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刘胖子虽然不知道苏俊华背后还有龙组,地组在撑腰,但苏俊华跟省公安厅叶厅长,还有省城两大家族的萧老爷,叶老爷关系密切,他却已经从安宁市市委叶书记口中了解到。

    因此,他几乎是用咆哮的声音,冲着他弟弟怒骂道:“尼玛的!你这兔崽子,躲在安泰这么一个小地方,开了两家赌场,尾巴就翘上天了!你以为你跟安泰县公安局孙局长关系密切,就可以高枕无忧吗?傻逼一个!你知道华哥什么来头吗?省公安厅叶厅长跟他有交情,咱们安宁市叶书记是他兄弟,你又算个屁呀!”

    “啊”

    听到大哥的话,刘昆吓得浑身冒汗,尖叫一声,差一点就尿裤子了。

    “哼现在知道怕了!再告诉你一件事,省城四大家族的萧家,叶家,两位老爷子都是华哥靠山,别说大哥我招惹不起,就是咱们舅舅都不敢去招惹他,你又算老几啊?”

    被大哥如此一吓,刘昆对苏俊华这小子,算是彻底心服口服了,他立即关掉手机,把手机还给苏俊华,战战兢兢赔礼道歉:“华哥!小弟有眼不识泰山,刚才若有得罪之处,还请你老人家多多包涵!”

    呵呵!扯虎皮吓人,还真的不错!

    看到刘胖子一番话,把昆哥吓成那样子,苏俊华脸上浮现出一丝得意之色,瞟了他一眼,冷笑道:“我可没有你这种兄弟!不过,看在你大哥刘胖子是我小弟份上,今天这事就不跟你计较了!”

    “谢谢华哥!谢谢华哥!”

    看到苏俊华不跟自己计较,刘昆如释重负,整个人松了口气,向苏俊华连声感谢起来。

    像他这种开赌场的,最怕跟警察弄僵关系,得罪政府高官,华哥既然跟省公安厅叶厅长有交情,跟安宁市叶书记是兄弟,他只要一个电话,就能够让他两家赌场关门大吉,这样的小魔头,他哪里惹得起啊?

    吓住了昆哥,苏俊华瞟了一眼已经站起来,脸上流露出惊喜之色的古老头,手指着古老头,笑眯眯问道:“他小女儿是我女朋友,听说,他欠了你们赌场三十万高利贷,你看这事”

    “嗨华哥!这是小事,你还提它干什么?古叔所欠这三十万,我们赌场自然不会向他要,今后,他若来赌钱,赢了算他的,输了算我们的,小弟这样安排,华哥可满意?”

    刘昆话一说完,立即向站在一旁的一个小弟招了招手,在他耳边嘀咕了一下,吩咐他去把古老头那张欠条拿来。

    “满意你个头!”

    听到刘昆的话,苏俊华脸上立即浮起一丝怒色,瞪着刘昆,大骂道:“你这兔崽子!混蛋!谁叫你让他来赌钱了?我今天刚刚逼着他戒赌,你又来害他是不是从今天起,他若敢踏进你们赌场大门,你不但不准他赌钱,还可以替我废掉他双腿,让他爬着回去!我的话,你这兔崽子可记住了?”

    “是!是!是!小弟记住了!”

    被苏俊华糊里糊涂骂了一通,刘昆才明白过来,知道自己捧错场了,这个世上,又有哪一个做儿女的,希望老人去赌钱?他这不是找虐找骂吗?

    “还有,古老头欠你那三十万高利贷,也不能说免了就免了?这样吧,你带我进你赌场赌一把,不管输赢,我今天都把他所欠赌债还清。”

    “这好吧!华哥请”

    现在,刘昆算是学乖了,苏俊华不管说什么,他都顺他意,按照他说得话去做,不敢再劝阻,反对了。

    刘昆亲自带苏俊华去赌场,剩下五个手下立即跟上,笑眯眯的古老头,也跟着进去,至于两旁山头上面那两个倒霉家伙,自然有人送他们去医院,不过,那两个狙击手,眼睛瞎了,差不多也废了。

    “昆哥!”

    “昆哥好!”

    一走进赌场,正在赌钱的金主们,纷纷站起来,向昆哥打招呼。

    昆哥正准备向大家介绍一下华哥,却被苏俊华递了个眼色阻止了。

    “华哥!赢钱算你的,输钱算我的!你先玩着,我去把古叔那张欠条拿下来,当着你面撕掉!”

    刘昆脸上带着讨好笑容,向苏俊华小声叨唠了一句,又向身旁那几个小弟交代了一番,就上楼去了。

    此时,苏俊华眼前那张赌桌,围着一群人,那位赌场庄家正在高声喊叫着,吩咐大家快点下注。

    苏俊华瞟了一眼,看到他们正在玩骰子押大小,他也就挤了进去,一只手按在桌角,站在那里观看起来。

    被那位庄家大叫了一阵,赌客们纷纷从身上掏出钱,押大或者押小。

    苏俊华站在那里,观看了一下,发现这一盘,押大的比较多,押小的才几个,为了印证一下自己释放冰火灵气的感应能力,他按在桌角上面的右手,特意从身上释放出一股冰火灵气,顺着桌子,进入那摇骰子的盘子下面探查一番。

    果然,就像探查翡翠毛料一样,他从那三个骰子底部,感应到了几个小黑点,分别是三点,六点,四点,总共加起来是十三点,按照赌骰子大小规矩,十点以下皆算小,也就是说,这一盘庄家将会开大。

    但就在此时,他感觉中间那颗六点骰子突然动了一下,翻了个面,变成两点了,这样一来,盘子底下所罩骰子,就变成三点,两点,四点,总共加起来才九点,从大变成小了。

    尼玛的!这群王八蛋坑人!

