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事情实在太出乎意外了,场上突然一片寂静,一个个都呆若木鸡了。

    片刻之后,还是那位云哥最先清醒过来,看到古老头双腿皆被眼前这位陌生少年帮忙废了,他立即拍手称快,乐呵呵道:“多谢小兄弟了,这死老头就该受到这样的惩罚!我们昆哥说了,这笔赌债,古老头假如无法还清,一个月之后,让他大女儿抵债,两个月之后,让他二女儿还债”

    “去你妈的”

    那位云哥一句话还未说完,就被苏俊华一脚踢飞了,而且,不偏不倚,刚好砸到旁边一座茅厕上面。

    “哗啦啦”

    “扑通”

    顿时,一阵房屋倒塌声响起,紧接着,又是一道落水声响起,古老头家门旁边那座茅厕彻底倒塌了,可怜那位云哥也随之跌进屎尿参半的大便桶里面。

    装粪便的大木桶,随着一阵“咕噜噜”翻滚起来,那位云哥估计也喝了不少粪便,好半天,才露出沾满粪便的垃圾头,双手挥舞着,哇哇大叫起来。

    “兔崽子,我们云哥也敢打?”

    “妈的!去死吧”

    站在一旁的五个小混混,看到他们云哥被踢进茅厕里面,他们呆愣一下,立即愤怒大骂着,从手上拔出匕首之类凶器,向苏俊华扑去。

    “啊啊啊”

    随着一阵惨叫声传出,那五个小混混,立即步他们云哥后尘,全部被苏俊华踢飞了,一个个,皆是倒插头,一起掉入大便桶之内,也喝了不少粪便。

    而且,最惨的还是那位云哥,他抹了一下脏兮兮脸面,正想从大便桶之内爬出去,却被自己那帮兄弟砸落大便桶之内,紧接着,一个个兄弟飞落过来,把他砸压在大便桶底部,令他猛喝了不少粪便,一口气没有缓过来,昏死在大便桶里面。

    “哗啦”

    五六个人,一起挤在大便桶里面,本来就很满的大便桶,如何承受得住?结果,哗啦一声,大便桶四分五裂,他们六个人,一起翻滚在臭气冲天的粪便之中,也幸亏如此,不然,那位云哥八成也闷死在粪便之中了。

    “哈哈”

    看到如此不可思议的一幕,围绕在四周的人群,立即发出一阵爆笑声。

    就是古家姐妹俩,此时,也忘记了自己父亲被苏俊华砸断双腿,她们姐妹俩一起掩着嘴巴,咯咯笑了起来。

    被砸断双腿的古老头,此时,看到苏俊华武功这么厉害,吓得也不敢招惹他了,只是恨恨瞪着他,痛得闷哼起来。

    那五个小混混,哇哇大叫着,抹干净脏兮兮的脸面,刚刚爬起来,看到云哥昏死在粪便之中,他们也顾不上肮脏,立即把云哥搀扶坐起来,对他又拍又捶。

    鼓捣片刻之后,云哥“哇”的一声,吐出不少粪便,终于睁开了脏兮兮眼睛。

    此时,他们几个,知道今天踢到铁板钉钉了,哪里还敢过去找苏俊华报仇?他们搀扶着云哥,跑到附近一条溪流之中清洗干净了,就灰溜溜逃跑了。

    “死小子!你怎么如此过分,帮着外人欺负我爸?我跟你没完没了”

    看到自己老爸被苏俊华砸断双腿,姐姐古玉菊倒是没有多大反应,她心里觉得自己老爸是该受到一番惩罚了,但妹妹古玉莲就不一样了,她做梦都没有想到,神奇无比的苏俊华,不但不帮她老爸还赌债,竟然还行凶伤人?

    恼羞成怒的古玉莲,骂骂咧咧着,扑到苏俊华身上,对他又捶又掐起来。

    “傻丫头!你这赌鬼老爸,不让他吃一点苦头,他怎么会戒赌呀?”

    笑嘻嘻的苏俊华,轻轻推开古玉莲,走过去,来到古老头面前,从身上掏出一支银针,在他双腿上面插了几下,然后,又伸出双手,释放出冰火灵气,在他双腿上面按摩了片刻。

    最后,他抓住绑住古老头的绳子一拉,冲着已经停止痛哼的古老头,有点不爽喝道:“死老头,你可以起来了!”

    刚刚还在痛哼的古老头,此时,感觉自己双腿一点都不疼了,他立即坐起来,半信半疑望着苏俊华,双脚落地,走了几步,接着,他惊喜万分尖叫起来:“好了!真的好了!”

    这一下,众人再一次看呆了,一个个,瞪着苏俊华这小子,眼珠子都转不动了。

    “爸,你真的没事?真的好了?”

    看到自己老爸刚刚被砸断双腿,现在竟然可以走路了?古玉莲呆愣一下,立即跑过去,搀扶住老爸,眼里满是狐疑之色。

    她只知道苏俊华很有势力,来头很大,想不到,他竟然拥有那么强大的武功?现在,竟然又拥有如此神奇的医术,她心里惊喜之余,真的有点难以置信。

    “好啦!真的好啦!我的好女儿,爸以后再也不赌了!再也不赌了!”

    经过这么一番折磨,古老头算是清醒了不少,对自己迷恋于赌博,心里也多了一丝愧疚,此时,看到二女儿古玉莲关切跑过来,他立即抱住她,热泪盈眶起来。

    “臭小子!真有你的!想不到,你牛逼到这种地步?难怪天新那死人都心甘情愿当你小弟!”

