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诱惑:都市偷香

作者:风流三少

    “大哥,我我呜”

    被苏俊华责骂一下,心里本来就委屈的陆小青,忍不住双手掩着脸面,跪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你看你!都把人家吓坏了!”

    刚刚那个脱掉衣服的奇哥,已经跑远了,那位漂亮女孩子被苏俊华一番话弄哭了,心肠柔软的董依依,立即走过去,把陆小青拉起来,轻拥着她,瞪着苏俊华嗔骂起来。

    苏俊华还真的瞧不起眼前这位漂亮女孩,她年纪这么小,还在上学,却跑到歌厅去兼职当小姐,一点自爱之心都没有,这种女孩子一点都不值得同情。

    不过,当陆小青停止哭泣,向董依依诉说了自己不幸遭遇之后,苏俊华对她的看法,开始扭转过来。

    原来,陆小青是安宁市郊区一个农民女儿,本来,她家境还不错,母亲起早贪黑种菜卖菜,父亲买了一辆小面包车,帮忙运菜到市里去卖,偶尔也帮人家运货赚点外快。

    但前一段时间,她父亲清晨摸黑起来,送她母亲,蔬菜到市区里面去,却不幸发生一起车祸,把一位起来晨练的老头撞死了,结果,赔了人家好多钱,欠下一屁股债,而且,她母亲受到惊吓,一头撞在车门上面,还得了脑震荡,去医院又花了不少钱,回来之后,整天傻乎乎的,坐在门前发呆,什么事情都干不了了。

    由于发生了这么一件惨事,她父亲把面包车便宜卖了还债,人也变得暴躁起来,常常借酒浇愁。

    正在上学的陆小青,为了帮家里还债,晚上,偷偷跑到奇哥那家歌厅当小姐赚钱,不过,她只陪客人唱歌,却不卖身,由于她长得漂亮,再加上还是一名清纯学生妹,又得到奇哥暗中照顾,到歌厅三个月,她倒是赚了不少钱,帮家里也还掉了一大笔债务。

    女孩子长得漂亮,自然会招来男人的贪婪,奇哥那么照顾陆小青,目的还是想把她收入囊中,成为他的小情人。

    陆小青年纪小不懂事,再加上十五六岁的少女,正是对男人产生好奇,产生崇拜,痴迷的时期,看到老板奇哥这么照顾她,对她这么好,陆小青对奇哥也充满了崇拜心理,两人接触时间长了,她对奇哥也深有好感,结果,她晚上就被奇哥骗到公园来了。

    “真可怜!这么小就承担起照顾家庭的责任!华哥!你医术那么高明,就去帮小青妹妹老妈治一下吧!”

    听完陆小青的诉说,董依依眼圈发红,都快哭出来了,此时,她已经把陆小青当作自己妹妹看待了。

    “这”

    董依依叫他去帮人家看病,苏俊华倒是不会拒绝,毕竟这位陆小青也挺可怜的,但他晚上正想跟董依依在这公园里来一场野战,若跟陆小青去她家里,别说是野战泡汤了,恐怕连晚上跟董依依缠绵的机会都没了?因此,苏俊华心里还是有点犹豫。

    从身上掏出手机瞧了一眼,看到现在才九点多,苏俊华思量一下,最终还是点了一下头,冲陆小青笑了一下,答应道:“好吧!带我们去你家瞧瞧你老妈!”

    眼前这位漂亮女孩才十六岁,但她发育得很好,身上该大的地方很大,该小的地方很小,很有线条美,她虽然没有董依依那么漂亮,也没有董依依那么性感,成熟,但她身上多了一丝学生妹的纯真,若不是因为刚刚看到她被那位奇哥又亲又摸,苏俊华估计也会对她来电的。

    但现在,亲眼看到陆小青被别的男人亲过了,也触摸过了,苏俊华心里有点不爽,对她一点感觉都没有了,若不是董依依看上了这位小妹妹,他还真的不想帮她忙。

    “大哥!你真的是一名神医吗?我爸带老妈去过好多大医院治疗,一直都没有什么效果?也因为这个原因,我爸才会自暴自弃,天天借酒消愁!”

    眼前这位少年虽然非常英俊帅气,但依依姐说他是一名神医,陆小青还真的有几分怀疑,若苏俊华是一位老头子,她或许还会相信一二,这么年轻帅气的神医,可能吗?

    “哼你是不是怀疑我们去你家,怀有什么目的?若不是依依老婆这么怜爱你,我还懒得去呢!”苏俊华心里有点不耐烦,瞪了陆小青一眼,真想骂她是白痴!

    “华哥!你别这样好不好?小青妹妹够可怜了,依依都怜爱她,你为何就不能对她好一点呢?”

    看到苏俊华对陆小青蹙眉瞪眼,董依依心里有点不高兴,恨恨捶了他一拳,还揪了他耳朵一下。

    “不是的不是这样!华哥,依依姐!小青真的很感激,依依姐对我这么好,华哥刚刚又救了我,小青”

    感觉苏俊华有点生气,一颗心七上八下的陆小青,眼圈都有点红润起来,说话也有点急了,到后面,她呜咽着说不出来了。

    “好啦!算我不对!傻丫头!还不带路?华哥我可是天下第一神医!这个世上没有我治不好的病!就是你老爸喜欢酗酒,我都有办法把他治好,让他恢复正常!”

