可以动手了,今天没有人会拿钱帮他还赌债!”

    “呵古老头,我就说谁这么傻,拿着钱不懂得去泡妞,来帮你还赌债?脑袋瓜进水了差不多!今天,就让你尝尝断腿的滋味!”

    那位云哥早就等着不耐烦了,此时,听到苏俊华说不帮古老头还赌债,他哪里还会跟他客气,手举着钢管,就往古老头右腿砸落。

    “啊不要住手”

    被苏俊华搂在怀里的古玉莲,原以为苏俊华肯定会出钱帮她老爸还赌债,想不到现在,苏俊华竟然反悔了,她立即吓得尖叫起来。

    被古玉莲这么一叫,那位云哥高举着钢管,还真的没有砸下去,似乎又有点犹豫起来。

    “尼玛你们这些王八是怎么混黑道的?砸一条腿,也这么婆婆妈妈!还是让我代劳吧!”

    看到那位云哥又犹豫起来,有点不耐烦的苏俊华,干脆放开古玉莲,跑过去,抢过他手上钢管,对准古老头右腿,毫不客气的砸下去“喀嚓!”

    “啊兔崽子畜生啊”

    古玉壶做梦都没有想到,二女儿的男朋友,竟然会出手砸断他一条腿?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他古老头未来女婿不是?哪里有女婿打老丈人的?因此,他立即忍着剧痛,回头瞪着苏俊华,愤怒大骂起来。

    这一下,聚集在一旁的邻居们,一个个都看傻眼了,就是云哥带来那五六个混混,也是呆愣当场,就是古家姐妹俩,也是目瞪口呆,难以置信眼前看到的一幕。

    “死老头,你不思悔改,还敢骂人!干脆把你另外一条腿也废了,再送你一副拐杖,免得人家天天上门找你麻烦!”

    想不到,古老头竟然骂自己畜生?有点不爽的苏俊华,话一说完,还真的挥起手里的钢管,对准古老头左腿砸下去。

    “喀嚓!”

    “啊啊啊”

    随着一道骨折声响起,古老头接连发出惨叫声,整个人痛得趴在凳子上抽颤,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