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华哥!咱们走吧!别在这里吃饭了?他们人多势众,你一个人怎么跟他们斗?”

    看到楼下又传来喧闹声,董依依心里又是七上八下起来,认识苏俊华这么久,她还不知道苏俊华拥有如此神奇武功,现在的她,对苏俊华可以说是越来越崇拜了,内心对他也是越来越死心塌地了。

    不过,苏俊华再厉害,孤掌难鸣,他一个人如何能够斗得过一个大帮派?因此,董依依还是希望他能够带她离开这里,一看到那些混混,手上拿着棍棒,刀具之类,她就吓得花容失色,一颗心怦怦乱跳。

    片刻之后,楼下新过来一帮人,就冲上二楼来,不过,他们这帮人,很明显不是安义帮弟子,因为他们的服饰不一样,安义帮弟子身上皆穿着黑衣黑裤,而新上来这帮人,身上却穿着蓝衣蓝裤。

    “雨哥!你怎么也在这?还有,你这几个兄弟,是怎么回事?”

    新上来那帮人,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位身材高大,一身肌肉相当发达,年纪大约在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此时,他发现安义帮管控火车站这边的一位小头目雨哥,竟然带着一帮兄弟,也来到这家饭店二楼,而且,走廊那里还坐着几位受伤兄弟,他脸上不禁浮现出一丝惊讶之色,追问起来。

    那位雨哥很明显,有点畏惧坐在包厢里面的苏俊华,他冲着包厢里面努了努嘴,又手指着坐在地上几位兄弟,苦笑了一下。

    “是他打的这怎么回事?我们天神帮也有几个兄弟,刚刚在这家饭店被人打了?据兄弟们说,好像是被一位少年”

    那位中年人一句话还未说完,坐在包厢里面的苏俊华,就冲着他,笑嘻嘻道:“没错,是我打的!怎么啦?你们也手痒了是不是?”

    苏俊华话一说完,就放开坐在大腿上面的董依依,向门口走去。

    安义帮那伙人,看到苏俊华走出来,一个个,吓得面如土色,没有受伤的,赶紧往楼下跑,受伤坐在地上的,也忍着疼痛,赶紧爬起来,在兄弟们搀扶之下,往楼下退走。

    雨哥也是吓了一跳,一边往楼下逃走,一边冲着那位中年人,大叫道:“柳堂主,那小子很强,你可要小心一点!”

    看到这一幕,那位天神帮带头大哥柳堂主,呆愣一下,心里立即明白眼前这位少年极其难缠,不过,他可是一位明劲高手,自然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的退走。

    望着逼近过来的少年,柳堂主身后那些年轻人,一个个,皆从身上拿出刀具之类,准备跟少年火拼一场。

    “大家先别动手!”

    刚刚安义帮那二十几个年轻人,哪一个手上没有武器?可他们还不是照样被眼前这位少年打得落花流水?就凭他带过来十几个兄弟,若跟少年干上了,岂不是跟当炮灰差不多?因此,柳堂主向兄弟们挥了一下手,立即阻止他们乱来。

    然后,柳堂主握紧双拳,向苏俊华行了个礼,脸色有点凝重,追问道:“这位小兄弟!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天神帮那几个兄弟是不是得罪你了?你为何对他们下如此重手?把他们从这楼上扔下去,一个个,不是摔断了胳膊,就是摔断了腿?就算我们那几个兄弟,真的得罪你了,你下这么重手,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去你妈的!罗嗦个屁你们这些混蛋,没有来招惹本大爷,我会对你们出手?笑话!”

    苏俊华话一说完,也不跟他们这帮人客气,身影一闪,突然出现在那位柳堂主面前,探出一只手抓住他衣领,往楼下抛出去。

    柳堂主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拥有一身如此强大武功,竟然连对方怎么出手都没有看清楚,就被人家抛下楼去?不过,幸亏他身手不凡,少年也没有对他下死手,他最终还是安然无恙落到楼下。

    正当柳堂主震惊万分,准备上楼看看,楼上突然传出一阵恐惧叫声,紧接着,他刚才带上去的兄弟,被一个个扔下来,而且,由于少年速度太快,他才接住两个,其他兄弟皆摔落地上,不是断了胳膊,就是摔断了脚,躺在地上,惨叫连连。

    “发生什么事了?”

    就在这时,火车站派出所刘所长,处理完了火车站那件事情,带着几位手下,刚好赶了过来,不过,他还未走到姐夫饭店门口,就看到一个个年轻人,从二楼上面,被扔下来,惨叫连连。

    “刘所长,楼上出现一个凶恶之徒,我们这帮兄弟来你姐夫店里吃饭,跟他吵了一下嘴,就被他打成这样子,你可要帮我们做主啊?”

    柳堂主跟眼前这位刘所长有点交情,他们天神帮平时也没有少孝敬他,现在,看到刘所长带着几个铁路警察过来,有点狡猾的柳堂主,立即来个借刀杀人,利用刘所长几个警察,去对付楼上那位少年。

    一般来说,没有一个人愿意去得罪警察,特别是袭警,那可是大罪,他就不信楼上那位神秘少年,敢跟警察对着干?

