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啊嘤”

    从小到大,还未被男人碰触过的董依依,如今随着年龄的增大,胆子虽然大了一点,但突然遭到苏俊华这样欺负,全身一阵酥麻,她一时控制不住自己,忍不住还是轻叫了一声,瘫痪在苏俊华怀里。

    而苏俊华就要这样的效果,他满脸笑呵呵,一只手抱住董依依小蛮腰,一只手却去拨她娇美脸蛋,笑嘻嘻道:“我的依依老婆!怎么样?你老公厉害吧!”

    “死人你就知道欺负人家”

    全身无力,羞得脖子都红了,只能任苏俊华摆布的董依依,既挣脱不开,又无法逃避,干脆抬起双手掩住自己眼睛,再也不敢去瞧苏俊华。

    “砰”

    “王八蛋在这里!”

    “就是他,揍死他!”

    “妈的!把他往死里打!”

    就在这时,冲进饭馆的安义帮二十多名混混,从店里服务业口中知道,是二楼203室里面那位少年,打了他们安义帮清哥,他们一来到二楼,就一脚踹开203室房门,手上挥舞着钢管,钢筋,尖刀,啤酒瓶之类,愤怒叫骂着,往苏俊华,董依依身上杀去。

    此时,他们这群年轻人,也顾不上怜香惜玉了,几乎是见人就打,有几位从隔壁吃饭走出来的客人,还被他们无缘无故揍了一顿。

    抱着美若天仙董依依,坐在包厢里面的苏俊华,都快受不了了,他正想掏出下面那只大鸟,跟董依依来一场饭店包厢激情,结果,他刚刚准备付诸行动,安义帮那群年轻人,就挥舞着武器,往他们俩身上杀进来。

    坐在苏俊华大腿上面,有点无可奈何,羞答答的董依依,立即被这帮混混,吓得瘫软在苏俊华身上,尖叫连连:“啊啊啊”

    “尼玛的”

    好不容易才找到新鲜刺激感觉,准备跟董依依来一场激情,结果,却被这帮混蛋破坏了,有点怒不可遏的苏俊华,自然不会跟他们这些混蛋客气,他双手抱紧董依依,连环腿接连踢出,一个个年轻人,在一阵惨叫声中,纷纷被踢出门去,后面紧跟进来的,就算没有被苏俊华踢到,也被同伴撞飞出去。

    由于苏俊华火气太大,用力过猛,有几个年轻人,都被踢断几根肋骨,昏死过去。

    这一下,安义帮那群年轻人,才知道今天踢到铁板钉钉了,他们纷纷从地上爬起来,望着坐在包厢里面的笑嘻嘻少年,脸上皆流露出畏惧之色,再也不敢冲进去。

    有几个年轻人,开始从身上掏出手机,给他们安义帮负责火车站这边地盘的周堂主打电话,有一个认识安康集团董事长叶落秋,干脆拨打叶老头手机,因为刚才被少年所揍那位清哥,真名叫叶爱清,是叶落秋董事长年轻时,在外面风流快活遗留下来的私生子。

    叶董事长虽然没有让叶爱清这个私生子认祖归宗,但平时对他还是蛮照顾的,只是这位叶爱清从小就好吃懒做,气死他老妈之后,就加入安义帮,跟社会流氓混在一起。

    后来,知道自己是叶董事长私生子,叶爱清就更加飞扬跋扈,胡作非为,在安义帮里面,也混到了一个副堂主位置,面对这么一个不争气的私生子,叶董事长自然不会重用他,但偶尔还会招他回家吃一顿饭,跟他讲些人生大道理。

    叶董事长电话接通之后,那位年轻人立即战战兢兢汇报道:“叶老爷!清哥在火车站附近一家饭馆内被人打了,而且,还被打成重伤,昏迷不醒,现在,兄弟们已经把清哥送到医院去!只是对方太厉害了,我们二十几个兄弟,都打不过他一个人,叶老爷,你看这事”

    “什么小清被人打成重伤谁这么大胆?妈的知道了,我立即派人过去!”

    怒气冲冲的叶老头,话一说完,就挂断电话。

    叶爱清虽然不争气,但他好歹也是他的儿子,现在竟然被人打成重伤?叶老头子气得眉毛都翘起来。

    一个人,面对二十几位年轻人攻击,还若无其事,那肯定是一名高手,而且,恐怕还不是一位普通高手?

    叶老头身边就有四大金刚,一个个皆是明劲巅峰高手,不过,今天有三个出去处理事情了,就剩下一个。

    望着站在一旁的鲁管家,叶老头脸色缓和了一下,就冲他交代道:“鲁老弟,小清在火车站那边被人打了,你出去吩咐小谢去解决一下,务必把那人活捉回来,我就看看,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爬到老子头上撒尿?”

    “是!老爷!”