    董依依一生气,苏俊华心里就没招了,他可不想依依老婆因为这么一件小事情影响她的心情,晚上,他还等着好好吃她呢!

    “谢谢华哥!谢谢依依姐!小青这就带你们回家!”

    苏俊华说得信心满满,陆小青心里虽然还是半信半疑,但她却开始相信苏俊华是一名医生,反正是免费看病,死马当作活马医,她何乐而不为呢?

    陆小青家就在这火车站附近,一个小村庄里面,从公园往前走十五分钟左右,就到了一片菜园子。

    这个小村庄里面的农民,大多数都是以种蔬菜为主业,养家畜为副业,也有一部分人,到城里或者外地工厂上班,做生意。

    陆小青的家,是一栋四层楼混凝土结构的平顶房,附近村民们的房子,大多数也都是这种混凝土结构的平顶房,这说明如今的乡下农民,特别是靠近城市的郊区农民,都开始富裕起来了。

    走进陆小青的家,就看到一位痴痴呆呆的中年妇女,坐在客厅沙发上面看电视,旁边还坐在一位老奶奶,餐厅那里却坐着一位身材高大,脸色有点憔悴的中年男人,正在狂喝啤酒,地上东倒西歪放着七八个空啤酒瓶。

    “小青,你回来啦!奶奶去给你端一碗绿豆汤!咦这两位是”

    看到自己宝贝孙女回家来,两鬓斑白的老奶奶,脸上立即浮现出一丝笑容,站起来,准备往厨房走去,但看到孙女背后还跟着两位陌生人,她又停止了脚步。

    “奶奶,小青不吃了!这位是华哥,她是依依姐!他们俩可好了,特意到我们家来,帮妈看病!”

    看到奶奶走路不稳,陆小青心头一酸,赶紧跑过去搀扶住老奶奶,但她刚刚介绍完苏俊华两个,正坐在一旁餐厅里面喝酒的老爸陆东桥,却仰起头来,醉醺醺骂了一句:“看个屁!死妮子,你还回来干什么?”

    “臭你妈的!你这王八!长得这么高大威武,不承担起家庭责任,天天只知道酗酒,却让这么小女儿出去抛头露面,你怎么不去死啊?”

    一踏进陆小青家门,就听到她老爸骂人,苏俊华心里可火了,他把陆小青老爸臭骂一顿,身影一晃,出现在他面前,抓住他衣领,轮起右手,随着一阵“噼里啪啦”响起,陆小青老爸立即变成了猪头。

    “有你这种混蛋老爸,女儿不被人欺负才怪!”

    揍了陆小青老爸一顿,苏俊华还不解恨,伸手在他肚腹,心脏地方拍了几下,然后,把他推倒在地。

    “华哥!不要这样!爸”

    想不到,苏俊华一进来,就揍她老爸,陆小青还真的大吃一惊,立即跑过去,把老爸陆东桥搀扶起来。

    “哇”

    陆小青刚刚搀扶起老爸,他就哇得一声,呕吐起来而这时,苏俊华已经走到那位痴痴呆呆的中年妇女面前,点了她身上穴道,免得她乱动弹,然后,他从身上掏出银针,在她头上挥舞施起针来。

    “臭小子,你咦我心里怎么感觉不难受了?他是”

    被苏俊华揍成猪头,陆东桥气得七窍生烟,呕吐完之后,他立即转过身,冲着苏俊华破口大骂,但他一句话还未骂完,就发觉一直堵在心口的难受,莫名其妙消失了,整个人也清爽,舒服多了,而此时,他酒也醒了,整个人完全不一样了。

    “爸,这位华哥是一名神医!他特意到我们家给老妈治病!”

    看到醉醺醺的老爸,被苏俊华揍一顿,整个人好像清醒多了,陆小青心里又惊又喜,对苏俊俊华的医术,越来越相信了,而且,她望向苏俊华的眼神,除了崇拜之外,还夹带着一丝温柔跟感动。

    “神医!懂针灸的中医”

    陆东桥抬头望着正在帮他老婆施针的少年,眼里闪起了一丝希望跟期盼,因为他带老婆到大医院去看病,专家们也是束手无策,不过,专家们曾经向他建议过中医针灸之术,叫他带老婆去找名中医以针灸针之术治疗,只是,由于在头部施针非常危险,若不是特别厉害的名中医,根本就不敢下手。

    但敢在头部施针的名中医,治疗费用也是相当的高,就算他找到了,也付不起医疗费,所以,陆东桥心里一直感觉对不起老婆,就自暴自弃,天天借酒消愁。

    现在,看到苏俊华施针手法相当巧妙,确实是一名神奇中医,陆东桥心里自然是燃起了希望。

    而且,苏俊华也没有让他失望,差不多十几分钟时间,苏俊华就停止了施针,伸出一只手,在陆小青老妈头上按摩片刻,然后,又伸手在她身上点了一下,重新走回到董依依身边。

    “小青!东桥!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你的车呢?我觉得你好像撞人了?”

    陆小青老妈李春燕,清醒过来之后,最先忆起的是她老公开车撞到人的情形。

    “老婆!你真的好了!”