    看到昆哥这家赌场,暗中遥控着骰子大小来宰客,苏俊华表面上不动声色,暗地里却调动那股释放出去的冰火灵气,也动了一下,顿时,那颗被动了手脚的骰子,再一次翻了个面,变成四点。

    “开!小”

    那位负责开盘的胖胖中年人,知道这一次肯定开小,因此,他一拿起盘子,就笑眯眯大叫起来,当他看到桌面上显示出一个三点,两个四点,他不禁看傻眼了。

    幸亏这位胖胖中年人,也挺机灵,他呆愣一下,立刻就清醒过来,故意伸手揉了一下眼睛,冲着众人,不好意思笑道:“我昨晚没有睡好,眼睛有点昏花了,不是开小,是开大!”

    “老杜,你这不是坑人吗?明明是十一点,怎么变成开小了?”

    “老杜,有你这样折腾人的吗?又小又大,吓我一跳!”

    围在赌桌旁边的客人,满脸笑呵呵取回赢的钱,但心里却有点不满,瞪了一眼那位开盘中年人,唠叨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大家了!是我老眼昏花,没有看清楚!不过,这三颗骰子摆在那里,又跑不掉,就算我喊错了,不是也照样赔你们钱!”

    被老杜这样一说,大家也无话可说,毕竟,三颗骰子摆在桌面上,人人都能够看得见,是大是小,确实跑不掉。

    “这位大叔,能否让一让?”

    看到赌桌旁边坐满了人,苏俊华站在那里不好发功,想找张椅子坐一下,就冲着坐在身旁的一位干瘦中年人,微笑一下,希望他能够腾出了一个位置。

    “你是谁呀?你算老几呀?我干嘛要让给你坐呀?就你这么一个小屁孩,也来凑什么热闹?”

    那位中年大叔,刚刚赢了一把,差不多把输掉的本钱捞回来了,此时,看到苏俊华这么一个小屁孩,也来跟他争位置,他立即有点不爽起来,瞪了苏俊华一眼,还骂了一句。

    “喂喂你们”

    不过,他一句话刚刚骂完,就被两个人架起来,拖了出去,他正想破口大骂,看到是昆哥身旁那几个牛逼小弟,立即吓得浑身发抖,不敢吭声了。

    “华哥!”

    “华哥!请坐!”

    昆哥身旁另外三位小弟,把刚才那位干瘦中年人弄走之后,立即恭恭敬敬,邀请苏俊华入席。

    苏俊华白了他们三个一眼,也懒得跟他们说话,就这样坐了下去。

    坐在一旁的赌客们,瞪着苏俊华这么一个乡下人打扮的少年,一个个,脸上皆流露出惊讶,畏惧之色。

    昆哥身旁那几个小弟,身上皆有枪支,是这个赌场里面最牛逼的保安,谁敢去招惹他们呀?可是现在,他们几个竟然称呼眼前这位乡下少年“华哥”?而且,那位少年还懒得搭理他们?这到底怎么回事呀?难道这么一位乡下少年,还逆天了?

    众人虽然不明就里,只能在心里偷偷猜测着,但很自然的,一个个,都冲着苏俊华微笑一下,算是跟他打个招呼,讨好他一下,就是那个负责摇盘开盘的老杜,脸上也流露出一丝惊讶之色,冲着苏俊华笑了一下。

    这些赌客皆是老百姓,只不过,有些人特别败家罢了,苏俊华也就冲着大家笑了笑,背靠椅子上,半眯着眼睛,等待着那位老杜摇盘。

    “沙拉拉”

    随着一阵骰子摇动声响起,笑眯眯的老杜,把飞速旋转的盘子,放在桌子正中间,冲着坐在一旁,站在一旁的赌客们,高声叫到:“下注啦,下注啦!押大押小,一倍赔率,押对十倍赔率!”

    苏俊华瞟了一眼桌面,发觉赌桌被划分为押大,押小,押对,三个区域,苏俊华虽然没有来过赌场,但他也知道,押大,就是三颗骰子点数总和达到十点上去,押小,就是三颗骰子点数总和低于十点之下,至于押对,就是那三颗骰子点数是一模一样,比如,三颗都是一点,或者两点这样。

    当然,这样的概率相当低,一百盘还不知能否碰上一次?所以,只有脑袋瓜进水了,不然,没有人会把钱押在对数上面。

    苏俊华暗中又释放出冰火灵气探查了一番,想不到,这一盘,竟然是一颗两点,一颗三点,一颗一点,总和才六点,但大家还是把钱押在大一方,毕竟刚才开了一次大,众人都想沾点运气。

    看到苏俊华坐在那里没有动,似乎犹豫不决的样子,大家纷纷把目光盯在他身上,就是那位老杜,也望着苏俊华,笑呵呵道:“小兄弟!你准备押大押小?”

    “老杜,叫华哥!你这傻逼,小心昆哥炒你鱿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