    这位白发斑斑的鲁管家,跟随在叶落秋身边,已经几十年了,两人年轻时是好朋友,而且,鲁管家还是一位深藏不露的暗劲高手,此时,听到叶老头吩咐,他蹙了一下眉头,应了一声,立即走出门去。

    鲁管家刚刚走出去,叶老头放在桌子上面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想不到,竟然是玉璧市天璧集团董事长吴峰打来的,叶老头跟掌控玉璧市地下世界的大佬吴峰,两人可以说是八拜之交,从小就在险恶江湖中摸滚,一起长大的。

    从桌子上拿过手机,按下接听键,把手机放在耳边,叶老头就微笑着问道:“吴老弟!今天怎么有空跟你大哥打电话?不会是想邀请大哥过去喝酒买醉吧?呵呵”

    “大哥!出事了!小弟外甥李岩,今天下午去你们安宁市,在火车站旁边一家饭店被人打了,距离这么远,我现在派兄弟赶过去也来不及了,大哥,你能否派些人去帮忙解决一下?看看那小子到底是什么人?”

    “啊有这种事?我家小清刚刚在火车站那边,也被人打了,估计是同一个人所为?吴老弟放心吧,这件事包在大哥身上,我已经派出四大金刚去处理这件事情,应该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哦那就谢谢大哥了!明天我会过去一趟,跟你喝两杯!随便看看那混蛋是什么人?”

    “不客气!咱们兄弟谁跟谁呀!”

    跟吴峰通完电话,叶老头立即蹙起眉头,感觉这事越来越复杂了,想不到,那混蛋竟然还把吴老弟外甥打了?看来,那小子来头也不小呀?不然,他怎么敢如此胆大妄为,竟然在他地盘上撒野?

    想到这里,叶老头心里有点不放心,又给自己外甥刘胖子打去一个电话。

    因为刘胖子虽然不会武功,但他身边却不缺乏高手跟保镖,再加上,刘胖子比较有头脑,跟政府官员交情很深,处理事情也是相当精明,碰上棘手事情,如果交给刘胖子去处理,他心里可以打一百个放心。

    电话接通之后,叶老头手上手机里面,立即传来刘胖子乐呵呵声音:“舅舅!现在给我打电话,是不是有什么饭局需要我去陪伴?嘿嘿”

    “陪你个头小清在火车站旁边一家饭店里,被人打成重伤,现在正躺在医院里呢?”

    “啊谁这么大胆?敢打小清表哥?”

    听到舅舅的话,刘胖子不禁惊叫起来,叶爱清可是他舅舅私生子,这件事情,在安宁市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谁这么大胆,竟然在老虎头上撒尿,这不是找死吗?

    “不知道,兄弟们也没有讲清楚,不过,对方好像是一个人,我们兄弟过去二十几个,都打不过他一个人,那小子八成是一名高手?我已经吩咐小谢过去一趟,只是,我怕那小子有什么来头?所以,想叫你过去一趟,帮舅舅处理这件事情!”

    “他就一个人?咱们安义帮二十几个兄弟,都打不过他?咦天哪!不会是我大哥吧舅舅,那小子是不是一名乡下少年?”

    听到舅舅叶落秋的话,刘胖子呆愣一下,突然想到了来头很大,神奇无比的苏俊华,他心里咯噔一下,立即忐忑不安追问起来,假如是他这位新拜大哥苏俊华把小清打了,那恐怕还不是白打这么简单?

    “那小子具体情况,我也不大清楚,你赶紧过去看看!对了,你刚刚说什么大哥?你大哥不就是叶书记吗?什么时候又冒出来一个新大哥?”

    听说外甥刘胖子,又拜了一位新大哥,叶老头心里还真的有点紧张起来,因为刘胖子这个人,除非是遇上极其强大牛逼人物,才会心甘情愿拜人家为大哥,不然,打死他都不会心悦诚服。

    “嘿嘿舅舅啊!小栋这一次新拜大哥,他年纪很小,今年才十九岁,但来头很大,神奇无比!叶大哥看到他,就像老鼠看到猫一样!据说,省城的萧老爷,叶老爷,跟他都交情匪浅!对了,我刚刚听到一件事情,昨晚在安泰县城,刘县长公子被我那位华哥手下兄弟打了,刑警大队长过去,被他手下开枪打残了一只手,不但不敢抓他手下,还得乖乖向他敬礼道歉,然后,灰溜溜撤走!据说,华哥那位手下,拥有军方背景,警察们看到他们几个,唯恐避之不及。”

    “呃咱们安宁地区,什么时候出现这么牛逼人物?好你个臭小子,有什么好事掖着藏着,也不介绍给舅舅认识?”

    听到外甥刘胖子的话,叶老头还真的有点吃惊,一个十九岁少年,竟然能够跟省城萧老爷,叶老爷攀上交情?手下兄弟还拥有军方背景?这样的牛逼少年,谁敢去招惹他?

    糟糕!自己清儿,不会真的碰上这么一个小魔头吧?假如得罪了这样牛逼少年,别说是清儿被白打一顿,就是他老窝安义帮都麻烦大了?

    想到这里,叶老头赶紧又说道:“小栋,你快赶过去瞧瞧,假如那个人真是你华哥,就替舅舅说几句好话,调解一下,他是你大哥,我们跟他就是一家人,你说是不是?”

    “知道啦!舅舅!我知道该怎么处理?现在马上就过去!”

    刘胖子话一说完,就挂掉了电话,但坐在房间里的叶老头,心里却有点忐忑不安起来。

    而火车站这边,苏俊华刚刚吓退了安义帮那伙人,楼下又传来一阵喧闹声,似乎又来了不少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