    姐姐古玉菊,也是万万没有想到,苏俊华还拥有如此神奇的医术,此时,她对眼前这位少年就是不佩服都不行了,这不,她大屁股扭动着,走到苏俊华身边,恨恨捶了他一拳,娇嗔万分。

    呃!这臭婆娘,不会也对自己动了情吧?

    她可是小新那家伙的情人,何况,本少爷对她也没有兴趣,虽然她长得很漂亮,巨胸很大很壮观,确实很勾人,但她这个人本性不好,竟然想把她妹妹卖掉?这样的女人,他真的没有什么胃口?

    不过,她们姐妹俩长得很相似,就像杜家姐妹俩一样,假如能够成双成对,抱在一起,来个三pk,似乎也不错?

    不!不!不行!我才不要她这个臭婆娘!她可是自己兄弟情人,俗话说朋友妻不可欺,他怎么可以夺兄弟之爱呢?

    看到古玉菊娇嗔万分瞧着自己,苏俊华心里咯噔一下,暗暗嘀咕起来。

    姐姐古玉菊虽然长得很漂亮迷人,对男人很有杀伤力,但苏俊华内心挣扎了一番,最终还是断了对她的幻想。

    其实,拥有杜家双胞胎姐妹,他心里就该满足了,女人也不一定越多越好,特别是亲姐妹,最好不要一起碰,这从莉莉姐缠上他之后,苏俊华就深刻体会到了,现在,他能够把古玉莲这位楚楚动人的妹妹收入囊中,就已经是莫大福气了,假如再招惹上古玉菊,那肯定是得不偿失,难以收尾。

    “华哥!你太厉害了!”

    看到苏俊华还真的征服自己老爸,让他决定戒赌了,古玉莲惊喜欲狂,犹如小鸟一样,转身扑进苏俊华怀里,死死抱住他,什么都不顾了。

    “傻丫头!华哥在床上更厉害!呵呵”

    苏俊华笑呵呵搂住古玉莲光滑小蛮腰,嗅着她身上释放出来的少女清香,胸膛上面又感受着不一样的弹压,不禁有点想入非非起来,结果,他凑过嘴巴,在她耳根处轻轻亲了一下,还随口嘀咕了一句。

    “啊华哥坏死了,莲儿以后不再理你了!”

    光天化日之下,苏俊华竟然亲她的耳根,还说出如此流氓话语,古玉莲一想起被苏俊华这小子接连欺负了两次,就脸红耳赤,羞得无处躲闪,结果,她尖叫一声,恨恨捶了他一拳,就从他怀里挣脱出去,跑到老妈邓文佩身边去。

    瞧着苏俊华跟自己妹妹打情骂俏,古玉菊眼里流露出一丝复杂之色,心里再一次莫名其妙吃醋起来,此时,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对眼前这位英俊少年,反应为何会这么强烈?

    聚集在一旁看热闹的邻居们,议论纷纷,窃窃私语了一阵,皆散去了。

    此时的苏俊华,在古家人眼中,犹如天神一般,他们皆对他恭恭敬敬,客客气气。

    由于古老头所欠赌债还没有解决,在他们家吃过午饭之后,苏俊华就跟着古老头,前往昆哥赌场,把这件事情彻底解决掉。

    昆哥赌场,虽然开设在安吉镇,却不在大街上,而是在距离安泰县城一公里左右的庆安村。

    庆安村背靠风景优美的西泰峰,跟安东镇的东泰峰遥遥相望,同时,安泰河也从村前流过,可谓是依山徬水,鱼米之乡。

    昆哥赌场就开在西泰峰半山腰上面,那里本来只有五六座庆安村村民的旧木屋,但现在,那些旧木屋皆被昆哥花钱高价买下,原先的木屋主人皆搬到山脚下去了,昆哥成为这座西泰峰的唯一主人。

    然后,昆哥就在半山腰那里,建造了一栋四层混凝土结构的大庭院,做为赌场,至于附近那五六座旧木屋,他们花点钱装修之后,就成为他们招待赌客休息的地方。

    本来,前几年,安泰县政府准备开发西泰峰,东泰峰,做为居民们免费游玩的森林公园,但后来,却因为资金问题,还有来自上层的压力,最后不了了之。

    据古老头介绍,县政府受到最大的阻力,还是昆哥背后大靠山,安宁市安康集团的叶落秋,昆哥真名叫刘昆,是叶老头的外甥,他在西泰峰,东泰峰,分别搞了两家大赌场,整个安泰县城的赌客,百分之八十以上,都在他们那里。

    想不到,古老头对昆哥赌场的情况,倒是非常熟悉,此时,听到他的介绍,苏俊华略有所思,笑眯眯问道:“那个刘昆几岁了,他是不是有一个兄弟叫刘栋?”

    “是呀!他有一个牛逼大哥,叫刘栋,是咱们安宁市首富!怎么,你认识昆哥大哥?”

    “不认识,只是听人说过,刘栋也是叶老头外甥!”

    苏俊华瞟了一眼站在身旁的古玉壶,对他实在生不出好感,因此,他也懒得告诉他自己认识刘胖子。

    “小华,你可要小心一点,那位昆哥背后有他舅舅撑腰,在咱们安泰县,就是那些警察都怕他,从来不敢带警察上门查赌,所以,咱们去找昆哥谈谈,还是以和为贵,别跟他们发生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