    少年一旦被警察铐住抓走,他们天神帮花点钱打理一下,就能把少年弄死在拘留所里面,或者把少年搞个残废。

    “柳老弟!放心吧!抓歹徒是我们警察的责任!何况,这王八蛋,竟然跑到我姐夫店里闹事,我自然不会放过他!”

    刘所长伸手拍了一下柳堂主肩膀,叨唠一句,立即转过头,冲着跟在身后的四位铁路警察,吆喝起来:“小李,你在这里守着,别让那小子跑了!其他兄弟们,跟我一起上楼抓那凶徒!这一次,说什么,也不能让他跑了?”

    “是!所长!”

    那位小李警察,应了一声,立即从身上掏出手枪,呆在一旁,眼睛死盯着楼上窗口那里。

    刘所长带着另外三位兄弟,立即走进饭店,往二楼走去。

    “德培!你总算过来了!楼上那位少年,真的好恐怖!安义帮,天神帮,来了这么多人,都打不过他!不过”

    看到自己小舅子赶过来了,躲藏在收银台后面的李老板,立即钻了出来。

    此时,看到小舅子带着四位警察,准备上楼抓捕那位少年,老谋深算的李老板,悄悄把他带到一旁,把嘴巴凑到他耳边,小声提醒道:“德培!楼上那小子,看起来不像一个坏人!你可别上柳堂主他们的当,被他们当枪使!你上去之后,问清楚之后,再做决定!”

    “姐夫,徳培知道了!那小子能够制服柳堂主,雨哥两帮人,自然非等闲之辈!不过,他一下子打伤这么多人,我们当警察的,总不能不闻不问,最起码也要把他带回去问问?”

    刘所长冲他姐夫点了一下头,就从身上掏出枪来,跟另外三位警察,在一位安义帮弟子带领之下,前往楼上抓捕苏俊华。

    “呃怎么是你?”

    当刘所长带领三位手下兄弟,来到二楼203室门口,看到包厢里面坐着苏俊华跟董依依,他不禁愣住了。

    刚才火车站候车室里面那位劫匪,他们十几位铁路警察束手无策,而眼前这位少年,一冲进去就制服了,刘所长自然知道苏俊华的能耐,此时,看到是他出现在这里,并把安义帮,天神帮那些混混打得落花流水,刘所长心里一下子就明白了。

    “原来是刘所长,怎么,你也想抓我?楼下那帮涉黑家伙,你不去抓捕,前来抓我这种老百姓,什么意思呀?”

    苏俊华最恨这种身上披着警服,却跟黑帮狼狈为奸的家伙,此时,看到刘所长带着三位铁路警察,一个个,手上皆拿着手枪,很明显,他们四个人就是上来抓捕他,因此,他说话也是相当不客气起来。

    “小兄弟!你别误会!你刚刚帮了我们一个大忙,老刘我怎么会去抓捕你?只是,你打伤了他们那么多人,我总得做做样子,把你带回去询问一番,这样,免得被人在背后说三道四。”

    看到苏俊华脸色不善,一点都没有把他这位火车站派出所所长看在眼里,刘所长心里还是有点恼火,再加上,安义帮,天神帮,平时没有少孝敬他,他心里自然有数,但他知道眼前这位少年武功高强,要想抓捕他,恐怕并不容易?因此,刘所长思量一下,决定还是先礼后兵,说服少年乖乖跟自己到派出所去一趟。

    “就你哼!你若真想带我去派出所,还是先给高警花打个电话,看看她是否允许?”

    感觉眼前这位刘所长,也不是什么善类?苏俊华心里很想揍他一顿,但他已经揍过那帮混混,现在若再袭警,事情将会越闹越大,何况,他肚子饿着,还未吃饭呢!因此,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放弃揍人的冲动。

    听到苏俊华的话,刘所长脸色微变,心里咯噔一下,以为苏俊华跟市局高副队长有什么关系?他思量了一下,最终还是从身上掏出手机,给高美珍去了一个电话。

    此时,高美珍正在审讯刚才火车站候车室那位劫匪,看到是火车站派出所刘所长打来的,她蹙了一下眉头,还是接下电话,有点不耐烦问道:“刘所长,还有什么事吗?”

    “高队长!我有一件事情想问你一下,就是刚才在我们火车站制服那位劫匪的少年,他在我们火车站旁边饭店里面,打伤了好多人,我本来想带他回去讯问一下,但他却叫我打你电话,因此,我想问一下,高队长跟他有什么关系吗?”

    “狗娘养的!他跟你妈有关系!”

    听到刘所长的话,高美珍可恼火了,一想到刚才在火车站,被苏俊华那小子欺负,她心里就憋着一肚子气,现在,刘所长竟然怀疑自己跟少年有一腿,高美珍气得怒骂一句,就挂断了电话。

    这一下,刘所长还真的有点懵了,手上举着手机,呆愣半天才清醒过来。

    不过,他仔细回想一下,就觉得高队长跟眼前这位少年好象有仇似的?她一到火车站,少年就称呼她老婆,惹得高美人怒火中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